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之後】初章

  頭彷彿被撕裂一般的痛。身體宛若被注滿了鉛,千斤沉。他睜開眼,看見一片黑。喉頭狂熱地在灼燒,燥、燙。張開嘴,只能聽見嘶啞的喘息,被放大,在耳邊。
  
  ……血……
  
  「把它喝下,你會沒事的……」
  
  誰……誰在說話……
  
  無力抵抗,嘴裡湧進黏稠的液體,糊熱熱的惺,像隻手撫過燃燒的咽喉,平抑了針扎的刺疼,在腦中、在喉頭。
  
  「你會沒事的,好好休息吧,當你再醒來時,你就會沒事了。」
  


  肯恩.慕尼輕輕叩門,響聲停留在走廊,被打斷。

  「進來。」

  他開門進去。

  修長的雙腿交疊在膨軟的墊椅上,范奈司.索利斯一手安放在座扶手上,另一手兩指掩著閉闔的眼睛,彷彿在掩飾疲態。

  「他喝下了,再度夜晚時,他就會加入……」小肯恩頓了頓,想著適當的措辭才不至於冒犯他的新主人,「您了。」

  「現在什麼時候了?」范奈司維持著他的動作,只是睜開明利的雙眼,觀察著眼前的小男孩。儘管肯恩才八歲,處理事情卻是超乎常人的俐落。

  「快天明了。」

  「我知道了,你先去休息吧。除非他醒了,別打擾我。」

  「是的。」慕尼恭敬地點頭,轉身退出房外。
  
  索利斯再度闔上眼,放下支首的手,力氣盡失般靠上椅背。
  
  『你以為,你已經準備好迎接那無盡的痛苦了?……』
  
  安放的手倏然收緊握住木頭雕花扶手。他只知道,他寧願忍受那可怕的詛咒,也不願意再生活在外表富麗堂皇的地獄之中。
  

  
  『杰瑞……哥哥……親愛的哥哥……』

  『安妮塔?是妳嗎,安妮塔?』

  『哥哥……』

  『安妮塔!不,妳不能丟下我跟母親!安妮塔!……』

  
  杰瑞.莫森徹底驚醒。他感到全身寒冷,喘著氣,視線由模糊逐漸轉清,正前方搖曳不定的昏暗燭火慢慢變的清晰一點。只有一點。
  
  他──他在哪?
  
  「主人請您至書房與他會面。」一個細小的聲音從兩呎外的右方傳出。

  「誰在說話?是誰?告訴我你是誰!」莫森的梁脊一陣陰冷。這個突如其來的語音冷不防就從他身邊傳出,鬼魅似的捉摸不定。手掌心下的觸感,正宣布著自己躺在一個有著絲絨內裡的盒子裡。這兩項事實可怕得嚇人。

  「請原諒我無法告知您更多。請跟我來,主人將會告訴您您想知道的一切。」另一簇燈火點亮在杰瑞身旁,他轉頭,看見右邊浮現一張孩童的臉。那是個稚嫩但有著深沉雙眼的男孩。

※※
  
  冗長的走廊綴著昏暗的燈,忽明忽亮地在牆上跳著。右手邊是石塊砌成的窗口。月光被烏雲遮住,窗外一片漆黑,只聽的見鴞鷹哭啼,卻看不見森林。

  很陰森。杰瑞不想,卻不得不這麼形容。
  
  一路上,他一直都打量著前方領路的小男孩。
  
  他可能幾歲?絕不會超過十歲。這幢大宅裡沒有見到其他傭人,難道只有他一個人承擔這些龐大的家務?他口中的主人會是個什麼樣的人?還有,他非常肯定他方才起身的那張床是具……棺木。想到這裡,杰瑞.莫森不禁打了個寒顫。他撫了撫雙臂,意外地發現雙手並非預料中地碰觸到冰冷的汗水。他記得這是夏天,但為何他仍感到薄寒?
  
