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of The Nights

聽著聽著不知怎麼就看到了畫面。


音樂謝謝魯蛋。

Fandom:Entourage
Title:One of The Nights
Paring:Vince/Eric
Ratin:PG
Word Counting:2018
Disclaimer:I own nothing but pictures in my head.




他狠狠吸了一口菸,緩緩吐出。

陽台的風很大,反正,再大也搔不亂他的頭髮,這樣正好,LA的夏日能夠把人燒出一個洞,如果能夠撐到晚上,那麼恭喜你,又活過一天。

星星的光芒微弱地幾不可辨,Hollywood山腳下燈火通明,此刻看起來卻如此刺眼。

Eric不知道為什麼。

最近他常上來這兒吹風。想很多事。他有時會想起Emily。但更多時候會想自己為何還在這裡。套Ari的話來說,在Hollywood這種地方,你要不是吃人就是被吃,要是沒有他媽的熊心豹子膽,就等著被吞吧。(當然這是經過修飾的版本,但Eric現在他媽的沒心情讓自己的耳根子再被荼毒一次)

淡白色的菸圈在黑色的空氣中隱隱約約上升,而後消失。

他還記得剛下飛機,一個人推著車穿過LAX。強烈空調和窗外白亮的陽光不成比例,人潮如流水般迅速從他身邊轉過。機場中四處喧嘩聲。廣播、小孩尖叫著跑過、一對戀人在角落擁吻,行李箱在附近。他走到最外的候機室,遠遠地看見Vince,逆光,陰影把他的身影剪的更加修長,即使只是最簡單的T恤,搭著一件深藍色牛仔褲,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依舊異常醒目。

一見到Eric,Vince摘下墨鏡,咧出一個迷人的笑容。那一對藍色眼睛閃爍著光芒。

那一刻E忽然明白,為何只要眼前這個人的一通電話,就能夠令他放棄原本的生活,拋下生活了二十幾年的老家,千里迢迢地搭著飛機來到對方面前--他甚至不用親自出馬到Queens,提著自己的衣領,將他像小貓一樣拎過來熱死人的California--因為他是Vincent Chase,沒有能夠對他說不的人,特別是Eric Murphy。

他想起七年級時,Vince和他摸黑爬上公寓屋頂,肩靠肩,躺在地上,兩個人分享一支菸。紐約大街太亮了,星光看起來一點也不熠熠,反而模糊不清,像他們亂成一團的生活。大麻菸頭在黑暗中閃著紅色的火光,忽明忽暗,燻煙讓他們都有點暈乎乎的。究竟是誰先吻起誰,他也記不清楚,只記得隔天Vince像個沒事人,按照慣例把物理習題扔給E去收拾,自己則勾搭著從開學E就一直注意的九年級轉學生Mia溜到不知哪去消遙。

他甚至懷疑那一晚只是一場夢。

偶爾他會捕捉到Vince看他的眼神,有一種他無法解讀的情緒在裡頭。他會回看著Vince,直到對方先轉開視線。但是他沒開口,他就不會先提。這是他們的默契,該死的默契。

Vince喜歡女孩。他喜歡每一個上過他床的女孩,他真的喜歡她們,只是他不會費心去記得她們的名字,分不清楚上星期四睡過的究竟是Evy還是Amy,在他的觀念裡Victoria大概只會和秘密扯上關係,一如Tiffany離開他房間後應該會回到第五大街*是一樣的道理。這些E都明白。他甚至能一笑置之,畢竟事情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所以當Vince的牙齒拉扯著他的下唇,手指熟練地滑入他的襯衫下,越鑽越深入時,他沒有辦法理解事情究竟是怎麼走到這一步的。他試著逃開--看在老天的份上,他試過--但沒有用。Vincent Chase的重力場太大,他被狠狠吸住,動彈不得。他只能闔上眼,任由自己落入黑洞當中。

所以早上醒來,發現自己獨自躺在床上,他恍然失笑,笑的很大聲,笑的很用力,用力到眼淚從眼角迸出,他也懶得費神抹去。笑聲在偌大的房間裡顯的空洞,像是被人掏空的胸口。那種感覺令他瑟縮了一下。

他下床梳洗,忽視鏡中自己蒼白的臉,撿起被遺忘在地上的襯衫和牛仔褲隨意套上,下樓,溜過廚房時特意避開冒著蒸氣的咖啡機--看在老天他媽的份上,Vince根本不會操作那種東西(那對他的腦袋來說太複雜),他只會用渴求的眼神,微笑地看著E或是Drama(或許微微咬著下唇),讓他無法狠下心來拒絕--但是他閉上雙眼就會看見Vince只穿著白色襯衫,紐扣全開的樣子;而他現在無法、也不想面對他--無論是穿著衣服或全裸。

不管昨夜是場夢,或是現實,他暫時都不想處理,把手機關機,決定放腦袋一天假。他開著車,在最近的圖書館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窩了一整天。(天知道這個鬼地方自從他離開學校以後從沒再進去過)沒有人找他,也不會找到他。沒有人認識他。這樣很好。

直到夜晚他才回到別墅。起居室空無一人,Drama和Turtle大概到誰家的Party鬼混去了,八成和Vince一塊。Eric聳聳肩,走進廚房打開冰箱,三十秒後拎著一罐啤酒上樓。他最後站在陽台上,俯視著橘紅色的夜景,讓思緒一點一點恢復運作。

墮落天使之城的氣溫還是太高了,啤酒很快就只剩下瓶身上的水珠,還有一點點殘留在指尖上的低溫。E將燃盡的菸蒂丟到地上,用腳攆熄。他望著遠方一會兒,接著仰起頭,眼睛闔上,回憶起他們的第一個吻,太過生澀也太過急躁。但他仍記得Vince嘴唇的溫度,舌頭的紋路,還有柔軟潮濕的口腔內壁。

「E。」

他張開眼,看見Vince顛倒的臉從落地的玻璃門口在自己面前逐漸放大,寶石藍的眼中同樣地寫滿了那種情緒。他努力維持著自己,不要逃開也不要閃躲。

「那是真的。」(It was true.)
Vince的手指滑上他的臉,輕輕貼著,眼睛對著他的。E吸了一口氣,感覺到空氣的重量和Vince的氣息一塊進入肺中,溫暖了他的胸口。他再次閉上雙眼,只用感官體驗Vince,他的唇、手指的觸感。

Eric Murphy想了很久,從七年級到現在,才終於發現那是種情緒是一種決心--屬於Vincent Chase式的認真。他耗費了太多時間,才終於了解正是這個眼神讓自己從New York一路飛到LA,只為了再被如此注視著。

夜空更暗了一點,E望向Vince,看見他眼中的光芒更加耀眼奪目。



-Fin

*雖然很像在物化女性,但這幾個例子真的讓我想了很久。XD Victoria's Secret和第五大道上的Tiffany專賣店(我愛【第凡內早餐】=ˇ=)。


超級久沒自己生過文的。已經很久沒看Entourage了,E在我心目中還是S1那種小媳婦形象,Vinny還是一樣腹黑。(←怎麼說呢,有機會的話我會再寫出來;搞不好就是晚一點--你知道期中考前就是手會很癢)


2009.10.18 考慮增加Vince視角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