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er the Great 【亞歷山大帝】



導  演: 奧立佛史東(Oliver Stone)
演  員: 柯林法洛(Colin Farrell)
      方基墨(Val Kilmer)
      安吉莉娜裘莉 ( Angelina Jolie )
      傑瑞德列托(Jared Leto)
      安東尼霍普金斯 ( Anthony Hopkins )
      羅莎瑞道森


王者背後的愛情

  這部戲先前就看了很多次了,但每次都不全。
  難得暑假,即使是深夜11點餘開演,照樣將它看完了。2點半心滿意足的上床。

  要成為一個永垂不朽的帝王需要什麼?
 
  我還記得當初看到的那幾行字:
  亞歷山大,馬其頓王國的王子,建立第一個跨歐、亞、非三洲的帝國。那個地圖上小小的盾型範圍被標記成了深紅色,上面只有三個字,馬其頓。那麼浩瀚的ㄧ段豐功偉業被濃縮成了幾句話,匆匆在國中歷史課本上帶過--而那也就是我對亞歷山大帝的最初印象。

  故事是由托勒密開始說起的。那時候他已是埃及的法老,白髮蒼蒼宛如風中殘燭。明亮的埃及風景在片頭的最初給了一個光芒耀眼的開始,就像最初的亞歷山大,it was just the beginning.

  It was said later that Alexander was never defeated…except by Hephaistion’s thighs.
  這句話直翻的意思就是:『有人說,亞歷山大從未被擊敗過,除了赫菲斯欽的大腿。 』
  其實有兩面的解釋:除了在摔跤場上輸給赫菲斯欽外,亞歷山大不曾再敗北過;還有另一面廣為流傳的說法,噢,別笑,我知道你知道的,是的,就是字面上的說法--在床上的那種。但我想,導演正或許隱約地以後者暗示亞歷山大在感情上的依歸。

  那時候的歐洲是戰亂不平而紛亂的。能夠擴張自己的領土、捍衛王權的唯有征戰。一場成功的戰役需要周詳的作戰計畫。但是世界上的事情總是很難真正完全預料、掌握住的。這也是為何眾老派將領反對亞歷山大如此迅雷的作戰指導。議營裡的亞歷山大是那麼自信而滿懷激情,就如同每個初出的小夥子,急著在大世界裡一展身手。但是在雙方僵持不下之下,火藥味卻是濃烈的一觸即發。此時赫菲斯欽看了亞歷山大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亞歷山大終於收勢,稍退一步,給了他父王的遺臣一個台階下。這是電影裡赫菲斯欽第一次拉住亞歷山大,也不會是最後一次。

  這位所向無敵的帝王對於他的理想執著與狂熱,很多時候已經變成了一種任性妄為的瘋狂。高階將領們不一定能理解這樣的堅持,所以衝突時常白熱化,此時,赫菲斯欽就變成了一種平衡。他會適時地拉住奮不顧身的亞歷山大,提供已經迷失在夢想追求的亞歷山大和將領們一個妥協的中點。

  一個王者不能擁有脆弱,但並不代表他沒有。

  在對戰波斯的前夕,亞歷山大獨自站在小渡頭,對著明月祈禱。其實他自己對明天的戰事也沒有十足的把握,但是那種害怕卻又是如何能夠對人說的出口的?一個領導不能表現出怯弱,即使他的確害怕著。赫菲斯欽站到他背後。

To whom do you pray?
你在向誰祈禱?

Phobos.
福波斯。(恐懼之神)

Fear?
害怕?



  亞歷山大猶豫了一下,微微點頭。他的承認也代表他對赫菲斯欽的完全信任。他在他面前不用強裝堅強,畢竟他一直是最理解他的那個人。

  赫菲斯欽不僅是亞歷山大最信任的人,也是母后奧林匹斯唯一信任的人。

But beware of men who think too much.
小心那些看起來想很多的人,
They blind themselves.
他們常常矇蔽了自我。
Only Hephaistion do I leave out.
我只信任赫菲斯欽。


  在巴比倫的那個夜晚,亞歷山大站在人生中的高峰,至上的權力、强悍的軍隊、龐大的帝國,他用短得不可思議的時間就辦到了先前的那些君主所不能完成的功業。年少得志,也不過如此。

