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之後】第七章

  「嘿。」一隻手拍在他肩上,范奈司險些跳了起來。
  
  該死!他就不能出個聲嘛?
  
  「杰瑞,你知道,雖然我的心臟已經不能再工作了,但它還是可能從我胸口彈出的。」黑髮吸血鬼沒好氣地瞪著他的朋友,咧嘴笑而露出一口白牙的那個吸血鬼。

  「反正你也不再需要它了。」他咯咯的笑聲在范奈司耳裡像細小的刺,扎人,「在跟月亮談情說愛呀?」
  後者沒理會他的嘲弄,只是將目光別開,「肯恩睡了?」遠方傳來鴞鷹夜啼,襯得夜色更加淒涼冷清。

  「嗯,他累了。」杰瑞的拇指搓著下頷,眼裡閃著點點輝芒,「特別的累。這不像他。」

  「你不應該對他苛求太多,」范奈司皺了眉,「他只是個孩子,你知道的。」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想得太多,但他總覺得杰瑞話中有弦外之音。

  「我知道,我跟你同樣明白這點。但……」棕髮吸血鬼看著另一個吸血鬼,像在觀察著什麼,「我只是覺得今天的他有點不一樣。」

  「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我也不在乎,但肯恩只是個十歲的小男孩,你不能期望他在一連串的清醒長夜後還能飽滿著精力。」

  「嘿,放輕鬆,吸血鬼,我並不是在責怪你或是什麼,不必要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獅子對我大吼。」很好,范奈司肯定有事瞞著他,杰瑞暗想著,但他不會講的,這一大一小嘴巴硬起來像蚌殼一樣,拿拐杖敲只會敲出滿地渣,永遠不會得到真相。

  「我、我沒有。」索利斯有些氣結,他害怕,害怕或許杰瑞知道了什麼,會是肯恩跟他說的嗎?不,不會,肯恩是最後一個會將這件事說出來的人。他明白他,這個十歲的小男孩,他明白。「或許今天只是一個爛透的日子。」

  「或許是因為今天月圓嗎?」莫森看著皎潔的月,圓滿的像個圓,或許,它確實是個圓,「你知道,他們說狼人都是在月圓時出沒的。」

  范奈司皺了眉,「沒有狼人這回事,那只是人類編出來嚇唬自己後代的故事。」他彎了彎腳趾,看著它們輕輕地移動。

  「我也曾經同樣以為吸血鬼只是傳說,」杰瑞盤起手,「但你向我證明了不是嗎,或是,更正確一點,連我自己都成了傳說。」他的嘴角有著一絲嘲諷的笑容。
  
  是呀,又有誰能證明狼人只是另一個不存在的傳說?
  
※※
  
  肯恩生病了。

  當他一起床時看見四周的景物都在旋轉時,他就知道,大事不好了。更不好的是,他被發現時是趴在床邊的地上,累的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
  
  所以吸血鬼們都知道了──他們當然知道
  
  范奈司.索利斯的臉色很難看。看看那個小傢伙是怎麼照顧自己的?暈倒在地上!身體燒得跟火爐一樣,連他這個沒有體溫的抱著都覺得燙手!

