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red of?

標題:Tired of?
配對:Don/Charlie
等級:PG-13
概要:當Don厭倦了遮遮掩掩、躲躲藏藏……
字數:1906
聲明:如果我擁有他們,【數字】就會變成史上第一部兄弟戀情公開的影集。沒有賺錢。
  
有兄弟配對,慎入!


  Don坐在車上,引擎是熄火的,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了15分鐘。他在他弟弟家門口。他可以看見那片綠油油的草皮,及他最熟悉的那個「家」。他在猶豫要不要進去。這種情況常常發生,當他在思考等一會兒進門時該用那種口氣問候,是「嘿,兄弟!嗨,爸!」,還是「嘿,Charlie,我累斃了,介不介意給我個吻?

  他們發展出兄弟以外的關係已經半年了,而每次回家,Don總是得在車上待上好半晌才能做出決定──通常都是前者,畢竟要是他爸爸在家的話,他還真不知道要怎麼不讓他父親起疑──「嘿嘿,我剛剛只是在開玩笑!

  他爸爸可沒這麼簡單就能矇騙過去,Alan可是精明的很,而且觀察入微!

  
  這才是最麻煩的地方!

  
  而且,老天,他真的厭倦了這種躲躲藏藏的感覺,總是得趁著他爸爸不在,或者是Charlie來到他的公寓時,他們才能做出──做出「逾矩」的動作,連最簡單的接吻都不行!而那感覺像──像他們之間的感情是某種不能見光的地下情或是他是在──在該死的偷情
  
  他交了那麼多個女朋友都沒有這麼──這麼複雜跟──好吧,見不得人!
  
  他將前額敲上方向盤,而且很不巧地打到了喇叭,它叫了一聲──

  
  該死!這下他一定得進屋了!好吧,其實他也真的累了,而且很餓──Don開始想像冰箱裡可能會有什麼食物──啤酒,這是一定要的,而且是給他的,Charlie不能喝也不敢喝;他爸爸拿手的通心粉,運氣好的話還是他最喜歡的起司口味;還有他弟弟──

  嘿!等等!為什麼他弟弟會出現在食物清單後面!?他真的有「饑渴」到這樣嗎?


  Don晃晃腦袋試著讓自己清醒一點。
  
  當他拖著腳爬上階梯時,他站在門口就聽到電視的聲響,看來Charlie在客廳而不是在車庫計算他的方程式。

  
  太好了!

  
  Don推開門,依期待中地看到他弟弟坐在沙發上,但卻是出乎期待地沒看見他爸爸。電視是開著的,被設定至新聞頻道,但他弟弟的注意力並不在那上頭,Charlie握著筆,低頭專心地在批寫看起來像是他學生報告的東西。

  「嘿,Charlie。」Don朝他弟弟揚了揚下巴,後者抬起頭看了他,給了他一個微笑,「嗨,Don。」

  「爸呢?」Don脫去西裝外套,順便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肩膀。

  「他和一個在靈修班認識的女士出去了。」Charlie的筆在報告上沙沙畫了兩下。

  「靈修班?」Don挑了挑眉,邊朝廚房走去。

  「是呀,」Charlie看著他哥哥消失在廚房的門後,低頭迅速瞄過一行方程式,「爸沒跟你提過?」

  「沒有。」看來他運氣確實不錯,還有啤酒跟披薩,「至少我印象中沒有。」

  「這個嘛,可能他忘了。」Charlie放下筆,看著他哥哥──一屁股跌攤在沙發上的Don,「有事在困擾你嗎?」

  「看起來有嗎?」Don扭扭脖子,唔,他好像聽到啪的ㄧ聲。

  Charlie側著頭,依舊是看著他,「是啊。」

  「或許是今天比較累吧。」他拿過遙控器,將電視轉到了體育頻道。然後Charlie將手中的工作放到茶几上,站了起來,走到他哥哥身後。當他捏了Don肩膀的第一下時,一聲呻吟從他哥哥的口中溢出。

  安靜讓電視上的觀眾加油聲持續了一會,直到Don打破寧靜。

  「Charlie,我在想……」他感覺到他弟弟在等他說下去,「我不知道,是不是……有可能,或許,該讓爸知道……」

  Don感覺到肩膀上的力道停了,Charlie顯然是僵住了,所以他等了3秒才開口回應,「你說的是我想的嗎?」

  Don皺了眉,他站起身,轉過來跟他弟弟面對面,「我想是吧。」

  「可、可是Don……」Charlie的眼睛開始閃了起來,周圍有些水氣,那是他開始緊張的預兆。

  「我實在厭倦了這種生活!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的!好像要去會見外遇對象一樣!當我看到爸,好幾次都想脫口而出說,『嘿,爸,你知道我愛上你另一個兒子嗎?』我只能等他出門時才能真正抱你,親吻你的雙唇!這種感覺真的是──該死的爛透了!」Don的眉毛糾結在一起,他扁著嘴,卻看到他弟弟震驚的臉。

  「可是Don,我以為我們在一起的第一天就說好了……這件事情還暫時不能讓爸知道……」

  「是啊,暫時!六個月是暫時!」像是火山突然爆發了,Don的脾氣一發不可收拾,「那你告訴我,這個『暫時』要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Charlie咬著下唇,在腦海抓了半天找不到一個可以安撫他哥哥的辦法。

  
  噢!這真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的糟糕!

  
  「很好!那麼就明天吧!」

  
  什麼!?

  
  Charlie傻在原地,像被雷劈到那樣。

  
  星球爆炸了!宇宙毀滅了!天哪──誰來救救他──

  
  「不、不不不,Don──」他開始激烈地搖頭,「聽我說,Don──」然後他的話被打斷了,因為他的嘴被封住了。
  
  Don熟練地吻住他弟弟,用舌劃開他弟弟的牙齒,挑過口腔內壁,跟他弟弟的舌頭糾纏──這是要他弟弟閉嘴最有效的方法。

  Charlie已經被吻得暈呼呼的,等他回過神來時,他哥哥已經上樓了,而他只能來得及說,「D、D、D、D、D、Don──」
  
  
  Charlie花了整整一夜來說服他哥哥打消念頭。
  
  其實Don只是隨口抱怨而已,並沒有真的想要去向他爸爸「坦白」一切,不過,如果偶爾的「發發牢騷」能夠換到他弟弟的投懷送抱,那麼他其實不介意再多抱怨幾次。


  
Fin

2008.2.8 新春賀禮。

2 feedback:

長腿。樺

ㄎㄎㄎ,小菁小朋友,我看阿,你的腐度越來越深了,甚至有天會超越我喔:)

少言。菁

哼哼,你不知道腐細胞蔓延的速度是很快的嗎?(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