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I:Miami【翻譯】Trust the Process

標題:Trust the Process/相信過程
作者:sunhawk
配對:Eric/Ryan
級別:PG
類別:幽默、第一次、一次達陣
相關集數:大抵在Season 4但不到season finale。
大綱:一場奇怪的賭局導致一次交流和接下來的多次驗證實驗。
字數:原文3636字,譯成中文為6363字。(噗)
作者筆記:有時候我也不知道這些點子是打哪來的。謝謝shadowfax24的試閱與意見!:D
授權:
Hello! :D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he feedback! :)

I do not mind if you translate the fic and host it on your website, I just have one request ^_^ I would appreciate it if you could clearly post a message at the top of the page that you have my permission to post that fic and that if anyone wants to host it on any other website, they need to get in contact with me like you have done! :) Other than that, as long as I am given credit and you do share the link with me, I will be most satisfied.

Thank you for contacting me first! :)

Sorry about my slow reply, I had a busy birthday and then I've been a little sick, but now I'm better ^_^ Thanks for the birthday wishes!

Take care! :D
- Steen / Sunhawk

譯者筆記:基本上,噗,這兩個人在這篇還真是幼稚二人組。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好像真的可能是他們會幹的事噢……(支首)小狼的反應好像小姑娘!XD 然後,卡莉姊姊我好愛妳哦!*chu*
呃,在這裡替原作者向大家聲明一點:如果要轉載,請先問過原作Sunhawk,才能帶走。;)
(願意給授權的作者都是好人……*抹淚*)

2008.8.4完結。

原文

  後來她再仔細回想,Calleigh真的不知道那場賭局究竟較勁了多久。一來它沒有個轟轟烈烈的開場,二來也沒有小道消息表示比賽開始;它進行的很低調。

  她先注意到的是Eric,他變得有點頹廢,但她沒有多想,畢竟一直以來Eric有壓力的時候就會對外表不拘小節,特別是最近他妹妹又生病了。所以一開始Calleigh在看到短髭冒上Eric的下巴時感到有些心疼。然後她注意到了Ryan。

  Ryan可沒有一個病入膏肓的妹妹,他連一個可以生病的妹妹都沒有,至少就Calleigh對他少少的了解來說是如此。再者,她不知道混亂的工作會造成的他任何困擾,所以看著Ryan先前光滑的雙頰逐漸蔓延成低矮灌木叢,直追Eric時,她真的百思不得其解。證據還不夠,但是拼圖就快完成了,真相就快大白。

  Calleigh試著盡可能地無視這個現象,也很確定自己不會想知道他們倆讓自己臉上長成草叢的幼稚裡由。不過,可以確定的一點是,他們兩個是一起開始這麼做的,因為她三不五時就會逮到他們在以為沒人注意的情況下探察敵情。到後來,整個情況越來越無趣,而且引人注目;於是有天,Calleigh爆發了:在女嫌疑犯拒絕對兩個虯髯大漢吐實的那一刻,她不得不把兩人分別從不同的偵訊室內踢出去。她簡直不敢相信這兩個傢伙還是受過訓練的專業CSI。接著,當他們正沉默地把從旅館謀殺案的某個嫌疑犯公事包中的物品分門別類時,她終於受夠了。

  「好了你們兩個,從實招來。」Calleigh冷靜地開口,繼續透過附探照燈的放大鏡,檢視面前髒污的T恤。所有因動作發出的聲響戛然而止,沉默繼續,於是Calleigh抬頭。兩個男人都以一種混合了不解和警戒的眼神盯著她。她嘆了口氣,直起彎著的身子。

  「鬍子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她問。現在他們倆都扮起無辜、裝起笨了。在她眼中,成功的只有後者。

