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y Do Talk 番外

先說,這篇是因為答應了小I所以不得不寫的,所以配圖請看她那。妳讓我破戒了孩子!
床單苦手,為了這個場景我狂聽Elbow性感的大叔嗓音,在歷經了三場跑步腦內補完摧殘,終於把它滾完了。(抹淚)
所以人物崩壞、動作不合理,千萬通通都不要來找我argue,謝謝你們的配合。(爬)



【番外】

  Arthur Pendragon絕對不是一個好傷患。連邊都沾不上。受困床上,王子的脾氣變得比以前暴躁的多,對著Merlin頤指氣使,還有更多時候耍賴、鬧脾氣,說不吃藥就不吃藥,快把Merlin給逼瘋了──老天,他可是有一半的心在他那兒。要是他大爺心情不好又咳血,Merlin發誓他會把Arthur給狠狠揍上一頓,鼻青臉腫到連Uther都認不出來,再親手掐死他。

  「Merlin!」

  男僕翻了白眼,推門進去,「又怎麼了?」王子好整以暇地躺在床上,身後的枕頭疊的高高的。

  其實Arthur的傷已經痊癒得差不多了。身為一個富有責任感的王子,他明天就會開始巡邏,不過今晚,就單獨今晚──讓他再最後一次利用傷患的優勢,看在老天的份上,他保證隔天會安分守己地上工。

  雖然Merlin看似頑強,被下指令都會在心裡把Arthur咒罵上一千一百次,但最終總會順著王子的意思乖乖照辦,再加上他的傷患身分簡直是個發光的金牌,比他頭上的皇冠還管用──除非是真的非常無理的要求。

  在這點上,Arthur吃定他了。

  「把門關上。」果然Merlin遵命照做。

  「衣服脫了。」

  「為什麼!?沒事幹嘛要我脫衣服?」

  「Merlin──」語調有點撒嬌又有點任性的命令。沒辦法,傷者最大。小男僕很無奈地乖乖照辦。臉隨著衣服一件一件落下紅得越來越厲害。

  「褲子也要。」

  「為什麼!?

  「Merlin──」一模一樣的語氣。Merlin只好繼續。現在他一絲不掛了。他根本不敢抬頭看Arthur的臉。心狂跳,像要破胸而出那樣。

  這幅景象讓Arthur立刻硬了。

  「過來。」

  「你到底要做什麼──」

  「Merlin。」男僕放棄。像花了一輩子的時間終於走到床畔時,被Arthur猛拉到腿上坐著,他感覺自己的臉頰在冒火。王子臉上無賴的笑容令人炫目,「公平起見,你也可以脫我的衣服。」

  「我為什麼要脫你衣──」話還沒說完就被吻住了,兩秒之後棄械投降,張嘴讓Arthur滑進去,開始回吻。直到兩個人都氣喘吁吁地貼著額頭,Merlin才有空提出意見,「但是你的傷……」

  「小心一點不要壓到就沒事。」他盯著王子的笑容三秒,最後終於無奈的同意,開始遵照王子的命令,把皇家襯衣剝下;Arthur一直偷襲他的頸子,他花了一會才將襯衣拉過頭,丟到地上;手有點發抖。

  Merlin 仰起臉,任Arthur侵犯咽喉,他的手自Arthur後頸插入金色的短髮中,一開始小心翼翼,最後隨著脖子上的力道加重,開始報復性地施加回去弄亂。Arthur用力在精緻的鎖骨印下咬痕──這樣一來Merlin明天不得不繼續圍著他那條領巾。

  他聽見一聲小獸般的咕噥,懷中身子的顫抖,吻吻蒼白的肌膚,再往下。

  Merlin的手滑回Arthur胸前,流連愛撫著,他愛剎Arthur肌膚的觸感,還有上面性感的柔軟毛髮。來到王子的褲頭,他胡亂拉扯一陣,Arthur終於乖乖配合。

  Arthur的手順著腰的曲線滑至背部,先上貼到後心,再慢慢沿著修長的脊椎一路而下,再下,來到後口,他稍稍探進的瞬間,Merlin猛地向前彈了一下,同時咬住Arthur的側頷,他不禁輕笑出聲,「輕著點,小老虎。」他聽見Merlin輕聲哼哼。