  「索利斯先生,我很抱歉……」小慕尼半張著眼,天知道他幾乎要昏過去了,現在的他只是在用意志力苦撐。

  「別,別說話。你現在需要的只有休息。」為了照顧他,黑髮吸血鬼將發著高燒的小人類移至圖書室的大躺椅上,如此他才能看著他,即使太陽出來了也一樣。

  「但是你們的晚餐……」肯恩話說到一半,就被無禮的吸血鬼用手指止住了唇,「杰瑞不會讓我們倆餓肚子的,我也不會讓他這麼做。你就閉上眼睛,我會在這裡陪著你,好嗎?」

  「嗯。」肯恩順從地闔上眼,彷彿小貓般發出咽嗚。

  門不知何時被人悄悄地打開了,杰瑞倚在牆上,一臉悠閒,「不會讓我這麼做,哼?」

  「確實不會。」范奈司看著熟睡的肯恩,像個天使。
  
※※
  
  他是被那像幼貓的輕微哼哼聲吵醒的,肯恩或許做了惡夢,他發著冷汗,渾身顫抖。

  「別……媽咪,別離開我……」秀氣的雙眉纏在一塊兒,一張小臉皺縮著,像經歷著什麼痛苦,呻吟聲很快轉成了低泣。

  「嘿……小夥子,」索利斯輕拍著肯恩的臉,他的體溫或許稍稍下降了,但依舊高的令人擔憂,「噓……別怕,我在這兒。」

  「媽……」小手摀上大的,抓得緊緊,「別走……」

  嗯,很好,現在他也別想走了,不過,他本來就不想去哪,起碼在這個小傢伙好轉起來前都是這樣,「我不會走,我哪裡都不去,我就在這裡,陪著你。」范奈司索性爬上躺椅,讓肯恩睡在他懷裡。他輕柔地親吻男孩發燙的額角,希望他那如冰塊般的身體能快些讓小男孩的高燒退去。
  
※※
  
  他看見他母親在笑。那是他最熟悉的笑容,像日光和煦,像月光溫柔。她美麗的翠綠雙眼飽含著笑意,但是她越走越遠,而他追不上她,因為她走得太快了,遠遠地太快了。

  「媽……等等我……」他追不上她,永遠追不上,他只能眼看她漸行漸遠,卻無力趕上,他只能停在原地,淚水管不住地撲簌而下,「別拋下我……」
  
  我不要一個人在這兒,在這兒迷失在絕望中……
  
※※
  
  肯恩醒來時是在范奈司的雙臂中。那是白天,上空的水晶燈光足以照明索利斯的面容,卻不會吵醒他。肯恩看著黑髮吸血鬼閉著眼,後者看起來不再那麼蒼白。他半月形的睫毛如扇子般散開。

  小慕尼不需要觸摸自己的額頭就知道燒退了,從他不再感覺自己的身體像個悶燒的鍋子開始,他就知道。這個吸血鬼將他多餘的熱都吸走了,連帶著也將自己的臉色紅潤了。

  他想下床,輕手輕腳,生怕吵醒了這個仁慈的吸血鬼。
  
  腦袋不再重的像顆鉛球的感覺真好。
  
  但顯然他的手腳還是不夠輕,因為他的手腕被人扯住了,「怎麼不多睡點?昏倒一次在我面前顯然不夠,是嗎?」

  肯恩嘆了一口氣。
  
  討厭鬼一覺醒來後不會變成天使,記住這點。
  
  「索利斯先生,我感覺好多了,而且現在是白天,該活動的是人類,不是吸血鬼。」

  「倒有力氣可以跟我頂嘴了。」范奈司坐起身來,「我現在不想當個欺負病人的惡魔,所以請你好心點,爬上這張躺椅然後躺平,我就不再煩你。」

  「我相信外面還有許多事情等著我去做,索利斯先生,畢竟工作是不能耽擱的,不是嗎?」

  「沒錯,它們是不能;但是它們更不需要一個隨時會昏倒的瘦弱男孩。而我會叫杰瑞去照顧它們。」

  肯恩抿著嘴,考慮了好半晌,於是他放棄了,因為他現在沒有多餘力氣跟這個討厭的吸血鬼爭辯,也因為他想不出辦法使這個固執的吸血鬼改變主意。他爬上寬大的躺椅,窩在范奈司身側。他看見後者再度閉上眼。而且看起來放鬆且安心。

  「我以為你會去通知莫森先生。」他小聲地說。

  「我會的,但不是現在。」黑髮吸血鬼回答。
  
  棕髮吸血鬼站在門邊,一隻手掌貼著成排的精裝書背。他看著相互依偎的兩人,那副景象很美、很安詳,像一幅畫,也像他失去很久的溫暖和內心平靜。
  
※※
  
  當范奈司發現肯恩生病的原因後,他暴跳如雷。
  
  你該死地下次別再自作聰明餵血,聽到沒有!就算我把自己抓成碎片也不行!你才十歲,你需要體力!否則我發誓──我發誓我會讓杰瑞插手這件事!
  
  但肯恩顯然不為所動,因為下次月圓時分,他又溜進黑眸吸血鬼的房間,只是這回沒讓他知道而已,往後的每一回也是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