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ight Kind of Wrong

標題:Right Kind of Wrong
作者:少言
配對:Blaine/Kurt
分級:NC-17
大綱:Kurt Hummel喜歡在周四晚上獨自享受在咖啡廳的時光,所以當一個迷人的陌生人向他搭訕時他顯得如此驚訝。
警告:ONS、rimming、dirty talk、bareback


註:BGM可自行取用。


  每逢周四晚上,只要劇場沒有額外的工作需要他操心,Kurt喜歡帶上他手上正閱讀到一半的小說──上一本是《百年孤寂》,現在則是《生命不可承受之輕》──到距離他的公寓三個街口遠的咖啡店,點一杯脫脂摩卡,然後在角落數來第二個靠窗的座位坐下。這是他最喜歡的位置,不太過偏僻,又足夠遙遠到不受店裡其他客人的喧嘩打擾,安靜,但有些微的人群交談聲和溫柔的抒情音樂在他逐漸陷入書中文句時作為背景音。如果他看累了,只要擱下書,抬起眼就能拉開視野,注視街上來往人群。

  他喜歡這樣子的平靜美好的時光,所以當一個聲音打斷他的閱讀時,他顯得如此驚訝。

  「這個位置有人坐了嗎?」

  Kurt從書中抬起臉,看見一個陌生的男人大剌剌地將手中的咖啡杯放在桌上,自然嫻熟地在他面前就坐。Kurt轉過頭去掃視了還有許多空座位的咖啡廳,再回過頭來想開口時,對方率先打斷他的話:「我注意你很久了。」

  Kurt皺起眉頭。這是什麼意思?某種精神病變態跟蹤狂?

  「對不起,因為你實在太漂亮了,所以我忍不住。」對方笑了起來,理論上應該是個厚臉皮的傢伙卻帶著一點羞怯。Kurt瞇起眼睛,開始打量著這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陌生人。他有著一頭似乎連髮膠都無法好好控制的深色鬈髮、一對看上去頗性感的濃密眉毛、鮮豔飽滿的嘴唇,還有眼睛──在那長得不可思議的睫毛之下蜂蜜榛子色的眼睛可以把半個地球的人都電倒。

  好吧,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及格了。

  「你應該了解你剛剛的舉動不算太有禮貌吧?」

  陌生人又咧開嘴,他雙眼裡的光芒讓Kurt的心跳漏了一拍。「很抱歉,請容我自我介紹。」陌生人伸出手,「Blaine Anderson。」

  Kurt盯著桌面上的手,又將目光移回對方雀躍的臉上:「Kurt──Hummel。」

  發現Kurt沒有要和自己握手的意思,Blaine似乎也不以為意,他收回手,將他們隨意地擱在咖啡桌上:「Kurt,好名字,我喜歡。」

  Kurt沒有回應,只是又將書從桌上拉回自己面前:「如果沒有特別的事情,Anderson先生,請容我另外有事要忙。」

  英俊的陌生男人顯然對Kurt的態度毫無怯意,他不屈不撓繼續說道:「你總是這樣對待每個像你搭訕的人嗎,Kurt?」

  Kurt對他念自己名字的方式皺了鼻子,因為那感覺好像他們認識了很久,而且關係非常親密。他甚至可以想像對方的舌尖在發音時的彈動。「不,我的『待客之道』只招呼那些不懂得『察言觀色』怎麼寫的人。」

  「噢,要是我的母親知道了你是如此評價肯定會傷透她的心,畢竟她立志要將我教誨成一位彬彬有禮的紳士。」Blaine露出一點也不真心的受傷表情,Kurt對此挑了挑眉。

  顯然今晚是不可能再看了,他索性放下書,將兩手交握,手肘抵著桌面稍稍傾身向前,臉上掛著諷刺的假笑:「看見現在的你,我衷心為她感到遺憾。」

  「我為先前所有的無禮道歉,請告訴我該如何獲得第二次機會好令你刮目相看。」Blaine稍微挺起身子,也向前倚去,他的眼神挑逗卻又莫名的真誠。

  「你知道嗎,Anderson先生,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事情都有第二次機會的。」Kurt拋出一個虛假的微笑,但對方並沒有像他期待的那樣顯露出挫敗的神情。

