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Arm of My Enemy】Brothers

同人:Voleurs de chevaux/In the Arm of My Enemy/偷馬賊
標題:Brothers
配對:Jakub/Vladimir, Jakub/Elias
等級:PG
概要:Two brothers end up with two single men.
聲明:I own noting.



  他靜靜躺在水中,水流從他身邊經過,溫柔的撫觸宛如戀人的手,滲入他身體的每一吋。他毫無保留。他聽見自己的呼吸,和水聲,沖刷過耳朵。天地間只剩他的存在,還有,日光,耀眼、刺眼的日光,如同劍鋒,直直穿入他眼中。他毫無抵抗。

  『呼吸。』他說。

  他知道Vladi一直都太過軟弱,所以他才要站在他前面,為他擋下一切。他要保護他,他的至親弟弟。但是他失敗了,不論是在軍隊中,或是在溪邊,他都沒有辦法保護好他,保護好Vladi。

  自從軍開始就是個錯誤。

  太陽落入黑暗中,交換了月光。他無力地倚靠在樹上,看著弟弟蒼白的臉,光裸的肌膚正在喪失溫度。他沒有動手爲弟弟穿上衣服。他甚至不確定自己還有沒有力氣移動。晦暗的光線下,影子無聲無息地交錯再分開。Vladimir像是睡著了那般安詳沉靜,如同記憶中的每一次,只是他將永遠不會醒過來。

  在這一夜結束以前,一半的他已經追隨死去。


  『呼吸。』他說。


  Vladimir一直都太過軟弱。他試過教他擊劍,但是當Vladimir第三次跌倒在地上時,他不願意起來。他甚至不願意抬頭和他的目光交視,寧可凝視泥土。他放棄,至少Vladimir會騎馬。他不會不願意承認──他甚至很驕傲,Vladimir騎的比他還要好。

  所以當他看到Vladimir連馬都無法跨上時,他完全無法理解究竟發生什麼事。「我身體不舒服。」他面色蒼白──如紙,如雪。事實比他想像的嚴重。

  冬天要到了,他不想露宿街頭。他不想Vladimir在骯髒的小巷裡躲避著寒風。Vladimir的肺不好,容易受病。加入Cosaques軍團不是什麼光榮的事,但為了弟弟和溫飽,他可以忍下去。


  『呼吸。』他說。


  弟弟躲避著他的碰觸,他以為他不知道,但Jakub清楚,Vladi會躲在角落偷偷哭泣。殺了那個狗娘養的混帳時,他一點也不介意弄髒自己的手──他哭,是為了Vladi。他沒有好好保護他的弟弟。

  水溫太涼,陽光太溫暖,波光粼粼,Vladi在笑,他太久沒有露出真心的笑容。他們都忘了要看好馬匹。


  『呼吸。』他說。


  他只來的及看見弟弟癱軟的屍體在草地上。

  畫面忽然變的那麼刺眼。

  沒有心跳,沒有呼吸,沒有微笑,沒有生命。他甚至沒有時間拯救他。

  他在樹下將外套鋪開,讓Vladi躺著,自己靠著樹幹慢慢滑下坐著。他望著Vladi一整夜,沒有闔過眼。隔天清晨,他挖了個洞,埋葬了他。


  『呼吸。』他說。


  那個跛腳的男孩有著和Vladi相同的氣質。他忍不住注意他。他讓他想起Vladi,他失去的弟弟。他說他在等他哥哥。推門而入的人,卻正是奪走他弟弟的偷馬賊。

  惡仇不共戴天。

  他依循著線索跟隨他們到水邊。波光粼粼,笑聲覆蓋過了水面,那場景好熟悉,他不由得低下眼。


  『呼吸,』他說,『呼吸,Vladi。』


  水流聲、水花聲。他低著眼,壓不下Vladi永遠不可能再出現的笑顏。

  第一次偷襲失敗,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又或許,不用了。被扼抑住的喉嚨,他呼吸不到空氣。藍色的天空中,陽光好刺眼──他想,或許,他可以跟Vladi在一起了。

  然後是大口的空氣灌流進來,將肺全部撐開。他趁機滑入水中。水無聲地擁抱著他。


  『呼吸,Vladi。』


  瘸腿少年把他的劍尖撥開。他盯著他,舉起劍,想再試一次。少年看著他,將身子貼在兄長身上,格在他與劍之間。他又看了他一眼,隨後慢慢閉上雙眼,趴伏在兄長身上闔眼睡去。

  他在保護他,弟弟,保護,哥哥。他想知道Vladi會不會也願意為他這樣做。

  垂下手,他轉身離開。


  『我做不到,Jakub,我做不到。』


  他要殺了他。他一定得殺了他。一命還一命,這是永恆不變的慣例。在河邊,腰上的傷讓他痛的側倒在地猛咳嗽。

  『Jakub,你怎麼了?你還好嗎?』

  他想念那雙探來檢查他傷勢的雙手。現在的他只有一人,只剩寂寞。他感覺身體在燃燒,由內而外,他的口好乾,他想喝水。Vladi,他想喝水。

  偷馬賊最後還是死了。死在他兄弟懷中。不像他冰冷可憐的弟弟,連最後一句話都來不及對他說。

  他累了。他在這裡的任務已經完成。樹林中,風吹的枝葉沙沙交響。陽光是金黃色的,像Vladi頭髮的顏色。他不知道該往哪去。

  那個小跛腳四處跟著他。他已經沒有東西可以給了。沒有什麼他給的起。

  『Jakub,幫我。』Vladi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小跛腳還是跟在他後面。他失去了弟弟,而他失去了哥哥。天空依舊那麼藍,陽光依舊是金黃色的。

  Vladi還在微笑。

  而他們,不過是另一個人的手足。



2010.5.9




------
這部戲看的我很難過。沒有想哭,卻很為這兩對兄弟心疼(好吧Roman除外,誰叫他殺了我的Vladi)。這部戲沒有不好看,卻很難說的出它到底好在哪。如詩的景色是一點,優美的配樂也是一點。

這不是一個快樂的故事,也沒有所謂happily ever after。有很多骯髒、齷齰、不堪的場景在裡頭。暴力、人性醜陋,都有。

最後是一個失去哥哥,一個失去弟弟的兩個人結伴上了路。Jakub會不會好好照顧Elias,不知道。他或許從Elias的身上看到Vladimir的影子,但是他畢竟不是他親身血肉手足。

其實還是為了Grégoire Leprince-Ringuet看的,雖然早就知道他在這部電影裡的遭遇慘兮兮,出現才30分鐘被輪暴還被發便當。可憐的樣子讓我看了好想摟過來揉一揉,還是比較喜歡他在【Les chansons d'amour】裡快樂天真爛漫的樣子。

演哥哥Jakub的Adrien Jolivet眼睛好大,從資料上看起來是個可以關注的演員。扮演Elias的François-René Dupont目前只有這一部演出,他的口哨聲吹的好美(試鏡時一定有偷偷挑過)。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