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 X DMD】A Job For Nights

標題:A Job For Nights
同人:True Blood x Die, Mommie, Die!
配對:Eric/Lance
等級:PG-13
概要:Lance打算為自己找一份工作
字數:2963
聲明:I own nothing. The characters belong to where they came.
筆記:獻給Yvonne和她的靈感。;)


  Lance飛快地朝屋內瞥了一眼,立刻做出了決定,「算了,我放棄,我要回家了。」

  「等等!是你自己說你需要一份工作的!」Edith一把拉住他,將打算落跑的弟弟拖回門前,「是你說希望當媽出獄之後看見你有一份固定的收入、穩定的工作的!」

  「那那個指揮交通的工作又有什麼問題?」

  「光是一個早上就撞毀了七台車?[1]」Edith兩手叉著腰,「我可不希望媽還沒出來就已經換你進去了,原因是繳不出妨礙交通的罰鍰。」她頓了一下,「或是維修賠償金。」

  「所以妳覺得──妳覺得這個工作會比較適合我?」Lance再度掃了屋內一眼,不安地交換了身體重心。

  「至少不會造成混亂或是損害!」Edith兩手一攤,「而且,想想看,它多符合你的要求──在舞台上發光、跳舞、歌唱,還有挑逗(teasing)!」Lance配合地點著的頭在聽到最後一個字時歪了一下,「什麼──妳說那是什麼意──」

  「測試(testing)!我是說測試!我有說到任何挑逗嗎?我是說測試!你不是一直很想測試自己的極限嗎?這是個絕佳的機會呀!」她咧出笑容,眼睛閃閃發亮。

  Lance猶豫地看了姊姊一眼,轉身面對入口,身後傳來Edith的打氣聲:「上吧老弟,抓住他們!」深深吸一口氣,推門進去。門上,螢光的Fangtasia字樣正在閃爍。

--

  「下一個!」Lance才剛進門,就聽見一個懶洋洋的低沉嗓音(帶著一點性感──好吧很多性感)將舞台上應徵者的動作應聲打斷。

  台上的那個女孩帶著一臉錯愕,她的上衣像是經過粗糙加工,被剪的只剩一半,短短的布料只遮的住胸前那對半球的一半──呃,好吧,四分之三,當然,她身材很好──幾乎是火辣──但是那樣的穿著實在有點──呃,好吧,既然他從來不對任何女孩感興趣(關於這點他在四年級時就確定了),他似乎也沒有立場發表意見,不過──

  「下一個!」同樣的聲音,這次卻是帶點怒意和不耐煩。Lance望向聲音來源的方向,看見兩個身影在座位的最前端,兩個金髮,一個短,一個長。女孩一臉憤然和羞恥,抓著從地上拾起、似乎是先前從身上脫下來的幾件衣服衝下台。長髮的身影那個回過頭,掃了Lance一眼──是個女人,蒼白但冶豔的女人──指著他,食指勾了勾,張開鮮紅的雙唇說:「對,『下一個』,指的就是你。」

  Eric打了一個哈欠。他沒想到今天來應徵舞者的全是群傻蛋──不是太下流就是太──那個字怎麼說去了?傻逼。別說顧客不會喜歡,他自己都興趣缺缺。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脖子,他揉揉太陽穴,準備迎接下一個四肢不協調或是腦袋燒壞的應徵者。說真的,專業的舞孃都到哪去了?

  接下來的小子快速地穿過桌群之間,低著頭走上台。他的金髮隨著光線變化,在燈光下看起來有點不真實。他穿著一件白色襯衫,有點透明,能夠讓人隱隱看出質料下的肌肉線條。身材──有點偏瘦,但很勻稱,及格。牛仔褲包裹的腿蠻長的,品味不錯,及格。屁股……很漂亮的屁股。Eric上半身貼向椅背,挑了個最舒適的姿勢,準備迎接好戲上場。

  Pem瞥了Eric一眼,露出了別有深意的微笑。有意思。

  Lance站在舞台上。他的手心在冒汗。心臟在胸口胡亂衝撞,他必須強迫自己呼吸、呼吸、再呼吸才不至於失去意識。好,想想Edith是怎麼說的,他需要這份工作──媽知道後一定會很開心──但為什麼不能去指揮交通,他明明就駕輕就熟,再說──

