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y Do Talk 第七章

第七章、


  Merlin在半夜驚醒,渾身是汗。他剛夢見Arthur在樹林中被黑暗包圍,Merlin動彈不得,於是用盡全力呼喊Arthur的名字,但王子逕自越走越遠,最後消失在他看不見的漆黑裡頭。只剩一個聲音緊貼著雙耳,悄悄私語。

  別忘了你的宿命,Emrys。

  接著他就發現自己躺在床上──不是他的,而如果他的記憶沒有捉弄他,垂落的絳紅色布簾──是Arthur的。他眨眨眼,盯著布料間隨著火光搖曳的影子。他不了解為何那個不斷嘗試和他溝通的聲音一直稱呼他為Emrys,但那個名字異常熟悉,彷彿童年時曾從村中老人口中聽過的傳說故事,又或是──他現在記不起來。頭幾乎不疼了,反倒像是忽然卸下重物後,有點輕飄飄。

  他坐起身,恰巧看見Gwen就著燈火推門進來。少女一看見他起床,歡喜地露出笑容,「你醒了。」她將捧著的那盆水在床邊放下,沾濕毛巾就要幫Merlin擦汗,「Giaus還說你不到天明不會醒呢。」Merlin輕輕撥開她的手,搖搖頭。他只記得王子的擁抱,收緊的雙手,他在哭,眼淚直流,可他沒有辦法阻止……Morgana的夢、Morgana的夢

  「Arthur呢?」

  「Giaus告訴他,他需要一種生長在Hampstead森林裡的植物的根才能治好你的病。」Gwen不屈不撓,打算再伸出手,「別擔心,他很快就會回來了。」

  森林……Arthur在流血,「不、不行,」他會死。少年揮開她,掙扎著下床。雖然頭痛不再,四肢仍有些發軟,他試了兩次才站好。Gwen連忙扶住他,「你要去哪?」Merlin望進女孩的雙眸,她滿眼不解──不,她不會懂的。他滿心焦急且沒時間解釋。

  「Arthur、Arthur……」感覺自己的心懸在弦上,就快要被射出,「我要去找Arthur,我一定要去找他,我必須找到他。」汗濕的衣衫黏著他的肌膚。握著床柱,他穩住自己。

  天哪,真希望他的腳能停止顫抖。

  Merlin深吸一口氣。好一點了。他抓起掛在椅背上的衣服,不顧女孩的阻止胡亂套上外套和靴子,「你連走路都沒辦法好好走!」她尖叫。

  「我一定得找到他,否則他可能會死!」Merlin用力搖頭,「如果妳要告訴Giaus就儘管去,他也會支持我的。」要是他繼續留在這──每一刻他多留在這,Arthur就朝死亡邁進一步。天,他無法想像。他不敢。

  他推開Gwen,強迫雙腳往前踏出,用他最快的速度衝出門外,只留下女孩的呼喚還在身後吶喊。無心再留。房外空氣迎面而來,直接撞入鼻腔,精神頓時清醒。那道熟悉的聲音滑過雙頰,在耳邊迴響。

  去找你的宿命。

  咬緊牙關開始跨大步奔跑,一路穿過長廊、樓梯、迴廊,最後離開皇宮。他的身體逐漸適應著他的動作,不再那麼難以掌控。披著月光,闖進馬廄,他飛快掃了一眼Arthur坐騎的位置,果然空無一物。Merlin走進最裡那間,小棕馬發現有人,開始不安躁動。少年靠近自己的馬兒,拍了拍馬首安撫著,讓牠明白是自己。母馬終於鎮定下來,溫順地噴噴鼻息讓Merlin將牠牽離馬廄。翻身上馬,少年握住韁繩。那個聲音又說。

  往北。

  手腕一扯,馬鳴,四蹄飛騰,連人帶馬一下衝出了城堡。風在耳旁呼嘯。Camelot在他身後越變越小,最後縮成一個明亮的點,直到再也看不見。





  日光劃破地平線,天空被漂成魚肚白。Arthur拉住馬,在岔口前停下。他不敢休息──Merlin蒼白地躺在床上,那幅景象嚇壞他了。逃離寢宮是因為他不能再忍受那種感覺。

  他害怕那胸口微弱的起伏在某一秒停止。

  他曾幾乎失去過他,他的男僕,而他絕對不想再經歷一次。Arthur不畏懼怪獸、蜘蛛和懸崖,甚至是毒酒,可,看著那株珍貴的藥草被他父親帶著赭紅手套的手碾爛後拋下,落在柵欄外,縱使他伸長了每一根手指卻仍然搆不到的無助──那是他第一次驚覺,有可能,Merlin真的會拋下他離開。那種感覺像是有人掐住了Arthur的主動脈,從心臟開始,驚慌放肆地擴散,冰冷到達每一根血管的末端。他不怕流血,刀傷、劍傷、抓傷、撕裂傷,斷幾根肋骨都無關緊要。

