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A Suitable Reward

標題:A Suitable Reward
作者:Allothi
級別:R
配對:Merlin/Arthur(按:雖然是這樣標,不過沒有真正的定義)
警告/劇透:無
大綱:「所以我一絲不掛也是傳統囉?」
字數:原文862,翻譯後1611
作者筆記:只是我為kinkme_merlin寫的篇短文稍微整合、潤飾過的的版本。主題是:什麼適合作為一個拯救王子性命的貼身男僕獎賞呢?
譯者筆記:這是一篇什麼都沒有卻又什麼都有了文章! Arthur你還真不擇手段,什麼都做的出來。XDDD
授權:申請中

原文


  當他們進到Arthur 的臥房後,Arthur開始剝去Merlin的衣服時,Merlin真的、瘋狂地、深深地感到困惑。這完全跟正常程序相反。

  「呃,你在做什麼?」他問,Arthur將Merlin的外套疊好擱在椅子上,輕輕一拉就解下Merlin的罩袍上的花紋腰飾。

  「這是傳統。」Arthur在罩袍下襬邊抓住他的手,「手向上。」

  「什麼?」

  「向上。指向天花板的方向。」

  「嘿,我知道向上是什麼意思!我只是──」

  Arthur握住Merlin的手腕,讓他雙手舉高過頭,迅速地將Merlin的罩袍往上拉,Merlin則將雙手放下。結果罩袍就卡在他的頭和上臂之間。在深暗的藍色當中,Merlin聽見Arthur嘆了一口氣。

  「手向上。」Arthur嘆道。

  「你為什麼要扒我衣服?」Merlin完全不能理解。

  靜默持續了片刻,Merlin在腦中描繪著Arthur挫敗地瞪視著他的樣子(他完全可以想像;那種表情他看過好幾百遍了,熟的很),Arthur和剩下的部分搏鬥,直到Merlin的罩衫完全離開他。

  「就是傳統。我告訴過你了。」Arthur說。

  燭光中,Merlin眨眼。他試著順平他的頭髮──Arthur的臉上掛著優越的微笑,Merlin把那當作自己不過是在白費工夫的回應。

  「所以我一絲不掛也是傳統囉?」Merlin問。

  「這個嘛。某部分是的。」Arthur雙膝跪下,Merlin一部分的腦袋爆炸了。

  「呃。一部分。呃,什──什麼的部分?」

  Arthur無視他,順手脫去了Merlin的靴子。他的動作出奇地溫柔,Merlin的襪子也滑順地離開了他的腳,抬起第一隻腳時,他的掌心在Merlin腳上游走,然後是另一隻。Merlin不假思索地將雙手撐在Arthur肩上,以穩住自己──「不能平衡啦?」Arthur取笑。

  「我當然可以!」Merlin放手,在Arthur脫去第二只襪子時差點跌倒。某種程度上來說,以一種含蓄的方式,他在表達在雙腳和城堡石板地之間的地毯很柔軟,還有些冰冷。

  「Merlin,」Arthur抬起臉,開始鬆解Merlin褲頭上的腰帶,「你常和其他的僕人聊天嗎?」

  「呃,」Merlin的腦袋目前有嚴重思考障礙,他努力將殘餘的幾個腦細胞導向工作狀態表徵,「我會──會和Gwen聊天。」奮力擠出幾個字,還差點噎到。

  Arthur將Merlin的馬褲從臀上剝去,停下動作,臉正對著底衣內Merlin心裡明白正逐漸上升壯大的凸起。他多希望有某個咒語可以消除這種尷尬的窘境。(Gaius怎麼會從來沒有教過他下去小男孩的古英語呢?)

  「和某個──比較粗俗的聊天。」Arthur說,Merlin感覺到他的呼吸就噴在下身外薄薄的織料上。

  「呃……」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我猜是沒有。」

  「沒……」他只能順著Arthur。

  「嗯,」Arthur將剩餘的褲子從Merlin雙腿上拉去。最後一段是Merlin踢著腳甩開的,褲子離開腳踝,他笨拙地後退。Arthur跪著挪動兩步,往前跟上他。

  「Arthur──」Merlin張嘴,他又往後退了一步,卻撞上Arthur的床,順勢坐下。這是唯一有效能夠迅速和Arthur的明顯企圖拉開距離的方法。也不是說他真的很確定他想要距離(他的下半身顯然另有相反的打算),他只是覺得至少應該要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在──在更近一步以前。

  「呃,Arthur──」不知所措且充滿疑問的語調。

  Arthur,仍舊衣衫完整,誠然半副武裝,刀鋒已經出鞘。金屬閃耀著光澤,被完美地拋光過;Merlin花了一秒自豪自己的專業。Arthur抓住機會,俐落地割開Merlin的底褲,要不是Merlin已經蓄勢待發,這事實上挺嚇人的。

  「你會聽到的是,」Arthur挑開殘破的織料碎片,而Merlin的嘴正打算拋出另一個的口型,「如果你有和其他更多人聊天過,如果你有跟上城堡的八卦小道──」他將小刀收回刀鞘,手又擱回Merlin大腿上,雙眼盯著Merlin不確定自己希不希望他看的地方,「──你會聽說,在王子與他們的僕人之間,有這樣的一個傳統。每六個月,一個王子理當要獎賞他的男僕──就你而言,正好是今天──好鼓勵貼身男僕長久以來的忠誠還有服務。」Arthur抬起臉,雙眼深深望進Merlin的,挑了挑眉,「當然,如果男僕同意的話。」

  「噢,」Merlin低語,「嗯。」

  「你同意嗎?」

  「呃。」

  「噢,好吧,」Arthur說,「真是太可惜了。」他低下頭,「很抱歉造成你的困擾。」抽回握著Merlin大腿的手。

  「我──」Merlin開口。

  「是的,Merlin?」Arthur抬臉望著他,一臉佯裝出的驚訝。

  「我,呃,呃,」Merlin的舌頭糾在一起,「我同──」他說,「我同意。」他瞪著空無一物的前方,忽然覺得自己說不定被耍了。

  「噢太好了,」Arthur回答,「我就等你這句話。」

  結果是,他被耍了。如果被耍代表一個不可思議美妙的口交


END


小後續:Six. Really.


「Arthur?」

「嗯?」

「我有個想法。」

「幹的好呀,恭喜。」

「我在想,從我在你身邊工作開始算起來,並不是過了六個月。」

「……」

「是五個月又三天。」

「你算錯了。」

「我才沒有。」

「是六個月。」

「五個月。又三天。錯不了。」

「根據陰曆,是六個月。」

「你騙人。」

「……你可以不用再那樣看著我笑了。」

「嗯?」

「那種笑。一點也不吸引人。」

「這種笑?」

「那讓你看起來很像白痴。」

「這種『Arthur耍我只為了讓他自己可以把我吸到射』的笑?」(按:Arthur-tricked-me-into-letting-him-suck-me-off grin,媽啦!對不起我翻的這麼白!*拍桌大笑*)

「比以前更天殺白痴了。」

「我喜歡這個笑。」

「我討厭它。」

「我──對,你痛恨它,看的出來。」

Merlin。」

「──感覺的出來。」

「六、個、月。」

「呃。嗯。」

「六個。」

「……好啦。知道了。」


END


2009.9.3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