  「求求你,看在我這麼努力想討好我此生的Hynacinth[1]的份上。」Blaine說這句話時看上去是如此誠懇,Kurt幾乎可以看見他翹起的尾巴在身後搖擺,如果他有尾巴的話。

  「看見那位女士沒?」Kurt左右張望之後,伸手指向距離門不遠的靠窗座位上一位獨坐的老太太,「去轉角的攤販買一朵紅色的玫瑰,交給她之後再回來。不管她問你什麼都不要回答,保持微笑就好。」他停下,又再加上一句:「這次別再忘記帶上你的禮貌。」

  Blaine開心地笑了,他起身,對Kurt拋了個媚眼,「請在這兒等我回來。」

  「先完成你的任務再說,Don Juan[2]。」Kurt翻了個白眼,看著對方的身影消失在咖啡店門口。他隔著玻璃落地窗,注視著Blaine走到街上,在轉角的花攤前停下和小販交談。Kurt低下頭,又讀了幾句書上的描述,接著聽見掛在門上的風鈴清脆地響起,Blaine回到店裡,手中拿著一朵嬌豔、鮮嫩欲滴的紅色玫瑰。進門後,他往Kurt的方向看過來,發現對方也正同樣地望著自己,露出一個自以為有魅力的笑容,才往老太太的方向走去。

  從Kurt的位置,看不見背對著他的老太太臉上的表情,但從她的動作看上去,她顯然對於這個意外的驚喜感到開心。

  一會後,Blaine又走回Kurt的咖啡桌,回到他的位置上,他臉上的笑容不曾減少半分:「我不知道原來你還是個『快樂王子[3]』。」

  「比起你來,燕子討喜多了。」

  「所以即使完成這個任務之後,你仍然不願意伸出一點點,哪怕只有一英吋的橄欖枝[4]。」Blaine搖搖頭,笑容變得有點苦澀。看見這樣的他,Kurt忽然有些不捨,他咬咬下唇,思索了一下,就著壓在桌上的雙手靠上前去:「那就換給我個驚喜吧。」

  Blaine收斂起表情,他端詳著Kurt,眼神是如此認真以至於Kurt的心跳開始加速。他挪動自己,貼在桌子邊緣,伸出手,手指探向Kurt耳朵並在輕輕掠過Kurt顴骨時不經意地刷過對方的肌膚。為此Kurt屏住呼吸,然後──Blaine的手捏著一朵風信子回到他眼前。

  「給你的。」

  Kurt吃驚地注視著那朵花,他伸出手接過紫藍色的花朵[5],搓揉著指尖看著花瓣在之間緩緩旋轉。

  「你就是我的Hynacinth。」

  是在這個時候,Kurt才發現Blaine的另一隻手不知何時已經滑入他還放在咖啡桌上還空著的左手內,他帶著繭的拇指輕輕摳著Kurt的掌心。Kurt望著自己慢慢蜷曲起指頭,將對方的手指包握在自己掌中。

  「你家?」Blaine看一看他們交握的手,再回視牽著他的手的人,向對方露出一個俏皮的笑容。

  「沒有人告訴過你嗎,Anderson先生?」Kurt搖搖頭,勾起一個嫵媚的微笑,「如果你想找一夜情對象,應該去的是擠滿嗑嗨半裸同志的夜店而不是大街上還播放著Matthew Perryman[6]的咖啡廳。」

  「如果我想要找到我的Hynacinth就不能去那種地方。」Blaine微笑,「噪音會嚇跑他的。」

  Kurt露出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懂了。」他抽出手,俐落地將書本闔上放進背包裡然後起身朝門外走去。