  陽台上的那些話,我品嚐許久。

有人是這麼敘述的:
  亞歷山大恪守著古希臘文明的規範,爲了維護赫費斯提翁的尊嚴,他把兩人的關係上升到高不可攀的柏拉圖式的愛情;而赫費斯提翁更近似于現代自我覺醒的同性戀者,他的身心都需要亞歷山大,但因爲對方的選擇,而硬把自己的欲望壓制住。所以他在那著名的陽臺對話中,曾經有這麽一句“我還像個傻男孩那樣傾慕你”。這句話之前,亞歷山大剛剛說了那個赫赫有名的白濫排比句即“我想念你,我需要你,你是我世上唯一的愛,沒有別的”,就在這所有觀衆都會摒聲靜氣等待赫費斯提翁反應的一刻,雙眼中已煥發異光的赫費斯提翁突然轉開視線、叉開話題,先模仿亞歷山大的習慣動作,然後讚美他的眼睛,緊接著就說出這句“我依然像個傻男孩那樣傾慕你”,聽到這段時,我突然感覺到一種刻骨的絕望和悲哀。

  那段我看了數次,赫菲斯欽眼神及動作都不願意錯過。

  亞歷山大對赫菲斯欽訴說著自己的夢想,將亞歷山大帝國擴展到每個世界角落,解放那些茹毛飲血的「野蠻人」,讓他們有「更好的生活」。這段讓我想起主張西方優越主義那些白種人。這部片裡重複地說著barbarian,但究竟誰才是野蠻的?在自己原始部落裡安生的居民,還是打著進步世界的旗幟,靠弓箭刀劍入侵殖民各地的「西方人」?

  亞歷山大對自己不是不曾猶疑。每個人都會迷網,每個人。

Which am I, Hephaistion?
我究竟是誰,赫菲斯欽?
Weak or divine?
我到底是神還是懦夫?
All I know is, I trust only you in this world.
我只知道在這世上我只相信你,
I’ve missed you.
我好想你,
I need you.
需要你,
It is you I love, Hephaistion…no other.
我愛的只有你,赫菲斯欽,沒有別人。


  我有時候會困惑,赫菲斯欽曾不曾懷疑過自己對亞歷山大的愛?因為他對他的愛是如此源源不絕。我羨慕他對亞歷山大的付出,不那麼全心全意且不求回報。那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辦到?

No, like a deer, listening in the wind. You strike me still, Alexander.
你像隻小鹿仍然讓我心動,我的心裡只有你,
And you have eyes like no other.
你的眼睛比任何人都美,
I sound as stupid as a schoolboy about it.
我像個孩子為你痴狂…
You’re everything I care for…and by the sweet breath of Aphrodite…I’m so jealous of losing you to this world you want so badly.
你就是我的一切,有愛神的氣息為證,我好怕你因為太想要這個世界而失去你。

You’ll never lose me, Hephaistion.
你永遠不會失去我,赫菲斯欽,
I’ll be with you always.
我會永遠陪伴在你身邊,
Till the end.
直到死為止"



  對亞歷山大來說,赫菲斯欽一直是他最得以倚賴的支柱。任何人都可能背叛他,利用他,但不會是赫菲斯欽。

  幾乎每個鏡頭,都可以看到赫菲斯欽在亞歷山大不遠處的身影。(通常是在後方)

  赫菲斯欽總是無條件支持他,即使是在大家都要放棄他的時候,他也是唯一能讓亞歷山大振作的那個。

  當他執意要迎娶部落女孩成為皇后,多數馬其頓將領都反對了,更有些毫不留情地跟亞歷山大攤牌。理當最難受的赫菲斯欽卻只是靜靜站在亞歷山大身後,沒有表示意見,就連婚宴上,他也只是沉默地觀禮。(有時我會懷疑,安靜是他面對亞歷山大的一種抗爭)只有在新婚的夜晚,才淚眼滾滾帶著他為亞歷山大精心挑選的飾物,向亞歷山大告白,即使成婚生子,他對亞歷山大的感情也不會更改。這是他對身為帝王的亞歷山大的尊重。

