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之後】第十章

  他猛然睜開眼。四周一片寂靜。斑駁的天花板似乎正在強調自己年久失修。後腦勺還隱隱作痛。他不能動。噢,可以了,可以動了。他在哪裡?對了,他在床上。抬手掀開毛毯。狄恩.溫斯特,抬手掀開毛毯。對了……

  外面有人。

  他下床,拖著腳,努力讓自己不要發出任何聲響。任何聲響都會驚擾到外面那個──不論他是誰。或是,它是誰。

  陳舊的木頭地板軋軋地小聲哀嚎。狄恩咬著牙,試著再讓左腳往前一步。

  『狄恩,看好。這些動作你以後要練到閉著眼,連腦袋都不用就能完成。』

  『是的,爸爸。』



  沒有人能看見吸血鬼,除非他們願意被看見。並不是說他們能夠隱形,但是他們驚人的速度與能力總能讓他們在被發現前離開。杰瑞正盤著手,雖然從外表看不出來,因為墨藍色的斗篷將他結結實實地裹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動作總讓他感覺安全。或許有部分原因是因為感覺自己被擁抱。被自己擁抱。

  真悲哀。

  即便只有月光,他已經能從狹小的窗戶中看見,窗內那個受傷的男孩正下床,小心翼翼地不要讓自身的動作曝光。以一個人類和他現在的身體狀況來說,他做得很好。只可惜,他要面對的是個吸血鬼。夜晚感官比白天還敏銳的吸血鬼。男孩緩慢地挪到的門邊,他能看見他拉開門栓,聽見鐵棒細不可聞的那一喀。他的目標是自己。杰瑞有股直覺。一向不會讓自己失望的直覺。

  「你是誰?」

  莫森等著他。他沒有正眼看他,他正看向窗內。他知道那個男孩正朝自己走來,手中藏著防身用的小刀,心跳明顯比常人快許多。他很不安。

  他當然不安。一個不速之客正站在自己家門口,母親和妹妹都在屋裡沉沉睡著,而她們的安危全繫在自己身上。他才幾歲?最多二十。他相信自己能照顧好家人,因為除了自己,再也不會有人這麼做。因為父親走了。他最敬愛的父親走了。那樁支柱倒了。他以為世界會崩潰,但是沒有。他以為生活會停止轉動,但是沒有。他還來不及哭泣,就看到母親和妹妹哀傷的臉孔,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這個家還需要他。他最愛的人還需要他。

  這些感覺他太熟悉了。

  「誰都不是。」他吸了一口氣。夜晚的空氣冷冽而蒼白。很好。

  「為什麼要監視我們?」狄恩皺眉。這個人,這個東西來訪過好幾次,卻每次都在他能夠挨到窗邊看清前消失,「你到底要什麼?」


  第一次是他清醒的那一個晚上。珊曼莎靠在他床邊,平穩的胸部起伏顯示這個善良的女孩睡得很沉。狄恩看著妹妹,眼眶又乾又澀。她才十四歲,不應該承受這個。她該在十六歲生日親吻父親的臉頰,告訴他她有多愛他。她該在婚禮上挽著他的手,看著那個從小教養她的男人將她交托給另一個她愛的人。她不該在十四歲時一面照顧受傷的哥哥,一面想著爸爸的葬禮該邀請些什麼人出席。他探出手,想撫摸妹妹的臉,卻在一半打住,收了回來。

  不,你不會想吵醒她的。

  他猛然回過頭。有人在窗外。獵人都有直覺。

  『相信你的直覺。』約翰.溫斯特看著身邊的兒子。他才十歲,但已經有一對堅毅的雙眼。『如果你不知道該怎麼做,相信你的直覺就對了。它會保護你。』那天太陽黏著地平線只剩半邊時,他們帶回了一頭鹿。

  『全靠直覺。』


  他下了床,動作盡可能的迅速。但對方比他更快。當他站在窗邊向外探查時,只剩淒冷的月光瞪著他。月下空無一人。

  但是他知道他來過。他知道。

  第二次是在三天後。他剛說服母親他沒事,自己一個不需要人陪也能好好睡覺,還有他只剩這點尊嚴了;雖然尊嚴沒什麼狗屁用,但至少是個藉口。讓大家都輕鬆一點的藉口。

  「嘿老爸,你知道你兒子現在跟廢人沒什麼兩樣,即使他現在能一口氣劈兩捆柴,但是他老媽連斧頭邊都不讓他摸。」狄恩坐在床邊,光裸的腳踩在地板上。木頭有點涼。他在苦笑,但是心裡很暖。他當然知道他母親擔心他。他也很感激,但──

