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y Do Talk 第五章

第五章、


  頭痛欲裂。Merlin睜開眼,陽光從窗外灑進來,明亮的光線下灰塵飄浮著。他揉著自己的額頭,再來是眼睛。他很少睡的不好,農家孩子早在出生就已經學會應付各種糟糕的生活環境,就算是木柴堆他都能睡的香甜,況且相較起馬舍或是糧倉,他現在所躺的床已經舒適的太多,所以經過一夜翻翻覆覆,起床之後全身筋骨痠痛可真是罕見──他可稱不上欣賞這種感覺。胡亂套上衣服,隨意梳洗,他走進工作坊,向老人問了早安。Gaius什麼都沒說,只把桌上的麥片粥推給他。Merlin發現大鍋爐仍冒著熱煙,顯然御醫還在熬煮著某種治療配方。

  「所以,最近工作得如何?」

  「很好啊。」Merlin若有所思地拌著麥片粥,淺淺微笑,「很好。」

  「那就好。」Gaius盯著他,「還會不舒服嗎?」

  Merlin點點頭,「頭痛好像越來越糟了。」他皺皺眉,又說,「還有──有時候我會覺得我的手,我的四肢──甚至全身上下都……不太對勁。」御醫挑眉,「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那種感覺。」

  Gaius打量著Merlin,點點頭,轉身攪了攪大鍋爐,從其中取出一勺倒入一個透明玻璃小罐裡,用軟木塞封好,擱到桌上。

  他望著男孩,Merlin回望他,接著Gaius就當著少年的面把桌上的水瓶推翻,銅瓶在地上滾了兩圈才停住。Merlin目瞪口呆,他訝異地看著老人,嘴巴久久不能合起來──老御醫是做實驗做昏頭了嗎?直到他找回自己的聲音才吞吞吐吐地開口,「你……對我有什麼不滿嗎?」

  御醫只是望著他沒有說話。Merlin決定老人一定是熬夜滾煮藥劑所以現在有點神智不清,「我……我去拿拖把。」

  Gaius才像倏然恢復清醒般,對他揮了揮手,「不用了,這個我來處理。」指了指桌上剛準備好的小藥瓶,「把這個送去給Morgana,那可憐的姑娘一直在做惡夢。」

  「好……」Merlin抓起玻璃瓶,收入口袋中,投以御醫一個不肯定的眼神,「你確定你真的沒事?」

  「是的、是的,我很好。」Gaius擺擺手,催促著他,「我想我是太累了,人上了年紀果然不能太少睡眠──但我沒事的。去吧去吧。」看著黑髮少年消失在門後,老人才露出擔憂的表情──他猜他知道那個年輕魔法師發生什麼事了。

  Merlin跳上階梯,經過長廊。他的腦袋不再如先前那麼不安份了,少年有些想念太陽穴不像隨時都準備被引燃導火線接著爆炸的感覺。向駐守的守衛打了個招呼,他來到Morgana小姐的臥房外,敲了敲門,不出意料是Gwen來應門。

  Merlin給她一個溫和的笑容,「Gaius派我來送藥。」女僕讓他進門。Morgana正坐在窗邊,陽光照的她秀長的黑髮閃閃發亮,側著臉,Merlin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只能看見長髮下洩漏出的一半纖瘦蒼白脖頸。

  「我想她曬曬太陽會比較舒服。」Gwen悄聲對他說,「小姐不能出去,吹風會讓她的頭疼得更嚴重。」Merlin點點頭,在衣袋裡摸索一番,掏出了小藥瓶交給女僕,「這個應該能讓她感覺好一點。」

  Morgana回過頭,幾乎透明的淡翠雙瞳下,薰著一圈淡淡的陰影。她逆著光,男僕瞇起眼睛才能望著她。像要消失了那樣。微啟的雙唇輕輕拋出一個字,「Merlin。」

  「是的,小姐?」Merlin回答。Morgana頓了一下,像在猶豫著什麼,又輕輕微笑,搖搖頭,「沒事……很高興看到你。」她的笑容有種說不出的哀傷。Merlin又想衝進森林裡幫她摘一大把新鮮的花。

  「Arthur他……他還好對吧?」小姐的聲音飄散在空氣中,不專注傾聽就會消失無蹤。

  「是的,他很好。」雖然男僕還沒見到王子,但年輕的Pendragon身強體健,大清早應該也還不至於會出什麼事。他不禁猜想Morgana又做了什麼惡夢。

  「好……那很好……」美麗的面容又轉向窗外,修長的手指絞著膝上的絲巾,指節有些發白。Merlin望向Gwen,希望她給予一點暗示,Gwen搭著他的手,領著他到門外,「她又開始做惡夢……不過她不肯說她夢見了什麼,但我猜跟Arthur有關。」

  「Arthur?」

  少女左右張望,接著壓低聲音,「嗯。她一驚醒就抓著我猛問:『Arthur!是Arthur!他在哪?他還好嗎?他在哪?』我安撫她很久,才說服她王子正安然無恙地在他自己的房間休息。」Gwenevere皺著眉頭,「雖然只是夢,但真的嚇壞她了。可憐的小姐……那些夢靨把她整慘了,我有點擔心這樣下去她的身子會吃不消……」