  「妳在說什麼啊?」一會後,Eric回應。Calleigh壓下翻白眼的衝動,目光緊緊鎖在兩人身上,不讓任何一個能溜出她的視線外一秒鐘。

  「一定有個原因,」每個字既清晰又分明地從她舌尖彈出,「你們倆才會如此不修邊幅。Vogue雜誌裡沒提到的新時尚潮流?我才不相信正整件事只是一個天大的巧合。」語句完結的那一秒,Calleigh用一個俐落且堅定的表情將兩人釘在原地。Eric和Ryan看了看彼此,她看得出來這兩個人在用眼神交流著該向她透露多少。或者,更可能的是,要怎麼說才不會讓自己顯得像個蠢蛋。Calleigh耐心地等待著,彷彿她有全世界的時間可以浪費,接著Ryan清了清喉嚨,開口說話。

  「我們在……呃,在打賭。」

  Calleigh挑了挑一邊眉頭,等候更多告白出現。又過了一會,Eric努力澄清。

  「想看看誰能……呃,誰的鬍子比較瀟灑。」兩人很合宜地在她瞪著他們幾分鐘時表現出尷尬。

  「你們在開玩笑嗎?」她的口音在有點惱火時會明顯的很有可愛。很好,現在兩個男人都不敢直視她了。

  「沒有……」撐著一個空白的鑑識標籤,Ryan小聲回答

  「為什麼?」終於,Calleigh問出口。Eric偷偷瞄她的表情,手不安地搓著頸背。

  「說來話長。」只願意透露這麼多。現在Calleigh確實翻了翻白眼:男人最會用四個字來省略四句話。

  「所以我還要忍耐有著罪犯外表的你們兩個多久?」語調既嘲諷又帶刺。再一次,男生們的表情尷尬,不過這一回還多了堅毅不拔。

  「誰先刮誰就輸了。」Eric語帶堅定。Calleigh的嘴久久沒闔上以示挫敗。接著一個聲音從旁邊傳來,把每個人都凍結在原處。

  「我不認為可以這樣繼續下去,gentlemen。」

  三人轉身,明白他們的上司一直都站在實驗室門邊,慵懶地隻手把玩著墨鏡。Horatio抬臉的同時,他們親眼證實了老闆眼中從未閃爍過的慧黠光芒,雖然不確定那究竟是因為他從他們的談話中找到了樂趣,抑或是他又成功地無聲無息出現在他們身後。

  「事實上,」Horatio繼續,「我相信你們今晚有場審判要作證,而我建議你們,以符合本實驗室的乾淨外表出席,以表示專業。」聽到這,Eric和Ryan立刻下意識地站直,並迅速點頭。

  「馬上辦,H。」Eric回答,聽起來比較像出於聽命而非慚愧。微微頷首,Horatio轉身,乾脆俐落地往DNA實驗室的方向離開,留下三個CSI繼續他們的工作。頂頭上司一離開視線後,兩個男生立刻鬆了一口氣。Ryan摸著下巴的鬍渣,感覺有點後悔。Calleigh低低地哼了一聲,在男幹員轉頭瞪她時丟出一個人畜無害的表情,雖然她看起來還是絲毫沒有悔過的意思。

  「無論如何,你們最好都趕快把它處理掉。」她平靜地宣布,「鬍子只會把女孩子們嚇跑。接吻的時候被磨得滿臉傷可一點都不好玩。」然後突然,她意識到這似乎不會是她對眼前這兩個人的幻想,於是她將注意力轉回照明證物桌。

  「我猜我們最好去整理一下儀容了。」Eric悶悶地說,她沒有抬頭。接著她聽見Ryan嘆了口氣,嗯了一聲表示同意。

  「我得回家刮完鬍子再開車回來了。」Eric忍不住發起牢騷,低低抱怨著。

  「我置物櫃裡有個臉部清潔箱。用完之後可以借你。」Ryan告訴他。

  「你在置物櫃裡有臉部清潔箱?什麼時候的事?」Eric顯得饒富性趣。Ryan不置可否地噴了噴鼻息。

  「那你要用還是不要?」他不耐地回嘴。

  「要、要,抱歉我問那種問題。」Eric隨即試著安撫Ryan略微不滿的情緒。Calleigh聽著他們走出檢驗室,先前不平的呼吸聲也終於鬆懈了下來。有了安靜祥和的房間,她終於能順利在今天內完成證物編目,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而已。


