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Turn You Inside Out 12/24更新完畢

標題: Turn You Inside Out
作者: zooeyrye
配對: Arthur/Merlin
級別: R, M
大綱: 他不在的時候,你的心彷彿在燃燒,那種美妙讓你感覺你還活著。它停留在那,不肯結束也不肯消散。 地雷警告
警告: 粗暴性愛、斜線文、執念、一方非自願性愛、possessive!Arthur、血腥/暴力戲碼
聲明: 並不擁有Merlin,只是愛上了這個影集。
授權: That's a lovely message. Yes, feel free to translate. I hope your friends enjoy it.

-Zooeyrye

哼哼,我又很不厚道地來挖坑了。謝謝Comma和芒果的beta。(KISS)

就當作給大家的聖誕禮物吧,甜蜜蜜的,Merry Christmas, every one.

原文


  他初次來到Camelot就引起了你的注意。已經很久沒有人敢當著你的面挑釁第二次而沒被立刻扔進地牢裡去。你有點佩服他;或許,一部分是因為你永遠不敢和你父親正面衝突,而Merlin這點天真的叛逆讓你不得不有點愛上他。

  他在你手下工作──而你從來沒有過這麼一個糟糕的男僕。但是他會逗你笑,令你操心,你也沒有辦法鐵著心把他送走。相反地,你四處找藉口把他留在你身旁,說服自己,你不會自己著裝,因為你是王子──即使你能自己佩劍也理所當然能自己穿盔甲。他的抱怨和抗議讓你的生活又有了樂趣。你發現。或許,你愛他,比手足之情更多一點點。

  他病倒在床上後,你彷彿被掏空似的。他可能會就這樣為你而死。你的世界天旋地轉,在反抗你父親出發為他尋找解藥以前,你吐了六次。在陰冷又臭氣熏天的小牢房裡待上一夜不算什麼,因為當你見到Merlin時,他還是這麼瘦小、這麼虛弱,但他還活著,因為你。然後你發現,你再也無法繼續自我欺騙了。

  接著發生了一件,連你也無法解釋的事。一位女士光臨了城堡。誠然她是那麼嬌小,那麼可愛,就像Merlin──或許,那就是你馬上與她攀談的原因──但你親吻她的那一刻,所有感覺都不對了。她沒有Merlin的香氣,也沒有你想像中Merlin該有的滋味,你抽開身,感覺自己很齷齰。當然,很快地你發現她根本就是個瘋子,你慶幸著自己當初沒有跟她遠走高飛。但,那是因為Merlin救了你──他撞見你把另一個人釘在牆上,這個想法令你反胃。你好希望他能明白,你屬於他,就如同他屬於你。

  一切又回歸正常,你猜,或許很快地,你就會告訴他──再者,他似乎也與你更親密了一些。每天晚上用餐時,你觀察著他,從你的座位上,看著他和Gwen說話,感覺忌妒在你的胃裡,像邪惡的種子,一點一點地往上冒。憑什麼一個下等的女侍就能和他這樣自在地聊著天?剩下的餐點你也沒心情品嚐,只乾乾地瞪著空氣──Merlin──直到你父王准許你離開,你回房,帶著Merlin。

2008.12.19

-------------2008.12.24-------------

  當你抓住他的手時,他差點用咬的代替晚安。你不等他反應,只將他轉了過來,將唇狠狠地吻上他的。手指滑過他柔軟的頭髮,把他帶的更靠近,舌尖在他雙唇上跳舞,直到他順從地張開嘴,而後你呻吟出聲。雙手沿著他背部的曲線一路而下,直至雙臀,讓他貼的更近,迫使他迎向你,舌入侵他口中,嚐遍他的每一吋。天堂般的美味,就像你一直都知道的那樣。他口中有美酒、有塵土、有橄欖油,以及玫瑰的芬芳,還有一股單純的味道就是……Merlin。你失去控制,情況在你掙脫開束衣、把手滑進對方襯衣底下時加劇,指尖品味他肌膚,指甲深深陷入,你在他身上標下只屬於你的記號。他在你唇下低泣,你低吼,將唇自他的移開,野蠻地吸吮著他的脖頸。他試著反擊,而你只是用力咬下,血紅色脹上肌膚表層,接著再更用力地咬上,直到你口中嚐到帶鐵的血味,而你像個蕩婦那般呻吟。沒有誰的血能夠如此讓你滿足。