  他只怕再也見不到他。

  他無法眼睜睜看著Merlin慘白、沒有生氣的臉被沙土埋葬──那畫面奪去了他的呼吸,彷彿利刃扎入他的心,往下狠狠撕剖開,到胸,到腹,身體在崩解,血液、五臟六腑傾巢流出。

  如果Merlin死了,他亦然。

  就是這種感覺。這樣的情緒嚇到了Arthur。那個小男僕在他認真思考過以前就已經逕自在王子心上挖了個洞,跳進去躲起來,埋得很深很深。他伏在洞口對他大喊,但Merlin置之不理,不願出來。而Arthur無從去找也無力去找。他只能選擇放棄,由著他去。他那傻男僕。

  黑髮男孩抱著頭、淚流滿面的景象又回到Arthur腦海中。他不能失去他。Arthur掐緊韁繩,逼迫自己保持理智,認真回想上一次他的母馬倏然失控而帶著他走過的路。牠幫助過他,這次一定也可以。

  他曾失去過一次摯愛,當時的他無力阻止;現在他長大了,不會再坐視這一切發生。

  向右。

  馬肚一夾。一聲嘶啼後,塵土在小道上飛揚。出發。





  Merlin看著林木在身旁飛逝。那似遠似近的聲音沿途指領他方向,不知怎麼,Merlin相信這道如風一般的語調;就算是惡魔的指示他也願意跟從,只要能夠把他帶到Arthur身旁。

  棕馬慢了下來,停在突出的高聳平台上。水聲隆隆取代了耳邊的聲音,Merlin向下往深深凹陷的低地看去。

  它沒有欺騙他,但所見景象卻令他呼吸一窒。

  就在瀑布旁,Arthur被四名大漢合力圍剿,從裝扮看來那些人似乎是普通綠林大盜,但縱使王子劍藝再高超,長時間鬥下來,體力總有耗盡的時候──他不能等到那時候。老天。

  Merlin深吸一口氣,韁繩一扯,策馬奔去。五人同時回頭,每張臉上都寫滿了訝異。當Arthur認出騎士身分時,他雙眼圓瞪──Merlin太了解王子了:他那個白痴僕人天殺的在這裡做什麼?!

  馬蹄踏踐,敵方退了開,場面一陣混亂, Merlin駕馬攆開一人,趁機遞出手,對王子大吼:「Arthur!」Arthur將劍拋到左手,右臂朝少年一伸準備順勢翻身上馬。一支羽箭破空而來,正中棕馬側頸。棕馬一驚,兩蹄一蹬前足便凌了空,Merlin沒抓緊,指尖相刷,錯過Arthur的手,向後一仰摔下馬背。他在地上滾了一圈,慌忙地爬起來。母馬嘶鳴,痛苦地甩著頭。Merlin連滾帶爬地避開四處亂踩的馬蹄,飛快掃了一眼Arthur的位置;王子又衝上前去應戰,三、四個身影纏鬥在一塊。黑髮少年左右張望搜索,腳帶踉蹌地奔至一具屍體附近──應該是先前Arthur的手下亡魂──抽出武士的劍迅速回身,擋下第一擊!

  那名土匪面目猙獰,對他露出一笑──滿口爛牙──舉刀再劈。Merlin開始後悔當初沒有發憤陪王子練劍了。他咬牙勉強接了三、四招,一次比一次驚險,漸漸就快要支撐不下去──虎口越來越疼,雙臂開始發顫,膝蓋上落馬不小心弄出的傷很不合時宜地選擇在此刻開始發作,缺乏睡眠讓他開始眼冒金星、四肢發軟──對方大吼一聲,猛然一劈再一拐,Merlin拿不住劍,武器就從手中飛了出去,整個人向後跌去──

  右腳一踢再補上一劍,又一個敵人倒下。解決了兩個傢伙,Arthur一抬首卻發現那個前來救駕的蠢蛋背貼在地上,他面前的那把刀已高高舉起;而自己身後有人正在靠近。王子反射地摸出護身匕首──

  Merlin看見前方的壯漢頸項上倏然多出一把匕首,還來不及慘叫就往旁邊倒去。他驚訝地回頭,卻看見一把劍貫穿Arthur胸膛──他藍色的眼睛瞪得很大──再被抽出,一個血窟窿就出現在金屬離開的地方,血如水泉般湧出。Arthur向前跌去,護著胸的雙手攔不住自己的鮮血──Merlin聽見一聲遙遠的尖叫。

  他的世界陷入了寂靜。

  他感覺自己的雙眼著了火,一股能量傳過手臂,自掌心爆裂開。兇手沒有動彈──甚至沒有任何動作──電光石火。落雷後,霹靂散去,原處已無一物。

  Merlin發現自己終於又能夠動作了──他認出那是他自己的聲音──他衝向前去,抱起王子趴伏的身軀。血從傷口中奔流而出──鮮紅色、鮮紅色──他只看的見一片鮮紅色。Arthur張開嘴想說話,從喉頭冒湧而出的只有血。血。血。還是血。

  藍色的眼睛還是天空的倒映,但是太多的紅,太多,把藍色給淹沒了。

  不、不不,老天,別這樣對他,別在他終於想起一切的時候。

  朦朧成一片,快看不清楚眼前,Merlin強迫自己閉眼再睜開。冷靜冷靜冷靜。右手移到傷處,金色眼眸、金色眼眸。他恨自己為什麼不能多記得一點咒語,什麼都好,只要能夠治療,只要能夠治療!

