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y Do Talk 第四章

第四章、


  風吹過黑色的髮梢,短髮亂成一片。樹是金黃色的,滿懷秋天的味道。日光把Merlin的身體曬的很暖,他站在競技場邊看著王子和他的騎士對打。金屬碰撞的聲響零零落落,逆光下,Arthur的頭髮被照成淡金色,顯得不太真實。Merlin低下頭,望著自己伸出的雙手。

  這幾天他總有種錯覺,他的手指似乎不斷地脹大、縮小,脹大、縮小。有什麼渴望從指尖洩流而出,卻找不到破口,只能在他體內橫衝直撞。那種感覺讓Merlin太常發呆,工作的時候不時停下來無意識地望著自己的手,彷彿看得夠久,那雙手就會有魔力湧出。

  魔力。

  有些訝異自己為什麼會想到這個禁忌的字眼──魔法。他怎麼樣都不該跟這個字扯上關係。在Camelot,這個字像是詛咒,碰不得,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因為只要一個不小心讓風聲傳到國王耳中,小命就會不保。而Merlin很珍惜他的腦袋。

  Arthur又把一個騎士撂倒在地。他將劍隨手往地上一插,抬起臉,視線正好和Merlin的交會。Merlin忽然紅了臉。

  他一直都知道王子很英俊,可能出現在每個Camelot少女的夢中,打敗土匪惡霸,解救落難的小姑娘,或許還會獻上熱情的一吻,最後騎著白馬翩然離開。他只是很少意識到這點,畢竟Arthur多半的時間裡行為都像個混蛋,除了扔給他堆到天上去的工作以外,還不時捉弄他,惡作劇得逞時笑的像個五歲的小男孩(有時Merlin懷疑,他甚至只有三歲)。Merlin覺得大多數的時間自己比較想把Arthur Pendragon那顆皇家腦袋壓到湯裡頭去,而不是讓自己的臉燙的能夠煎蛋,跟個傻氣小女孩似。

  Arthur脫去手套,握在手中,自顧自地朝他的男僕走去。Merlin忽然有股衝動,想拔腿跑得遠遠的──最好別讓那個幼稚鬼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否則他必定會狠狠嘲笑自己一番──可惜他還沒來得及挪動半步,王子已經來到他面前,開始把裝備一件一件塞到他懷裡,「把東西收拾一下。」Merlin發誓自己沒有屏住呼吸,因為他聞的到Arthur隱隱散發出的汗水味。還有灰塵。

  「你的臉怎麼這麼紅?」Arthur藍色的眼睛瞇了起來。Merlin慌忙搖頭,有點過於用力,再多個幾秒說不定就能把腦袋給晃下來。年輕的Pendragon退開了一點,掃了他一眼,又傾身過來,用只有兩人聽的見的音量開口,「上次還沒算完的帳,我可沒有忘記。別以為自己可以逃過一劫。」撂完話就大步踱開,留下黑髮少年捧著一堆盔甲站在原處,臉頰燒成一片。





  等待斧頭落下的死刑犯有多麼驚惶無助,Merlin大概可以體會幾分。他端著晚餐,深吸一口氣之後推開門,刻意避開王子的目光,盡可能地小心不要失手將餐盤摔到桌上,再用最快的速度退到一旁。

  他壯著膽稍稍抬首打算偷瞄一眼,眼神卻恰好和Arthur對上,嚇的Merlin連忙把臉壓低,僵硬地轉身走到窗邊,隨口喃喃道:「房裡好悶,殿下您不覺得嗎?我把窗戶打開,這樣可以透點風進來……」自顧走到窗檯,把彩繪玻璃扇推開後就黏在牆邊不肯移動。他可以感覺到王子的視線就鎖在他背後,由尾椎一路往上燃燒。

  一股風自山的彼端襲來,彷彿一隻無形的手,摀弄著Merlin的耳朵。一頻振動沿著耳廓滑入耳中,化成一聲斷斷續續的字句,他聽不清楚。頭又脹了起來,探手按住,眉宇糾結。

  Em……rys……

  Em──rys?是這個名字嗎?Emrys?Merlin感覺頭越來越疼,鬧烘烘,手指下的肌膚甚至有點發熱。本來就不清晰的薄淺話語更被揉成沙沙的聲響,在腦海中凌凌亂亂。

  命……命……記……

  每一個字的出現都像有人在他繃緊的神經弦上用力拉彈,一下一下──有個聲音在喊他,很遙遠──Merlin──很遙遠──

  「Merlin!」Arthur幾乎是用吼的喊出來。他的男僕把晚餐丟到他面前之後就像只小雞看到獵鷹,飛也似地躲得遠遠接著開始發呆。把他當什麼?木造的神像嗎?祭品供著就可以離開了?看著小男僕嚇得縮起肩膀,睜大眼睛,滿臉不知所措,Arthur的心軟了下來。這幾天,Merlin都不太像他自己,過於安靜也過於怯生,像只誤入森林的兔子,如果不是因為Arthur認識Merlin,他甚至會說他有點落寞。Pendragon站起身,如同接近受傷小動物那般,緩緩地靠近他的男僕。Merlin或許是嚇傻了,沒有逃也沒有躲,溫馴地讓王儲握著他的肩膀,將他推回椅子邊緣,再被壓坐下。