  其餘的夜晚消磨在肌膚擦合間,慾望和永恆的滋味。當你在晨曦中醒來,你明白,你所開始的並不被允許──那是能殺死你的一切。但你放任它。你不要這種感覺散去。

  翻身,你望見他眨著眼甦醒,他蒼白的肌膚印著你的印記,你不禁微笑。現在沒有人能夠打他的主意了。你彎身捕捉了另一個吻,因冰冷的夜晚而麻木的雙唇又活了過來,燃燒著,渴望捲土重來。趁著你恩准他休息退開的同時,他跳下了床,你的頭還有些昏脹,但你知道,接下來的夜晚,你也會同樣地讓他留下。

  天慢慢蔓延成星期,你的思緒只圍著他一人打轉。你特意刁難他,如此你就能順理成章地待在他附近。你不要他離開你的視線;他一從Gaius那回來,你便迫不及待地將他拉到一旁,用盡所有可能,把自己深深地埋入他。你想一直一直品嘗他的味道,而且沒有什麼滋味能夠勝過他。那種感覺就像有人交予了你一把通往天堂的鑰匙,讓你不斷想回頭索要更多。更多

  他不在的時候,你的心彷彿在燃燒,那種美妙讓你感覺你還活著。它停留在那,不肯結束也不肯消散,直到Merlin的母親來訪。當你知道有人敢如此重重傷害他時,鮮紅染怒了你的雙眼──他說他一定得離開,於是你發了狂,然後緊跟著他。他不能離開Camelot。他不能夠離開你。

  當你告訴他,你會去拯救他的村莊時,他整張臉亮了起來,並給了你一個吻。不論最後的結果如何,至少此刻的Merlin很開心,這讓你感覺有些飄飄然。抵達小村,你早已在心裡籌畫好作戰對策,然後Merlin看見了一個人,接著奔向他,擁抱他彷彿他是他的──

  你還沒來的及思考,Merlin就已經回到你身邊。你想把他推到牆上,埋入他體內,提醒他,他屬於誰。但你沒這麼做,因為人們已經逐漸群聚到你們周圍。

  落日西沉,你躺在硬梆梆的地板上,仍生著Merlin的氣,不想講話,直到他爬到你身邊,感謝你所做的一切。你忘了為什麼生氣,只把他拉到你身上,扳下他,狠狠掠奪他的嘴。

  清晨破曉,似乎也把地獄的門給踹開了。村民們正節節敗退,而你知道你們在一點一點輸去這場戰鬥。而然後──魔法出現了。你驚恐地瞪著Merlin和Will,因為你不願意相信那股力量是來自他們兩人,而且你不願意去思考他們的可能性。劍鋒來的那麼突然,措手不及,風正肆虐──Will救了你一命。而真正讓你的心碎了一地的並不是Merlin抱著Will的樣子,也不是Will詢問你會不會讓他上處刑台,不,是Merlin握著他的手,向他保證他會辦到。他一定得辦到。

  隔天,Camelot又回到了你的視野。你回頭給了Merlin一個微笑,但沒有人回給你相同的笑容。行屍走肉般的Merlin又再度把你推落懸崖。他走向Gaius的模樣與活死人無異,但你沒有選擇,只能目送他離開。憤怒和痛楚淹沒了你,你走向另一個下等女僕,把時間消磨耗盡。午夜你離開她房間,覺得自己既骯髒汙穢又令人噁心,不再渴求若死但還不夠滿足。你只想找到Merlin,讓他驅走黑暗,好好抱著他,什麼話都不說也無所謂。可當你抵達門前,Gaius委婉地拒絕了你,並表示明天他會讓Gwen去服侍。你在離去前清楚地告訴御醫,明天你就要見到Merlin。

  你徹夜未眠。早晨Merlin出現在門前時,你拉住他,連帶著一個炙熱的吻。可他甩開你,告訴你他會完成所有你指派的雜務。你太震驚──詫異──沒辦法思考──壞了──他離開時你還沒辦法說出話來留住他。他不要你。相信就會成真,而這不在你的考慮範圍內。他只不過是發發脾氣,最後還不是會回到你身邊。你這麼催眠自己了兩個星期。沒有他的碰觸,你失眠成狂,Merlin成為你唯一的渴望。最終,你棄械投降。

