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y Do Talk 初章

標題:They Do Talk
級數:PG,上看R,大概
配對:Arthur/Merlin
警告:角色失憶、OOC/狗血可能
作者筆記:我什麼都不知道。
大綱:Merlin從水中撿回一命後,忘了一件重要的東西。
聲明:我不擁有這些角色,我只喜歡用他們腦補。Arthur和Merlin屬於BBC也屬於彼此。


初章、

  風會和他說話。

  通常是在原野上的時候,在一片空曠,一片寧靜之中,Merlin會閉上雙眼,開始傾聽。他從來沒想過為什麼,也不認為那有什麼特別,畢竟他生來就如此。風會對他說話,當風經過耳邊時,他能感受到它們的震動,有時像愛撫,有時像搔癢,有時像嬉戲。當風發怒時,它們則會保持靜默──沒有一個人在氣的全身發抖時還想說話的,Merlin想。

  還在Ealdor時,風會告訴他很多秘密:Miller家的Lisa喜歡Hunter家最大的那個男孩,或者是,Baker家的餡餅剛烤好了就放在窗台。

  Merlin習慣了聽風說話,他可以輕易分辨出它們的情緒,高興的、雀躍的、興奮的、惡作劇的。但是他從沒有聽過風哭。

  所以當他聽見那細微、如同沙粒流動的聲響時,他並不了解它們想表達什麼。那聲音並不大,卻不久久不願停歇,不斷持續、持續、持續,直到Merlin的心也開始煩亂起來。彷彿有人按在他胸口上,沉沉的壓力,讓他越來越難以換氣。他的心卻成了一個明顯的對比,跳動混亂,在胸腔中猛烈撞著,幾乎要待不住直接跌出。他可以看見血,聲音拉扯著他的心臟,在心頭上的撕裂出一個傷口,血從傷口中汩汩流出,每一滴鮮紅的血液都在哀鳴。

  發生什麼事了?

  Merlin低語,沉沉的,穩穩的,用最古老的語言,像在安撫似地詢問。

  發生什麼事了?

  他閉上眼睛,等待它們回答。然後答案讓他像火一般衝了出去。Merlin沒命一樣地跑,他飛奔過磨坊、衝過麥田,從大路一直換到小徑,向北,闖進森林。他從不知道自己能夠跑這麼快,雙腿交換的速度超乎意料,但他沒有思考這些,他只是一直往前跑去,腦海中一片空白,只寫了一個字:Arthur。

  Merlin衝進森林深處,跟隨著風的聲音來到湖邊,腳步逐漸慢了下來,最後,停在岸旁。草叢被吹動,正沙沙作響。他大口喘著氣,感覺風從身邊經過,每一個吹入耳朵的聲音都在哭泣,每一個字都在顫抖著:對不起……

  山依舊是山,水仍然是水,樹仍舊是樹,卻沒有Arthur的身影。可是風為什麼一直道歉?為什麼?為什麼它們如此哀矜?Arthur呢?

  Merlin還沒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前方忽然出現一個女孩,她披著靛藍色的斗篷,站在水畔,湖波輕輕拍打著赤裸的足背,她臉上掛著一抹微笑,雙唇紅潤如血,「你好,Emrys。」她說。





  太陽畫過了大半個天空,月亮已隱約出現在東方。剛結束例行的村莊巡邏,顯然今年的收成比去年要好的多,Arthur受到村民熱情的款待,他只能盡可能地微笑婉拒他們的好意。這些老百姓難得能夠吃飽,對他們而言,這種機會鮮少的可憐,王子不想破壞。他勉強收下一顆蘋果表示心意,帶著隨從和輕鬆的心情收行回城。通常的程序是,他回到城堡,把馬牽回馬廄,然後Merlin會燒好一大桶熱水,在臥室等著他。

  想著,Arthur臉上不禁露出淡淡的微笑。他的身體渴望熱水澡太久了,和暖的水溫對於消去疲勞很有幫助,只要那個笨手笨腳的小男僕不要再搞砸水溫就成。

  一行人經過岔口,忽然一陣風掀吹而過,風並不大,唯獨Arthur的坐騎開始躁動起來,彷彿風在牠耳邊施了什麼咒。Arthur沒見過他的坐騎這麼不安。這匹小白母馬是他親手養大的,通常很安馴,也很懂人性,這也是Arthur喜歡帶牠去巡邏的原因。他拍拍馬鬃,希望安撫牠,但小母馬卻噴了噴鼻息,開始不受控制地狂踢馬蹄, Arthur嘗試著扯緊韁繩要牠停下,但毫無用處,白馬駝著主人飛奔起來。隨從們在後面想跟上去,卻很快地被甩在後頭。Camelot的王儲發現自己正往Hampstead森林深處直騁而去。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風比往常都要來的密,在耳旁呼嘯不斷,似乎連樹都惶惶不安,樹葉交錯颯颯沒有休止過。Arthur瞇起雙眼,被迫繼續往前。他開始希望自己的馬知道牠在做什麼。天快黑了,如果牠再不停下,他不確定自己來得及趕上晚餐;他甚至開始考慮跳下馬背。

