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措

  在捷運颳起風以前,你對我說,我的狀態看起來好可憐。

  我知道,我是一個沒有辦法忍受寂寞的孩子,特別討厭一個人吃飯的感覺,這樣很孤單。

  我也知道,我需要很多的愛。

  沒有真正接觸過幾個男孩,所以你對我的好才會這麼讓我心動。

  可是這種心動卻像一種背叛。

  你是他的朋友。如果不是他,我不會認識你。不會認識你,初次見面後第三天便邀我一起吃飯、關心我能不能走出去、在意我會不會放棄生物的你。然後我發現我們之間相似到驚人的地步。相似的音樂品味,莫名的孤獨感。

  但是直到那一刻以前,我不知道你有一個她。那個晚上,你問我要不要去東區走走。路上你的若有所思,我誤以為是你又像他說的「陷入自己的世界中」。埋怨自己忘了你感冒沒有阻止吃冰,但此刻那種畫面卻像你在自我虐待只為了感覺痛楚。陪我站在茶葉專櫃前,原來你需要溫暖的,不是你的手,而是你的心。

  可惜我後知後覺。

  你總是會打很多笑臉來掩飾自己的難過。跟蟲一樣。卻讓我更捨不得。從台北到台南的四個小時,天氣是那麼好,油菜花田是那麼可愛,夜晚的星星是多麼亮眼,我想全部拍下來寄給你,只希望你能夠快樂一點。車上你打來說,和他與他弟弟在小巨蛋溜冰,因為你感覺在寒訓快窒息,沒有力氣再跳舞。你說,謝謝我。你寫,謝謝,保重。訊尾還是一個笑臉。你還是很難過。

  而我,那一整天都在難過你的難過。心口堵得發慌,想找個人傾訴卻沒有對象可說。

  我不知道這算什麼,是心疼,還是心動。

  你說,你不懂得怎麼抓心跳的感覺;你說,你沒辦法忘懷她。而我,卻只能抱著懷裡的枕頭,小心不要讓眼淚滾落。

  你不忍我的孤單,而我捨不得你難過。


2009.1.21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