  室外的冷空氣迎面撞上他,Kurt深深吸了一口,開始走向他的公寓。他在心中默數三秒,然後滿意地被一個力道扯過身子,跌進另一個人的懷抱中。Blaine的手插進他的短髮,將他的臉往下壓好讓他的嘴能和自己的交疊。他的口腔是如此潮濕溫熱,還帶有濃郁的咖啡味道,而他輕柔地啃咬著Kurt的下唇力量恰到好處讓Kurt忍不住呻吟起來。他汲取著對方舌尖的滋味,克制不住地想要更多,直到他們兩個不得不因為缺氧而分開。

  「老天你真夠火辣。」Blaine貼在他耳邊輕聲嘆息,Kurt忍不住咯咯笑起來。

  「我家?」Kurt問,看見那對蜂蜜榛子色的眼睛因為興奮而閃亮。

  「你家。」

  看在老天的份上,不,他們並沒有跌跌撞撞、彼此糾纏不休地回到Kurt的公寓。Kurt優雅地開門(而且衣著完整),領著他神祕又浪漫過頭的一夜情對象進屋。他將鑰匙放在門口的置物櫃上,背包扔入情人座沙發(不,不是噁心俗濫的粉紅色條紋,大學畢業之後他就開始對這種花紋過敏),一邊脫去他的靴子,任由它們倒在地上。Blaine跟在他後頭四處張望,彷彿正在透過屋裡的家具、擺設來推斷主人性格。

  「我需要先沖個澡。你可以先坐一下。」Kurt朝客廳裡隨意一指,沒有再投向Blaine一眼,逕自走進浴室。

  他將水溫調得比平常更高一些。熱水和蒸氣讓他的肌膚看起來更加紅潤。Kurt面對牆站著,他單手扶著磁磚,另一手握著蓮蓬頭,水流從肩膀滑落到腰際,流過股間。他將臉和前胸貼在牆上,用水預洗過的磁磚不再像最初的那樣冰冷。他讓噴頭再往下,張開雙腿好讓熱水能更順利地流入臀內。這樣的站姿令他感到羞恥,但他閉上雙眼,強迫自己繼續維持這樣姿勢。

  有人扯開了浴簾,金屬勾環在杆子上叮叮作響。那人拿去他手中的蓮蓬頭,將水流掛到牆上的不鏽鋼座,熱水滴從側面輕輕落在Kurt的肩上。他不需要睜眼也知道來人是誰。

  Blaine的手貼到他光裸的背上,壓著他的肩胛將他按向牆壁。即使浴室裡水氣氤氳,Kurt仍然能夠感受到對方的體溫。他不需要睜眼也知道Blaine和他一樣全身赤裸。

  Kurt感覺到Blaine的舌頭放肆地從他頸後一路舔過他的背,隨著他的雙手下移自己的腰部,最後停在到臀上。Blaine舔著他尾椎上的那個凹陷時,一陣顫慄由脊柱末端傳抵他頸後。那雙手毫不憐憫地揉推著Kurt的臀瓣,舌頭則沿著股縫來到了Kurt的入口。

  Blaine試探性地掃了一口,Kurt忍不住呻吟,他的下半身反射地往牆貼去,Blaine扶住他,不讓他挪開。

  「你喜歡這樣是嗎?」Blaine的聲音中帶著提前發現聖誕禮物的愉悅。

  Kurt艱難地睜開眼,握住Blaine正箝制著他的手腕。「噢是的,你喜歡。」他瞥見Blaine調皮的笑容。Blaine輕輕拍開他的手,Kurt的掌心緩慢地移回到牆上。Blaine埋首回去剛才讓Kurt雙腿發軟的地方。

  上帝啊。

  他的手找不到施力點,無助地在牆上游移,最後它落到了Blaine頭上,手指插入那頭因為濕漉而不再張狂的黑髮中,跟隨著Blaine的動作推向自己。

  帶著熱度的柔軟正刮著他入口邊緣的肌肉,偶爾掃過淺層的腸壁,Kurt的呼吸為此變得厚重。他所有的感官只剩下正被Blaine舔舐的部位,還有被對方大力推揉著臀肉。

  終於Blaine願意放過他,並在Kurt膝蓋真正脫力以前站了起來,用自己的身體將對方固定在他和牆之間。他的勃起貼在Kurt的臀縫,不輕不重地磨贈著,「你就喜歡這樣,你這骯髒的男孩。」他在Kurt耳邊低語,牙齒輕輕拉扯著對方耳廓。Kurt忍不住顫抖,他試著轉過身但被Blaine壓回牆上。