  「你到底要不要開始?」Eric慵懶地開口,「我不要空有一張臉、只會呆呆站在台上、連手腳都不知道放哪的舞者。下──」

  「等等!」Lance喊住他,「我……對不起,我忘了準備音樂。」

  啊!終於肯抬起頭了。Eric好整以暇地打量著對方。膚質水嫩,白裏透紅,及格。雙唇鮮美,看了就有忍不住想蹂躪的衝動,及格。鼻子高挺而精緻,兩眼汪汪,漂亮的藍色,他喜歡。

  「你可以用音響旁邊那張。」他在胸前盤起雙手,輕輕偏了偏頭。Pam又看了他一眼,再度露出深長的微笑,「我記得之前那個同樣情形的男人已經被你轟出門了。你當時是怎麼說來著?『Fangtasia不雇用搞不清楚狀況的人。』[2]

  Eric選擇對Pam的冷嘲熱諷不予置評。他看著男孩將CD放入音響中。聽見音樂的時候,Lance愣在原處。這──這也太──

  「你知道你來應徵的是什麼工作吧,男孩?」女吸血鬼撩了撩燦金色的秀髮,開口問道。那句話像箭一樣刺穿Lance的胸口。點點頭,他吞了口唾液。他清楚的很。「那麼,脫吧。」她說。

  Lance深深吸了一口氣,揚起下顎,盯著男吸血鬼──他才不是什麼空有一張臉、呆呆站在台上、連手腳都不知道放哪的舞者!就算對方是個吸血鬼,就算對方的眼神打從自己一上台後就肆無忌憚地鎖在自己身上,恨不得用目光剝掉自己身上所有衣服那樣──Lance甚至已經開始感覺赤裸──但你不怕的對嗎?你對這種眼光向來泰若自然甚至引以為傲。深呼吸最後一次,他要開始了。

  Eric看著金髮男孩修長的手指探至胸口的第一顆鈕釦,用最撩人的速度解開,然後是第二顆──不,他的手滑開,帶著若有似無的挑逗微笑走向音響旁的椅子,慢慢將它拖至舞台中央,一手輕輕扶著椅背,另一手再解開第二顆鈕釦。他的眼神專注而熾熱。男孩坐到椅子上,踢去靴子,弓起身,溜下椅子,繞至椅背後,一手撫摸著椅背柱──愛撫著那根木頭──再解去第三顆鈕釦。

  現在換Eric不自在了,他調整了姿勢,上半身離開椅背稍微傾向前。當台上的男孩衣衫開敞,胸膛毫無遮蔽地暴露出來時他開口,嗓音沙啞而低沉:「Pam,剩下的留給我就好。」

  女吸血鬼嬌媚一笑,「你還記得規定吧?親愛的Eric。」她準備起身,「別把他吃乾抹淨了[3]」她朝夥伴眨眨眼睛,蹬著高跟鞋朝出口走去。

  Lance完全沒料到事情會這樣發展,看著Pam往門外離開,錯愕之餘停下了動作。他以為那個女生也是老闆之一──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現在就剩下他跟──呃,那個,對他虎視眈眈的吸血鬼獨處。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怎麼停下了?」Eric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會輕易受到環境影響的舞者我也不想要。」他的笑容化的更深,「還是說,你不想要這份工作?」

  Lance瞪著他。這個傢伙──吸血鬼──先是說他「不會跳舞只會放空」,現在又質疑他想得到這份工作的決心!這分明是種汙辱!他要是就這樣任人羞辱宰割他就不是Sussman家的人!他解開牛仔褲的釦子,推了一下褲頭,讓褲緣危險地掛在髂骨上。勾了勾嘴角,慢條斯理地將上衣褪開,掛在椅背上,貼著襯衣順勢往下滑,起身後扭著腰,讓牛仔褲再往下掉了一點,股溝隱隱若現[4]。他露出最無辜的誘惑笑容──眼睛沒有離開過吸血鬼,兩手勾著腰際,天真地向下一推。

  夠了

  舞台上的男孩還沒看清楚那個男吸血鬼是怎麼移動的,對方已經上了台,貼著他──不,他們中間還有著三公分的距離──帶著一點溫度的氣息噴灑在他面頰上,Lance感覺到一股顫慄從脖子後方一路而下直抵椎末。他只能愣愣看著對方的雙眼,迷失在那對藍綠色的眸子裡。

