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之後】第十一章

  兇殺案件仍不斷地發生,幾個月以來,不斷增加的被害人數讓村裡一片人心惶惶。幾個在隔天被發現,但還有更多不幸的人,則從此失蹤,再也不曾被看見過。村民們學會在夕陽下山以後把大門上鎖、加上松樹幹造成的木栓,不再為任何迷途的旅人開門。這不過是心理作用,因為罹難者依舊持續出現在他們之中。


  索利斯皺著眉頭。起居室裡的空氣沉悶的令人幾乎難以忍受。這一切該死得太詭異了。他和莫森每個晚上出去巡邏,卻連一點可疑的影子都沒有;況且,沒有道理在大家都提高警戒心以後,兇手還能繼續犯案。他究竟是怎麼辦到的?才能讓那些強壯、警覺的農民們離開家門,甚至是與不熟識的人交談。他想不透──

  「別弄了。」肯恩開口,目光盯著黑髮吸血鬼。

  「什麼?」

  「你在搓手指頭。別弄了。」

  「我才沒有。」

  「你有。」

  「沒有──」

  「范奈斯,你有。別弄了。」杰瑞的嗓音低沉的宛如黑豹。這些連續殺人案件讓每個人的心情都很煩躁,連他自己都覺得挫敗。不可能一點線索都沒有──這個兇手太完美了──不,沒有人能那麼完美。藍色的雙瞳瞇了起來,「被害人,永遠都是被害人。被害人的關聯性是個關鍵,兇手會對他們下手一定有個特定的理由……」

  「死者全是成年男性,外貌皆因農場粗活,而粗獷、健康。」肯恩.慕尼的手心磨擦著臉頰,他停了一停,接著指出,「至於他們的關係,你不能強求太多,畢竟這裡可是個小村莊,誰都認識誰。」

  杰瑞疲倦地揉揉頸背,這件事該死得太難纏,「那麼,我們只能回到原點。第一個被害人。第一個被害人總是最重要的:時間、身分。」他伸出左手拇指,右手食指抵著柔軟的指腹,「首先,時間。連環謀殺案件不會沒來由地出現,那段期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有可能是突然的刺激,也有可能是兇手在那時到訪村莊。」

  「查過了,在第三起案件發生後,就沒有任何遊人敢再經過或逗留,大家都害怕成為下一個受害者。至於先前到訪的旅行者,也全在第四起案件發生前就離開了。」肯恩回答,聲音倦怠而慵懶。無能為力的疲乏感覺太沉重。

  棕髮青年壓下嘆氣的衝動,加上左手食指,「第二,兇手為什麼要選擇約翰.溫斯特?他有什麼特質導致他被殺害──」

  「朔月!」范奈斯的眼睛倏然張大,他從舒適的座椅上跳了起來,兩隻手在空中誇張地舞動著。

  這個動作不禁讓黑髮少年堆高了雙眉,「什麼?」這個吸血鬼接的話沒頭沒腦,他不了解被害人與朔月有什麼關──「這些被害人被殺的日期!都一樣!都是在朔月隔天被發現屍體!」他的聲音接近尖叫。他真不敢相信──這麼明顯的關鍵竟然一直都被他們忽略了!噢!真是夠愚蠢的!

  「沒錯!這絕不可能只是一場天大的巧合!」范奈斯咧開嘴,傻傻地笑著,樣子有點像麥可邁斯農場的那只蘇格蘭牧羊犬;頃刻,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轉身就離開,很快地就消失在黑暗的通道盡頭。這下換棕髮吸血鬼滿臉困惑,「搞什麼?」他說,略微抱怨著只剩自己完全在狀況之外。

  「我想我大概知道他要去哪。」肯恩眨眨眼,月光灑在他的睫毛上,看起來像一撢銀粉,「來吧,跟過去就知道他想做什麼了。」他露出一抹慧黠的微笑。


※※


  他們找到范奈斯時,他正在圖書室裡,背對著他們,掐著下顎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四周高聳的木頭書櫃隔出一層老舊沉穩的安全感,將他們緊緊包圍在其中。

  「有了!」他說,聲音在偌大的空間中彈開。修長的手探出,從半空揮過,順著手掌的方向看去,一本酒紅色書皮、鑲金字體的精裝書自最上層的書櫃上騰空飛過,輕盈地落到吸血鬼手中,封面乖馴地翻開,接著略泛黃的書頁不斷地奔向另一頭;它們被保存得很好,遠比那些被遺忘在人類圖書館中的夥伴還要幸運的多。

