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estige 【頂尖對決】



導  演: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
演  員:休傑克曼(Hugh Jackman)
     克里斯丁貝爾(Christian Bale
     米高肯恩(Michael Caine)
     史嘉蕾裘韓森(Scarlett Johansson)

此為觀後劇情討論,強烈嚴重建議待觀賞後再進入。(像我這種無敵防彈不怕雷的人都這樣說了,我是說真的。)
這齣戲其實就是一場魔術,當觀眾們知道技巧之後,戲就什麼都不是了。


It's all about obsession.

  這齣戲其實就是一場魔術,也是波登說的:「當他們知道技巧之後,你就什麼都不是了。」

  「每個魔術都包含了三個部分,第一步是『偷天換日』,第二步是『以虛代實』,最後一步是『化腐朽為神奇』。」
  電影以卡特的聲音拉開序幕,也以一場聽證會作為第一場演出。
  
  一開始的安杰有著心愛的妻子,對於魔術,他不是那麼在乎,他甚至可以利用台上空檔偷香。因為那時候的他有全世界的幸福。
  The Great Danton,她說。但是他笑,那是法文。這個名字後來卻成為他無論如何都不願放手的紀念與承諾。

  波登是擁有對魔術的天分和熱誠的,這點無庸置疑。而且他也有「為了魔術而犧牲」的覺悟,否則他不會識破中國魔術師的把戲。「偽裝一輩子」,這點,他不僅說到,也做到了。
  而對於安杰來說,魔術最迷人的,是觀眾的著迷的神情及喝采。所以他無法躲在台下眼看替身在台上接受掌聲,因為沒有讚嘆的表演,不是他的魔術。


  但我無法理解波登為何執著於藍氏結。他難道不知道他手裡拴起的,是一條人命嗎?我知道他渴望突破,但是在觀眾都不會識破的情況下,原來的活結難道不足以支撐整場表演嗎?那甚至不是他的演出,卻有一條人命因此而斷送在他手中。

  於是我同情安杰。
  
  因為此刻的他只是個什麼都沒有的男人,除了一顆讓仇恨滋長的心。
  但是此刻的他依舊善良,因為他說,我不希望雙手沾上鮮血。(即使只是一只鴿子)

  卡特那些發著金屬光澤的道具看得我如同初看魔術的孩子那樣驚嘆。原來魔術師不偉大,偉大的是設計出道具的藏鏡人。


  相較於卡特的新奇玩意,法隆的沉默寡言對於我來說,感覺並不像普通的設計師。原來他是導演的王牌,最後化腐朽為神奇的黑桃A。
  而我好奇,為何當莎拉告訴波登她懷孕時,他第一個想法是,我們要告訴法隆。因為孩子不是他的,是那時喬裝成法隆的艾佛列的。

  魔術是殘酷的。我們看到一隻金絲雀消失,一隻金絲雀出現在魔術師手中,卻從未想過,或許它們根本不是同一只。

  「沒有人在乎消失的那個。」

  壓扁的籠子、沾滿血的屍體。一場秀是一條生命。而這正是炫麗燦爛背後的巨大悲哀。
  這裡穿插了收籠子這一段,再跳等待的莎拉和小男孩,我原以為這只是個剪接上的錯誤,原來收籠子的是佛萊迪,安慰小孩的是艾佛列。
  「他殺了牠。」
  「你看,牠還在這裡活得好好的呀。」
  「我知道,但是牠的兄弟呢?」是呀,他的兄弟呢?或許最後,艾佛列也會這樣問自己。

  「當他們知道技巧之後,你就什麼都不是了。」

  魔術是需要承受巨大的風險的,特別是當你有了一個恨意如此深刻的敵人。所以波登獻上了手指,安杰犧牲了右腳。
  但這些對他們兩個人來說,都不夠。因為復仇從來就不是平等的,你要他付出更多。

  他們在表演上競賽,在戲法上競賽,在愛情上競賽。鬥計、鬥智,也鬥狠。
  拆掉彼此的台是唯一目的。我的兩根手指換你觀眾的手,我的觀眾換你的ㄧ條腿。我要知道你是怎麼做的,然後做的比你更好。
  也因為如此,安杰當看不透波登的遁影術時,他不願相信卡特所說的「他只是用了替身」,因為在他眼中,那時的波登比他更強,更厲害,不會用「替身」這種「簡單」的障眼法。而他,安杰,將要,也一定要比波登更精彩。

