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cial

標題:Special
配對:Don/Charlie
等級:G
概要:Charlie又把自己藏起來,藏在只有Don找的到的地方。
字數:2248
聲明:他們不屬於我,雖然這麼可愛的兄弟檔我也很想要。沒有賺任何一毛。

  「Don!」

  才剛踏進門就被喊住,Don Eppes嚇出了一身汗。

  
  難道是上次和Kian打架的事情被老爸知道了?

  
  「你有沒有看見你弟弟?」Alan叉著腰,眉頭糾結在一起。

  「沒、沒有。我才剛打棒球回來。」看來不是關於他的事……Don暗自鬆了一口氣。

  「你媽媽跟我到處都找不到人。」


  「說不定他在車庫的黑板後面。」上次他算不出一題指數題時就躲在那兒。天知道他弟弟才6歲,況且他自己也不會算呀!

  「找過了,沒有。」

  「或是他的床下。」有次Don和朋友出去打棒球,不願意帶他去,他就把自己藏在那裡整整三個小時。

  「也找過了,沒有。」

  「三樓樓梯後面的儲物櫃?」那次是……呃,他弟弟發現聖誕老人其實是自己的雙親。

  「沒有,通通都沒有。」他爸聽起來快要放棄了,「你媽媽還在找,但我並不覺得她找的到;所以我們需要你。」

  

  Don回到他的房間,放下球棒跟手套。

  他弟弟在同一間房裡只有一個躲藏處,很奇怪,但這是他的模式。Don飛快地思索過所有他弟弟會停留的可能性。車庫和Charlie的房間先被排除了。客廳、起居室和餐廳,如果有的話,他雙親早就發現了。廚房和浴室,呃,雖然說他弟弟很嬌小,但好像也無處可藏。那麼他喜歡的地方……?庭院池塘旁有個隱密的灌木叢,他弟弟喜歡那裡。

  Don對自己點點頭,準備朝樓下出發。就在拉開門的那剎那,一個念頭擊中他。

  

  他轉身,走回他床對面的衣櫃,打開,他的衣櫃裡很明顯地多了一樣不應該在那裡的東西──他的小弟弟。

  

  「Charlie……」Don喊出聲,聲音有點無奈。

  「Donnie……」他弟弟的嗓音聽起來含糊不清,彷彿剛哭過,「你可以跟媽咪說……我不想上課嗎?」

  Don在衣櫃門前蹲了下來,「怎麼啦……?」他撥開懸在眼前的部分衣物,試著看清楚他的小弟弟,「不舒服嗎?」

  「……你可以跟媽咪說……我不想……」Charlie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融化在濃濃的鼻音裡,成了咕噥聲。

  他哥哥在門前嘆了口氣,離開了房間。

  

  「爸,我找到Charlie了。」Alan看著他的大兒子向他小跑步而來,「他說他今天不想上課。」

  「他有告訴你為什麼嗎?」Charlie一向很喜歡他的數學課,也喜歡那位老師和他的講解方式。

  「沒有。」他大兒子搖搖頭。

  Don看他父親思考了一下。

  「我知道了。」這是他爸爸的結論,「我再跟你媽媽討論看看。」Don點點頭。

  「Donnal,」Alan喊住他回頭正準備離開的大兒子,「對你弟弟好一點。」後者回首停留了一秒,才轉身上樓。

  

  Charlie發現眼前的光線又被遮住了。他哥哥回來了。

  「我跟他們說了。」Don在衣櫃前坐下,聽見一聲悶響,他猜測,那是他弟弟在說「謝謝」。

  較大的男孩四處張望了一下。這是他的房間,但他從沒坐在地上審視過整間房,一切他熟悉的事物看起來有點不太一樣。例如他的床感覺起來比較大。這是他弟弟的視角嗎?

