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痴寫作業



馬提亞斯.藍葛

  如果你推開馬克斯酒館的門,穿過吧檯,經過掛滿歷年暢銷歌手簽名的白金唱片走廊,推開走廊底右手邊那扇鑲著潛水艇窗戶的木門,你會發現一個以照片、唱片和剪報佈置的小房間。房間正中央,是一把木吉他靜靜睡在架子上。

  如果你去找酒館的前任老闆,他一定坐在吧檯西邊、角落靠窗的那個位置,抽著煙斗,一吸一吐著煙圈。他會告訴你這間酒館與馬提亞斯.藍葛所有的故事。

  「他是和他舅舅一起搬到鎮上。」老泰克契拉先生彷彿總是有說不完的回憶,「他舅舅不容易啊,一個單身男子帶著一個小孩。那個年代大家都很辛苦。」在泰克契拉先生的印象中,馬提亞斯.藍葛是個憂鬱的男孩子,很少能夠看見他的笑容,總是揹著一把吉他四處跑,最常能夠看見他的地方就是馬克斯酒館,現在老老闆正坐著的這個位置。

  馬提亞斯.藍葛出生在柏林,父親為丹麥裔,母親則是柏林人。八歲那年父母車禍雙亡,由舅舅撫養。舅舅的工作並不穩定,需要在城市間移動,直到馬提亞斯十三歲那年,舅甥兩人搬入萊因哈特後才正式終結了飄流的日子。

  他的音樂主要由木吉他伴奏,輔以鋼琴和爵士鼓。曲風含跨英式搖滾、民謠以及流行樂。只發行過兩張單曲及一張專輯,馬提亞斯.藍葛的音樂才華卻立刻被樂壇所矚目。《生活》音樂雜誌形容他的歌詞是「赤裸、野心勃勃且私人」,樂評人柯特.漢蒙認為他「如同尚未真正焚燃的火苗,不可小覷。」然而,就在前途看見曙光的同時,卻沒有人料到,一個星也即將隕落。

  現任酒館老闆馬克.泰克契拉表示:「他是我們那個年代的傳奇。」

  青春期前的馬提亞斯個子不高,一頭看起來總是沒整理過的短金棕髮總是亂糟糟,很瘦,褪色的牛仔褲掛在腰上看起來隨時都可能會落下,「他不太穿那種窄窄的煙管褲,雖然那個時候的小孩都流行那個。他從來就不是會受流行影響的人。」

  「沒有音樂不能活」是老闆對馬提亞斯.藍葛的評價,「他常常會翹課跑到樹下,抱著他心愛的那把吉他寫歌。大家其實都知道,但都沒有阻止──因為就算送他回學校,不到兩個小時他又會跑出來。他舅舅對這點很頭痛就是了。」

  泰克契拉先生記憶裡,唯一一次看過馬提亞斯.藍葛的笑容是他終於寫出最滿意的曲子時,興奮地從大樹下衝進酒館中,同時高舉著雙手大喊著丹麥語的:「我成功了!」那首讓老酒館老闆看見馬提亞斯燦爛笑容的歌曲,正是令他少年一舉成名的《夢見瓦倫泰娜》。那時候的馬提亞斯剛滿十九歲不到二十天。

  「那首歌風靡全小鎮後,他就開始被女孩子們追著跑了。」想到那幅畫面,老泰克契拉笑了起來,「這裡是他的避風港。他剛滿十六歲的第一杯啤酒就是我倒給他的,喝了第一口還嗆到,咳了好幾聲。」即使上了年紀,老先生的笑聲依舊很爽朗,「他最喜歡我現在坐的這個位置,一坐就是下午到晚上,直到他舅舅來抓人,才不得不乖乖帶上他的吉他回家。他說喜歡這個窗戶白天日光射進來的角度,而晚上正好可以從這裡看見整條街被月光壟罩。」

  馬提亞斯.藍葛在1998年離開萊因哈特,前往柏林尋求發展;三年後因肺結核被人發現死於公寓住所,得年二十四歲。

  煙斗中的菸絲似乎燒盡了,老泰克契拉先生放下木煙斗,「我收到一次他從柏林寫來的信,他說他想念酒館,還有萊因哈特的水和氣息。」老先生轉頭看向窗外,午後的陽光從玻璃外懶洋洋地灑了進來,「我希望那孩子在天堂過的很快樂。」




-----------
媽啦應該所有人都看的出來,馬提亞斯.藍葛 = Mattias Kolstrup + Mads Langer吧。>////<
那首《夢見瓦倫泰娜》應該會變成Valentina第三部曲?XD

是說,明明兩個人都還活的好好的而且前途一片光明,我卻把這個虛擬歌手寫到英年早逝,而貝貝告訴我Langer的意思是「長久」。囧(希望兩位丹麥小王子都能長長久久很安好~*合掌*)

小鎮是假的,所有人物也都是假的。這是份作業。嗯,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2010.5.27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