  然後他倏然抬頭。「誰在那兒?」

  當然沒有人回應。他一把抓起床頭邊的小刀,那是父親送他的十四歲生日禮物。

  『從今天起,你就是一個真正的獵人了。』

  他小心地朝窗邊靠近。刀柄擠壓著掌心,他感覺到手微微在冒汗,稍稍弄濕了纏繞在木頭上的麻繩表面。

  真正的獵人,懂得隱藏自己的行跡。真正的獵人,不會讓獵物察覺自己的蹤影。真正的獵人,不會──

  什麼都沒有。窗外什麼都沒有。

  他差點把窗簾扯下來。

  「嗯……你在做什麼?狄恩。」珊曼莎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窗外有什麼嗎?」

  「沒有。什麼都沒有。」就是什麼都沒有,才令人膽顫心驚。少年安慰著妹妹,告訴她自己不過是半夜口渴想找水喝,她可以放心地再睡回去。


  第三次也沒抓到。甚至連影子都沒看見。然後是第四次、第五次……有那麼幾次,他甚至要以為是自己在作夢。


  『相信你的直覺。』

  好吧老爸,希望你不會讓你兒子變成歇斯底里的精神病。


  於是現在他正站在這裡,面對著這個不知是人是鬼的傢伙。屋外有點冷,他試著不讓自己退縮。

  「什麼都不要。」那個冷冰的聲音說。

  「告訴我!」年少的溫斯特低吼。對方究竟想要什麼?未知和不安蠶食著他的心。如果什麼都不要,見鬼,不會每個禮拜都來站在窗前。想到母親和珊曼莎也在屋內被人這樣注視,這種感覺令他想吐。

  對方沉默了很久。像是在審視、在估量自己的價值。狄恩努力站穩腳,表現得像個大人。

  「保護好她們。她們是你僅有的了。」

  眨眼的瞬間,墨藍色的斗篷旋風一樣離開。他只來的及匆匆一瞥。而僅僅是一瞥,卻也讓他一時間停止了呼吸。

  他看到了一雙藍的不可思議的眼睛。

  十年前的秋天,約翰.溫斯特帶著八歲的兒子到大城裡參加一年一度豐收慶典。全城在狂亂地歡慶著一年的辛勤所換來的飽食與溫足的同時,也等著迎接冬天的到來。為期十天裡,最令人期待的,無非是波莎廣場上的大市集。來自世界各地的商人向從四面八方湧入的遊人旅客兜售自己最特別的奇珍異寶。

  約翰給了狄恩一枚銀幣。沉甸甸的金屬圓握在掌心裡很有重量,就如同它在一個孩子眼裡的價值;小男孩費了一番勁才捨得把它從手中小心翼翼地收進腰囊中。

  「爸爸還要辦點事。太陽落到大鐘塔尖端時,我們廣場的噴水池見。」小男孩皺著眉,很忍耐地不要揮掉那只揉亂了他金棕色頭髮的大手抗議。他是個大男孩了,而他爸爸的這個動作會讓他看起來只有五歲。

  「我知道了,爸爸。」

  千奇百怪的貨品、五顏六色的攤販讓市集看起來像個偌大的遊樂場。

  戴著小圓帽的中國人攤開一匹布,緞面在陽光的照射下舞動著亮紋。他摸摸銀幣,想著媽媽可以用這麼棒的衣料做一件洋裝給小珊,還有新襯衣給她自己。可惜那一定很貴。(雖然一個銀圓很多,但是相較起招牌上寫的十個還是太少了點。)

  他看到了一把銳利的匕首,上面標示著五十個銅板;他向自己保證,如果回來時那枚銀幣還沒花掉,或者還有剩下的話,他就會把它買下,送給爸爸。一個蒙著臉的婦人從自己的攤子上抓了一小搓乾燥的香草給他。「帶著,這樣臭蟲就不會咬上你那可愛的臉頰。」狄恩謝謝她,給她一個最迷人的微笑。經過賣花的姑娘時,他幾乎想停下來為媽媽和小珊買上幾朵潔白的百合花。占卜師的店前大排長龍。

  小男孩繞過人群。

  一個東西吸引了他的目光。那是一個大鬍子阿拉伯商人擺設的攤舖。各式各樣的寶石在太陽底下閃閃發光。他亦步亦趨地走近店家。雪白的絲綢上,瑪瑙墜子、珊瑚梳子、象牙煙斗和珍珠耳環鋪滿了整張桌子。有幾個穿著高雅的貴族在桌前流連。一個小女孩拖著她父親的手撒嬌著求他買下一枚小小的水晶戒指。但都不是這些抓住了他的雙眸。是一顆寶石,一顆拇指那麼大的藍色寶石。光澤在透明的結晶內穿梭。他沒有見過海,但是他以為海洋就是這種顏色。閃爍的太美,他不敢,也不想挪開視線。

  「這是支撐大地的巨大藍寶石的碎片,就是那顆藍寶石的反光將天穹映成爲蔚藍色的。」大鬍子這樣告訴他。


  最純淨、最珍貴的藍寶石也沒有那雙眼睛乾淨透徹,因為裡面還嵌著最濃切的哀傷。令人想哭的哀傷。

--

偏題了偏題了……Dean,你的戲份好多啊!XD

持續惡搞。明白我的點的人請舉手。[嚎叫]

4 feedback:

sonic

well...太久沒看,不曉得你從哪邊開始寫起

= =aa

突然沒有什麼目標,做什麼都提不起勁,連看bl也沒有以前(被考試追的日子)那麼令人振奮(什麼話阿!)。

少言。

嗄?就接下去寫阿。不然從看也很快,才區區3W字。

這是BL嗎?我覺得已經完全脫軌了你知道嗎?囧
重點是,我還是很想把雅莉娜改成珊曼莎啦!!!

Sonic

果然ctrl+滾輪很好用。

不然斜體字好像都擠在一塊阿!!!

阿冷冷眼花了。

晚些在打留言吧。

來去偷打一點網誌~~

少言。

媽媽說滾輪就是要用來到處滑的。 BY 魯蛋

斜體字呀,那要怎麼辦,用灰字處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