  「好了。」兩手一攤,Arthur蹲在黑髮少年面前,爐火把他的頭髮烘成暖金色,「說吧。」

  Merlin盯著王子,藍色的眼瞳流轉著不安。Arthur鼓勵地點點頭。Merlin停了三秒,微微歪了腦袋,雙唇微啟,「你……想要我說什麼?」

  Arthur發出一聲挫敗悶聲退開,他走到木桌旁,把玩著櫻桃,「不知道……比方說,為什麼你最近總是魂不守舍?」他挑了一顆蘋果,把它扔給Merlin,「或是能夠瞪著同一雙靴子三十分鐘──好吧,我誇張了,十分鐘,」Arthur將一顆櫻桃拋入口中,「我並不認為我的鞋子有比本人好看。」

  避開王子的目光,Merlin低下頭,望著手中的蘋果,仍舊沒有出聲。Arthur看了他一會,走回男僕面前,乾脆坐下。搖曳的火光將他的臉畫成兩半,一邊陷入黑暗之中,他放輕聲音,盡可能的溫柔,「Merlin,沒有關係的。還是你覺得因為我是王子,是貴族,所以不能夠──」

  「不,不……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說。」Merlin抬起臉打斷Arthur,他看見那雙藍色的眼睛變得深邃,心底有個小小的聲音告訴他,眼前的人是值得信賴的,「我──你──」他皺眉,「你救了我之後,你給我的感覺──很混亂,」Arthur挑眉,「彷彿我們曾經很親密,但是現在──」

  「你用了『曾經』。」陰影蓋過鼻梁,Arthur的臉更多的部分離開了光明,忽然Merlin慌張了起來。

  「我──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Merlin皺眉,頭又低了下去,看著鮮紅的蘋果,握著果實的手指因為用力而變的更蒼白,「你像是個熟悉的陌生人。我不知道該怎麼拿捏和你相處的距離──我不知道什麼能和你說,什麼又不能。」

  「你知道你可以告訴我的。」Arthur偏過頭,大半的臉進入了爐火的領域,Merlin抬臉,看見自己的光影倒映在王子藍色的瞳眸中。他悄聲說,「我怕你覺得我瘋了。」

  「雖然大多時候你蠢的可以,」Arthur咧開嘴,「但不代表你沒有理智,你只是笨了點罷了。」Merlin瞪他,Arthur笑的更開懷,爽朗的聲音飄入小男僕耳中,他的心又放鬆了一點。

  「所以……」Arthur歛起笑容,「到底是什麼事?」

  Merlin咬咬下唇,望著王子一會,終於再度開口,「你有沒有過一種……知道自己忘記了很重要的事,卻怎麼也想不起來的經驗?」他停了一下,繼續,「我好像弄丟了一件東西,一件很重要的東西,但不管我怎麼想都無法記起我究竟弄丟了什麼,可我知道我失去了……」

  Arthur盯著Merlin瞧了一下,在黑髮少年再度不安起來以前移開視線。他望著燃燒的柴火,舔舔嘴唇,「每一次,我在夢見母親之後,都不願意睜開眼睛。」側著臉,Merlin只能看見一半的Arthur,他看見他的眼神越飄越遠,彷彿已經離開了這個房間,離開了Camelot,「因為我知道,一旦清醒了,她就消失了。」Arthur頓了頓,彷彿在整理情緒,再接續下去,「在夢裡的我,清楚地看見她,感受的到她。她是如何握著我的手,如何梳著我的頭,如何親吻我的額,如何抱著我,她的體溫貼著我,就如同她還活著──」說到此,王子停了下來,深深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吐出,「但當我睜開眼之後,不管我再怎麼努力回想,都無法想起夢裡她曾撫摸過我雙手的觸感,她的指尖、她的氣味、她溫柔的微笑、她的眉眼、她的面容……」Arthur閉上雙眼,下頷彎成了一個悲傷的角度,「我一度開始懷疑,開始害怕做夢,怕夢見她,怕在夢裡太過幸福,醒來之後又什麼都失去。我厭恨那種空虛感。當時的我只是個孩子──你可以想像我有多麼無助。」Merlin望著金髮少年,忍不住伸出手,擱在Arthur肩上。此時,Camelot的王儲也不過是個失去母親的普通孩子,同樣脆弱,同樣敏感。

  安靜持續到王子伸出手,放到小男僕停在他肩膀上的那只,輕輕握了握,「但是現在我知道,她是屬於我的一部分。她並沒有離開,她還在,一直都在。」Arthur轉了回來,給Merlin一個淺淺的微笑,「也許我現在想不起來,但我相信,終有一天,有一天,我會記起來的。」

  他捏了Merlin的手一下,站了起來,「但是現在我餓了──餓死了。如果你不打算盡一點男僕的職責──伺候我吃飯──那就可以滾回去了。」小男孩又恢復成惡霸王儲,大搖大擺地走到餐椅旁坐下。

  Merlin笑了,起身準備開始工作。Arthur很大方地分給他麵包和,當然,蘋果。Merlin開始覺得他真的會喜歡上這個工作。



2010.2.7

-----
馬麻這裡有少女好可怕……Orz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