  有那麼一刻,杰瑞幾乎以為這條通道永遠也走不完。他張口想問究竟還有多久才會抵達,接著在發覺這是個愚蠢的念頭時將想法狠狠壓下。
  
  閉上你的嘴,杰瑞.莫森,這不是個成人該向小孩童詢問的題目。
  
  最後,他們在一扇有著美麗雕花的門前停下。肯恩叩了叩門。

  「進來。」

  小手推開門,作出一個手勢示意莫森進入。確定他進去後,肯恩離開,不忘記順手帶上門。
  
  「歡迎。」聲音的主人微笑著,帶著略為愉快的優雅。
  這是間燈火通明的圖書室,高聳的書架由地板連上房頂,從四面環繞,包圍住中間的幾張座椅。古老的朽書頁味縈繞在整間房內,有些怪異,但不令人討厭。
  
  而且這是個沒有窗戶的房間,杰瑞注意到。
  
  「我相信你應該還沒習慣黑暗,所以特別多點了幾盞燈。請坐。」高雅的主人揮手,請他坐下。「我知道你現在心中很多疑惑,等你聽我說完,我想你的問題都能得到解答,包括這間房為何沒有窗戶。」那人的嘴角依舊是溫雅的微笑。

  杰瑞.莫森這輩子沒有這麼不安過,特別是當他聽到那句「沒有窗戶」時,差點驚訝地從椅子上跳起來。

  他注視著眼前的男人。

  那是個俊美的男人。

  看起來像個貴族,他想。那人很蒼白,這是他看見他後注意到的第一件事。他知道很多王公富豪小姐也有著白皙的肌膚,但這人的卻是一種接近病態的慘白。而那雙鮮豔的唇,宛如飲過血一般殷紅──杰瑞希望這只是那人蒼白的皮膚所造成的反差。還有那頭黑髮,俐落的短黑髮,深而烏黑,短碎的流海覆蓋住他的前額以及些許雙眉。最後是他的雙眼,細而狹長,但不陰沉,相反地,溫和的眼神曖曖在其中發著光。他很肯定,這人有著東方的血統;所以他不應該是貴族。

  「還沒自我介紹,我叫范奈司.索利斯。你猜的沒錯,我有著東方血統,但我同時也留著貴族『高貴』的血液。」索利斯微笑,看著面前的人瞪大雙眼。「你先別著急,為何我能知道你的心思一點也不稀奇,一會兒你就知道為什麼了。」他停下來,認真地注視著莫森,而後開口:「告訴我,莫森先生,您相信吸血鬼嗎?」

  杰瑞.莫森皺了眉頭,他道:「我看不出這個問題,跟我有何關係。」

  「關係很大。不過,即使您不相信也無妨。」索利斯淺笑,「傳說,吸血鬼是被詛咒的生物,沒有人真正知道這種生物確實的來歷。它們是只在夜晚出沒的夜行者,擁有強大的力量和無限的生命與青春,能夠變形,而蝙蝠是它們最忠誠的僕人。它們吸血,特別是人血,處女的血。它們善於誘惑清純無知的少女,在無月的夜,奉獻出自己的生命之血。但是它們並非沒有弱點:它們不能見到日光,因為在它們暢飲人類鮮血的同時,就註定要背負黑暗的詛咒。它們也害怕聖潔的十字架與大蒜;還有,有人說用桃木樁穿過吸血鬼心臟,也能殺死它。」說到這裡,索利斯的雙眼閃爍著光芒,靈銳地躍動。

  「你對我說這些,究竟想告訴我什麼?」杰瑞隱隱知道有些事情即將要發生,但他不確定那將會是件好事或者壞事。他看見范奈司離開柔軟的椅背,十指交錯,向前傾身。

  「我只是想告訴你,莫森先生,傳說大部分只是傳說,但有時,也有部分真的。」范奈司.索利斯咧嘴一笑,正好讓杰瑞看見他一直沒注意到的一件事──范奈司.索利斯那對明顯過長的白色虎牙。
  
  杰瑞站了起來,帶著滿身的怒氣,或許還有一些害怕,因為他的口氣正顫抖著,「你將我帶到這裡來,究竟有什麼目的!難道只是為了要讓我知道有吸血鬼的存在?」

  「你最好坐下,」范奈司揚起手向下一揮,莫森竟然重重地坐,或許說是跌回椅子上,「我話還沒說完,還會有更多讓你驚訝的事。」杰瑞瞪著索利斯,看見他眼中的一絲陰冷。

  「首先,並不是我將你帶來這裡的。其次,等我說完全部的事情你就會知道我的目的。再告訴我,莫森先生,你醒來前最後的記憶還剩多少?」范奈司柔軟的指腹輕輕膜蹭的食指,他看著杰瑞,等待著他的回答。
  
