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bble

  Bradley看見他的手探至腰側,將毛衣緩緩往上拉,過頭,丟至一旁。太陽在他身後的窗外劃過天際的最後一道角度。因為逆光,他看不見對方臉上的表情,他無法猜想,也無從猜想。

  「你確定你要這麼做?」

  愛爾蘭人沒有回答,只是緩慢地走到床邊,爬上床,四肢並用來到他身前。他看見那一雙深暗藍色眼睛裡爍動的光芒。

  黑髮吻他,用最徐緩飽滿的節奏。



2010.4.18


--
這幾天一直跟我家貝塔意見不合,感覺像在跟她吵架一樣。心頗堵。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