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ook

標題:The Look
配對:Don/Charlie
等級:G
概要:他永遠會留一個位置給他。
字數:944
聲明:不是我的,也賺不到錢,就算有,好吧,真的沒有,不要再讓我更難過,因為它真的賺不到。


  Charlie還記得Don第一次為了他和別人打架,那時他七歲,Don十三。

  Los Angeles的高溫將身上的每個毛細孔都打開,天空是濃烈的土耳其藍,鑲在上面的雲是刺眼的亮白,操場上的紅磚道,翠綠到囂張的草皮,圍觀人群不同的髮色雜亂地鑽動,金色、棕色、紅色,還有他的黑色──色彩鮮明的對比,強烈的幾乎令他睜不開眼。他看見Don騎在另一個孩子上頭,高高撂起的拳頭,不斷地砸下、砸下──



  「別告訴媽。」Don看著Charlie,後者點頭。夏天太熱,熱的每個人都很煩躁。當風從窗外吹過來時,連乾燥的空氣是熨燙的,在他臉上灼燒。

  Charlie正用那種眼神注視著他。

  在Charlie試圖搬運一張椅子時,Don嘆了一口氣,繞過他,打開最上層的冰櫃。

  當冰塊摀上顴骨時,Don忍不住縮了一下。刺痛感像針一樣在扎,不過起碼不再是那種討厭的發燙。他拿開冰袋些許,眨眨眼。左眼的視線有部分被擋住了,大概是腫起來了。Don思索著要用什麼說詞才能取信於他母親,學校足球隊的練習足球,或是Jason差勁的籃球技巧。

  那時Charlie正望著他,以那種眼神。

  他注視著他三秒鐘,「好吧,讓我們來看看你的傷口。」左手拿著冰袋,他用空出的右手牽起弟弟,走回客廳。


  Charlie坐在沙發上,他的腳還搆不著地,懸在空中搖盪。Don拿著生理食鹽水,透明的液體沖去傷口上的砂礫,粉紅色擦傷的肌膚在Charlie纖細而蒼白的腳上看起來怵目驚心。

  生理食鹽水順著膝蓋流下,最後滴在鋪在地板上的衛生紙團中,被吸收。熱風又從窗外衝了進來,在皮膚上刮出一層薄汗。

  「會痛嗎?」他問,棉花棒輕輕刷過粉紅色的肌膚,Charlie的腳瑟縮了一下。會痛。Don由下而上抬頭望向Charlie的眼睛。Charlie搖搖頭,黑色的鬈髮微微晃了晃。面無表情。依舊是同樣的眼神。

  Don懷疑Charlie是不是被嚇傻了,從他向那傢伙揮出第一拳後就一直是這副表情,直到這一刻。

  他的手指關節正隱隱作痛,他也不在乎。沒有人可以這樣將他弟弟推倒在地上欺負,沒有。

  所以當拳頭撞上那傢伙的鼻子時,他根本就沒有思考,也不需要。

  他知道Charlie那時就在他身後看著他。

  臉上還掛著那個表情。

  那種眼神。



  即使是現在,他還是能從Charlie眼中辨認出那種眼神,不管是在FBI的會議室裡,或是老宅的門口車道前。太多崇拜,夾雜心疼、渴望、期待和安心,太多情緒揉合在一塊,他沒有辦法一一將它們剝離出來。

  或許Charlie會一直以那種眼神望著他,從以前到現在,從現在到將來,不過那不要緊,因為他知道自已永遠有辦法將右手空出來,留給他。


  -Fin

2008.4.12


很用力擠了,但真的就只有這麼多。
邊寫的時候和芒果大討論起雷文的事,我很不HD地笑人家的文章。不過後來想想,說不定我自己的文字在別人眼中也是一種雷。(笑)
忽然也想知道如果有天有個讀者跑來說,你的文章雷到我了,是什麼感覺?XD(不過應該不太可能,因為誰會在覺得是雷文的blog裡留言啊!)
要寫同人其實還真的不簡單,畢竟我們都不是英文母語系的國家,用中文的思考模式大多數時候真的很難和美式思考/寫作模式契合。要揣測一個角色的內心跟語氣更是不容易。
好在我的人物通常話都很少,而且講的話都很沒內容。哇哈哈!(炸)

這篇文章在腦海中結束時,Don說他會將他的右手空出來給Charlie。
我忽然想到了我哥。
今年冬天,我到台北找他,他牽著我的手走過每一條大街小巷。很溫暖,很安全,很美好的感覺,這就是家人。
當你知道有個人一定會保護你的時候,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時刻。

(什麼啊,後記竟然比正文還多!?)

4 feedback:

Sonic

妳跟你哥還會簽手阿,這樣代表你倆的感情很好呢!!(不像我,連並肩跟我媽走在一起都很不自在><'')

家人的感覺阿...

好像只剩語言吧...(嘆)

話說,C弟的眼神,在我的想像裡,那叫發呆= =...

少言。菁

妳回來了!!我的翻譯因為你不在而完全停擺...QQ

什麼發呆啊,人家說那是電波放射~D同學就是這樣才跑不掉的~~

Sonic

喂喂!別牽拖到我身上= =ll

話說,你擠出兩篇文,真是了不起(GJ一枚)!!

好了好了,等放榜,好難耐阿...

少言。菁

因為你不在我就不會翻了啊,你是我的NC顧問哎......=ˇ=

其實本來還想在同一天也擠出一段翻譯,可是你不在......(我看廣大[誤]想看《平行線》的讀者會想追殺你....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