※※


  他們踏進平時擠滿人、此刻卻因空蕩更顯寬大的更衣室裡,Ryan找了一下,拿出他們要用的臉部清潔工具箱。幸運的是,同筆預算不僅蓋了棟華麗的實驗室給他們,還配給了盥洗設備。因此,那排鏡子中的最後一個下面,不只有個水槽,還有一個小架子在牆上。在金屬架上安置好他的低調旅行用灰色小箱,Ryan翻著瓶瓶罐罐,取出那把刮鬍刀和一小罐刮鬍泡。

  「你還真走運,H把比賽取消了。」端詳著另一面鏡子中自己的倒影,Eric開口。Ryan反射地看向Eric,眉頭皺了起來。

  「結束槍聲還沒響你就歡呼了,啊?」飛快地甩了一記回馬槍。Eric看著他,懶懶地笑了。Ryan奮力壓下轉回鏡子看看自己模樣的欲望。他知道,不像Eric,自己的下巴和上次檢查時沒兩樣;不過,讓他點頭參與這個蠢打賭的自尊心同樣地也不願意讓他就這樣承認Eric天生就領先他,而且基本上就會是那個贏家。

  況且,Ryan也不想承認他確實暗中竊喜比賽結束了:發癢的鬍渣子已經逼得他有點不爽了。扭開水龍頭,Ryan打開刮鬍膏,拆開刮鬍刀的蓋子,看了鏡中自己頹廢的造型一眼,他在掌心擠上泡沫,小心地抹上臉頰。Eric在一旁安靜地等待著。Ryan俐落地處理著下顎。當泡沫和鬍渣流進水槽時,他終於覺得自己不再那麼幼稚的可笑。毫無疑問,沒有蓄鬍的他看起來年輕了10歲,但他可不像Eric;他甚至有些嫉妒他,因為Eric不論有沒有留鬍子都很好看。

  Ryan朝臉上潑了潑水,沖走剩餘的殘渣。在把東西交給Eric前,他下意識地沖洗過刮鬍刀,並把泡沫灌擦乾淨。雖然Eric小小勾了個微笑,但他並未對Ryan有點強迫症的清潔作任何評論。Ryan放鬆了一點。

  「或許Calleigh說的對,你知道嗎?」享受著剛恢復光滑的肌膚,Ryan慵懶地開口,並暗自慶幸沒在臉上留下任何蠢傷口。兩隻手分別握著清潔工具的Eric暫停動作,不解地望著他。

  「對什麼?」他問。

  「鬍子會把女孩子嚇跑這件事。」Ryan解釋著,補充說明。Eric撇撇嘴,噴了噴鼻息,滿是不相信。

  「那是她說的。」

  Ryan好奇地盯著Eric。

  「你有個不同意的女朋友?」Ryan問;Eric眨眨眼,莫名地不安起來。

  「不算是。」他低語。Ryan的好奇心瞬間膨大。

  「那你在說什麼啊?」

  「沒什麼,只不過,我知道有些人不介意些許……鬍渣的刺感。」Eric的語氣開始閃爍,他在逃避,努力躲開Ryan的凝視。一個瘋狂的想法鑽進了Ryan腦海,並在能夠制止自己前脫口而出。

  「第一手消息,啊,Delko?」他本來只是打算開個玩笑,但是Eric的表情卻一點也沒有預料中的那種惱怒瞪視。如果真要形容,那麼他的表情大概是在後悔張開嘴巴過。Ryan發現自己的眉頭正逐漸堆高。

  「你該不會有……你有。」Ryan的口氣比較像是陳述而不是問句。Eric挫敗地淺淺呻吟,笨拙地彈開泡沫罐蓋。在他愣在原地,看著Eric自我掙扎,另一個主意在Ryan腦中浮現,不確定那是個妙主意還是餿主意。非常愚蠢的主意。他有幾分確定那很傻,不過……