  Merlin拍拍Gwen的手,「別緊張,我很確定Gaius的藥會讓她好過一些。」他露出一個微笑,「再說,還有妳陪著她,我相信她會沒事的。」女僕點點頭,輕聲說,「希望如此。」





  午後的陽光很和煦,Merlin喜歡這種感覺。他的頭痛又緩和很多。陪著王子練劍對他而言或許稱的上是種享受。他欣賞騎士們彼此比劃劍術,俐落的攻擊和隔擋,雙方一來一往的爭鬥,也或許因為是練習,動作之間還帶著幾分優雅──但,那可不代表他想親身下去和Arthur過招。Camelot王儲曾吹噓自己是天生的殺人機器,某種層度上來說他的確所言不假。每回Merlin被王子抓下場陪打,必定只有躺在地上數星星的份──如果有星星的話──然後帶著一身快要散架的骨頭癱倒回自己床上,連晚餐都直接省略。好在兩次以後Arthur就良心發現,從此不再拖著貼身僕人當作練習標靶。

  「有些人天生就是笨手笨腳。」Arthur Pendragon對著平鋪在草地上的Merlin下了這麼個結論。

  由於殿下皇恩,現在他可以很悠閒地吹著風,等待王子訓練結束,把盔甲拋給他整理。遠處劍鋒相交的聲音叮噹作響,Merlin閉上眼睛,感受風撫上他的臉頰。

  Arthur連續三招讓Leon不斷後退,他抓住時機,再一個回旋重擊,他的對手險些站不穩,搖搖欲墜幾乎跌倒──然後他看到了他,他的貼身男僕,倚著圍欄,一頭亂糟糟的黑髮,臉上掛了一個傻傻的笑容──接著肩上狠狠的一撞讓王子向後摔在草地上。

  他有點知道Merlin的感覺了。

  Arthur推開面罩,看著皇家侍衛隊長伸出的手,握住,讓對方將自己拉站起來。「打的好。」Arthur虛假的笑了笑,Leon給了他一個奇怪的眼神,Arthur猜想自己的臉應該有點紅,「再來。」

  Merlin看著Arthur重拾劍柄,熟練地揮舞起來。他得承認,Arthur是很少犯錯的,所以才會讓剛才的失誤格外引人發噱。他笑了一聲,好吧,兩聲,因為真的很少見到王子被打趴,說真的,Arthur倒在地上的樣子還蠻可愛的。

  Em──rys……Emrys……

  倏然一個聲音射過腦海,不是雜訊,是清晰的聲音,像一支箭,穿過耳朵,畫過的部分如同鋸子般一路割開。Merlin抱住頭,感覺能量在雙手中流動,他的太陽穴又幾乎要爆炸般的痛起來,彷彿有無數個人從裡面拿了把鑿子,使盡全力地敲,不鑽出一個洞不願罷休。

  Emrys……記得你的……

  血液被抽走了,換成漂浮的碎冰,從四肢末端開始沿著血管發寒,溫度不斷流失。心臟被不知名的力量掐住,用力擠捏,再不停膨脹到撐破以前的臨界停下,而後再重覆一次蹂躪──他聽見自己的心跳加入戰局,在耳畔鼓得好響,沒有秩序地亂闖,打得天翻地覆。太多聲音在吵鬧,一股腦地想擠進他狹窄的腦海,逼得他幾欲發狂──

  記得……命運……

  他蹲在地上,用力閉起雙眼,大口喘氣,開始希望那股聲音趕快停止,一切都停止……停止!他要他們停止──他的頭痛、他的手,他的──「Merlin!」有人正搖著他的肩膀,「Merlin!」

  他慌亂地抬頭,把手自臉上移開,感覺汗珠自髮間滑落肩膀,發現Arthur正盯著他,一雙淺藍的眼眸瞪得好大,他幾乎可以從中看見自己的倒影,「你還好吧?」Merlin眨眨眼。走了,頭痛又消失了,不見了,一點蹤影也沒有,「我……」眼前那張臉上寫滿了擔憂,「我還好。」揉了揉腦袋,已經亂七八糟的黑髮被他一搓又亂得更厲害。

  Arthur皺著眉,「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像還好。」

  「只是一點……小小的……頭痛。我沒事。」小男僕胡亂扯出一個微笑,「你看,我沒事。」他站起來,裝模作樣地跳了跳。Arthur偏著頭瞪他,藍色的眼睛滿是不信任,「真的?」

  「真的。」他看向王子手中的裝備,「你結束了?」Arthur點點頭,Merlin開始把盔甲一件一件抱入懷中。Pendragon緊緊盯著他,「如果你覺得不舒服的話──」

  「我很好,真的,」Merlin咧出一個傻氣的笑容,他現在真的感覺好多了,除了腦袋有一點發脹,只有一點點,「別擔心我。」

  「我可沒擔心你,」Arthur白了他一眼,金色的頭髮被夕陽染成橘紅色,「我是怕你要是昏倒了,Gaius會來找我算帳,而且我也沒有時間再去找一個和你一樣麻煩又沒用的男僕。你應該沒忘記明天晚上有個宴會吧。」

  「呃……沒忘……是慶祝什麼來著?」

  王子嘆了一口氣。他的男僕蠢到沒救了。




2010.2.8

-----
小M可以去跟Morgana組個失眠互助會了……(毆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