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之後】第二章

  杰瑞.莫森坐在沙發上,視線停留在前面的亞麻地毯上,但心思卻不在那裡。他剛剛被告知了什麼?自己成了一個吸血鬼!天大的笑話!但他卻笑不出來……他顫抖地伸出手,注視著雪白的肌膚下,青色與紅色交纏的血管。
  
  該死的……他必須,也不得不相信……
  
  他用舌就能舔到那對尖長的虎牙。
  
  但他能怎麼辦呢?……真的要接受這個「事實」嗎?
  
  「大人,主人請您前去共進晚餐。」清脆聲音打斷了杰瑞的思緒,他回頭,看見小男孩站在那,眼神依舊冰冷。
  「告訴他,我不餓。」杰瑞別過頭,悶悶地說著。

  肯恩似乎一點也不擔心,「主人十分堅持,」他仍然提著燈等待著,「而他的堅持通常都會奏效。」

  杰瑞抬起頭,燭火倒映在他眼中,舞動著。「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肯恩.慕尼,大人。」

  「肯恩,你也是吸血鬼嗎?」

  「不,大人,」小肯恩的回答有種堅定。「我只是個人類。」
  

  
  范奈司.索利斯淺淺吐了一口氣。他深深討厭這樣直長的餐桌,令人覺得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分外遙遠,他懷疑,這樣的桌子只應該出現在冷酷無情的伯爵大宅裡。於是他站了起來,挪步至最靠近莫森的一個座位,而後揮手移動屬於他的餐點。

  「這樣我們比較不需要大聲嚷嚷。」范奈司聳聳肩,當作杰瑞疑惑眼神的回覆,「而我十分感謝你來赴這頓晚餐。」他舉杯,優雅地微笑。

  「你覺得,你有讓我拒絕的餘地?」杰瑞停下沾滿鮮血的刀叉,冷冷地望著范奈司溫和的狹長鳳眼。

  「我很抱歉不能提供你全熟的食物,」顯然他並不想正面回應他,「早日適應這些血腥對你有好處。」

  「告訴我,索利斯伯爵,那尊美麗的玻璃杯裡裝盛的,是不是哪位聖潔少女的奉獻?」那些生肉早已令杰瑞作噁,但他也不得不承認,對於一個飢腸轆轆的吸血鬼來說,這些帶血的肉片確實看來很美味。

  「我並不是伯爵,杰瑞,儘管我確實有著貴族血統。你也不需要用如此尖銳刻薄的語氣對待我,你成為一位吸血鬼並不是我的錯。」范奈司低下眼,似乎有些受傷,「這確實是血沒錯,卻不是哪位少女的鮮血。我並不是殘忍、熱中於任意傷害無辜者的怪物。」他伸出修長的手指,指著杰瑞正前方的那杯殷紅液體。「那只是杯雞血,」杰瑞盯著它,「而我建議你喝下。我想你還不明白,鮮血對於一個吸血鬼的重要性。」

  他依然只是死死瞪著那杯血。

  「吸血鬼無法離開血,縱使他有無盡的生命,但是他的生命卻是構築在別的生命之上。」范奈司以一種憂傷的眼神望著杰瑞,「我們能夠不進食,卻不能夠不飲血。」

  「即使是畜生的血也無妨嗎?」杰瑞挪開視線,將冰冷的目光投射到范奈司臉上。

  「是的。」

  「那請你告訴我,尊貴的吸血鬼索利斯,」他惡狠狠地瞪著他,彷彿正瞪著一個十惡不赦的罪人,「那個小男孩,肯恩.慕尼的手為何綁上了繃帶?」

  沉默持續了好一會兒。

  「雖然我認為你一定不能認同我的觀點,但我想我有義務要為你解釋。」范奈司的雙眼不再哀傷,取而代之的是一分過於平靜的情緒,一分波瀾不驚的情緒。「肯恩……是一位血奴。」

  一直站在後方的小慕尼立刻抬頭,在這個尖刻的字眼蹦跳入他雙耳的時候。

  「我還沒有告訴過你,斯黎特伯爵的故事吧。」索利斯的雙眼染成了一片玄黑,彷彿跌入了自己的回憶當中。

  「斯黎特是一個惡魔……毫無疑問。在我被他轉化成吸血鬼前,從未想過,這個惡魔,就是日後將我拖入無盡深淵的禍首。他是個陰狠殘暴的吸血鬼,他的手段從來就令人髮指,他的慾望永遠無止盡,而他總是有辦法能夠填補這些慾望。這樣形容他並沒有偏頗,我想他的能力,你應該見識過……」索利斯停了一停,接著說,「他偏愛男色,只要是他看上眼的,巧取豪奪也要將那人搶來身邊,即使是將之變成吸血鬼也在所不惜……他豢養了一群人類,都是男孩子,或是少年,最長不到十七歲,最小的不過六歲。他不允許長相平庸的生物在他身旁逗留,所以,即便只是提供鮮血和勞役的這群男孩也必須相貌出眾。他稱他們……血奴。」

  「但……」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沒有,斯黎特除了奴役他們、飲用他們的血之外,並沒有對他們做什麼。因為他的慾望發洩在另外一個人身上……是的,只有一個,或許該說,一次只有一個……」這一次,范奈司停下來很久,這似乎對他來說是段相當痛苦的回憶。杰瑞望著他,眼前的吸血鬼正陷入了自己的煎熬心思,他伸出手,蓋上已經過分蒼白的另一只。

  「他一次只會轉化一個吸血鬼,供他洩慾。這個吸血鬼不像血奴,超過十七歲就會被殺,他通常會留在他身邊,或者說是被鎖在他身邊,長達數十年,甚至是百年,直到他厭倦,找到下一個繼承者。他會轉化這個吸血鬼的原因……只是因為他不捨得看見他喜歡的那張容顏衰老,很可笑,我這張臉竟然就是我注定要永遠痛苦的烙印……」范奈司又停了一會兒,「當他找到另一張他喜歡的臉時,他便會殺了之前的陪伴者,然後和新的吸血鬼繼續他所謂『美好』的日子。……你想問我為什麼會知道……因為我曾經親眼看見他殺了之前的那個吸血鬼……」杰瑞感到他手下的那只手隱隱顫抖著,「而你……就是我的繼承者。」他宣布了事實。

  「但是,斯黎特……你……為何還活著?」杰瑞的雙眉深深皺起,他看著面前的吸血鬼,范奈斯的雙眼含著一種詭異的、充滿痛苦的笑意。

  「因為,我殺了他。」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