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信一封(或許會寄出,我猜)

Dear,

  嘿,最近還好嗎?我猜我太久沒和你說話了,雖然每一天你都會出現在我腦海中,至少是輕輕略過心湖面,不起波的那種。

  你知道嗎,說來好笑(但請別笑我)。一直告訴自己就應該讓事情過去,卻還是不由得會向其他人談起你,談起自己的心緒(別擔心,你的名字只出現在我心中)。雖然像朋友間的招呼問候大概都不再了,我卻仍然會不自主地注意著你的髮型、你的心情。我依舊在乎,這沒什麼特別,也不是分外了不起。

  我知道,你大概會覺得麻煩,怎麼會被這樣一個女孩關注著。這也非我所願,只是雙魚座一遇愛情,就像遇見水,再也捨不得離開。(你瞧,我又開始怪罪起星座了)

  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一直讓我放不開。我猜,大概是我還沒有真正向你告白過,或者,把事情,把心情全部一口氣說清。它還糾纏著我,不願了斷。

  怡婷學姊說,每段感情總是會有它真正結束的時候。知道你八月有空,手上的票還剩著一張(是特地為你留的也不是特地為你留的;沒有積極找人陪著去(至少問過的每個人都沒有結果),但也沒有人特別說要陪我去)。我猜,離線留言不是個好主意。我猜,你把我封鎖了,因為你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你不想去,卻也不知道該如何拒絕。事實上,若是你直接說,你不想去也無妨,真的(我知道,你想去的,只是不想跟我去)。某種層度上我猜,我對你的了解比你想像的還要深入,這點連我自己都覺得驚訝。(這更讓我感覺當時任性地以為我們之間的相似頻率絕不只是突發奇想而已)

  你的殘忍和退卻,教會了我愛情上的悲觀。

  只是,我還是想找你出來,把這件事從頭到尾說一次。我知道你覺得我很煩,也沒有義務要傾聽我這一段過程。只是,不知怎麼,我總覺得把我的感情交代給你,讓你真正明白,心才能真的放下。

  說來奇妙,還是會遇見你,通常是幾秒鐘、幾分鐘前想到你之後。或許是騎車的背影,或許是迎面而來剛和朋友道別完卻沒看見我的笑容;我想心動的感覺已經散去了,只是不知怎麼,你仍在我心上徘徊不去。不是歡欣,也不是疼痛,只是平淡和無奈,還有不易察覺的惆悵。

  那天和朋友聊到愛情觀。他們說,他們在等待生命中對的人,他們分別是男孩和女孩;像你。我不能說我真的欣賞這種對於愛情的態度。總認為,如果不去嘗試,又怎麼能知道究竟是不是那個對的人呢?你說我們不夠瞭解對方,只是,你可願意給我們機會了解呢?你還喜歡著那個女孩嗎?我不知道是誰甚至是什麼樣的那個女孩。我多想向你要求同樣的喜歡一個人的權利(就如同你還喜歡她一般,我可以繼續喜歡你),可是我知道,愛情中沒有所謂的平等。

  不要不和我說話,不要躲避招呼,不要閃避眼神,不要假裝我們不認識彼此,不要告訴我我們還是朋友卻當作彼此是只知道對方名字的陌生人。這樣很殘忍。

  我的愛很多,也很脆弱。


2009.5.26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