  「別轉過來。」Blaine啃咬著Kurt的頸側。Kurt低聲嗚咽,他自己的勃起被困在身體和牆壁之間,緊貼著他的小腹。「我想就這樣上你,看著你那美好的屁股吞下我的全部。」

  Blaine從沐浴乳旁取過潤滑劑,擠出在手指上塗抹足夠的份量然後直接將兩指塞進Kurt的入口。膠體的冰涼觸感灌入令Kurt倒抽一口氣。他貼著牆粗喘著,下意識地收縮著括約肌。

  「你等不及了對吧,看你多麼想要我進入你、貫穿你。你會像個處子那般尖叫,渴望我更用力地操你。」Blaine說,他的聲音因為情慾而低沉,溫熱的呼吸就噴灑在Kurt的臀瓣上,Kurt額頭不耐地抵著牆擺動,感覺Blaine的手指熟練地為他擴張。

  「求求你……」他終於開口,同時訝異於自己的聲音竟然如此破碎不堪。

  「你要求了,」Blaine抽出手,草率地在旁邊的磁磚刮了幾下後扣住Kurt的腰臀,將它們向上推好讓Kurt的腿張得更大,「我就會給。」

  接著直接貫穿他。

  Kurt大聲尖叫。他像隻溺水的魚,潮濕卻呼吸不到空氣。他的手凌亂地揮舞卻攀不住任何東西。Blaine左手緊緊握住他的腰,另一隻手抓住Kurt的右手,交纏扣住按在磁磚上。

  Kurt感覺到Blaine填滿了他,每一次收縮都能感受到Blaine的每一吋推進,直到Blaine的勃起完全沒入他體內。

  「噢老天,Kurt,你真他媽的緊。」Blaine的聲音因為喘息而不穩,「真緊。」他向上頂,而Kurt再一次尖叫。

  「那裡!」他哭喊,因為先前的快感而頭昏。

  Blaine如他的願再次朝那點進攻,而要不是Blaine扶住他,Kurt可能已經狼狽地摔在浴缸裡。Blaine抓住機會,將自己幾乎抽出後又狠狠戳刺回去,Kurt再一次放聲喊叫。Blaine沒有因為Kurt的抽泣猶豫,他開始猛烈地抽插。Kur承受著Blaine每一次的攻擊,努力抓住對方的節奏並跟上,可他自己的陰莖在那之下腫脹得難以忍受,正當他打算撫慰自己時,Blaine抓住了他,如同他們交握的右手那般推到了牆上。

  「不准。」Blaine懲罰似地在他頸上用力一咬,Kurt宛如被擒的野獸低聲哀號。

  「求你……」他一邊啜泣一邊隔著淚花的目光凝視對方,「拜託……」

  Blaine鬆開他的手,改握上Kurt紅腫的下身擠捏套弄著。Kurt弓起身子迎向Blaine的手掌。前後夾擊之下,他撐不了多久就釋放在Blaine手中。高潮刷得Kurt頭昏眼花,他只能勉強感覺到Blaine握著他的腰衝刺幾下後也跟著射出,黏稠的感覺湧進他的腸道。

  他抱著Blaine緩緩坐進浴缸中,兩個人在依然噴灑的熱水之下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地坐了一會。Blaine小心地將他推到一旁,取下蓮蓬頭後溫柔地為他清理。他的手指動作細膩,指尖上因為練吉他而堆積的繭反而成為另一種按摩。

  結束後Blaine關去熱水,踏出了浴缸,拿了一條浴巾把自己擦乾,再將浴巾圍在腰上。他把Kurt拉出浴缸,又取了另一條為他擦拭,然後把他裹在浴巾裡頭,半推半帶地將他扔到床上。

