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ongs / Les Chansons d'amour 【巴黎小情歌】



導  演:克里斯多夫何內(Christophe Honoré)
演  員:路易卡瑞(Louis Garrel)Ismaël Bénoliel
     露迪芬莎妮(Ludivine Sagnier)Julie Pommeraye
     可洛蒂德艾姆(Clotilde Hesme)Alice
     琪雅拉馬斯楚安尼(Chiara Mastroianni)Jeanne
     格雷戈雷帕士蘭紀(Gregoire Leprince Ringuet)Erwann


愛我少一點,但愛我久一點

  關於這部片,腐女們請進,我知道妳們必定會甜蜜的笑著看著電影結束;而其他人也請進,因為電影配樂好聽得讓我不得不推薦。
  地雷?你應該知道這裡每次都會爆的吧。雖然說這部片有爆跟沒爆基本上都不會影響(腐女們的)樂趣。


  巴黎裡兜兜轉轉的愛情,最後誰能牽著誰的手走下去?

  人家都說巴黎人浪漫熱情,這點我倒是在這片裡親眼見識到了。







關於茱莉Julie

  我猜,茱莉早已明白他們之間的愛情開始出現低潮。她一個人特意去看伊斯麥想看很久的電影,提議找愛麗絲三人行,卻又不願意放棄這段感情地吃著醋。
  「我們還是不是一對戀人?」她渴望答案,渴望一個首肯;但伊斯麥只是覆誦著她的問句。
  她睡不著,所以吃安眠藥。
  面對媽媽的好奇,她害羞地解釋。
  如果她沒有猝逝,伊斯麥和她的感情肯定還要糾纏下去,彼此冷卻了下來卻又不想分開。難解的愛情習題。

  (救護車的那段,導演運用灰階靜畫掩飾血腥,用愛麗絲的無知與無辜對比背景急救人員的對白更顯的死亡的殘酷。很有趣的運鏡手法。)







關於愛麗絲Alice

  什麼樣的一個女生會答應做別人的「善意第三者」?
  愛麗絲就像每個男生都喜歡的那種女孩,善良、開朗,俏皮而且健談。她在進入茱莉和伊斯麥之間時,逐漸和茱莉成為好友。面對茱莉逐漸上漲的嫉妒,她開始萌生退出的念頭。
  「我是你們的愛之橋,從這岸橫跨到那岸,來上愛之橋,跟我道聲謝。親一個,我是愛情的嚮導 」
  我看著愛麗絲,不禁為她搖頭。闖入別人的愛情,簡直就像在玩火。要是賠上了真心,那該怎麼辦?
  「別自作多情,我不愛你,我也不愛關達。」
  她再三強調著,她沒有愛上任何人。
  可是她看著伊斯麥的眼神,是悲傷,還是同情?
  為了安慰伊斯麥,她甚至願意和他上床。
  她是否真的遊戲人間?又或者,愛情於她,真的可有可無?

  「那個小壞蛋......」當她微笑輕輕咒罵出來時,我不禁微笑。我猜她也放了心;茱莉媽媽的託付有了交代。她照顧伊斯麥的友情,艾汪守護伊斯麥的愛情。那段或許波瀾四起、荊棘遍地的愛情,至少還有一個人祝福著。(愛麗絲我不知道你也有腐女本質XD)







關於珍娜Jeanne

  我只能說我真的不懂這個女人。她三番兩次地闖入伊斯麥家。妹妹死了,很難過,很傷心,我能懂。但是伊斯麥有自己的生活,而她這樣做,我看不出來她究竟是在想幫助他走出傷還是一再破壞他的隱私讓他徒增困擾而已。
  「對不起,我沒辦法假裝。」伊斯麥的拒絕,恍然讓我明白珍娜的想法。她或許想取代茱莉,但這對伊斯麥來說是不可能的事。(是啊,光年紀就有差[炸])
  當她指責伊斯麥時,她有沒有想過自己究竟是站在什麼樣的立場?關心?前女友的姊姊?想取而代之的新情人?
  「個人療個人的心傷。」怎麼我怎麼看這句都像個指責,對艾汪的偏見。(才怪我才沒有腐女魂爆發我不承認)