  你知道有個字可以解釋這一切:著魔。但這並不能阻止你在Merlin一踏入你房間時一把拉住他。他試著反抗,而這惹惱了你。你嫉妒,你怒火中燒,三個星期沒有親近他像一簇烈焰在你心裡灼燒,逼的你發狂。

  將他扔到床上,你跨坐在他身上,吻他時幾乎咬傷他雙唇。你撕開他的襯衣,眼前他的景象立刻讓你硬了。沿著他裸露的脖頸啃咬而下,隻手固定著他纖細的頸讓他無法動彈,你撕去兩人的衣物,將他翻轉過身。他在哭泣,而你舔去所有的眼淚。你告訴他,你擁有他;他必須服從你的每個命令,為你做任何的事。你狠狠地貫穿他,沒有愛也沒有溫柔,你只是將他撕開,在其中找尋慰藉。他在你身下的低吼,卻刺激你攻擊得更加猛烈。你把他拉入胸前,讓他的頭扭成一個奇怪的角度,只為了你能夠不斷不斷品嚐他的味道。當你射在他體內時,那種愉悅到使人盲目的美好令你痛苦地哭喊出聲。達到高潮時他淺淺哼了幾聲,像是一種自我背叛,但他不願在乎。

  你把他拉入懷中,手指描繪著他肌膚的曲線,跟隨著細緻的毛髮一路來到平坦的上腹,愛撫他前胸。他的美令你屏息,在你面前沒有絲毫的保留:遍體瘀傷,卻被清楚地烙下隸屬印記,他的蒼白在和煦的陽光下幾乎成了透明。 他像是誘惑走海倫的帕里斯(Paris),而你感謝神將他賜予你。

  那一天裡剩下的時光,你忽視所有來自父王的召喚,一心一意地糾纏著他。他的淚珠早已乾涸,但你的舌總能找到其他地方落足、舔舐。你一次又一次地取悅他,直到你們倆都精疲力盡,全身只剩下痠疼的肌肉──可你還不想放他走。

  好幾日,他只肯用疏遠禮貌的語氣與你說話。起初,這點有些惹惱你,但你照樣拐他上床,而他也已經放棄了抵抗──你知道他也同樣想要這樣。

  直到你獵下那頭獨角獸,第一次,他才恢復先前的口氣,你覺得最適合他的那種。你吃驚且懊悔自己蔑視他的警告。死亡席捲你的城市,而在Merlin的到來後首次,另外的事情侵佔了你的思緒。

  他換得了最後一次機會──你氣憤他讓自己陷於危險中,並告訴他乖乖待在後頭。當知道他會死時,你嚇壞了。在海邊,他注視著你,果決的眼神卻讓你感覺自己像是被人脅迫要吞下動物內臟。你不能讓他死去。他被你傷害、被你摔成碎片、被你綁架了;但是你絕不可能就這麼放手讓他為你而死。

  你心裡有種感覺正為了Merlin而燃燒、鼓動。你無法闡釋,也無法解讀,卻總令你魂不守舍。彷彿魔法那般。

  於是你喝下了那杯毒藥,而你眼前最後的畫面,是Merlin撲身向你。你想告訴他,你想告訴他你很抱歉,告訴他你從來不想傷害他。你想說你很在乎他,而且你很高興他的臉是你離開人間最後所見。

  之後是一片黑暗。睜眼時,你看見他蜷著身子,雙手環抱著膝蓋,前後地搖擺,像個飽受驚嚇而哭花整張臉的孩子。你虛弱地問他,什麼事讓他看起來這麼憂心匆匆。瞬間,他的臉亮了起來,在你來得及在開口以前,他吻了你,緩慢而飽滿。他吻著你,彷彿在告訴自己他還能品嘗到你的生命力,告訴自己你還活著。你不禁微笑,就算魔法是邪惡的,他帶給你的感覺卻再也找不到其他字眼足以形容──反正不管這是什麼,絕對不是邪惡。只有純粹的

--Fin


2008.12.24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