  最終,Arthur被帶到了森林中央的湖,風吹的湖旁的蘆葦沙沙作響。

  「Merlin!」這是他明白眼前正在發生的事情時唯一能想到的字。Merlin正在往湖中心走去,水面已經切到他的肩膀,而似乎沒有什麼能阻止他的小男僕。

  那個該死的傻子在做什麼!?

  他又大喊了一次,「Merlin!」男孩沒有反應,繼續往前走去,此時水已經到他的下巴了。Arthur低低咒罵一聲,趕忙從馬上下來。感謝老天,他沒穿著鎖子甲,動作比想像中的還要快上許多。他脫去斗篷,跳進水中,用他所能達到最快的速度在湖水中行走,泥沙像流沙一樣吸附住他的雙腳,拖慢了他。用手划著水,Arthur試著讓自己趕上他的男僕。

  太好了,他發誓回到城堡之後,那個愚蠢的小男僕要為這些付出代價──等等!Merlin呢?

  男孩不見了──消失在水面上,不見了,看不到了。Arthur的心跳漏了一拍。

  糟了。他想,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糟了。

  沒再多想,他縱身入水。湖水比想像中的乾淨,他不用幾秒鐘就發現了Merlin紅色的身影。纖瘦的少年像正被不知名的力量往湖底拉沉下去。Arthur撥水奮力游向前,直到接近男僕,他伸手環過男孩胸口,將他狹窄的肩膀緊緊扣住,再蹬水向上游回湖面。

  破水的那刻,他大口呼吸,彷彿重獲新生。





  Merlin聽見有人在呼喚。他在黑暗中,又濕又冷。牙齒發顫,他不確定自己是否還說的出話。

  「Emrys,」那個聲音聽起來很悲傷,為什麼這麼悲傷?「別忘記……」

  忘記什麼?他張開嘴,卻發現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別忘記……別忘記,Emrys……」

  「Merlin!」另一個聲音冒了出來,很熟悉的聲音。可是,忘記什麼?「回答我!」另一個聲音大吼。

  他睜開眼。顯然,他正躺在地上,一雙藍如大海的眸子正望著他,Merlin愣了一下,然後藍眼睛退開,露出一張臉,淡金色的頭髮和淡紅色的臉頰。很好看的一張臉。

  「終於醒啦,我以為你會乾脆一路睡回Camelot。」對方探出手,摸了摸Merlin的額頭。Merlin淺淺皺起眉頭,困難地開口,口舌如刀割:「我……怎麼了?」

  「你像個聾了的瘋子,不顧一切的往湖裡面走去。」收回手,金髮男子嗤了嗤鼻,指著小堆營火邊攤在大石上的一兩件襯衣、一條領巾,還在烘乾,看起來似乎是兩人的衣服,「為了救你這個白痴,我全身上下都濕透了。」

  Merlin艱困地挪動手,發現自己身上只蓋了件暗紅色的斗篷,而金髮男子則赤裸著上半身。他疲倦地閉上眼睛,再緩慢地張開,「謝謝……」,他轉向在他身邊坐下的救命恩人,「對不起害你這麼狼狽……」忽然感覺眼皮好沉重,「你看起來很眼熟……我……我認識你嗎?」

  Merlin看見那張好看的臉刷一下變的慘白。



2010.2.5

6 feedback:

ICEE

我要看活潑的小M啊打滾打滾打滾滾!
你真是快手啊,別給自己太大壓力,慢慢寫吧XD

少言。

對不起阿,這篇的小M眼看是活潑不起來了。我覺得他會被我玩到壞掉...囧
我決定要一天一千字,不然過完年還完結不了就要斷頭了。Orz

feilongfan

摸到你這裡來了﹐這篇要加油。在打算我是不是也這裡申請個賬號﹐然後好開八卦帖。

少言。

哇嗚,沒想到在這也能見到教主。XD
這篇我會加油的,想起來好像原創中文Merlin fic都沒什麼好下場...但我會好好加油的。(握拳

腐龍使徒

啊?为什么都没有好下场?555~

少言。

噢,我想你誤解我的意思了。XD
我是指Merlin Fanfic坑很多,完結的似乎手指頭數的出來。
可以放心我就算後媽也會賞個HE的。(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