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女孩

  跟妳說件事,或許會安慰妳一些,覺得為我奔走那一趟至少有點價值。

  我想我清醒了。

  知道妳心疼我,所以不捨得我真的就那樣傻傻地跳上火車;妳怕我再受傷。其實我都懂,也不再向他奢望些什麼,只是有點心意,有點衝動想再為他做點什麼,並沒有想要他回報,哪怕是更多的話語或是友善的態度。所以,即使他急速閃爍的語調讓我連話都來不及說完,我並不真正覺得受傷;只是我清醒了。

  妳們不斷地告訴我,我是個很好的人;我也願意這麼相信。一直不認為自己是個具有攻擊性的女生(即便有點神經質還有很多多愁善感與情緒化,可我不會咬人啊),但是當一個人說著朋友卻畫著陌生人的距離,將妳視作洪水猛獸般,恨不得飛奔逃離妳只求妳離開(或是離開妳)視線時,我想,一切都很清楚明白了。不覺得自己是個勇敢的人,但是至少,我想,在這一點上我做的還不錯。(感情上懦弱的人,真是讓我不知如何是好)我想妳懂我不想對一個曾擁有過這麼多好感的人反感。只是他實在令我挫折。不代表我們之間不是朋友了,但是我確實對我們之間的關係感到困惑。(名義上是朋友,實則陌生人無異)

  於是我又開始回到那種生活,在愛情襲來以前的生活,回到了那個習慣躲在自己世界的女生(我是指走路騎車時,永遠在想事情,永遠看著前方但不會聚焦任何人臉上或是搜尋著某個身影)。這樣也很好,不會有人打擾我,也別打擾,除非來者懷抱善意。

  付出太累了,實在。

  我想,看見我如此,妳應該會開心一點。希望這是最後一次我向妳談及這段感情。



2009.4.9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