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姿態






最近思念犯的洶湧。

太常想起你,特別是獨自一個人時,特別是法社史的下課。總以為自己能夠看的淡的,能夠忘卻的,但想握你的手,想觸碰你的渴望卻那麼強烈,在胸口醞釀灼燒。


以為,只要簡單地生活,就能平息了脈搏,卻忘了在逃什麼。


知道你最近不好,所以特別覺得自己自私。你說,看弟弟痛苦卻無能為力;這難道不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處境?從來就不是個善於用言詞或者任何一種方式表達情感的女生,唯一慣用的文字你卻覺得太燙難以碰觸,剩下的,陪伴,我沒有辦法給,你不願給我機會,也不願接受。

很想握著你的手,擁抱你,給你任何一點支持或者力量,但是我給不起。想從接觸中汲取能量的,我也分不清究竟是你或是我了。

會想起你,想起你的溫柔,和專給過我的羞怯笑容。

有時會問自己,要是能夠重來,會不會希望從沒認識過你?但是你給過的溫柔卻是我捨不得失去的記憶。我迷戀那種感覺、你走路的樣子、眼角的弧度。迷戀得太兇,自己讓自己上了癮,戒不掉,放不開。


我的愛,明明還在,轉身了才明白。


趴在桌上,微鬈的淡色頭髮,想問你是否讀書太累了。但我唯一擁有的眼神交會卻沒有辦法讀出你的情緒--有也只是閃躲、害怕。可,每個類似髮色和鬈髮總讓我的呼吸一窒。我想念每個我們曾分享過的時刻,一點笑容,一點輕鬆,而不是現在這樣我無法定義的狀態。我想念你,那麼洶湧,那麼氾濫。

我的幻想不願意放過我。它繪造了你在我樓下,一掛下電話,我飛奔向你,投入你懷中。


我會在,沿海地帶,等著潮汐更改送你回來。


或許我從不曾放棄過,儘管我試過,氣話說過,決心定過,但他們總那麼容易打破,我又回到你的陰影中。你說,我們不適合。只是,你卻又曾真正了解過我?你說,這不是外貌問題;可我卻止不住猜想你究竟喜歡什麼樣的女孩。我應該改變嗎?我可以改變嗎?鍛鍊自己不是為了你,卻忍不住去想,你會不會因此而更喜歡我一點點?你說我情緒化,卻沒想過,那是我自以為壓抑過多少次,努力過多少次才湧發出的情緒。我是尾魚,依憑著感覺度日。或許,你有想過,如果,你對我伸出手,那些情緒,躁動的情緒都會被瓦解蒸散?但是你做的只是拉開距離。真正的,拉開距離。很遙遠,很遙遠。

我想對你生氣,卻覺得這樣的自己,既幼稚又無理,連我自己都討厭。可,我多需要一個人怪罪。怪我自己,是我的錯,太容易一廂情願陷入你給的溫柔,太容易被感情淹沒,太容易進去卻離不開……

可我,我還站在這頭,伸出手,對著一片空白,抬起,又放下,再抬起,想放下卻遲疑。它停在半空中,對我說,它不想,就這樣放棄了。它說它還想,還想,給我們一個機會。

那你呢?

給一個機會,讓你更認識我,讓我更了解你。或許我們才會知道,彼此,究竟是,朋友,或者,更多。


你走路姿態、微笑的神態,潛意識那才是我,真愛。


微雨夜中的台大很靜。而我又想你了。



2009.4.25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