  感覺到Merlin短短的黑髮搔著頸子,懷裡的人在他脖子上又啃又舔,印下一連串細密的吻直到鎖骨。他握著Merlin腰際的左手稍稍施力固定,右手指再深入些許。他聽見Merlin的悶哼,感覺到懷中身體的僵硬。

  「別怕。不用忍耐,你可以叫出來。」一聲軟軟的呻吟貼在他耳邊。纏綿那般。

  乖孩子。

  Merlin往前傾,更貼向Arthur,兩顆心幾乎要密合。兩個心跳黏在一起。

  噗嗵。

  Merlin的唇貼著Arthur的肩膀,溫柔地親吻那裡的肌膚,再往後、往下;他的右手握著Arthur的肩膀,再滑至背後,漫無目的地游移著。

  Arthur捧起那對顯瘦的臀,帶繭的掌心磨擦著柔嫩的肌膚,留下淡淡粉紅。他再深入,再抽出;感覺Merlin正在適應。

  Merlin正攀著他的肩膀,鼻尖湊在金色髮尾,投入地聞著性、汗還有Arthur的味道,手指穿入金色髮叢,要不夠似地近可能讓Arthur貼著他。

  Arthur側過臉去親吻Merlin纖細的脖頸,又偷偷咬了一枚印記。他好愛Merlin聞起來的味道,帶點汗味和莫名淡香。捧著雙臀的手溫柔地將Merlin帶近Arthur,手指又滑了進去,滿足地聽見一聲明顯的呻吟。

  Merlin雙手捧住Arthur的臉,退開,藍色的眼睛帶著幾分迷亂──性感至極,接著用力吻上,Arthur感受著他柔軟的嘴唇,濕潤的嬌嫩,還有靈巧的舌頭──感謝老天,這幾天的努力終於有了代價。

  他揉著手中的臀部,將他推向自己──他感覺兩個人都準備好了。

  「別害怕。」貼著Merlin的嘴唇,他說。他看見那對藍色的眼睛睜開,帶著信賴與愛戀,心裡一股溫暖填滿。

  進入的時候,Merlin的身體向後弓起成一個痛苦的角度。Arthur用力吻住他,給予安撫。他感覺的Merlin急促的氣息噴在臉上。他一手捧著臀部,一手扶著Merlin的腰。他等待著,等待著Merlin平靜下來,等待著他適應,再一次準備好。

  他感覺到自己被Merlin包圍,收縮的頻率越來越緩。他漸漸掌握住那個旋律,慢慢跟著動起來。Merlin先是摟住他的脖子,最後隨著他的速度,向側滑下,改攀著他的雙肩。他聽見Merlin的喘氣聲加劇,他也聽見自己的。

  抱緊懷中的人,他翻身,將Merlin壓在身下,他看見Merlin緋紅的臉頰、迷茫的眼神還有被汗水沾濕的黑髮,落在床單上的手指只能無助地絞著麻布料,加快身體的頻率。右手滑至纖瘦的大腿,推開,好讓自己埋得更深入。一下、一下。他聽見Merlin喊著自己的名字:Arthur、Arthur、Arthur……

  Merlin探出手,用力將Arthur的臉往下扳,深深吻住。Arthur感覺他碰觸到Merlin顫抖的靈魂,沒有偽裝、毫無保留。他將自己完全交給他。

  Merlin釋放在他們腹部之間。黏膩、腥味,鼻腔滿是性的氣味。

  高潮來臨時,Arthur噴出一聲滿足的嘆息。他渾身都因愉悅和快感而顫抖著。Merlin抱緊Arthur,用他細瘦的手臂安撫著他、保護著他。用自己接納他、包容他,直到餘韻過去。

  Merlin溫柔地親吻著Arthur的太陽穴。Arthur將臉埋入Merlin頸窩,深深吸氣,直到Merlin的味道充滿整個肺。

  他小心地退開,不要壓到身下的人,躺到他身旁。他聽見Merlin滿足的咕嚕聲,挪動身子靠了過來。Arthur將他摟進懷裡,調整好至最舒適的姿勢。他溫柔地吻了吻Merlin光裸的前額,嘴唇無聲地說出兩個字。

-Fin



2010.2.12
---------
好了,看完了,請告訴我這是NC-17還是R?我需要分級……Orz

14 feedback:

rickkao11

這真的很糟糕....

