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private)



相較於那天在你面前崩潰大哭,今天的我已經好很多了。至少起床時眼睛不再酸痛。

那天踩到你的底線,你在撤退。你說:只能陪妳到今天哦,明天要自己勇敢。
我知道,謝謝你。謝謝你容忍我的眼淚、撒嬌跟侵犯。
你總是說那個男生很好啊要不要試試看,妳要是有喜歡的男生我的機車可以借你。可是載著我的是你欸,你有沒有想過考慮一下自己?

得謝謝你。就像你說的,有時候人得自私一點。於是我聽你的話,把座位分開了,不必見到她,不必和她面對面吃飯相處,我比較容易控制情緒。你是對的,暫時跟她隔絕開我好過很多。只是當靜下來的時候,眼睛還是會有點酸酸的,還是會有點點想哭。只有一點點。

你的簡訊,我想回答很好,但似乎沒有那麼好。好一點了,但是我還是沒有辦法和她接觸。聽到她的名字或是想到她的樣子,就會像在被熱水壺燙到以前縮回手那樣撤回意識,自我保護機制。我已經快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難過的是什麼了。其實不努力回想,我甚至快要記不清他的臉。只是他的名字快要變成條件反射,掛鉤著難過、不舒服、不自在。

今天好多時候好想發簡訊給你。只是簡訊對我是很私人的、有壓力的東西。我不希望讓你因此有壓迫感。而且我知道,這一次不能再想做什麼就這樣做了。
你看,我有長大哦。

你願不願意等等我?請你等等我。等我好一點。然後我們一起出去玩。


2010.12.22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