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h I Knew



從總區到醫學院的路上,如果可以,我喜歡坐在靠在窗戶旁的位子,靜靜依靠著玻璃,看著窗外景色。當天色暗下,如果注意,可以看見街上的公寓內的燈亮了起來。

最近我常常注視著那些別人的家、想著那些住家裡住著什麼樣的人,他們又在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熬夜趕稿的作家?忙完一天家務終於能夠在沙發上坐下享受老公遞來熱茶、順便向他撒撒嬌、窩在一起看老電影的家庭主婦?

想像我會過什麼樣的生活。

有時候,連我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開學的時候感覺信心十足,衝勁滿滿,彷彿已經把這學期都規劃的一清二楚,包括暑假,包括畢業,包括之後。

但是當我靜下來望著那些暖黃色的窗戶,迷惘又開始一點一點壟罩我。

我已經不那麼清楚,愛情在我心目中,究竟應該是什麼樣子。

他就是那麼剛好,在那麼對的時間,出現在那麼對的地點,出現在需要他的我面前。我們已經是朋友那麼久了,從那一刻起,我決定(為什麼愛情需要下定決心?)開始要為我們兩個多做一點點。

這一次是全新的一種關係。No more sudden crush. 沒有急迫、沒有非他不可、沒有每天如果沒和他說話就憋的快發瘋。

我可以放輕鬆。我可以不需要製造話題。我可以不用想破腦袋、用盡心機、找理由、想藉口跟他互動。我可以不用害怕他不理我。我可以安心享受他的陪伴,還有他在我旁邊的那種自在跟單純快樂。

We are already friends.

是這一次讓我覺得,我不想再愛的那麼辛苦。

我不想每天掛心一個人,害怕自己會受傷。

我不想每天想起一個人,就要忍住別傷心甚至落淚。

Love should be something that makes you happy, not leaves you in tears.


他和她的關係,究竟是什麼,我真的不知道。他說不清楚,我也不方便問。但是我好怕那一場噩夢成真:她殺氣騰騰地來質問我,為什麼要這樣糾纏他?他有女朋友,他只是不好意思告訴我,請我不要再這樣對他親暱曖昧。

我害怕的,不是他愛上別的女孩,而是我陷入這種窘境。

我害怕每一次見到她,都要面對她嚴肅銳利的眼神。

我不知道我做錯什麼惹毛她?還是她本來就如此是我多想。

It's tiring. I'm tired.

I thought he would be my Blaine, but I really don't want him turn out a jerk.

Do I really like him, or I just see him as a very close friend?

Sometimes I want to cry.


2011.2.24 他看著我說,一個人吃飯唸書也會很好,也會好起來的。那時,我只想抱住他哭起來。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