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alance

標題:Unbalance
配對:Don/Charlie
等級:PG
概要:兄弟打架。
相關集數:206。
字數:1545
聲明:他們不屬於我,所以才這麼糾結;他們沒有賺錢,要不然我會Kingsize的床上看書。

  
  Charlie Eppes粗喘著氣,雙頰因怒氣而脹成紅色,他跪騎在對方身上,後者先是驚訝地看著他,眼神很快地轉變成了忿忿。
  

  「你怎麼可以這麼做!」他大吼,瞪視著對方,黑色的鬈髮因憤怒而顫抖著。他想狠狠揍他,在那人英俊的臉上留下烏黑的印記,但是他猶豫了──他發現自己沒辦法下手。

  Charlie的優勢結束的很快──甚至還沒來得及給對方一拳──轉眼,他就被身下的猛然攫來的力量整個向前拉倒,後腦勺重重撞上草地。但他並未被那疼痛影響太久。
  


  因為他現在真的氣炸了!

  

  Don Eppes作夢也沒想到他一向溫馴謙和的小弟會像只小老虎一樣撲向某個物體,而且很不幸的,那個對象還是他!

  
  Charlie現在怒不可言,一心一意只想把自己的氣憤轉換成具體。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他咆嘯著,張牙舞爪地進行攻擊。修剪過的指甲在Don的手臂上留下一道道細小的抓痕,不特別疼,卻火辣辣的。他再度翻身想將哥哥壓在身下,哪料重心卻沒辦法平衡,兄弟倆在地上翻滾了幾圈之後,Don取得上風位置。

  他差點想提手給襲擊他的傢伙一拳,然後憶起被他制在身下的是小他5歲、平時安靜靦腆的Charlie,於是,只能大吼,「你發什麼瘋!?」按住弟弟肩膀,後者則不安分地扭動著想掙脫。Don用力推了一把將他逼回原位。

  「你竟然去約她!」Charlie瞪著他,一對大眼睛快要噴出火來,兩秒後補充似地加了一句,「Vel!」

  
  Don愣了半晌,忽然之間明白了,就在他略炫耀似地跟他弟弟提起Vel答應陪他去畢業舞會的事,他弟弟就發飆了。
  

  他察覺Charlie的眼睛開始水氣氤氳,鼻頭有點發紅。他弟弟看起來好像要哭了。

  Don倉忙爬起身,抹了兩把臉上的塵土,「所以呢?你就找我打架?!」他弟弟──世界上最後一個會動用暴力的人,十秒鐘前抓著他在地上滾的那個──絲毫沒有任何反應;事實上,Charlie連看都不再看他。

  Don強迫自己深呼吸,等了三秒鐘,注視著那雙黝黑深邃的眼眸。
  


  不想說話?好!那麼隨便他!
  


  Charlie聽見門重重擊上門框的聲響。他閉上眼,淚水滑落。他知道自己現在看起來很糟,灰頭土臉,腰很痠,四肢很疼,腦袋很痛;但外在的狼狽比不上心靈上的。
  


  他躺在草地上,足足等了十五分鐘後才進門。
  
  




  當水滴落到身上的時候,前一天新添上去的傷口狂妄地叫囂著向他抗議。Charlie選擇忽視。事實上,他覺得自己需要這樣的痛。一切都失衡了。像重力忽然消失,宇宙不再遵照物理定律運行,脫軌、失去控制的一顆星球撞上另一顆,然後毀滅。


  他張開眼,壓掉蓮蓬頭的水柱。
  

  他知道他哥哥一向對女孩子很有一套,棒球校隊、運動健將,溫暖如陽光的笑容和善解人意。他知道自己這樣像發了瘋,著了魔,非常明顯過了火,但是他沒有辦法視而不見,當那些女孩們跟Don在一起時,當Don望著她們笑起來時,他感覺非常遙遠,感覺隨時就要消失,感覺──不再是他的了。他的哥哥。
  

  現在他在哪?舞會吧。正摟著Vel的腰,在她耳中低語,隨著音樂緩緩擺動,嗅著她淡淡的髮香,或許,親吻她。
  

  他闔上眼,打開蓮蓬頭。這次水要沖的,不只是傷口和其上的刺痛,還有,從眼角溢出的、熱的那種,聽說叫做眼淚的液體。也許,再加上胸口糾了結的疼。
  
  




  Charlie光著腳,站在走廊上。白色的浴袍包裹著他對比狹長的通道顯得瘦小而脆弱。他不知道自己現在該做什麼,但他知道自己現在不想做什麼──他不想下樓,面對20分鐘前詢問他為何沒有參加畢業舞會的雙親──因為那很無趣,他似乎是這樣回答──不想回房,盯著天花板,看著它無限放大──只會感覺像是深不見底的黑洞要將他吞噬。

  他發現自己停在一處再熟悉不過的門縫前。主人不在,全世界都明白。手貼上冰冷的鍍銅把手,輕輕轉動。

  喀。

  房裡很暗,但他不需要光線就能走到他所嚮往的地方。行星本就該運行在自己的軌道上。

  熟練地拉開門,檜木香迎面撲鼻而來。

  他知道自己小時候為何喜歡這裡──他從來就知道:這裡有Don的味道,和無盡的安全感。
  

  他將臉埋進他的陽光。
  

  他感覺到他的太陽系恢復平衡。
  

  他現在需要他的引力。
  

  他現在需要他。
  

  現在需要。
  

  現在。
  
  

  -Fin

2007.12.13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