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Dear,

  造成了你這麼多困擾,是我的錯。一直不擅長處理這類事情,我想,到大學或許有部份也是要學習這個的吧。

  不用貶低自己,你沒有那麼不堪。你的好,我都清楚,也都明白,在心裡標記好了,不會因為你再說了什麼,或再做了什麼而下降的。所以不需要認為自己不足,你很棒,真的。

  而我也知道,感情這件事沒有誰對誰錯,只有感覺對不對的問題。(並沒有特別強求什麼,所以我正在把自己推開)

  一直以來都是我想的太多。(對不起,我道歉)

  原本也沒有預期事情會往這種情況發展的。相信我,很多事,真的只是出於對朋友的關心(或許對你來說有點超出了界線,但我確實不懂得拿捏力道)。寫信的事,只是好意地想分享自己遇到的新奇的事(或許聽起來很怪,但我就是這樣一種人。你知道,雙魚座的(特別是女生)都是神經病),第一次長期回家的經驗很新鮮,像是換了一個視角看最熟悉的地方,只是希望我的樂趣能夠趕走一點你的不快樂。真的只是這樣而已。(至於捎日光給你,只是因為陰天會使人不快樂。熒也想捎一片給我,她說台北烏雲太多了,不需要再多一朵;雙魚座很浪漫,我得承認,但她們仍然還是神經病;就像岑跟我說天蠍座都是偏執狂)

  這件事情我很早就有感覺了,所以才慢慢逼自己離開;該哭的,該痛的,也都哭過了,痛過了。女人強烈的第六感,對壞事(特別是自己的)總特別料事如神。別小看女孩,事實上她們什麼都知道了,關鍵只在於她們願不願意承認(特別是對自己)而已。

  我也沒有那麼不敏感的,其實。你想表達什麼,你在表達什麼,我事實上也都清楚。但是女人哪,喜歡為男人編織藉口,以安慰自己。不願意承認吧,我想,不願意承認事實,即便她們心照不宣都明白,事情已經走向了她們無法挽回的地步,她們最終還是想騙騙自己。(到頭來還是一場自我折磨)你要笑這是一種盲目也可以,是鴕鳥心態也行。但是我很努力,努力跟自我欺騙拔河,把自己推走,推遠一點。(因為我其實也沒有那麼傻,真的)只是,我想我走的還不夠快,不夠快到再阻止你被我傷害一次。(這點連我都覺得難過)我想,欺騙安撫自己,就是最大禁忌吧。

  岑跟我說,妳可是陳某某哪!我錯愕,我的名字何時代表堅強、代表我能夠處理好一切?事實上,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我沒有辦法像你那樣,思考又思考之後才動作。很多層面的我,還像個孩子,倔強、任性、衝動、脆弱(這偏偏是帶給你最多困擾的一個部份)。所以時常在行動了之後才後悔。(不只是發生在你身上,我很多人際關係的處理也常會發生這種事。衝動是魔鬼;好,所以我現在開始覺得自己應該是個社交白痴了)

  對不起。雖然我不知道再多的道歉還有什麼用,連能不能化解我們現在之間的尷尬都是個問題。

  今天又看見你,很意外。以為你會把課退掉,直到下課才看見你。牽車時遠遠看到(我逼著自己不要回頭,也不要停下腳步),書店又遇到。(你的沉默和距離我有感受到,我知道。仍像一隻受驚小鳥不是我願意)就像我心上的一道傷痕,不觸不疼,只可惜衝動地還想哭。(但請給我時間,我會走出去的,真的,真的)

  另外,說朋友很少,現在依然還是真的。

  還可以是朋友嗎?能夠遇見一個有著太多默契和巧合的人,真的很不容易。
  (我真的非常珍惜為數不多的每一個放進心裡的朋友)
  (只可惜,偏偏在時間點上我們沒有默契;我好不容易把心真正收好時,你又把它拿起來再摔了一次)

  別擔心我,我很好的。那天還能夠開口跟你說笑後轉身平靜地回去寫作文(雖然說我誤以為我們又回到最當初那種會看彼此狀態關心對方的朋友,事實上我真的很開心,因為我真的以為我們沒事了。雖然現在知道那只是錯覺),就表示有那麼一部分的我已經看開了,正漸漸在恢復。希望你也快樂一點。(不需要對我板著臉,提醒我我們之間的尷尬,請你,如果你還願意以朋友的立場幫助我)
  (另,他真的是個非常非常好的朋友,請你務必、務必珍惜他。你知道我說的是誰)




(也謝謝你,讓我明白,我還有這麼多人(特別是我的女孩們)關心、關愛)

(另外,新髮型不怪,很好看)



2009.2.25

1 feedback:

陳某某你好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