  紙張不斷地翻飛著,最後停在一頁。范奈斯轉向他們,對他的朋友們展示著他的發現,臉上揚著欣喜,聲音因激動而有些顫抖,「找到了,就是這個!」

  肯恩緩緩讀出:「『吸血鬼的逆轉:十三個朔月夜下取得的成人精血』……但是你不能因此就認定──」

  「念下去。」索利斯鼓勵著;於是他繼續往下,「『這項儀式需要活人之血當作獻祭。將十三瓶帶走生命最後一絲氣息的鮮血放置在以羔羊血畫出的六芒星陣中。而提供鮮血的男子,又稱祭品,必須擺置出』──」

  「『該隱的祭典』。」黑髮吸血鬼打斷他,「『被折斷的四肢、殘破魁儡般的姿勢』,完全就和我們的受害者如出一轍。」約翰.溫斯特慘死的景象瞬間重現在肯恩眼前,很多血,乾涸的暗紅色痕跡到處都是,不自然的彎折角度、森森白骨自失去血色的肌膚穿出,他彷彿還聞得到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沾了溫斯特生命的枯葉被風颳起,他看不見──

  范奈斯墨黑色的雙眸此時深邃地看不見底,他的目光自少年身上移開,對上另一位吸血鬼,後者正盤著雙手,臉上的線條繃得死緊,彷彿最微小的碰觸都能引爆。

  「『將祭品獻給世界上第一位吸血鬼,以換取自己恢復人類的身分。』」

  「十三條人命。」若是不仔細觀察,棕髮吸血鬼的薄唇彷彿沒有移動過。「多少個了?」

  「九位。」少年低聲說道,「答應我……」他抬起眼,綠色雙眸裡有著前所未有的認真,「答應我你們不會這樣做,你們不會傷害任何人。」

  莫森沉默了幾秒,開口,「我保證。」口吻有種安穩的肯定。

  肯恩看向范奈斯,後者愣了一下。

  「這太可笑了!」黑髮吸血鬼大聲地說,「你怎麼會認為我會去做這種惡毒的事情?」

  「答應我。」少年的眼神堅定,不願意輕易移開,就算此刻天堂崩毀了他也不會走開半步。

  「荒謬!」

  「范奈斯──」

  「這簡直是──」

  「范奈斯!」杰瑞的耐性消失了。

  「好啦!好啦!我保證我不會去傷害任何人,你滿意了嗎,善良的人類小鬼?」話方歇,他氣沖沖地噴著鼻息,認為這種要求對他的人格來說簡直是種汙辱!杰瑞瞪著黑瞳的朋友,一會兒才開口,「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其他吸血鬼存在?」

  范奈斯吸了一口氣,平復了煩躁才回答,「有,但只是聽說過;我沒真正遇見。起碼在我接近兩百年的歲月裡沒有。」

  「這個──這個方法──有用嗎?」杰瑞皺起眉頭。他不禁想起逝去的家人,如果有這麼個辦法,為什麼當初范奈斯不曾告訴他?雖然說要犧牲另外的十三條生命,這個代價太高昂,他絕不可能狠下毒手,但──

  「不清楚。」年長的吸血鬼說,「沒有人真正試過。會厭倦吸血鬼身分的那些,都不夠冷血殘忍的足以下手殘害這麼多條性命。所以沒有人知道這個儀式究竟可不可行。」

  「所以我們遇上了第一個試驗者……」肯恩張開嘴,久久沒有闔上。這項事實太過瘋狂了!如果這只是個誤傳的記述呢──他無法選擇相信──怎麼會有──

  「它發生了。」范奈斯低聲道,語氣藏著一種分外的溫柔,「你只能選擇接受。」

  「那麼現在呢?」莫森嘆了口氣。他們知道了他們面對什麼樣的惡魔,但這不夠,要阻止他還需要計畫,九個犧牲者已經太多了,不需要再繼續增加。

  黑髮吸血鬼抬起臉,念出一個名字,「狄恩.溫斯特。」那個受傷的農場男孩,第一場攻擊案存活下來的──也是目前唯一一個還活著的受害人,「他符合被害者的條件──除了年輕了些,但是就書上的描述來說,已經達到要求;他卻能夠逃過一劫,證明是對方放過了他。」

  「這個讓他幸免於難的原因,就是關鍵。」杰瑞接了下去,「而我們要找出這個關鍵。」他們看到了一道曙光,一條有力的線索,也是拯救未來無辜者生命的最後機會。一瞬間,圖書室裡的氣氛,整整九個月以來,終於不再那麼迫人窒息。




※以上吸血鬼相關儀式全為作者瞎掰,請勿認真(我好怕認真魔人*抖*)尋找資料,因為你什麼都不會找到。(←作者是個懶的查史料的小孩)

※持續惡搞當中。

2 feedback:

Sonic

怎麼有種前一刻還是吸血鬼,下一刻就變成警察片了。

是說,前些天被一本GL偵探小說荼毒,嗯,還是被迫(...)閱讀。

少言。

因為作者Criminal Minds看太多,有點走火入魔。(被巴)

GL?老實說我還沒從頭把一篇文章翻到尾過。(搔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