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鬧了,費曼先生【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man】




  作者:理查.費曼(Richard P. Feynman)
  譯者:吳程遠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05/05/19


  是不是每個偉大的科學家,都有一個不平凡的童年?

  我知道,他們一定會抗議,「才沒有呢,就像每一個小孩子的那樣。」真的嗎?我是指,真的每個小孩子都會把修理收音機和發明小玩意當作興趣嗎?

  別鬧了,費曼先生!(噢,我真的喜歡這個書名。)

  對於一個擁有科學頭腦的孩子來說,思考,並解決問題永遠是首要物件。他們喜歡想,喜歡找出不同的方法去完成一件事情--什麼能夠節省時間?什麼能夠節省力氣?

  我小時候也會幹一些瘋狂事兒,通常是為了解決和玩具遊戲遇到的問題。例如我曾用家裡的木製小板凳、膠帶和塑膠疊疊樂黏出一架彈珠檯,但是我不會把「修理某樣壞掉的東西」當作樂趣。除了可憐的小學生遇到自動鉛筆卡住的時候,才會研究一下,否則就沒有辦法繼續把功課寫完,這種類似的情況。

  台灣孩子比較好命(或是說可憐)的一點是,不太需要小小年紀就出門打工。美國孩子所受到的教育並不是這個樣子的。他們在國小就要早起出門送報,漆刷圍牆,或者在冬天裡鏟雪(這個我們真的做不到啦!哈),學習獨立自主,也更容易遇上很多生活周遭的問題,於是怎麼解決這些問題,變成他們日常的一部分:你想不到辦法,就別想賺零用錢。

  相較起西方孩子的獨立,台灣孩子在學校碰到的課題簡單(卻不一定比較容易)多了。宗旨很明確,只有一個:讀書,考試,成績。於是我們學會了回答考卷上的題目,卻不一定能夠將那些問題運用在生活上。例如我們都知道塑膠可以絕緣,在接電腦線路時,卻都會在被電到哇哇叫後,才想起自己忘了穿上塑膠拖鞋。左撇子記得用右手觸碰電路線,否則不小心觸電了,電流很容易直接穿過心臟,後果會很可怕。

  不過,儘管我的外籍英文老師Chris總笑我們台灣的孩子,只要會寫ABCD就可以考試了,(他是指選擇題)但說真的,即便是考選擇題,事情都沒有這麼簡單。(不然你以為全台灣的小孩都可以上台大念書啊?)雖然我承認,非選擇題的難度真的比較大,不過我還蠻喜歡蒐集資料寫報告的。(希望這句話不會像我國中說喜歡寫證明題到了高中卻恨死它一樣)台灣的教育真的需要更讓學生有寬裕的空間思考,不要再讓補習班氾濫了。


  我還沒住過宿舍,所以還不知道那是什麼感受。可是大學給我的感覺是人文萃聚的所在,會遇到很多來自不同地方的人,每個人的興趣、個性、作風都不一樣,會發生很多有趣的事,學到很多新鮮的見聞。一棟宿舍,甚至是一間寢室能夠發生什麼事?well, I'm quite looking forward to it!:)

  費曼把別寢的門偷走後,他說是他拆的,卻沒有人相信他說的是實話。有時候人哪,一旦相信了自己所相信的概念後,很難跳脫出來,會把自己困在框框裡,走不開。我也很容易這個樣子,鑽著牛角尖。人家說得好聽一點,叫作擇善固執;但有時候,簡直就是頑固。例如說,我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德文裡的冰箱要用陽性而不是中性?(於是我對自己發誓在我弄清楚這點以前都不會學德/法文)為什麼基督教徒這麼喜歡對其他異教徒傳教,人家要信仰什麼關你什麼事?