  Kurt立刻鑽入棉被中。舒適的床單還有性愛過的滿足感鈍化了他的腦袋。他看著Blaine解開浴巾,然後換上從衣櫃裡拿出來的法蘭絨睡袍,不知不覺露出一個傻氣的笑容。Blaine將浴巾扔進待洗籃後走回床邊坐下,討賞似地湊過去向Kurt要了一個吻。

  「餓了嗎?」他問,「我知道你沒有吃很多東西。」

  Kurt搖搖頭:「不太餓。如果你想吃的話冰箱裡還有昨天做剩的三明治材料。」

  Blaine注視著Kurt一會,靠過去在他臉頰上印了一吻:「我這個一夜情對象如何?」

  「不太入戲,」Kurt咯咯笑起來,「你對我太瞭若指掌了。」

  Blaine聳聳肩:「沒辦法,我忍不住。」

  Kurt望著男友,微笑著朝他伸出手,將對方拉上床到自己身邊。「Rachel覺得我們這樣很無聊。」

  「什麼很無聊?」Blaine玩弄著Kurt還有些潮濕的髮尾,「每兩個星期就假裝我們不認識彼此然後和對方來場火辣的陌生人性愛?」

  Kurt大笑:「她只是因為Finn不答應配合她才這樣說。」

  Blaine微笑,湊上去吻了吻Kurt的嘴角,「那你認為呢?」

  「我認為,」Kurt拉過Blaine,捧著他的臉,深深凝視著他此生最愛的雙眼,「沒有什麼比喬裝成神祕陌生追求者的男友更火辣的了。」

  然後他吻住他。

  在Kurt的背包裡,一朵紫藍色的風信子正慢慢地在書頁之間被乾燥,保存上很久、很久。

--Fin

[1] 希臘神話中被太陽神Apollo所深愛的美男子,死後化身為風信子花。
[2] 西班牙家傳戶曉的一名傳說人物,以英俊瀟灑及風流著稱,一生中周旋無數貴族婦女之間,在文學作品中多被用作「情聖」的代名詞。
[3] 出自王爾德的童話,請求燕子為他分送身上寶石裝飾的雕像,最終和燕子雙雙在寒冬中犧牲。
[4] 指善意。
[5] 藍色風信子象徵忠貞、我會永恆想念你。
[6] 曲風溫柔的獨立男歌手,常被美國各大影集作為配樂。


【遺珠片段】
  Blaine將玫瑰花放在老太太面前的桌上,老太太驚訝地抬起頭,她放下手中的書,拾起了那朵玫瑰:「你男朋友派你來的?」

  Blaine微笑不語。

  望著年輕男人,老太太了然地笑了,看上去不再像她實際上那麼年邁:「他還記得周年紀念日就快到了……而你確實跟Miles年輕時很像,你們笑起來時都有那種迷人的紋路。」她伸出顫抖的手指,比了比自己的眼角,「請轉告Kurt我很喜歡他給的驚喜,還有,謝謝。」

  Blaine咧開嘴,點點頭,退後轉身,帶著得意的微笑朝他今晚一夜情人的桌子走去。


2012.3.16 Klaine一周年快樂!!後記排版什麼下午再補!!T︿T


【少言的碎碎念】
最近好像只要寫文完都會雜唸一下,快變成習慣了。Orz
當初想到「假裝陌生人」這個梗時,其實根本沒想得太仔細。歐美only結束後,對東東、鵲子、咩拉妮在露天咖啡椅上提到這個想法時,後半段床戲的部分我根本還都是一片模糊,結果在寫的時候不知道腦袋哪根筋壞掉,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扶額)全部寫完之後害我崩潰了好久……(即使到現在還是)

很多人跟我說他們一直到最後才發現這兩個人根本就是裝作不認識在搞情趣遊戲,害我有點不好意思,因為自己寫得時候越寫越覺得「泥馬Blaine你也演得出戲,陌生人才不可能知道人家家裡東西放哪好嗎?」、「Kurt你也太容易得手,其實你根本就想跟Blaine上床吧。」、「還有到底誰會在咖啡廳裡找一夜情啊啊啊啊啊!!!!!」雖然有諸多自我吐槽,但後來證實大家根本沒想這麼多。(大笑)還有這明明就是個PWP,是怎麼把註釋寫到6個也是我無法理解自己的一點。(摀臉)