關於艾汪Erwann

  我必須、一定得說這個孩子真的很可愛。
  他一出場就是個焦點。
  「你不喜歡我的睡袋嗎?」這句話,我事後想起,原來他從第一眼就喜歡上伊斯麥,所以才會在乎他對他睡袋的感想。
 他說,「今天有個好的開始。會是愉快的一天。」因為他的房間裡睡著一個好看的男人;他喜歡上的男人,雖然他還不知道。
  拿出手機偷拍伊斯麥,看著對方被吵醒後忙著解釋:「你是第一個上我床的男人。」越描越黑。卻很可愛。急急忙忙轉開話題。就怕對方發現了。小男生的害臊。
  他願意凌晨三點守在報社外等他,即使對方並不接受他的好意。或許有點心急,卻天真單純的可愛。看著他頭上可笑的帽子和離去的背影,忽然有點落寞。
  最終伊斯麥還是來到他窗子底下,像個青少年般朝他的玻璃窗扔石子。而他臉上的笑容顯而易見,甜的可以掐出蜜來。
  伊斯麥總喜歡取笑他的布列塔尼血統:布列塔尼風格的衣服,布列塔尼的瘋子、布列塔尼圖書館...... 
  床上的書洩漏了他的小秘密。鮮豔的橘色小內褲總令我發笑。
  我喜歡他誠懇地看著伊斯麥的樣子,淺淺問他,你是否曾為愛而愛過?少年明亮的聲音輕輕打在我的心上,那麼清脆而漫爛。
  「該睡了,小不點。」
  「為什麼?才四點,還很早。」(凌晨四點了,小朋友,法國高中生都不用睡覺的呀?)
  「因為你明天7點還要上數學、化學和代數。」

  他窩在報社外想一窺究竟,可憐愛麗絲還以為是因為她和關達分手造成的。

  吉他奏起輕快的節奏,「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等你。」看吧,誰說巴黎男人不浪漫。
  可惜心上還有著茱莉留下的創傷的伊斯麥,將他一把推開。「不需要你溫柔擁抱。」
  「混蛋。」對,混蛋。

  還以為他會就這麼走了,伊斯麥必定也這樣以為,但是當他回頭時,那個窩在牆邊的布列塔尼少年立刻站了起來。
  上了計程車的愛麗絲急急忙忙又下了車想撇清關係:「鑰匙我給伊斯麥了。」
  兩個男人一大一小面面相覷地看著車子駛離。伊斯麥掏出鑰匙,艾汪看著他。
  『她不要,那你要嗎?』艾汪抬眼。
  『鑰匙給我吧。』伊斯麥笑了出來;而艾汪臉上的表情甜的像只得逞的貓。
  計程車開了回來,一大一小像東窗事發那樣,渾身不自在。「不用便車。我確定。」車子又再度走遠,而伊斯麥拉起艾汪的手,少年幸福地笑了。。

  「你和伊斯麥在一起嗎?」面對愛麗絲的疑問,他羞澀又靦腆地笑了:「我希望是。」那個笑容在我心湖裡點出了一陣陣漣漪

  當伊斯麥說,我們之間沒有愛情;他這麼回應:「你想要身體可以,要臂彎也行;但請聽我說聲我愛你。」

  正因為他的愛這麼單純,這麼勇敢,這麼直接,所以伊斯麥最後選擇留在他身邊。

  我確實喜歡這個小布列塔尼少年,因為他值得被愛。(嚴重抗議絕不是因為我是腐女而他們很浪漫地滾了我很心水的床單的關係)







