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ke and Dislike

標題:Like and Dislike
配對:Don/Charlie
等級:G
概要:Charlie始終有個「最愛」。
字數:1797
聲明:他們不是我的,所以我不用擔心兄弟倆餓肚子,讓Alan操心就好。賺錢?要賣也要有人買啊老大!


  Don Eppes記得那是在他弟弟出發前往普林斯頓的前一天。那是一張手寫的表格,就放在茶几上。他的弟弟列出了一張清單,分成了兩欄──喜歡的和不喜歡的──上面寫著滿滿的、各式各樣的項目,每項後面則標記了該項目的實用價值。

  果然是數學天才兒童整理行李的方式。

  Don Eppes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喜歡將自己的鼻子湊到別人隱私下的好事鬼,但……既然他弟弟將清單胡亂放到桌上,那麼他也不算偷窺他的隱私。

  媽媽,喜歡,9分。
  爸爸,喜歡,9分。

  家人,當然。

  筆記型電腦,喜歡,8分。

  那台電腦被拿走時簡直像要了他的命。

  耳機,喜歡,6分。

  真懷疑怎麼會有人能夠同時聽著搖滾樂並計算著看起來像某種外星文字的方程式。

  鉛筆,喜歡,7分。

  對,Charlie特別喜歡鉛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難道是因為握著的時候靈感比較多?

  下面還有各種書單,書名是光看就頭昏的那種。跳過,隔壁欄……

  字典,不喜歡,7分。
  拼字卡,不喜歡,3分。

  毫無疑問,老弟的拼字簡直是糟透了。不過起碼他還知道字典的重要性。

  鋼琴譜,不喜歡,2分。

  估計他從來沒喜歡過……全家唯一喜歡的應該是媽媽。
  

  然後Don看到了在清單的最下方空白處,有個字眼被放在兩欄間隔處,並用鉛筆圈了好幾次。
  
  他的名字。
  
  這是什麼意思?無法定義嗎?
  
  Don Eppes挑了挑眉頭。他們的關係……很難去形容究竟是好還是不好。親密嗎?或許。當你有個想法完全天馬行空的弟弟時,你很難去以平常心看待關於他的每件事情,特別當他是個天才的時候。他有理由討厭他這個哥哥,畢竟他常常刻意忽略掉他這個小弟弟總是閃閃發光的追隨眼神;他也有理由喜歡他,至少他保護他免於那些認為拳頭可以比他弟弟腦袋運作還要快的傢伙的欺凌。

  放下清單,Don憶起自己其實正要出門趕赴一個約會──他死黨們給辦的送行派對。匆匆出門後,這個小事件就被遺忘了在心底的某個角落,雖然偶爾他會想起,但他向來不是那種會向Charlie詢問關於諸如此類的事情的那種人──畢竟他是個Eppes。

  
  而現在他弟弟在他面前,專注而認真地檢視著菜單。天知道Eppes家人對食物有種熱衷──如果他們記得吃的話。
  

  老爸和米莉到大峽谷度假去了。出門前他萬分叮嚀囑咐過他。

  『要是當我回到家,發現你們兄弟倆臉上少了幾磅,你知道後果。』

  『爸,Charlie和我都不是小孩子了。』

  『這個嘛,但你們兩個都常忘記吃飯。』
  

  所以負責餵飽他弟弟這個重責大任落到了他頭上。非常好。
  

  「我要一份本日特餐,謝謝。」Charlie露出他單純友好的微笑對女侍說著,後者也還給他一個笑容。

  「那麼餐後甜點呢?」

  「牛奶凍,謝謝。」

  女服務生走遠。他弟弟則把目光移回來對桌的他。

  「呃……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嘛?」Charlie的嗓音充滿了好奇,「為什麼你要像那樣看著我?」

  「像什麼?」Don挑眉。

  「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噢,我只是在想事情。」

  他弟弟眨了眨雙眼,「是關於我的事嗎?」那個動作使他看起來像只期待的小狗。

  「只是個回憶。」Don握起透明的玻璃水杯,喝了一口檸檬水,薄薄淡淡的,很香,微酸。
  

  20分鐘後,當Don叉起一團義大利麵時,他的寶貝弟弟說話了。

  「所以你不打算告訴我。」

  「告訴你什麼?」

  「你剛才在想的事。」

  「噢,呃,這個嘛。我不認為你還記得……」他將叉子放進嘴裡,看到他弟弟臉上的表情,彷彿在責怪他不和他分享某個有趣的小秘密。像只被遺棄的小狗。而這讓他有罪惡感。

  「其實也沒什麼。我只是想到,在你出發到普林斯頓的前一天,我無意間看到了你的整理清單,」 Don轉著叉子,看著麵條纏上金屬叉,「這件事。」

  「噢,這個啊。」Charlie笑了,溫暖的那種,也像想到了某個美好回憶的那種。

  「其實不是什麼大事啦……我只是不解──」

  「為什麼你的名字被圈起來,並被放在表格外?」他弟弟很好心地替他接話。嘴角綴著微笑。

  「這個嘛……呃,是啊。」想法被看透的Agent Eppes顯的有點不自在。在工作上,通常是他看透犯人而不是被看透。

  「我以為你已經知道了。」Charlie戳著青色花椰菜,抬頭,看了他哥哥一眼,最後叉起了Don的胡蘿蔔塊。

  看起來他哥哥還是不懂,否則他不會一臉困惑的看著他。

  「你們的點心。」女服務生傾身將Don的薄煎餅和Charlie的牛奶凍放到彼此面前。

  隔著女侍,他看到他弟弟的微笑,和乾爽、明朗的陽光。

  「謝謝。」

  忽然他好像明白了。不過是不是真的明白,也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現在,還在這裡,還在一起,不管吃飯也好,工作也好。

  Charlie轉過頭來,看見他哥哥向後攤在椅子上,臉上有著笑容,安穩的,舒服的。他也笑了。用湯匙小心挖了一口牛奶凍,送進嘴裡,甜的。


  他始終沒有告訴過他,他的名字最後被放在「喜歡」那欄裡,後面標示,10分



  -Fin

2007.12.01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