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歌〉

你在我左手邊。曲著腳,看起來很疲倦。我幾乎要擔心你是不是會感覺無聊甚至沉沉睡去。早上的練習消耗完你的體力,再匆匆趕來看一場戲,對你來說會不會太多?

我一直想。

傳了朋友的節目單給你,讓你打發時間。說實話,我好怕你睡著,在我身邊,在我面前。

場內的燈光只剩一盞,切去你的半張臉。我特意不看你,不想再製造更多尷尬。

燈熄了。在開演前,我屏住氣息。你,在我身邊。

你會跟著劇情起伏大笑。我隨著角色前俯後仰。然後我發現(該死的我為什麼要在意)我的手肘輕輕摩擦過你的衣角。沒有特別心跳,卻有種罪惡的快感。和朋友之間的空隙越來越大是我不能理解,雖不認為自己下意識地想靠你更近。

我在控制,控制自己放棄。

告訴自己反反覆覆,放下放下放下。每一封你捎來的簡訊都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不要懷抱任何期望。

維英說:「我一直說話一直找話題是怕我一停下來,對話就中斷了,你會覺得我很膚淺,覺得我很無趣。」

或許,我也是這樣。重點是我應該要放手了。總是在尋找話題太過累人,我寧願沉默,寧願詞窮,這樣我,至少會比較好過。

如果有哪天,當你站在我面前,我還能雲淡自若,那麼我想,我就已經從你的溫柔中癒合悸動。

你沒有那麼喜歡我。我曉得。請我,再對自己多說幾次,就會不再懷抱希望,也就不會再有痛苦。

謝謝你的溫柔,我會好好記得,很久很久。



情人節,還是請快樂吧。無論是你,還是我。



2009.2.14 凌晨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