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之後】第十三章 --2/?

  那雙眼睛正盯著他。淡的幾乎無法辨識的藍色,幾乎變成淺灰的藍色,中央的那枚黑瞳卻牢牢拴住他、釘住他。他動彈不得。他動彈不得。

  『你以為這是解脫,但這不是。你不過是從一個地獄換到另一個地獄。』

  桃木釘下,血自他手掌上的傷口流出;他金色的頭髮散亂著,之下,那對彷彿帶血的眼神狂放地挑釁,皮膚更加慘白,彷彿任何的光線都能輕易穿透。對他,只是一場賭博,賭的是兩人只剩一半的性命。黑髮吸血鬼可以看見對方青色的血管中,那不帶生命的液體仍緩緩流動。那是其他人的血,其他生命的血;這個怪物的生命早該在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就被終結了。而今天,地獄的大門會為這個已經活了幾個世紀的古老吸血鬼敞開。

  『沒有你的地獄。』

  他能動了。他抬起手,握著劍的那隻。




  范奈司抬起手,抹去臉上冰冷的液體。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想起這段回憶,他很久很久都想忘記的回憶。

  已經好幾天了,人類少年有意無意地避著他。入夜他醒來的時候,肯恩就關在自己的房間內。

  『他受了點風寒,需要休息。』晚餐時,杰瑞在他瞪著酒杯裡的腥紅色發呆時這麼說。

  藉口彼此心照不宣。

  這樣也好,要是見到那固執的小人類,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為肯恩必定會用他那澄澈的眼神控訴自己不存在的罪名。省了一筆麻煩。

  但是晚餐的份量從來沒有少過,家務依然被打理的很好,櫃子裡的餅乾罐、桌上的擺設仍舊井然有序,日子一如以往地流逝,除了聽不見往常偶爾會傳出低淺的歌聲。會讓他微笑的歌聲。

  夜晚似乎少了那麼點樂趣。

  索利斯翻動手上的書──雖然這一頁上的字他壓根沒看進眼,可這沉默凝固的空氣令他喘不過氣,他的感官需要一點改變──於是他將書翻了一頁。刷。黑貓跳上對面的貴妃椅,喵地叫了一聲。

  「怎麼,你也來嘲笑我?」他瞪著那隻貓,接著對自己皺了眉,發現自己太過空虛──已經到了要對一隻畜生說話的地步,「該死。」

  「范奈司,」杰瑞.莫森突然現身在他面前(吸血鬼們總是喜歡來這一套,悶不吭聲就出現,彷彿對方的心跳不會被驚嚇而因此暫停一樣),穿著正式的外出服,黑色的斗蓬、烏木拐杖,他的湛藍色眼珠在不明亮的光線中隱隱閃爍,看起來很有貴族的神秘氣息,「我有事要去城裡一趟。」杰瑞看著好友不解的眼神,明白此時對方心底的疑問正像氣泡般在不住地往上冒,於是他接著補充,「新聘的律師有份合同需要我的簽名。」

  「意思是?」

  「意思是我要進城一趟。」杰瑞偏了偏腦袋。他的朋友最近為了那個人類小男孩的事成天若有所思。他不怪他。

  「進城……」范奈司緩緩地眨了眨眼,毫無意識地覆誦了一次,接著倏然驚醒般地回應,「噢,那麼,馬車──」

  「已經在門外等我了。只是來跟你知會一聲。」

  「噢。」黑髮吸血鬼不自在地在椅上縮了一縮。

  棕髮吸血鬼再次微微偏了偏頭,「你確定你沒事?」

  「噢,呃,沒事。」范奈司扯出一抹不太自然的微笑,「那麼,祝你順風。」

  杰瑞點點頭,「不會太久的,」他說,「至多三天就回來。」





--貼在自己家的好處就是寫多少貼多少,反正沒有beta(這是一種抱怨)。2008.10.28

--自己BETA。(聳肩)2009.1.27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