  「為什麼又不跳了?」吸血鬼說,「繼續呀,不然工作就要飛了。」

  Lance一咬牙,手貼上Eric肩膀。在他感受到低於常人的體溫以前,他的嘴已經被撬開,頸後的壓力推使他向前。

  他投降。

  在Lance因缺氧而失去意識以前,他很肯定──非常、非常肯定──自己一定會被錄取的。

--

  Lance最後還是沒有得到舞者的工作。但是兩個星期後,他搬入了新住所,還有了個新雇主。至於工作內容[5]是什麼,他會告訴你,Eric將會十分樂意為你解釋。


-Fin



[1] 那真的不是Lance的錯。天氣太熱不是他的錯。解開胸前的三顆鈕釦也不是他的錯。無意識地拉著衣領搧風也不是他的錯。讓三台車連續追撞也不是他的錯。誰知道呢?或許那天早上那三台車光顧的咖啡店咖啡都賣完了。

[2] 以及白癡和不懂「品味」兩字怎麼寫的人。

[3] 原文是Ät inte ut honom. 瑞典語,指Don’t eat him out. 拜託,Pam,Eric當然知道底線在哪,所以他幫這個小男孩找了另一份工作。

[4] 開什麼玩笑?Lance Sussman當然不是傻子,他可是有備而來

[5] 不,工作內容絕對不包括全身光溜溜(除了一件圍裙)地打掃和做菜。


2010.7.2

11 feedback:

Comma

was that MY eric!!!!!!?
(雖然會回覆是因為抗議沒有NC的關係)

少言。

是的那是你家Eric和Yvonne(還有小哈)家的Lance。

總結是大家的Alex和Stark。(or say Brad & Nate?)

Yvonne

喔喔這太棒了啦~~~~>///<
比少言當初說的更生動呀!裸體圍裙實在太讚了,超適合Lance的啦。(噴血)

抱歉留言這麼簡短,趕著去看妳家卡卡啦!XD
其實本來除了阿根廷,我最愛的是智利說,結果智利被巴西打爆了,只好揮淚看卡卡。=v=

少言。

裸體圍裙是一定要加的梗啊!!>///<

嗚嗚我家(哀?哀哀哀哀哀?????)Kaka要回家去找C羅一起逛南非了。
Lahm童鞋你撐著點!!!

芒果冰沙

這篇實在太可愛了~~~
Lance指揮交通太誘人(?)害駕駛撞車的梗也很妙,我可以想像那畫面
至於Lance跳脫衣舞...(默默掩面噴鼻血)
光用文字敘述就讓人想噴鼻血了啊

Xiao Ha

咳,我覺得這篇如果翻成英文,然後放到喜歡fanfic的TB網站,你應該就紅了吧!XDDDD

Lance實在是太可愛了,連我都想咬一口了~Nate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但是Lance就完全可以想像啊。(倒)

少言。

@芒果
脫衣服指揮交通結果害人家出車禍很像三流電影或是電視廣告會用的梗啊!!但是放在Lance身上卻是異常適合不過!XDDDD

@小哈
真的嗎真的嗎?那我考慮一下翻譯好了。XD
我覺得貼在隨緣大家好像都不懂我在寫什麼,果然還是要SS控才會懂看點!Q____Q
Lance那一整隻小白啊!讓我又很想寫他在Eric家的(劃掉)人夫(劃掉)男傭日記啊!XDDDD

goodwind

To 少言
我沒有Twitter,
所以只好這樣玩了XDDD需要洗眼睛!慎入!XDDD

少言。

第四個聯名者出現了!!XDDDD
大家的圖怎麼都這麼可愛啦!~~(心+抱)
看來女傭Lance完全勾起了大家好奇的欲望!*blink*

yoyo

糟糕,我很不會想像力..光看文字還是看不太懂.某些喬段(在他感受到低於常人的體溫以前,他的嘴已經被撬開,頸後的壓力推使他向前。).

但是感覺真的很有Lance會做的事.."真的不是Lance錯",好貼阿,放在他身上太適合了 XDD

第二集叫,人夫男傭日記 ..這名字好好好害羞喔>////<

少言。

噢...那看來我寫的太含蓄了。XD
簡單來說就是Lance被強吻了這樣。(哇哈哈哈哈)

第二集《人夫男傭日記》,目前處於有梗了但詳情難產中。(我沒看過TB/DMD/GK的朋友光聽我講完就逼著我寫了;我的暑假看來會是場杯具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