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嗎,Grégory?



出發以前,昀蓉就對我說:「欸,星光天使的墓太遠了,但我可以帶妳去看他離開的那間醫院。」

我滿口說好。

為了這一個「好」,她計算很久,決定買了週末的火車青年一日券帶我到巴黎市郊的Suresnes。

這天灰雲朦朧,一下火車我就感受到低迷的溫度,路上的柏油還沒乾退,空氣滿是雨後潮濕的味道。我們跟著指標,從小路般的出口離開。醫院坐落在斜坡上,很近,白色的牆佇立在那,沉默卻懾人,看不見入口。

怎麼辦?昀蓉問。

那就走一圈吧,我回答。

這天是星期日,基督教的安息日,加上令人沮喪的陰雨天氣,街道上空無人車,除了我們的腳步聲,一切都是安靜的。我們撐著雨傘沿著醫院邊緣往上爬,高聳的建築之下我感覺自己也顯得渺小。雨點乘著風,偶爾不經意飄到臉上,我用沒握著相機的手抹去。



這間醫院、這裡、這些景象,就是你最後所見的嗎,Grégory?報導上說,你臉上帶著笑,在女友的陪同下走進這裡,因為你以為這不過是另一個例行檢查,哪料,你再也沒有走出來過。

那時的你正興致勃勃地計畫著婚禮,想著即將要和交往多年的女友步入禮堂。你大概想親眼看見她穿著婚紗、在你面前露出羞赧的樣子。

你還有好多計畫,結婚、錄製專輯、另一場演唱會,繼續唱著你愛的歌,繼續你的人生。

太多時候我們盤算的太好,有好多人生規劃、夢想等待實現,為了這些,我們努力工作往目標走去,卻忘記健康其實才是最大的操縱者,你生命的最終主宰。於是它打了個響指,你的生命轉了個大彎然後中斷。什麼都沒有了,沒有婚禮,沒有事業,沒有愛情,沒有家人。

這是沒有人預期的事、最不好笑的玩笑。卻發生在你身上,也在我們家身上。

週日的醫院空蕩的只有回聲,我們在長廊上來回探尋,在大廳的科部總覽掛牌前佇立許久,試圖找到那個以你命名的基金會,仍以失敗告終。可,站在醫院的一角往窗外望去,巴黎市的風景倒映入眼簾,霧灰色的天空與參差的住家看上去有股淒美。這或許是你最後所見,但終究不可能稱得上心儀景色。你連沙發都不願躺,又何況是病床。

離開醫院時,天仍然盡責地下著小雨。我知道這個故事本來就有個哀傷的結局,也知道大多數的生命故事最終都難得「從此幸福快樂」落幕,但我想,只要還能因為你的故事而笑、而充滿動力,那或許我的生命故事就還有一點希望,不是嗎?

 

在瑪黑區我們無意間發現了一家唱片行,商品繁多如同寶山,我在法語區翻找著你的姓氏。L,和小王子一樣,琢磨著若是找不到就還要再翻G那一塊;這裡的唱片以姓氏歸類,但我總不放心,生怕他們誤擺了位置而我因此錯過了你們。

一張《Rêves》和一張《Olympia 06》DVD,還有一張被放在特價區因此漏失、第二次再訪才沒失手的《La Voix D'un Ange》。結帳時,小鬍子店員先生指著你的唱片說:這個在法國更有名,不過他死了。我說我知道。這是事實,於我卻是結了疤的傷,不會痛但被戳到了還是難免心有餘悸。

走出室外,陽光普照在熱鬧卻不喧吵的步行道和咖啡座上。我抱起裝著CD的紙袋,揚起微笑邁開腳步,準備再次探索這座城市的美。

親愛的,你在這座城市失了蹤,可我,卻在每條巷弄都發現了你的痕跡。你的微笑就倒映在我經過的商店櫥窗,告訴我、鼓勵我:要繼續往前走。


※我們逛到的OCD唱片行常有促銷活動,和我一樣喜歡到國外掏唱片的朋友有機會不妨去看看。

檢視較大的地圖


2012.11.3 沒有意料到DVD附贈的花絮上,你疲憊卻調皮的笑容讓我心疼的想哭又想笑。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