  衣櫃裡傳來一陣小小的騷動。Don看見他弟弟往更裡面縮了縮,他兩腳蜷起,小小的手環繞過膝蓋,像用盡最大的努力要將自己縮到最小。

  

  這是什麼?Charlie Eppes的最新遊戲嗎?

  

  「Donnie……」Don聽見他弟弟在喊他,「你可以進來陪我嗎?」

  Charlie看著他哥哥。一對大眼睛像被水洗過一般,黑色的捲髮有一小部分蓋到了本來就不大的臉前,看起來像只落水的小狗。

  「我不知道,Charlie……我……衣櫃看起來沒那麼大……」他看見小男孩垂下頭,把臉整個埋進膝蓋間。

  嘆了口氣,11歲的Don Eppes鑽進了滿是衣服的木櫃。

  裡面的空間很狹窄,原本就不是設計給孩子遊戲用的大櫃子在填塞了各式衣物後已不剩多少位置;容納一個6歲的瘦小孩子雖然綽綽有餘,但是容納一個11歲的健康男孩?明顯地勉強了
些。

  Don撥開了他的棒球衣、皮夾克,推開了他用來裝棒球卡的盒子後,終於坐到他弟弟身旁。

  這裡很擠,而且潮濕,還有點陰涼,而且,好吧,他得承認,還有點霉味。他想不透,為什麼Charlie會選擇躲在這?

  「Donnie……」他弟弟又在叫他了,嗓音細小而破碎,「我很不一樣嗎?」

  

  嗯?不一樣?這是個好問題……

  

  在他能夠接話以前,他弟弟繼續說了:「Jacky說我不能去上學,因為我跟他們不一樣。是不是如果我不上家教課,而是像大家一樣去學校的話,我就不是那麼不一樣了……?」Charlie的語氣感覺起來好像,所謂的「不一樣」,是像「入侵地球的異種外星人」或是「得了傳染病的怪物」那樣的「不一樣」。兩者聽起來都一樣糟。

  

  Jacky?對街三號的那個男孩?……非常好,現在他開始想揍人了。

  

  「聽著,Charlie……」Don張了嘴,可是忽然發現自己腦袋其實一片空白,卻又很想說些什麼,只落得兩片唇開開合合了幾下,可再也沒有一個字滾出舌尖。

  

  真該死……

  

  他弟弟是很「與眾不同」沒錯,但是是好的那種。雖然他比他小了5歲卻能運算他還不一定能解決的數學題目;雖然他總是喜歡對著天空中的星星發呆;雖然他總是呢喃著一些他聽不懂的詞彙;雖然他常常不厭其煩地跟在他身後,用他那可憐兮兮的眼神望著他;雖然他在他同伴的眼中是那個「Don Eppes那多事又黏人的麻煩怪胎弟弟」;雖然他……雖然他……

  Don發現自己找不到合適的說法來安慰他弟弟,後者正蜷縮著靠在他臂膀旁。他那個小他5歲的小弟弟懂得比他太多了。他沒有辦法將任何和其他7歲孩子溝通的語言,同樣地用在Charlie身上。

  

  而這令他感到沮喪。
  

  他看著窗外射進來的陽光,很耀眼,一把灑在地上像散漫的金粉。忽然他有個想法。

  

  「Charlie……」Don緩緩開口,聲音聽起來有點顫抖,「你跟其他人不一樣,是因為你更聰明。像很多偉大的科學家……像、像牛頓那樣,他也是跟別人『不一樣』,可是,是好的那種……」他停了一下,轉頭看向他弟弟,「你明白我的意思嗎?你很特……」

  小男孩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長而密的睫毛蓋著,上面彷彿還閃著淚珠。

  Don將目光轉回衣櫃外的木板地。地上暖暖的午後陽光,曬著。感覺好像不那麼冷了。
  

  他還沒跟他弟弟說呢。
  

  說他很特別……至少在他心裡……在所有Eppes的心裡。
  

  或許,等他醒來時,他會告訴他吧。
  

  或許。



  -Fin

2007.12.03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