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y Do Talk 第二章

第二章、


  Arthur嚇壞了。若不是御醫再三向他保證Merlin只是暫時性失憶,他會以為他的男僕是泡水泡壞腦袋了。幾天後Merlin出現在他寢室時,看起來仍有些驚魂未定。

  「早安,殿下。」坐在椅上的Arthur換了個姿勢,挑了挑眉。這有點不太像Merlin的作風,他通常只有在特意諷刺時才會主動叫他「殿下」。Arthur不想把這個當成好兆頭。

  「你還好嗎?」

  「還好。謝謝殿下關心。」Merlin波瀾不驚地回覆,將餐盤恭敬地在王子面前放下,撈起水壺開始幫杯子添水。Arthur皺著眉頭看著他動作。疏離的禮貌,這真的不是個好兆頭。

  打理好早膳,男僕開始收拾床鋪。他拍鬆枕頭,抖抖床單,鋪好床。Arthur一雙眼睛一直盯著Merlin不放,而Merlin整個過程中沒有說過一句話。

  怪,太怪了,如果是平時,Merlin的嘴巴絕對不會閉的死緊跟顆蚌殼一樣,應該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述自己是怎麼被Gaius叫起床,到皇宮的路上遇到了哪些人,廚房裡的大娘又是怎麼揮舞著她的湯勺,扯著嗓門張羅如何餵飽整座城堡,同時還不忘偷偷塞給他一顆蘋果,因為他實在「瘦的只剩下一把骨頭,真不知道王子是怎麼對待你的。」……

  「殿下還有什麼吩咐嗎?」Merlin的聲音讓Arthur回過神來,他皺皺眉,指著衣櫥,「把我的衣服整理一下,該補的補,該曬的曬。我不想再一次直到吃過午餐以後才發現我的褲子上有個破洞。」

  Merlin點點頭,「是,殿下。」沒有反唇相譏,沒有狡辯,沒有抗議,什麼都沒有。太不對勁了。

  Arthur在離開房間時決定,例行操練之後,他必須再去找Gaius問個清楚。

  看著王子離開寢室,Merlin低頭望著滿懷的衣服忍不住發愣。

  對,他記得Arthur,Camelot的王儲,他的主人。他記得Gaius,宮廷御醫,收留他、照顧他的老人,把Merlin當作親生孩子一般,甚至願意為他犧牲性命;記得Gwen,溫柔的Gwen,總是很多笑容,溫暖的笑容;記得Morgana,美麗、憂傷又勇敢,Merlin願意花一個早上摘花只換她一日的笑容;他記得Uther,記得來到Camelot,記得他的母親捧著他的臉淚流滿面地送他離開Eldor,Hunith,是的,這是她的名字,懷胎十月再生下他的母親,他記得Will,孩童時他們一起玩,然後長大……長大後的印象有點模糊。

  他記得Arthur,卻又不像真的記得。對於王子的印象不像其他人那般清楚,反而有點像……像夢;像一覺醒來,恍然間分不清楚哪部分是夢,而哪部分又是現實。他記得遇見王子,對,遇見他,在市集,Arthur目中無人的挑釁,還有他惡整Merlin,把他在宴會上打扮的像隻公孔雀般,Arthur的舉止像個混蛋,嗯,應該是這個字,混蛋……混蛋?但Gaius說是Arthur救他回來的,或許混蛋沒有想像中的混蛋……

  Merlin收攏手中成堆的衣物,嘆了口氣。他的記憶好破碎,而頭又隱隱在發疼。他希望以前的自己沒有現在這麼混亂。

  這天的陽光很好,男僕把衣服洗好,早上晾著曬,下午就乾了。Merlin用手試了試襯衣,乾爽的布料讓他的心情稍稍變好一點。他將衣服拉下長竿,日光從後方透過來,他不禁瞇起雙眼。風掠過身邊,微涼,就沿著雙眼下吹過,像拭著他沒有流出的淚水。一陣細碎的聲音在空氣中振動著,Merlin閉上雙眼,努力傾聽,那聲音卻模糊成一片他無法辨認的雜訊。

  回到臥房,Merlin把它們一件件疊好,收好。Arthur還沒回來。王子早些時候派人捎了口信,說不用留夜伺候他晚餐,只要把食物留在桌上就可以了。Merlin愣了一會,試著回想以前都是怎麼做的,但是任憑他怎麼努力都無法捕捉到一點點記憶。頭反而痛得更厲害了。他按著太陽穴,不自覺地伸出右手,無意識地盯著指尖瞧,彷彿看得久了,就會有些許改變。但沒有,什麼都沒發生。

  離開寢室前,Merlin站在門口,再用目光巡視最後一圈。房間很乾淨,床鋪了,桌子擦了,晚餐擺了,衣服收了,一切就緒,Arthur應該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只是不知怎麼,Merlin覺得心底彷彿有個洞。