  「等一下。」他聽見自己的聲音開口。現在換Eric停下動作,不耐煩地盯著他瞧。

  「幹嘛?」Eric低吼。有那麼一刻,Ryan在腦袋中對著原本的構想驚慌失措,但他只是緊盯著Eric,舌頭不聽使喚地打結了。他該閉上嘴,讓事情就這樣過去。好奇心或許不會被滿足,那也不過就是好奇心,他嚴厲地告訴自己……然後這麼相信了5秒鐘。天哪,彷彿Eric覺得他還不夠怪似的……但是Eric的確回應他了。

  「來做個小小的實驗。」Ryan打破彼此間僵持不下的靜默。

  「幹嘛?」Eric重複,不過這回少了點敵意。

  「這個嘛,既然現在打成了僵局,Calleigh說她不喜歡吻帶鬍渣子的男人,然後你……」Eric扔給他一個警告的神情,不過Ryan並未被阻止,「抱持著相反的意見。所以最公平的辦法就是我來當那個決勝裁判,由我的看法來決定勝負。」Ryan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說了這種話,竟然提出這種荒謬的建議。看著對方下頷繃緊,有那麼一刻,他以為Eric會惱羞成怒地賞他一拳。他很確定,如果Eric不作嘔的話,最至少也會揚著下巴拒絕。既然Ryan知道他對異性有強烈吸引力,那麼憑什麼另一邊不會動心呢?Eric的僵硬消退了些許;他打量著Ryan考慮可行性的表情只讓Ryan更緊張而已。

  「算了,不過是個餿主意。」Ryan飛快地自我否定,感覺自己投入的過頭了點。

  「不,這是個很可行的辦法。」Eric沉吟,「經驗法則很管用,我們都很清楚。」當他明白Eric是很認真地在考慮他的提案,而不只是在打哈哈時,Ryan嚇出一身薄汗。

  「我們可以問問Natalia,看看她有沒有空,然後請她來實驗。」Ryan開始胡言亂語,就算隨便拉個來作墊背也求之不得,只要不要讓自己淪落為蠢蛋就好。可是Eric絲毫不為所動,就算抬出他分手又復合、復合又分手的前任女友名號都沒用。

  「退縮了?不會吧,Wolfe?」Eric調戲著,他真的在調戲著,他。

  「才沒有!」Ryan反射性地反駁,接著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後才想盡辦法改口,「沒有啦,只是,我只是想讓實驗更……對你更有吸引力。」現在,Eric的臉上十足地寫滿了興致,而Ryan有一股不詳的預感:每個他脫口而出的字只會讓情況變得更加透明。

  「誰說那對我來說沒有吸引力?」Eric低啞的嗓音回應道。Ryan瞪大眼睛,感覺自己進退兩難,卻又躍躍欲試。他舔舔雙唇,試著吞嚥,喉嚨忽然變得好乾澀。

  「現在嗎?」Ryan悄聲問道,垂死掙扎,想把自己拉出這個「說的比做的容易」挑戰。吻另一個男人不會是個好主意,理由比他可以想到的還要多。可能會有人走進這間沒辦法上鎖的浴間、稍後Eric可能會用這件事勒索自己,或者最糟糕的是,他會很享受,鬍渣,甚至一切。不像Eric已經對自己開誠佈公,Ryan可從來沒吻過他追求過的女性以外的對象。眼前,情況不再只是抽象的空談、和Ryan是兩個世界的舉動。他不禁有點不安。加上,Eric臉上的笑容,更讓Ryan懷疑他隱藏的並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好。他皺眉,努力挺住逐漸虛弱的膝蓋。

