【翻譯】Forgiveness Is

標題:Forgiveness Is./釋懷是...
作者:knotted_rose(我啦!*揮手*)
配對:Don/Charlie
等級:NC-17
概要:釋懷的表現會更年累月地改變
作者筆記/警告:Incest!(譯者我非要留原文,哼)不誠然幸福。4x18 “When Worlds Collid”e相關。萬分感謝可愛的schnaucl為我校對。還有其他的錯誤全都是我的,還有,我的。最後,此篇的靈感來自於另一則可愛的同人” Nothing in Yourself”。
相關集數:4x18
字數:原文699字,翻譯後為1328字。
譯者筆記:歲數計算以弟弟Charlie為準(哥哥請加5歲)。以光速飆完的一篇(床單場景變快也變順手了,真糟)。送給Comma,謝謝妳陪我抬槓還有《平行線》以來的支持。(我還在等你的Herzdieb接續。;))
授權:申請中。(好孩子不要學)

原文



七歲那年,釋懷是:

  經過晚餐時間的爭吵,Don和Charlie被叫去廚房罰洗碗。嘴上的抱怨沒停過,但還是就了兩人平常的習慣位置:Charlie站在凳子上搆著水槽,Don負責擦乾的工作。當Don用他的毛巾彈了弟弟屁股後,他得到的回報是滿滿一杯的肥皂水,還有一片亂七八糟的驚人混亂。於是更多的水、更多的騷癢和耳語出的威脅全都加入了戰爭。他們那有著只有老媽們才與生俱來的超強第六感的母親宣布比賽暫停,並在兄弟倆已經玩到累的七葷八素時,才告訴他們得自己收拾搞出來的滿地狼藉。兩人看起來都精疲力盡,笑容卻仍掛在臉上。Don先起身,把手遞給Charlie,把弟弟拉起,站好。他們順利地完成任務,剩下的整個晚上都窩在一塊看電視。



十九歲那年,釋懷是:

  Don自Quantico回來,溫和的性格邊緣都被削尖了。Charlie可不怕這個更剛強的男人,他只是不認識他了;他只能努力重新建立連結,聊些關於Don和小隊的話題。話題錯誤,因為Charlie總是說錯話。Don的眼神變的更加嚴苛,於是他只好在剩下的晚餐時間全部閉上嘴。爸媽上床後,Charlie看見Don正坐在桌邊喝著威士忌。在他們家,喝酒一直都不是件值得重視的事:Charlie並沒有被禁止喝酒,不過他只嚐過一小口葡萄酒,一兩罐啤酒而已。他伸出玻璃杯,Don為他倒了一點。Charlie險些嗆著──感覺根本是Larry最新的實驗在喉嚨裡燃燒。可是,Don微笑了。在Charlie能再啜第二口前,Don阻止他,加了一堆冰塊和水進去,威士忌不純了,卻也不那麼難以下嚥──甚至很順口。直到他對所有的,威士忌、啤酒、伏特加,還是其它什麼他們當晚準備要喝的酒反胃,而全數決定要原路脫離他的身體時,Charlie才明白他們之間的關係昇華了還是──Don在他身後,握著他的手,手指纏著Charlie的鬈髮,拉扯的感覺是如此自然



三十歲那年,釋懷是:

  Charlie特意讓Don等待。不只一下下,才不。他讓他等,讓他等,等到Charlie的極限。很漫長的一段時間。Don的雙手擱在腦袋上,沒上銬,因為每次他總會埋怨(bitches about)他的手腕怎麼疼哪,就算他根本不想掩瞞能夠放手一搏帶給他的那種輕鬆快感。Don全裸。Charlie則不慌不忙地照自己的節奏慢慢來,一路沿著哥哥的軀幹吻下,鬈髮搔著光滑的皮膚,伴隨著嘆息和重量的挪移,眷顧著每一吋肌膚,把他一步步推向高潮。Charlie將Don納入口中,那一刻,感覺早已超越文詞形容,思考荒廢,向前衝刺;他喊出Charlie的名字。事後Don滿足的微笑告訴了Charlie,他其實不介意等待。真的。



三十一歲那年,釋懷是:

  Don,帶著滿身憤怒和僵硬,進門,把Charlie摔貼在牆上。「所以你以為你能讓自己被逮捕?想嘗試一下在監牢裡被上的滋味?」無視Charlie的抗議,Don繼續說下去,「我就讓你嚐嚐被關的感覺,還有他們會怎麼樣對待你可愛的小屁股!」他扯下Charlie的牛仔褲,扳開兩片臀瓣。Charlie真的要反抗了──Don不能就這樣毫無預備地掠奪他──那簡直是強暴!可他感覺到潤滑劑帶著Don的手指滑入,所以,管他的。Don險些失控:奮力忍耐著,牙齒深深陷入Charlie的肩膀,一切都瀕臨崩潰邊緣。他哥哥在他準備好以前就闖入了,灼熱感夾雜著喜悅沖刷。就算處於狂暴狀態,Don依舊在衝刺前給了他一點時間適應。猛烈而迅速的戳刺。Charlie的精液黏在他身上,他抱著他埋得更深,安靜地達到高潮。Don的噴氣聲鑽入Charlie耳中,好一會後,他才抽了出來。Charlie滑落到地板上,腦袋昏昏沉沉,滿懷不確定。Don拉好拉鍊,邊說著「我很抱歉。」,邊將墨鏡戴上。他的目光又徘徊了一會兒,最後轉身走開。Charlie選擇原諒他。釋懷不過如此。

The End


後記:
考慮過Forgiveness譯作「原諒」但又嫌不夠有力道。於是選擇了「釋懷」,更有放手的感覺。


2008.8.26

6 feedback:

Comma

嗚,那一篇到現在都還沒動過
Heil Hitler後就想要放一大段(偽)長假,打打別劇/電影或輕鬆的文章

我想另外一篇應該會更快飆完吧
那位作者有幾篇(沒有仔細瀏覽)都是同類型文章,或許可以合起來或什麼的
除非你想跟我一樣放長假

其實這篇滿平行線的
為什麼要挑這篇啊(質問自己)
如果跟摔傷比的話,這大概是意識到自己摔下的那一刻(剛吃完宵夜不知道在講什麼)

我應該明天再回的,那會比較清醒

少言。

沒關係,反正我可以慢慢等。
但我還期待著猶太人跟德國人的再相遇。如果可,希望有個適合他們的HE。*笑*

放長假是不知道,不過我猜再來開學又會是一場混戰。再看囉。這個作者的授權都還沒來呢。*轉眼睛*

喔,個人覺得這篇跟平行線比起來不虐多了,最多只有哥哥戴上墨鏡那瞬間很痛而已。......被平行線虐到翻過來還要爬起來繼續翻譯呀...這就是譯者的悲哀。

還是很期待你的新文章。*GRIN*

Comma

這個禮拜又快過完了(有沒有這麼快)
目前聽到開學心會抽一下,住宿的話又要先到學校
真的,恩。
你的腳踏車是折疊式的嗎?如果是的話真的要小心被偷。
喔,還有,如果跟同學有機會去山峽的話,記得要買金牛角吃吃看,個人覺得滿好吃的。

剛剛看完偷你千遍也不厭倦(Bullseye),中文應該是這樣子,反正就是很長一串
雖然是一些重複地老式笑話
但是莫名的一直被吸引在,Roger Moore/Michael Caine上(而看下去,一切都因為愛啊)

說到Michael Caine,
在舊騙中騙中是個年下受;
在新騙中騙中是個老年受,腦袋好像有一道聲音反覆告訴我Michael Caine是個總受

(恩,我哪時候才可以留正常的言)

少言。

是啊,開學……美好日子不再……*抱頭*
不是折疊的,至於殘破(!?)程度還在跟母上大人辯論中。
金牛角?麵包嗎?*呆*

頭一眼看到:bullseye?牛眼?這什麼鬼?(好啦,又是我孤陋寡聞,人家指的是靶心)

Roger Moore?我又想到Hot Fuzz裡很賤的那個超市老板……能夠把一張臉演到這麼賤也不簡單……(夠了,把貝開頭那個字眼收起來,人家好歹也是個007!)

我喜歡Michael Caine!一副好人樣!(所以容易被推倒!?)
(偷偷把片名筆記起來,等哪天真的有空……)

Comma

想重看平行線怎麼找不到,我是傻子嗎?

陳少言

啊,之前因為找不到作者但授權信沒有回音的情況下把文章收起來了。或許這幾天考慮再放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