  他走回工作坊,方推開大門,迎面而來熟悉的藥草味頓時令他感覺舒服許多。Gaius正在鍋爐邊攪動著大湯匙,似乎在烹煮著什麼。一見到Merlin回來,老人柔聲詢問:「感覺怎麼樣了?」

  「很好。只有頭痛得像要爆炸,除此之外一切都很好。」男孩揉著太陽穴,把自己摔在椅子上。

  御醫從桌上取了一小罐藥劑,遞給Merlin,「來,喝下去。」

  男孩乖乖照做。Gaius看著他喝盡,取回瓶子,轉身捧起Merlin的臉開始檢查。除了看起來特別疲倦之外,沒有發燒,沒有發炎,沒有任何生病的跡象,「看起來還好……或許你只是太累了,今晚早點休息。」他放開小男僕,準備把晚餐上桌。當他再回過身打算開口的同時,發現男孩已經倚著桌子睡著了。





  Arthur走進房間時,發現Merlin正坐在地上,一手抱著王子的靴子,另一隻握著抹布的手卻停下了動作。他站在原處觀察了三秒鐘,Merlin似乎完全沒察覺到他的存在,自從他把小男僕從水中撈起來,Merlin再度重返崗位後,這種情況發生的頻繁。

  Arthur在心裡嘆了口氣,走到男僕身邊,將一隻手擱在他肩上,「說吧,你到底怎麼了?」

  Merlin險些驚跳而起,回過頭,發現是王子才鬆懈下來,虛弱地拋出了一個微笑,淺淺搖搖頭。但Arthur放在Merlin身上的手沒有移開,似乎也沒有如此打算,出乎Merlin意料,他就只是耐心地等待著。

  Merlin眨眨眼,張開嘴準備開口,話滾到舌尖又吞了回去。

  就此撤退並不是Pendragon的作風,Arthur鼓勵似地對Merlin點點頭。終於,黑髮少年雙眼瞇了起來,「你有沒有過……」

  Arthur專注地望著少年藍色的雙眼,等著他說下去。忽然Merlin又不知道該如何繼續,只能傻傻笑了,「算了。」

  「Merlin,如果這是關於什麼我是王子之類的……」

  一串急促的敲門聲在門上響起,打斷了正要回答的Merlin。

  「殿下,陛下請您過去會議廳一趟。」

  Arthur回頭瞪了木門一眼,好似他的目光能夠射穿木板,正中外面那位來的不是時候的守衛腦門,又轉向小男僕,「我晚一點再來處理你。」王子起身,大步離開寢室,棕紅色的長披風在他身後畫出一道優雅的弧線,接著消失在被摔上的門之後,發出一聲巨響。看著關上的門,黑髮少年只能嘆出一口氣,繼續擦光皮靴的工作。直到Merlin離開以前,紅色的身影都不曾再回來。

  翌天清晨,Merlin先替Gaius到森林一趟,他花了兩個小時才採到足夠的百合可以配製藥水。可憐的Morgana又失眠了,國王的養女即使擁有全國最舒適的床,卻難得幾夜好眠。接著不到中午,Merlin站在手搖水泵前,一下一下地壓著把手,泉水隨著動作慢慢填滿水桶。現在他要幫御醫打幾桶清水備用,等會還得去把王子的盔甲打拋磨光──真不知道他以前是怎麼活下來的,這麼多工作,這麼多事情等著他完成。

  忽然掌心一麻,逼得他鬆了手,長柄猛地彈了回去,震到了水桶,Merlin驚駭地跳開才不至於被灑了出來的水給濺濕。

  該死。Merlin眨眨眼,他怎麼了?瞪著自己的雙手檢視著,但每個指頭、掌心都完好無缺,跟他來打水之前絲毫沒有分別。那陣如電流般的刺激是怎麼回事?宛如有股力量急著想破殼而出,就在他的手掌內,肌膚之下,血肉之中。男僕揉揉發疼的太陽穴,感覺它突突地跳著。陽光忽然變得好刺眼。

  「Merlin,」Gwen走了過來,穿著嫩黃色的長裙,一頭黑髮挽成了一個簡單整齊的髻,綴著幾朵粉紅色的小花,看起來神采奕奕,但臉上寫滿了擔憂,「你還好吧?你的臉色好糟。」

  「還好。」Merlin動手抹了抹臉,擦出一個笑容,「剛剛不小心失神了。妳是來幫Morgana小姐取水的?」他將快滿的桶子移開,接過女僕手中的空桶。

  「是啊,小姐想沐浴更衣。」Gwen皺了皺眉,「她昨晚過得不太好,一個清爽的午後澡浴或許能讓她放鬆一些。」Merlin點點頭,把裝滿的那桶水交給女孩,又像想到什麼似地從懷裡掏出一朵紫紅色的花,新鮮的花瓣正燦爛地對著每個人暫放,天真無比地笑著,「早上去找藥草時順手摘的。」男孩說,帶著一個羞怯的微笑。

  Gwen也笑了,「我會確保她收到的。」


2010.2.6

---
不僅小M在混亂,我也混亂了。Orz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