  痊癒痊癒痊癒──為什麼沒有改變──痊癒快痊癒──

  他來不及擦眼淚──他沒有手,手上都是鮮血──Arthur的血──

  痊癒啊!天殺的老天!痊癒那頭龍說謊!如果Arthur是他的命運,他就不會死在他手中──痊癒啊!該死的混帳!

  他只能看著Arthur的生命離開他的軀體,他沒有辦法挽救──就像那些魚──就像那些記憶──別這樣對他──拜託──

  光芒、光芒、光芒──

  別死,他不能就這樣死了!他好不容易才想起來的!他是他的命運──他的命運哪──

  傷口太大且太深。Merlin只能眼睜睜看著Arthur的眼睛逐漸闔上、抱著的身體越來越冷,金色的頭髮也沾上了紅色。鮮紅色。

  他、他、他救不了他──他的心──他沒有心了,也沒有呼吸,沒有手,沒有四肢,沒有軀體,沒有感覺,什麼都沒了──摟緊Arthur,Merlin放聲大哭。

  Emrys。

  他貼著王子的額頭,全身都在顫抖。他救不了他的命運,他該死的救不了他!

  把你的心分一半給他,年輕的巫師。

  Merlin感覺有人把他的內臟全部扯出體外。用力踐踏。

  你們的命運是交纏在一塊的。

  他想吐。吐到再也沒有東西可吐。被掏空。空的。他想尖叫。用力尖叫直到聲嘶力竭,直到沙啞,直到再也發不出聲音──

  即便是死亡也無法將你們分開。

  可是他死了!Arthur Pendragon死了!就在他眼前!就在他懷中!

  把你的心分一半給他。年輕的巫師。

  他的心也死了──不見了──不在了──他不知道該怎麼做。

  聽從你的心,巫師,它還在,還在你胸口。它會知道怎麼做的。

  Merlin抱緊王子,用力闔上雙眼。放空自己,只想著一個字:Arthur

  他感覺自己在發光。





  Arthur睜開雙眼。全身都在痛。每一根骨頭、每一條肌肉都在尖叫。

  他在哪?天堂嗎?但是這個天堂怎麼──這麼眼熟──絳紅色的垂簾、檀木床架,還有那些氣味──跟他房間好像?特別是那張角落的蜘蛛網。

  他疲倦地眨一眼再張開。努力忽略來自身體的抗議。

  一張臉出現在視野角落,湊了過來,鳥窩似的黑髮、高高聳起的顴骨、一對兔子般濕潤的灰藍色眼睛,還有尖削的下巴──是他那瘦巴巴又乾癟的貼身男僕──Merlin。他看起來安然無恙。那個蠢蛋。但這大概是他見過人間最美的景色。感謝上蒼。

  「你、你醒了。」

  Arthur翻了翻白眼。多謝提醒。Merlin吸了吸鼻子。鼻頭是粉紅色的。Arthur可以看見他臉上冒出的小小雀斑。身側傳來忽然一陣小騷動,床單窸窸窣窣,Arthur直覺性地胡亂摸索著;看到王子艱難地移動掌心,Merlin頓時慌張起來,「你需要什麼?水嗎?我去幫你拿。還是傷口會痛?要不要我去找Gaius,他一定會有──」

  直到捉住騷動源頭,Arthur才放下心來。他用盡所有力氣才能夠開口,「……留下來。」聲音之沙啞,連自己都嚇了一跳。看見他的小鹿停止了歇斯底里,整個人放鬆下來,安分地讓他握著自己的手。

  Arthur吞吞口水,試著把喉嚨潤濕。輕輕扯了扯手腕,Merlin便乖馴地坐到床邊。

  很好。

  他又眨了一次眼,很慢。Merlin望著他,像看著什麼永遠看不夠的畫面。他覺得,如果他再等久一點,那雙濕潤的眼睛旁應該會滾出兩行淚。

  「都到天堂門前晃一圈了,我想……」他停了一下,試著保持輕鬆,注視Merlin,「要求一個吻應該──不算過份吧。」他滿意地看見小男僕的臉刷一下紅了。

  Arthur看著Merlin猶豫了一會,最後終於下定決心似,緩緩傾身過來,小心翼翼不要壓到王子胸口上的傷口,顫抖地印了一枚純潔的吻在他唇上。Arthur享受地閉上雙眼,覺得就算全世界的蜂蜜糖漿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他嘴巴上的這對來的甘美甜蜜。




2010.2.11
-----------
拜託不要在這裡難產。難得沒有一天一章了。先滾去睡。
踏馬的我究竟是在虐誰?阿傻?小M?還是我自己啊囧?

現在看起來,其實最後一個小節有點多餘,刪掉也可以,就變成清水文這樣。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