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an: First Class]Price of A Visit

許願:熒惑
同人:X-Man: First Class
配對:Erik/Charles
級別:R
主題:難搞的相親者Eric與婚姻仲介所老闆Charles,熱心的Charles只好以身殉職?!(Charles大宅的一家人當然不能缺席了XD)


人們總是說Erik Lehnsherrs難搞,大部分都是以訛傳訛,畢竟對一個人的了解,從傳播的謠言與道聽塗說來總是比端杯啤酒(或茶或咖啡或隨便什麼亂七八糟的液體)花個三、五小時坐下來促膝長談要來得容易。

眼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不,其實他真的一點都不難搞。

當Erik拉開大門一瞬間,他真的沒意料到會是如此來人。

「噢呃,嗨,早安,Lehnsherrs先生,」那人說,臉上有著明亮的微笑,還有一口糯軟的牛津口音,「我是Xavier,Charles Xavier,Xavier仲介所的負責人。」

Erik瞪著對方遞出的手,再將目光挪回對方臉上:「Xavier仲介所。」他複誦,腦袋還沒完全妥善處理好這則新資訊。

「是的,Xavier婚姻仲介所,『我們相信幸福就在你身邊。』」眼前這名嬌小的男子依舊保持著禮貌的微笑,但似乎已經意識到Erik沒有任何握手的打算於是默默將手收了回去,「是這樣的,我們受到Lehnsherrs小姐的委託幫您介紹潛在的結婚對象。我的秘書Moira MacTaggert小姐寄出了十三份委託人的資料,但是全都石沉大海。當我們嘗試與您連絡,電話卻又總是轉接到語音信箱。」

RAVEN!Erik在內心咆嘯,但他維持著表面的不動聲色;至少他終於知道那些如同雪花片般不絕降落在他家郵箱的人事資料是怎麼來的了。自從三年半前Erik被那個愛爾蘭律師劈腿之後,他那對老哥向來熱心過頭的繼妹就開始努力不懈地為他介紹各類約會對象,範圍之廣,從髮線岌岌可危的心臟科主治醫師到紮著馬尾、社區大學還沒畢業的收銀員女孩,大倫敦地區大概只剩年輕神父(和,老天在上,大部分的修女)還沒遭受他殷切小妹的毒手。看在老天的分上,他並不是因為失戀就傷透了心,毅然決然決定投身宗教、從此將自己奉獻給上帝的純潔無辜小處男。

他只是累了。

維持一段關係對他而言太過複雜,成天操心男友是不是又見了誰、和誰調了情、和多少人接吻上床。在酒吧裡灌下一杯伏特加,對角落長的還不錯的男人使個眼色,回到誰都好的公寓來上一砲,隔天早晨一拍兩散,完美無瑕。誰還需要認真經營關係?

眼前的男人頓了頓,繼續說下去:「我個人猜想,其中或許有什麼誤會或是不周,您才不願意與我們聯絡。」

「我感謝您的來訪,Xavier先生,但我必須婉謝您的好意。」Erik開口,手還在門把和門框上,整個人擋在空隙之中,絲毫沒有要讓對方進門的意願,「我希望能夠終止Raven委託您的服務,因為我沒有這類需求。費用我會全額支付,這部分您不需要擔心。」

「但──」

「您請回吧。」Erik打斷對方,抬起手就要將門關上(不,因為今天起床時下對了邊,所以他沒有想要把門摔在對方臉上好撞斷對方鼻樑的欲望,目前還沒),但在門完全關上以前,小個子男人一個箭步將腳伸進了門內,Eirk連忙停住手才沒將對方的腳夾出一處骨折。

勇氣可嘉但欠缺智商。

「請等一下,Lehnsherrs先生。」Charles Xavier說,他的手順帶扣上了門板,阻止Erik再次把門給合上,「自開業以來,Xavier仲介所一直都以『百分之百的仲介率』為號召,不論男女,沒有一個委託人是形單影隻失望地離開,而我也非常以此自豪。所以我想懇求您給我一個機會,不要破壞這一項紀錄。」

Erik注視著眼前的小個子男人,對方閃閃發亮的雙眼讓他想起了巴伐利亞草原上的晴朗天空。他有了那麼一點興趣。

「Xavier,Charles Xavier是吧?」Erik露出一個富有深意的微笑。除了難搞,Erik Lehnsherrs還有另一個同樣聲名遠播的招牌:他如同嗜血鯊魚般的笑容。「我想我妹妹忘了告知你們一件事。」

他滿意地盯著眼前人因為吞嚥口水而上下滾動的喉結,笑意更加深刻,「我只對男人有興趣。」


TBC?


2012.10.24 明天是台灣光復節!嗚呼!說回來,昨天追著ChiAkilalala的叉麵文,一整個歡樂到不行~如果行文走向/人物形象有所類似,那一定是大神的影響太深了!(摀臉)

第一個願望終了,噢耶!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