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玩個遊戲

  連續加班三天後,Danny跨進家門--距離上次他踏進來這裡已經有五十九個小時--已經快要接近虛脫狀態。他好不容易用意志力支撐自己洗完澡(不敢用浴缸,因為怕睡著沉到水中溺死,隔天才被他的同事們發現:Mac用沉痛的語調說(他幾乎可以看見有淚光在其中閃爍),「我應該早一點放他假的。」),中間經歷過三次闔眼,最後一次他差點不想睜開。

  隨性地用浴巾裹著,直接走進臥房,撲倒在床上。Danny累到不想管衣服,也不想吹頭髮--當你只差一秒靈魂就要離開軀體,誰在乎可能會感冒啊?

  空調的溫度正好,有點涼,但不到冷的程度。Danny可以感受到手下枕頭裡蓬鬆的棉花。光裸的肌膚上被單的織料,很舒服,很適合休息,很適合睡眠,而只差一點點,他就要睡著了,只差一點點--

啊哈 TBC!

為什麼,因為你們要幫我想劇情。=ˇ=

嗯,當然不可能這樣就放Danny去睡覺。他一定會被打擾的!(哇哈)不過是被誰打擾(好啦還有誰),是怎麼被打擾,嗯,就看你們怎麼決定囉。

3 feedback:

Comma

所以要H了嗎?(大笑)

朔菫

要準備睡前的骯髒運動了嗎??XXXD

少言。

你們真不厚道,這麼快就要人家H了......Orz
(GOD PWP會拔掉我一堆頭髮!!)


睡前的骯髒運動→追犯人的追幹跑跳碰嗎?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