  赫菲斯欽對亞歷山大的的感情因為亞里斯多德的信念而極度被壓抑,也不曾爆發過。

  我想,亞歷山大是懂得赫菲斯欽的想法的,才會對新婚妻子說:「他是赫菲斯欽。」

  亞歷山大的不正面回答,是對他們君臣關係(也是赫菲斯欽的尊嚴與意願)的一種保護,但卻也比輕易同意新婚皇后更來的雋永。

  至於亞歷山大與蘿珊的婚姻,在片中沒有明白地說明緣由,但我認為,除了權宜政治之外,大概就是子嗣繼承。若說是愛情,那時代的男女情愛也比不上男男情誼崇高。(再者,我也不認為亞歷山大對赫菲斯欽的愛意少於對皇后大人的。否則赫菲斯欽死後,亞歷山大不會第一時間去質問蘿珊。)

  進攻印度前夕,所有的軍隊都疲靡不振。在亞歷山大高談闊論的同時,赫菲斯欽仍是安靜地聆聽著。(他從未反對過亞歷山大的意見。有人說,他對亞歷山大的愛已經近乎縱容。)隨後大帝因為關於腓力的言論而失控時,赫菲斯欽跟著他衝進人群,他一直守在他身邊。同樣的情景在片中已經出現過很多次了,在腓力的婚宴上、誤殺克萊特,他自始自終都在攔阻他犯下不理智的、會後悔的錯誤,但他從不會正面反對他。

  遠征印度這件事,其實可以推測赫菲斯欽是不盡贊同的,畢竟當亞歷山大宣布返回巴比倫時,赫菲斯欽臉上欣喜的表情是如此顯而易見。但無論如何,通片未見亞歷山大與赫菲斯欽的正面衝突。

  亞歷山大的一生需要說服很多人,幾乎每個人,但那個人絕不是赫菲斯欽。

  在混亂中平穩住自己,再來是亞歷山大,這是赫菲斯欽一直在做的。從腓力遭刺,赫菲斯欽決斷地宣布亞歷山大登碁為王、會議上多次的衝突、亞歷山大怒殺克萊特後的消沉,他不斷地提供一股力量,安穩住所有人,並讓亞歷山大得以再度臨駕眾人。

  影片中的赫費斯提翁經常是沈默的,而我認爲選擇如此演繹,是導演以及演員能找到的最完美的詮釋方式。我並不認爲赫費斯提翁的沈默是因爲軟弱,而是他清楚自己對亞歷山大的影響,同樣的整個馬其頓軍團裏其他人也清楚。
  即使電影柔化了赫費斯提翁,我還是能夠感覺到他的力量。事實上電影中赫費斯提翁直到死亡的那一刻都在維護著亞歷山大,他遠比皇帝堅強得多。上面提到的那句“我依然像個傻男孩那樣傾慕你”,是他唯一一次在言辭上個人化的流露,其他的與其說是情話,倒不如說是表忠心,他更真實的情感都通過眼睛來表達了。之後他再沒有明確的表達過任何個人化的情感,即使新婚之夜贈指環那段,他也只是通過眼睛表現出那一刻他身心受到的極度打擊,這是他最後的動搖,此後赫費斯提翁便無懈可擊,即使在亞歷山大怒殺大將瀕臨崩潰時,面對皇后鄙夷的質問,他也是一笑了之。這是他的堅強。而他的果敢,則表現在那段回想的情節,在腓力被殺前,赫費斯提翁一直站在奧林匹亞斯身邊,再加上這位元疑心重又控制欲空前的娘娘卻對赫費斯提翁信任備至,所以老奧是否是借此暗示赫費斯提翁也在那場“弑夫”大戲中也扮演著角色我不得而知,但無論知與不知,這個情節都可以體現赫費斯提翁的勇敢與果斷。他在大亂凸現,人心惶惶群龍無首之際,抓住時機一舉確定亞歷山大的正統地位,在場的人衆必然有所附和,然後趁熱打鐵戴上王冠,之後任何反抗都可視爲背叛國王,堂而皇之的鎮壓。這份膽識和果斷,足以讓人明白,他何以穩坐帝國二把手的位置,無可動搖,也可以理解衆將爲什麽一定要先除掉他,才能對亞歷山大下手,因爲他們知道,有赫費斯提翁在,他們沒有機會。