  「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時機了,再者,H要求我們盡快把臉刮乾淨。」Eric沾沾自喜的自信讓Ryan的心更沉了一點;要命的是,他把工具放在水槽邊了。每當他往Ryan的方向更靠近一些,Ryan就得更用力壓下退後的欲望,告訴自己今天會有如此下場全是咎由自取。要是平常,Ryan會乖乖閉上嘴巴,可是總會有些時候,他的舌頭會不經過大腦思考就說出那些很明顯會引來麻煩的話。捕捉到Ryan臉上的惶恐表情,Eric停住腳,他臉上的笑意緩緩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無盡認真。

  「Ryan,」他柔聲地說,絲毫沒有惡作劇的神態了,「如果你不想,我不會逼你。我不會強迫任何人,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Ryan忽然感到愧疚了;當然Eric絕不是那種會勉強任何人的傢伙。Ryan感覺的雙頰醞熱,他清了清喉嚨,試著忽略掉緊張感。

  「不是。不是你的問題,只是……嗯,是我。」他努力解釋是自身關係,卻毫無頭緒該從何著手。幸好,Eric似乎沒有被他癟腳的解釋迷惑,反而因了解了他的迷惘而稍稍放下心。在Ryan能做出其它辯解前,Eric只是打著手勢,要他更靠近一點。奮力表現地若無其事,Ryan慢慢走完剩下的距離,而後靠上隔間。

  『不過是個吻,不代表任何意義,Eric也不會告訴任何人,你也不會說出去,沒有必要讓人知道。』Ryan在心中反覆默念著,他再度清清喉嚨,把臉抬高,對上Eric平靜的凝視。Eric看著他好一會兒,輕輕攫取了他的手肘,將他拉得更靠向自己。Ryan的下顎揚得更高一些,闔上雙眼,同時暗暗詛咒起自己。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麼。第一下短髭刷過臉頰的觸感,險些讓他驚跳彈開;他穩住自己。Eric的雙唇溫柔而謹慎地貼上他的,不帶任何慾望的吻。雙眼閉合讓每個最細微的感官都放大了,Eric粗糙的下巴摩擦著他柔軟雙唇的感覺出乎意料的好。

  一秒後,Eric退開,好讓Ryan睜開雙眼。他們望著彼此,沒有察覺時間流逝。Ryan並不能確定自己的感受,但令他訝異的是,這個吻絲毫沒有詭異的不適,他甚至沒有立刻抓狂然後推翻這整件事。他不知道吻一個男人該是什麼感覺,可他似乎沒有辦法做出任何思考判斷:因為他滿腦袋裡想的全是那個吻;他的嘴唇是如何顫抖、刺痛著。他又臉紅了。

  「如何?」Eric問,音量只比耳語高一些;他專注地觀察著Ryan。輪到他了,Ryan很清楚;他該玩笑似地隨口呼攏一下,然後直接離開這裡。嘲笑Eric,或者直接賞他一槍。相反地,Ryan再次清清喉嚨,開口:「我想……我想如果我們只做一次實驗就下結論,會是個很不明智的做法。實驗應該是要重複被測試、檢驗,才能堅定它的結果。」聲音有些急促。即便是這麼謹慎的用詞,他的心跳還是莫名地加速起來。Eric的雙眼瞇了成細縫,接著,他嘴角勾出一個小小的笑容。

  「真的?」拉長了的語調渲染了他的話,「你這麼認為?」Ryan點點頭。Eric的微笑放大成了另一個不同的表情,一個Ryan認為他該熟悉的表情。仍舊托著Ryan的手肘,Eric傾身,另一隻手抬高Ryan下顎,第二次,兩對唇吻上彼此。

  這一個吻全然不同。它流連不去,小心度量,更隨興也更溫熱。Ryan 微偏過頭,Eric的短鬚擦過,一股刺痛的快感刷過他,不自覺地放鬆,雙眸再度合上。Eric捉著他手肘的力度將他拖得更向自己;他想要更多,又不確定更多為何──他只知道自己不想讓這個吻結束,也不想去在乎其它可能發生的事。工作煩惱和該盡的責任突然那麼遙遠;Eric的拇指溫柔地擦撫著他的上臂,另一個手掌捧著他臉頰。吻逐漸加深。