  「科學其實不應該只是紙上談兵,實際操作才能檢視你的想法」,這是我在科展告一個段落之後得到的心得。有時候我們都被教育成,能夠回答試卷上的問題,可是一到實驗操作時,腦袋就完全一片空白了。這不是在批評什麼,但是確實,我們班上有很多同學,在回答考卷問題時可以輕鬆拿到高分,但是實驗報告卻要四處去抄別人的。可能有時候因為種種因素,所以妳數據做不出來,這沒關係,這種事常發生,可是後面的思考性問題總可以稍微想一想吧,雖然對我來說,那些問題確實不大簡單(很多以為應該要會的,卻容易在緊要關頭一個子兒都想不出來),但是如果看到老師在我靈光一閃的回答上打了個勾,我會相當開心的。這一點很嚴重,特別是在我經歷過南區學科能力競試後,更是深刻明白自己的不足。

  在實驗室裏,我學會了一項很有用的技巧,到今天還經常用到。他們教我們如何單手拿著試管,而同時用中指和食指把管蓋打開,讓另一手自由活動,做其他事情——像拿著吸量管,小心翼翼地把氰化物溶液吸進管中……等。現在,我能夠一手拿著牙刷,用另一手拿著牙膏,並把蓋打開、擠牙膏,再把它旋緊。

  有時候學習是這個樣子的,學到的東西並不一定是你所預期到的,可是你又另外獲得了你之前沒有想到過會獲得的經驗。這對其他人來說或許不重要,但是對你來說,卻是很珍貴的經歷。

  數學家和物理學家是我認為最厲害的一群傢伙。(不是說我不欣賞化學家與生物學家,而是因為你要知道當一個人的物理跟數學奇爛無比時,很容易產生出崇拜)數學家尤其擁有驚人的想像力,因為他們要把所面對的問題全部抽象化(也或者他們的問題本身就是抽象的)。我想那也是我為什麼越來越聽不懂Numb3rs裡Charlie解釋的原因。(笑)


  這本書裡,其實說穿了,費曼先生只是在告訴我們一個道理:如果你想不出一個辦法,何不動手做?

  也許就像Larry說的,真理一直藏在宇宙中的某一處,你不需要去發明它,只要去找到它就行了。



2008.5.24 越來越搞不懂自己在說什麼只好趕快結束。

P.S 謝謝蘇小銘老師借我書。:)

2 feedback:

Sonic

我媽那天看到CSI一開頭的小劇場(片頭曲之前),鄙視的說:這是什麼阿?然後就去洗衣服了。
唉唉,CSI越來越像鬼片了(= =ll)
看慣台灣傻狗血劇的我媽(我爸我弟)對我喜歡的節目沒有好感...
也霸,鐘鼎山林,各有所好。(雖然這一句不是這樣用的)

>>

『而是因為你要知道當一個人的物理跟數學奇爛無比時,很容易產生出崇拜。』

我附議!!
最近突然想看心靈捕手...

>>

菁小姐怎麼會發現我偷偷更新(汗),被抓到我又在摸魚了= =...

今天聽到老師說:當你迷惘的時候,就把自己放逐到陌生的環境吧,去感受那文化衝擊,你就能找回你自己。

說實在的,一到假日我就開始散掉了,待在家裡,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好像沒有任何東西會改變,很輕易的迷失掉目標還有計畫。
很像淋溼的木柴,生不起火花。

所以每個星期日我都會挪一點時間計畫下週的schedule,不足的,就加把勁(得加很多把勁)。

ps.很久沒用鍵盤,打字打得ㄎㄟˊㄎㄟˊ,手指打結了。

少言。

說實在的,CSI也不是人人喜歡看的...有些人就是沒興趣。[攤手]但是能夠看到吃飯配屍體的也實在是強人。[拇指]

心靈捕手聽說有點嚎小,不過麥特戴蒙在我眼裡算是很可愛的啦。

因為我是閒到沒事一天可以看兩次BLOG的傢伙。(P.S 我的我的最愛裡的"每天必逛BLOG"一共14個)

在這種時候,最重要的是自己的自制力了,其他人說什麼,其實都已經於事無補。重點是,在以後回首這段日子時,你能不能對得起自己。
這樣就夠了。
考生很辛苦,加油!(用力拍肩)
我等你抗戰勝利凱旋歸來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