關於伊麥斯Ismaël

  超級愛演的男人。有時我會猜,他是不是在用遊戲的態度掩飾自己的悲傷。
  從一開始與愛麗絲的打情罵俏,和茱莉的嬉戲追逐,他彷彿對誰都很好。(而我不得不說我確實拜倒在他親吻茱莉靴子的畫面之下......)
  原以為三人行,最大利益只是自己,但是兩個女孩的感情卻比和自己還要親密;加上同時還要面對女友的醋勁,戀情的降溫,和對愛麗絲曖昧不明的感情,他的世界忽然更加混亂難解了。
  與茱莉的家人共進晚餐,近九年的交往,Pommeraye一家幾乎將他當成家人一般照顧。他盡力逗他們開心,即使自己並不全然有著好心情
  他還愛著茱莉,這點很確定。
  當茱莉離開時,他的世界崩盤了。
  「我甚至沒有辦法打開衣櫃,因為我會崩潰。」。

  於是他住進關達家,遇上了艾汪。
  那個布列塔尼小男生像他弟弟一樣。他問他的愛情觀,凌晨三點不睡覺等他下班。
  他回家,珍娜還在他家,這太可怕,於是他飛也似地逃跑了。凌晨四點站在公寓樓下朝窗戶扔石子,好在那個小高中生還沒睡。
  那本床上的書倒是洩漏了艾汪祕密的解答。伊斯麥是知道的,我想,但那並不困擾他。

  茱莉的身影始終徘徊不去,而珍娜近似於騷擾的舉動更是令他厭煩。他拒絕了愛麗絲提供的臂膀,反而找上熟識的女服務生。彷彿又再次遊戲人間。

  面對艾汪的等待,他顯然不想傷害他。他說,「你在浪費時間。你根本不了解我。」
  「混蛋。」好吧,混蛋就混蛋。
  只是,他給愛麗絲看他的靴子,正確來說是艾汪的鞋子。他身上還穿著布列塔尼風格的毛衣,借來的那件。我想,他喜歡艾汪比他自己願意承認的還要來的多。
  而當他看到那個小傢伙蹲在他公司外面時,他忽然發現自己沒辦法拒絕他。於是他欣然地拿走他手心上的鑰匙,而他的笑容在他眼中變得更加美好。

  愛麗絲倒車回來。她是想幫助他「脫困」吧,如果他需要的話。不過他並不需要,因為他需要艾汪;他不想拒絕他。

  「請你悄悄的接近,獵捕她在我心中的掙扎。而當你捕捉到她的身影,請別理會那懇求與哭喊。請你了解,她必須死去,在我心中死去。於是請你再一次的,殺了她吧。」

  他利用艾汪的身體忘卻茱莉。

  白天拉床單的動作,好像是保護佔有,又好像是掩飾羞恥。對著艾汪迷糊的雙眼,他只來的及說:「看來不能請你吃早餐了。」

  即使如此,他對於世俗的「指責」還是不能釋然。突然他像只刺蝟,對著珍娜的「了解」發飆。
  「我床上的男孩剛好說明了一切吧。妳發現答案了,真幸運。」
  他還不想被貼上標籤。
  他在異性戀與雙性戀之間掙扎。
  他和一個男孩上了床,這點讓他很頭大。而且更可怕的是,走到哪都有徵兆不斷地提醒他。他將自己灌醉,去找愛麗絲,但是愛麗絲把他交給了艾汪,那個男孩。(這裡很可愛的一點是,關達出來得太慢,沒看到自己的弟弟扶著個男人進房,也沒看到一直躲著自己的前女友離開。XD)
  如果我無法天真,無論多迷失都不再相信愛情呢?他靠在窗台角落,想找個地方把自己埋起來,再也不出來了。
  但是男孩說:「即使只是肩膀和懷抱也沒關係。只要你聽我說,我愛你。」
  不管他怎麼自我墮落自我毀謗,他就是不願放棄。好吧好吧。
  而他假裝失足的那瞬間,真的把他嚇壞了。揮下去的一巴掌,男孩卻繼續笑得更加燦爛。
  「好,但我們之間沒有愛情。」他依然否認。
  「你可以留在我床上,在我柔軟的被窩裡,但是請聽我說聲......」

  他吻他。

  他和茱莉的愛情太熱烈所以消逝的太快了。他不想重蹈覆轍。

Aimez-moi moin, mais aimez-moi longtemps.

  愛我少一點,但愛我久一點。




延伸閱讀:
官方網站

2008.5.1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