  Ryan的舌尖描繪過Eric的下唇,好奇地想探究Eric嚐起來是什麼樣的滋味,最後卻被Eric攫住,糾纏。抽氣聲被一個從喉嚨深處的呻吟取代;Eric吸吮他舌尖,帶出另一聲夾雜了猶豫和歡愉的低咽。Ryan殘存的思考全想著Eric的技巧太過熟練,之前他沒否認的那個同性之吻絕不可能是唯一……

  所有感官還沉浸在Eric雙唇裡的Ryan花了好一會兒才意識到Eric早已撤開。失落的嘆息聲哽在喉頭,Ryan對上Eric的眼神,卻動彈不得:「bedroom eyes」這個詞彙這一秒在腦中被賦予了新的危險內涵;他認出了Eric因慾望而深邃的眼神。Ryan吞嚥後才笨拙地咳了咳,目光飛快地移開幾秒後才敢回來。

  「滿意了?」Eric問,眉毛懶懶地挑起,語氣意有所指。

  「嗯。」Ryan低語,雖然他仍意猶未盡。血液流過全身時,好像把血管都加熱了。但是他可不夠大膽到能再索求更多。謹慎是個難以打破的習慣。

  「所以,你的結論是?」Eric問,揶揄的口吻又回來了。Ryan腦海中一片空白,對於Eric的問題毫無頭緒,接著才緩緩憶起自己的提議。他試著收拾起紛亂的思緒,停止溫習那個吻,盡力組織任何有意義的語句好回應Eric好不容易打破的尷尬。

  「我想,」Ryan盡量以中立的身分開口,「Calleigh在感覺上可能有點太過敏感。」

  「意思是?」看來Eric還不打算讓他在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前脫身。Ryan瞄了Eric一眼,低下頭專心研究指甲。

  「我不覺得你有什麼好擔心的。不管有沒有刮鬍子。」Ryan評論道。他太過膽怯,沒有辦法開口承認對方的吸引力。Eric似乎還在等待著Ryan給出更多答案,後者則下定決心絕不讓自己看起來更過可悲。可Eric眼中殷切的期盼光芒逐漸暗去時,Ryan才剛建立起的決心就崩塌了。在Eric轉身的前一刻,他開口。

  「但為了保險起見,我必須試驗過兩種情況。」同時暗暗咒罵著自己聽起來像個傻瓜。終於,Ryan的目光離開了第二次手上皮層檢視,來到Eric臉上。Eric的表情此刻看起來像隻叼了根骨頭的大型狗,他愉快地走向水槽,每個腳步都輕快的彷彿在歌唱。那只低調的灰色旅行小箱還擱在邊上。他扭開泡沫罐,先前的艱難似乎都煙消雲散了。

  「有實驗精神的男人……我喜歡。」Eric的嘴角還綴著笑。那句話宛若一種保證。

  有Ryan在一旁看著他沖去泡沫,他感覺自己又再次嚐到了科學實驗的趣味與精神。


  -Fin


--
這大概是我翻過最歡樂的一篇文!XD

但是過程翻得很抖,雖然沒有NC鏡頭,但是家人不時從身後無聲無息地晃過去(好險《平行線》時不是這個樣子,不然可能要到猴年馬月才翻的完了),害我常常視窗切來切過去,囧。
明明只有PG而已,但,如果被看到,還是很可怕啊!

4 feedback:

Sonic

好一個實驗...

人家也要ˇˇˇ

( 愛心哪來的嘎嘎嘎---- )

少言。

噗,這篇有歡樂、有狗血、有灑花!
你要什麼?親小狼嗎?XDDDDD

flyberry

請問我可以在我的blog中放上有關這篇翻譯文的連結嗎?
我想要在文中推薦E/R文。

少言。

好,當然可以!這是我的榮幸!
同人這種東西,有愛就要推廣啊!!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