  但安杰沒有比較聰明,所以他也只能用替身。但是他不願意就這樣輸了,所以他將賭注在加碼,賭上奧薇莉亞的愛情和忠誠。(看到這裡,我簡直在電視前要大叫「安杰你是個豬頭!奧薇莉亞快離開他,這種男人不要也罷!當然離開前請不要忘記賞他一巴掌!」)當然,奧薇莉亞留給安杰的比一巴掌更多--一個完全的背叛。
  我想安杰沒有算到奧薇莉亞竟然反而愛上波登,但對他來說,美麗的女助手換到波登的筆記本很值得。

  不過,沒有密碼的筆記本什麼都不是。

  這時候的安杰已經不怕弄髒雙手了。從原來的復仇燃燒成了不服輸的好勝心,與obsession。
  於是他綁架法隆,沉默的機關設計師,魔術的靈魂人物。面對法隆的生命在倒數計時,我很佩服波登仍然願意和安杰賭這一把--給他假的秘密。但我想誰也沒料到,這個秘密到後來演變成另一場悲劇的序幕。我不知道波登為何會如此大膽到即使是雙生兄弟被埋也不願吐實。或許,他也知道,安杰要的只是個答案,無論那個答案是什麼,他都有可能失去兄弟。也或許,It's all about obsession.
  波登說,我們要來慶祝一下,我今天差點失去一個東西。慶祝什麼,莎拉問,又是個秘密,是嗎?波登的神情複雜。我想,他說不出口的秘密是,我今天差點失去自己。另一個自己。
  莎拉是個聰明的女人。我羨慕她是如此深愛丈夫,所以她才能領悟,今天的波登愛的究竟是魔術或是自己。她擁有了筆記本,如此接近真相,但她缺了密碼,而這個密碼最後卻逼她走上絕路。她知道,她只擁有一半的丈夫,因為她愛的與愛她的艾佛列和弟弟佛萊迪不斷調換身分。

  安杰找到了「波登的秘密」--特斯拉。我直到隔天才回想起這個熟悉的名字,特斯拉,磁場的單位。
  他說,他們不允許你改變世界。第一次,他們會攢揚你的成就;第二次,他們會禮貌地請你退休。

  特斯拉有他自己的對決,與愛迪生的頂尖對決。

  那個插在地上就會亮的燈有嚇到我,直到戲劇結束的今天,我還是沒弄懂,不用電線傳輸的電燈泡是怎麼亮的?



  他說,著魔有一天會害死你。

  這句話不只特斯拉說過,在安杰出發前卡特也這樣說。

  「著魔是年輕人的東西。」

  當安杰帶著特斯拉的機器回來時,他已一步一步向死亡邁進。滿地的黑禮帽、兩只黑貓、兩個盲眼工人。
  如果不是雙眼全盲,日日看見重複的人溺死,處理屍體,正常人肯定會嚇瘋。
  這時候的安杰已經不再是最初的安杰了。他不顧一切,只有一個目標--置波登於死地。雙手鮮血,無妨。一次次殘殺自己,無妨。因為他要波登付出代價--超越他安杰的代價。

  「沒有人在乎消失的那個。」
  
  波登是善良的,我知道。即便他一開始著魔地為茱莉亞榜上藍氏結,他在最後親眼看見安杰溺水,他還是想救他--也正因如此,他落入了安杰的陷阱,他成了「兇手」,背上莫須有的罪過。

  於是我不知道該同情誰了。最初善良的安杰,還是最後善良的波登?他們在過程中交換了身分,從家庭幸福到魔術狂熱執著,從魔術狂熱執著到家庭幸福。

  Did you watch closely?

  也許這一切都只是著魔。It's all about obsession.


But you wouldn't clap yet.
你還不會鼓掌,
Because making something disappear isn't enough...
因為讓東西消失還不夠,
You have to bring it back.
你必須把他變回來。
Now you're looking for the secret...
現在你會開始想找尋秘密了,
But you won't find it......because you don't really want to know...
但你不會找到的,因為你並不是真的想知道。
...you want to be fooled.
你只是想被騙。

  也或許我們都只是想被騙而已。



P.S 安杰美美的老婆茱莉亞是Coyote Ugly【女狼俱樂部】的女主角。
P.P.S 飾演特斯拉的是大衛鮑依,搖滾歌手David Bowie。
P.P.P.S 唯一的小漏洞是,安杰示範機器時,從老闆的高點往下看,理應看得到地板機關打開,但沒有,安杰真的消失了,和機器功能不符。
P.P.P.P.S 這篇文章的密碼是「反白」。
艾佛列是哥哥,愛莎拉,活下來的那個;佛萊迪是弟弟,愛奧薇莉亞,上絞台的那個。
2007.2.19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