  赫菲斯欽不僅僅是亞歷山大最親密的伴侶,更是他最後的平衡。

  赫費斯提翁死後,亞歷山大可算失去了他和危險之間最後一道屏障,再沒有聲音能在他怒火失控之前將他喚醒,也再沒有人有足夠的力量,在他身遭挫折時,從泥潭裏將他拉起。曾經小小的不滿足,最終擴大成無邊無際的黑洞。這連恒星都可以吞噬的力量,亞歷山大無從抵抗,在經過一番垂死掙扎後,萬王之王選擇投降。

  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此時死亡是他能得到的最好解脫。




--兩人之間碎碎說:

  對於亞歷山大左擁王妃右抱男妾,赫菲斯欽不是沒感覺,他的眼神在吃味,酸的,可這是他整齣戲中唯一對亞歷山大的負面情緒。
  面對赫菲斯欽的感情,亞歷山大也不是完全沒感覺。(例如酒宴上赫菲斯欽跟克萊特的互動,亞歷山大很明顯地在吃醋。)
  在赫菲斯欽的死之後,從他崩潰似地守著他的屍首、斬了無辜的御醫,到殺氣騰騰衝入妻子房裡質問她,到數個月後罹患相同的疾病而終,這一連串事情的發生再再證明他確實愛著赫菲斯欽……只可惜他聽不到也看不到了。身為一位帝王的最愛,卻因為對亞里斯多德的忠誠而無法踰越君臣界線。這應該是赫菲斯欽(同樣也是亞歷山大)最悲哀也最矛盾的地方吧。

  亞歷山大帝實現了夢想,也失去了夢想,其中一部分就是赫菲斯欽。





延伸閱讀:
亞歷山大與赫費斯提翁:電影中的愛情
電影對白節錄


--後記:
  看到這裡,應該很多人想問,啊?這部戲該不會只有說這個吧?
  嘿嘿,那就抱歉了,因為這齣戲最感動我的就是小赫無怨無悔的愛情呀。亞歷山大和赫菲斯欽,情同手足,玩伴,朋友,同袍,君臣,情人……天底下應該很難再找到兩個關係如此複雜卻又親密的男人了。

  帝王的愛情。最辛苦的永遠不是檯面上的那個人,而是在背後支持他的那個。

2007.8.24









搭配到讓我起雞皮疙瘩的MV。

4 feedback:

松蘿

我在看這部片時所有的感動,都寫在妳的心得之中了呢(抹淚)最近歷史才又把世界史上了一次,每次講到希臘化的時候我總是會豎起耳朵再失望的垂下...多麼輝煌的功績,幾千年後就只是我們課本上的一行字。這也是一大感慨啊OTZ。
還好愛情的光芒是永...好吧至少現在看還是...很璀璨的。雖說我一開始會對亞歷山大產生興趣到去查資料,並不是因為他的愛情(呃應該說還不知道他有這麼個情人)而是因為我覺得他是個如此天真卻又偉大的人,多麼特別啊!(其實是●●天線冥冥中感測到奇異光波的關係吧XD)。
還有,嗯...MV真的好雞皮疙瘩哦。(發抖)listen to your heart真的是百配皆宜的一首歌啊(羞)

少言。

因為歷史是這樣的,在其中的人不了解自己的偉大,而時光洪流太磅礡,短短一學期的課程時間有限,能說的太多,只能精簡成一句。不過不用擔心,如果妳真的有興趣,大學裡有的是書籍、課程能夠讓妳一探究竟。=ˇ=
亞歷山大的偉大跟天真之間的對比反差真的很特異。這或許也是造就他成為一代帝王的特質之一吧。

嗯,這部的Jared Leto不管看幾次都還是那麼可口。XD

松蘿

亞歷山大很多名言都非常的可愛,之前要找作文題材,去維基搜一下順便也看到了少言文章裡面用的那句經典雙關,拿去給同學看讓她們爆萌連連XD。
關於未來的歷史課啊,我誠摯的希望如此。*w*

少言。

>>那句經典雙關,拿去給同學看讓她們爆萌連連
那一句話現在每次想到都還是會歪歪地笑一下啊。XD

作文?我可以看嗎好好奇!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