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Humanity, Even in Death

標題:Humanity, Even in Death
作者:NightRider
級別:PG
配對:Arthur/Merlin
劇透:無
校訂:最最可愛的souleswanderer。是我負責修改的,所以所有還遺留著的錯誤都是我自己的。
聲明:所有和Merlin相關的都不屬於我,也沒有任何盈利從此故事獲取。
大綱:生命都擁有自己的價值,即使是即將走到盡頭的也是。
授權:申請中
譯者筆記:文字非常柔美的一篇,建議看原文。(反正也不長。;)

原文


  第一次他目睹Merlin奪走生命,好幾條生命,讓女巫們化成白焰的代價並不僅僅只是魔法師彈一下手腕。當橘紅色的火舌舔上天空時,Arthur別過頭避開尖叫,大吼著要他的騎士們後退以免受到高溫波及。

  Merlin沒有轉過頭,他的雙肩挺直,兩眼染成金黃色不是因為火焰的映照。Arthur強壓下胃裡翻騰的感覺。這並不是他摯友奪走的第一條生命。在升燃的烈焰和嗆鼻的黑煙之中,Arthur又再一次明白,Merlin確實是位巫師。

  轉身離去時,Merlin臉上沒有後悔也沒有自責。Arthur眼看他離開。

  Arthur並不懼怕他。在他心裡的感覺並不是恐懼,在戰鬥中看著敵人葬身自己劍鋒下Arthur並不陌生,但令他震驚的是,在這之中他忽然省悟到自己甚至忘了計數──十個?五十個?可能還有更多,多太多,他卻無心注意。然而,他一直都記得,瀕死之人黑黝的雙眼,苦苦哀求著饒恕,細不可聞的呼吸聲從幾乎塌毀的肺臟傳出。

  夜晚降臨,Merlin在他身邊伸展自己,一只手枕在頭下,另一只隨意地覆在眼上。Arthur開口,聲音在他漆黑的臥房中更顯細微。「為什麼要看……?」

  「嗯?」就一個不理解問題的人來說,Merlin的聲音格外的警覺。

  「在森林裡,你看著她們被焚燒殆盡。」

  他聽見Merlin喉頭滑動的聲響,看著他將臉轉貼向彎曲著的手臂。「我的確如此……」他的回應裡沒有一絲猶豫。

  Arthur轉身面向他,一隻手壓在身下,「為什麼?」

  桌上,蠟燭正燃燒著。Merlin的臉半隱在陰影之中,有些詭譎。Arthur希望能夠看的更清楚一點,他的臉,他的雙眸,他臉上的表情。時間一點一滴流逝,Arthur以為Merlin不打算回答,不想,或者純粹只是無法,彷彿他並不想讓Arthur知道真相。另一項在Arthur腦海中盤據不去的是──Merlin的力量。不知怎麼,知道Merlin曾經殺戮讓他驚訝。他剛登碁不久,Merlin便來到他面前,並向他坦承自己是個巫師。他說自己一輩子都被魔法環繞,沒有原因,也沒有緣由,Arthur只能選擇接受。而此刻,他不得不去臆測過去Merlin都是如何使用魔法的,每一吋細節。如果Merlin曾經奪走過生命,Arthur知道那都是為了他,可,是看著他們燃燒時,那對眼眸中的麻木和空虛在他心中縈繞不去。他從未預料到那種神情會出現在他最親密的朋友溫和的臉上。

  Merlin的嗓音自黑暗中飄蕩而過,切穿Arthur的思緒,「因為那是我欠他們的。」

  Arthur用手肘支撐自己,傾身靠向Merlin,不確定自己真的聽到了亦或是幻覺,「什麼?」

  他望見Merlin眨眼,眼神堅定。「我欠他們這麼多,」他又說了一次,「我殺了他們。那是我最後能做的。」

  「你很內疚?」

  Merlin笑了,笑聲比較像是吠喊,無常而短暫,「他們威脅到你了。可能會殺害你。不,我並不自責,一點也不。」嗓音不冷酷也不尖銳;他像在陳述事實,陳述由他看見的真相。

  Arthur伸出手,手指溫柔地將Merlin帶向他,好看清他的雙眼。爐火中的餘燼又再度燃燒起來,他們沐浴在溫暖的火光中。「好點了?」Merlin問。

  Arthur點頭。Merlin對他的關心始終如一,從未因情況而動搖。

  「我的選擇一定會是你,」Merlin接著說,雙眼深邃,「不可能失手,King Arthur,一直是,也將會一直是你。」

  「但是你看著他們死亡,」Arthur開口,「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你自己?」

  Merlin望向大理石天花板,搜尋著他不知道該如何用言語拼湊出的答案。「因為那是我應該做的,」Merlin低喃,「今天,我奪走了生命──三條生命──那不應該是容易的。我不想要它變的輕而易舉。」

  Arthur推開Merlin額上散落的髮絲,Merlin貼向他的碰觸細微的幾乎難以察覺。「你是在懲罰你自己?」

  Merlin捉住他的手腕,將雙唇貼在那細緻的肌膚上,「我並不是突發奇想才決定要懲罰自己,或是逐漸有了被虐傾向……如果你是這麼想的。我只是……需要記得。」

  「以一個偉大且萬能的巫師而言,你比我認識的所有人都還要人性。」Arthur將腦袋拋回枕頭上,雙手摟住Merlin,將他擁入自己胸前。

  「我把那當成讚美囉。」Merlin低應,身體的曲線如此契合Arthur的。

  「你是該,」Arthur同意,「我可從未用偉大且萬能的巫師稱呼過你呢。」

  火苗熄滅了,光亮消散,瞬間臥房又回到了先前的模樣。

  Merlin的聲音飄蕩過黑暗,「我指的不是那個。」

  Arthur在他耳後溫柔地印上一個吻,「我知道。」


END


後記:
  我非常喜歡這篇的Merlin,總是知道Arthur需要什麼。也喜歡Arthur的溫柔。即使成為最偉大的王者與輔佐,仍然像孩子般,從彼此身上汲取溫度。(那裡我翻的不太好,但是Merlin的身體天生就是和Arthur的match這點讓我很爆炸也很溫暖)

2009.9.3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