少言。

哦,被你發現了我真的很糟糕。XD

你還好吧?需要來顆鎮定劑之類的東西安撫一下你受創的小心臟/心靈嗎?

Yvonne

嘿,雖然沒看過這部,不過我默默的把這篇番外看完了。(羞)
我還以為看久BL game跟小說已經處變不驚了,結果還是好害羞啊...少言妳太厲害了。>///<

少言。

因為是pwp所以直接就看得懂...是這樣嗎?(汗

我應該說謝謝稱讚嗎?囧
其實我看過的BL小說床單算不少(吧)(這麼含蓄還可以滾完的就又更少),但相較起我同學基本上是小巫見大巫;game倒是一個都沒玩過......其實我覺得最有幫助的電影──我只看過一隻手數的完的,我能把這篇寫完我自己也覺得是奇蹟。Orz
我以為我寫得很含蓄了,沒想到我周遭的女生每個臉皮都比我還薄唉。囧
(女中真的是染缸Orz)

抱下Yvonne,但我想你應該不可能會想畫GK的床單吧。XDDD

Yvonne

沒錯沒錯是稱讚喔~不過pwp是什麼呀?

GK的床單!天呀正在吃午餐看到這篇梗到了...Orz 哈哈哈不只沒想過要畫,我不喜歡把Blog文章縮起來,忽然放上去可能會嚇到小哈從此列為拒絕往來戶吧XDDD。(好啦我知道可以貼連結...)

不過我有在LJ的trolleys小姐那看過床單前一步的,被嚇到了不過好漂亮啊。(暈)我對於3D的衍生BL果然還是接受度不足...XD

我...我也是在女中被染色的哈哈哈哈。

少言。

pwp是指這個

抱歉害妳嗆到。XD
個人認為會畫比會寫還要強唉,畫畫應該少說要盯個3小時以上吧,小說了不起2個小時就結束了。(遠目)
這麼說是也有機會動手的意思嗎?(星星眼+搖尾巴)

能夠在女中裡明哲保身成為一股清流的很不容易啊。(←被染色的某人)

rickkao11

好險我的心臟還夠強壯

少言。

你很不巧遇到我第一篇床單。(抹汗
我自己也被自己嚇到了。(撞桌
不過班上好像腐女也很多,或許你應該已經習慣了?(笑

Yvonne

不不沒有這機會的,除非我哪天忽然壞掉了。(馬上搓破美夢泡泡...XDDD)
其實我每張漫畫都要5小時以上耶,久的還到8小時,那張油畫12小時啊...(暈)不過都很厲害啦,小說文筆好畫龍點睛也很強說,而且想像空間大是最吸引人的地方呢。

我只是想說,少言要抹汗又要撞桌,還要保持笑容好忙喔。XD

少言。

嗚嗚,好吧,看來我只能在夢中相見這樣,不過應該先會被Iceman偵查出來打爆。(喂

果然3小時還是低估了,我以前那種拙拙的人物素描都要畫一整個下午......五個小時實在太厲害了,而且妳產量這麼高!>////< 那張油畫真的很~~好看啊!如果妳真的去戲院外面堵SS,他一定會摸妳的頭的!(星星眼+搖尾巴)

我一興奮/緊張起來就會語無倫次,囧。讓妳見笑鳥...

icee

差點沒膽複習自己的圖長怎樣,好恥啦!

最後兩段好官能!超愛!
這福景象立刻讓阿傻...這句我笑了!你突然來句口語實在很gjXD

OTZ為了我那張費圖讓你破戒真是太不好意思啦!雖然其實你根本沒啥戒律只是時機未到吧(竊笑跑走

少言。

好官能!?哪?你說哪?!(張望+抓起來搖
那句有口語嗎?!拜託阿,我真的不知道床單怎麼寫了(掩面

icee

口語才好呀XD對話框裡面文謅謅不就變窮搖了?XD

我也不知道官能事不是適合的形容詞耶...

少言。

你講官能害我有點驚悚,我以為我很含蓄的。(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