為什麼會寫到rimmimg呢,真是個好問題。應該是我寫完咖啡廳的部分後跑去洗澡,一邊沖熱水一邊忽然覺得舔屁屁很性感就寫了。(崩潰臉)本人其實除了騎乘以外對於各種kink(sex toy啊、BDSM啊、情趣衣著啊什麼的)其實沒有特別癖好的,真的。(沉重貌)這次寫了這麼多讓我見識到自己腦袋原來可以崩壞得這麼徹底。(抹臉)
其實,雖然直腸與肛門附近的菌叢和口腔裡的不完全一樣,但也都是屬於人體的正常菌叢(大概大腸桿菌數比較多?XD),如果沒有黏膜破損,感染的機會應該不特別大;加上按常理來說,應該是被舔的人比較容易被感染,不過我不認為Blaine的舌頭有這麼厲害。(正色)但是事前清潔也就很重要,特別是像Kurt這麼愛乾淨的人,應該不會想讓親愛的舔到什麼髒髒的東西……之前逛gay板,看見鄉民們在討論gay sex。有O號為了要跟男朋友上床,怕對方沾到,一整天都不敢吃東西,真的很辛苦。沖洗的時候,如果能夠盡量選擇和體液性直接近、刺激性較小的液體(例如生理食鹽水)當然最好,一定要避免的是像肥皂水(被我們臨藥老師罵到不行的萬惡舊時灌腸用品)這種酸鹼和滲透壓和人體都有很大差異的溶液。潤滑更是必須的,水性潤滑劑(油油的凡士林是大忌!)能確保保險套的完整,也可以保護小受同學的腸道。

小直看完之後(當然我那時正在她旁邊崩潰),把Blaine在浴室裡對Kurt說的話圈起來對我說:「我覺得他不像是會講這種話的人欸,跟他前面的個性感覺有點不搭。」在我心中,Blaine大概沒有什麼真正壞男孩的特性,他可能某些時候表現出bad-ass,但我認為大多數的時間Blaine都是善良到有點傻氣、好脾氣的人。有些人在平時可能是好好先生/好好小姐,到了床上故意使壞什麼造出的反差反而更加迷人。不過……我猜我是因為受到hollycomb小姐的影響太深,她家的Chekov跟Sulu有滾床大概都會講幾句dirty talk,不管他們擅不擅長(其實自認不擅長的講完之後覺得有點害羞的樣子反而很可愛哩)。

最後……我應該要被剁手指,竟然寫出了bareback。(崩潰大哭)我其實一直都有避免寫bareback,因為不戴套之下,直腸黏膜容易因為破損而造成感染,許多傳染病(例如B肝)也都是藉由體液交流的管道傳染的。所以我真的一定是哪根筋斷掉才會寫bareback的……但看在Klaine兩個人都忠貞不二、不太可能跟別人上床的情況,大家這次就放過我吧。T︿T 但還是要提醒:safe sex很重要!!

最後聊一下標題與BGM。文本身其實跟歌詞沒有關連,只是因為我覺得Klaine的個性都不是會玩ONS的那種,而像Kurt這種道德感強烈的人更不會贊成這樣子的舉動;不過,因為「偽ONS的對象」是Blaine,所以這個wrong好像又right了……另外一首膾炙人口的Can't Fight the Moonlight則是同位歌手的同輯作品,其實我覺得這首的旋律跟意境更適合這篇文呢。

2 feedback:

RAchel

不得不說之前我看這篇時就好喜歡裡面的很多地方
但當初竟然忘了告訴感謝妳
裡面一些人物的引用跟後面浪漫的為愛人擦水珠等等
都˙很˙甜˙美!
當然他們激情演出也超級加分啦啊哈哈

少言。

嗯啊謝謝妳,妳太可愛了!。/////。
我至今還不理解自己當初怎麼會失心瘋到寫完這篇。XD
我還怕我寫太多典故掉書袋讓讀者覺得很煩呢!還好妳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