  這會兒換莫森陷入了沉思。
  
  他記得那個晚上,應該是昨天。安妮塔,他那可憐的妹妹,在前陣子抵擋不過熱病的肆虐而撒手人世。母親在哭泣,而他感到心煩意亂。於是他決定離開家門。他在樹林中亂走,毫無目的地漫走。月光被雲遮蓋住了,伸手不見五指。於是他只得停下。杰瑞徐徐嘆了口氣,正打算轉身返家,忽然感覺到一個人站在他身後。

  「晚安。」那人說。

  雲走了,天開了,月光再度灑向大地。杰瑞看清了來人長相,一位被黑披風包裹的英俊金髮男子正對他笑著。

  「今晚的月色不錯吧。」那是位相當俊美的男子,慘白的幾乎成為透明的肌膚,隱隱透著光輝;綹綹淡金的碎髮半遮掩著平滑的前額,釀成柔和的陰影,卻蓋不住深刻的五官。

  對方有一副好看的臉,這點絕對無庸置疑,任何他認識的姑娘都會為那人傾倒,包括安妮塔。安妮塔,願她安息;她生前總像只快樂的小雲雀,喜歡纏著她的兄長,滔滔不絕地闡述先前遇上的任何一點值得發笑的樂事;即使只有一點點。

  銀色的月光落在那人的雙眼,誘惑正閃爍著。

  杰瑞看著他,猜測這人的目的──強盜、入侵者、或是一位迷路的客人?

  「別擔心,我沒有惡意。」金髮男子柔聲說著,彷彿在安撫著某隻受驚的小動物,「我只是為了有人也跟我一樣著迷於這美麗的夜晚而高興。」

  杰瑞緊盯著眼前的人。警戒上了弦,繃在極限,絲毫不敢鬆懈,「我似乎不曾見過閣下。」

  「為何我們應該見過?」那人張開雙手,迎接月光,笑的優雅,卻足夠令人不寒而慄。

  「因為這裡是我的領土,我的莊園。」

  「這樣啊……難怪我總不太自在……」那人的淡藍色雙眼淺淺瞇了起來,彷彿掠食者正盯著美麗的獵物,「那麼……不知道我是否有榮幸請美麗的莫森莊主到府上坐坐呢?」

  在杰瑞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頸上已感到強烈的刺痛,像被兩只鐵釘狠狠扎進血肉中,他感受到對方冰冷銳利的尖牙,還有他濃稠的鮮血汩汩流出,而他的意識也隨著那些殷紅一並消失殆盡。
  
  「那是斯黎特伯爵。將你我變成吸血鬼的……吸血鬼。」索利斯的聲音打斷了莫森的回憶。他看見范奈司依舊交錯著十指,但目光已別向桌面。

  「等等……你……你再說一次。」杰瑞.莫森擔心了起來。
  
  拜託,上帝,別是我想的那個樣子……
  
  「親愛的杰瑞,很遺憾地我必須說,上帝再也不能聆聽的你的祈禱,因為你確實已經成為了一位吸血鬼,貨真價實。」范奈司抬起眼,眼裡有著深深的同情。

  「你無法說服我,以如此無稽之談!」憤怒的莫森站了起來,高昂的語調摻雜著倉皇。

  「坐下!我早已告訴過你,無知的吸血鬼!」索利斯再度揮手,而杰瑞再次跌回椅上,「我一點也不介意你現在張口觸摸你自己的獠牙!你難道沒有感覺到你並未冒冷汗卻森寒透骨!你難道沒有發現自己也蒼白的嚇人!你難道沒有發現聽的見屋外野鴞啼哭卻聽不見自己的呼吸!你難道沒有發現感覺的到鼠輩刨抓地面的震動卻感覺不到自己的心跳!」他咧嘴露出森森白牙,看著杰瑞驚駭慘白的臉孔。

  杰瑞瞪著索利斯,他重重地吸氣,卻什麼也沒感覺到,恐懼早已爬滿他的背脊,「你以為我會相信你?你錯了!」他憤憤起立,拒絕向自己的雙手拋出任何一眼──即使是一眼都足夠讓他心驚膽跳──用力踱出房門。

  這次,索利斯不再阻止他,任由他離開。
  
  「你會相信的……杰瑞.莫森,就如同當初我相信一般。」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