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pty



Dear R.A.,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像發了瘋似地一樣寫這些字給你(如果嚇到你了我很抱歉),或許部分原因是非得找點事情做,也或許部分原因是覺得你會懂。

  明明回到家了,卻沒有辦法像以往一樣放鬆。陽光還是和煦的陽光,床也是最溫暖的床,沒有考試壓力,也沒有報告作業,但不知怎麼,卻還是開心不起來。彷彿人被掏空似的,感覺,做什麼都不對。沒有做事情的慾望,一股煩悶壓在胸口,只能逼著自己去做。去看點書,去看電影(心裡的那個她說:上樓上樓打開電視放進DVD按下開始),去寫字,去擦地。想出門,又不想出門。想找人說話,卻又不知道該找誰說、該說些什麼。

  我說,你悶,我跟著你悶;大概有那麼一點不是在說笑。而我卻大概知道為什麼。

  被你早晨的簡訊慣壞了。(它喚醒我,刷著牙邊回你的簡訊:是的睡得還不錯至少一夜無夢;吃著早餐也回你簡訊)隨身帶著手機,只希望它會再傳來震動或者響起,上面顯示你的名字。我渴望告訴你發生什麼事,做了什麼,聽了什麼,又看了什麼。我渴望和你分享這些。可是我不能,因為那超出了朋友的界線。無時無刻在想著你是不是開心了一點,是否還惦記著她(她一直在你心裡來來走走地徘徊不去)。看著後院的景色,只想著該拍些什麼給你看到什麼會覺得高興一點。(酢漿草台北也有不稀奇,桂花只剩花香捎不了給你,最好的是日光,可惜溫暖是寄不出去的)狀態上寫著不開心的字樣(是真的不開心),渴望叮一聲後你的視窗彈出來,問我怎麼了。你、你、你,都是你。滿腦子都是你。

  我不睡,是下意識地因為你還沒有睡。我想陪你。就算不說話也好。就算我們之間差了無數個天空的距離,還是同一個夜。我陪你。

  你說我很關心你,但我不敢說為什麼。因為那種心疼連我都不明白來由。

  我的問題,只想跟你說,卻也不敢跟你說。(心裡缺了一個人,像是你的模樣)你想幫我解決,但我說不出口,也不敢說出口。你說我在逃避,或許,真是如此。

  只能希望這種鬱悶趕快消逝。不希望最後的冬天就消磨在這種無謂的感覺裡。


P.S 聽說明天台北會放晴。


2009.1.22 你瞧,我連這篇的完整版本都不敢給你看見。

2 feedback:

asiabamboo

聽說台北明天會放晴,

恩。

因為雲層回家了。

少言。

噗。

你都不好好看文章,不跟你討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