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s Langer:王子背著吉他而來


我猶豫了很久,究竟要不要為這個男孩書寫一點正式的東西。

會有那一些人、一些東西,是妳太喜歡而捨不得和人分享的。一是妳害怕別人不一定像妳一樣珍惜,二是妳怕太多人知道了,會把他從妳身邊帶走。是那一種特別的專屬感,讓妳再三躊躇,是不是應該把他推到眾人面前讓世界欣賞他的才華,因為那是他所期望的、他應得的;還是應該獨自品嚐,在寂寞時讓他成為只屬於妳一個人的救贖。

  因為Sony的那一紙合約,讓我意識到有一天,這個才華洋溢的男孩會站在舞台上,接受很多人的掌聲。那時候,會有那麼一個時候,他不再是我專屬的那一個背著吉他、提著麥克風、為我斬開前方道路荊棘的王子。

  於是我決定,為我自己,為現在他還暫時只屬於我的時刻,留下一些什麼,隻字片語也好、記憶也好。



"I live and breathe for music. It's the navigational instrument I use to make my way through life. A minute doesn't go by, not even a second, without a stream of new musical ideas or familiar phrases running through my head. My songs spring from that source.”
我的誕生和呼吸都是為了音樂而存在。那是我生命中用以探索世界的工具。沒有一分鐘、甚至是一秒,我的腦海中沒有一段音律或是熟悉的樂章流洩而過。我創作的歌曲就是從那一個源頭汩汩湧出。


  邂逅Mads,是10年初。他的第二張同名專輯。【Mads Langer】。黑白封面上的他抿著嘴,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卻欲言又止。那是一個寂寞的冬天,但是他的聲音卻如同暖流,伴隨著日光,緩緩流入我心中。

I'm so sedated, homeless in my own home.
Please wake me up in time,
Before I lose my mind.
I'm too far from home and all I know
Is it's too late to rewind this crime.



  在家中卻恍然流離失所

  校車正在向前移動。我把手指貼在冰冷的玻璃上,額頭抵著窗。眾多的考試將我壓的喘不過氣,我在離家太遙遠的城市,冬季,想念另一端和煦的陽光。沒有根、無處落足的飄零。在這座陌生的城市,孤單是如影隨形的朋友。我還在這裡,但那一個時刻,當他在我耳旁唱起歌時,我感覺有個人在我身邊了。




  Mads 1984年出生於丹麥的Skive,在大城市以西一座偏遠的小城鎮。家裡的一台鋼琴主宰了他的童年,不過他喜歡的並不只是烏木琴身和上頭的象牙色彩裝飾,還有他父親那成榻的唱片收藏都像是海妖Ssiren的歌聲那般,在他搖晃地踏出第一步以前就開始誘惑著他。所以,按照他自己的話總結,這個「從小和他的鋼琴跟父親所有的CD收藏一起長大」的小男孩在高中畢業後,為了追求音樂,毅然決然地打包行李搬到了Copenhagen。在那裡,Mads發現了洶湧不絕的創作力。伴隨著不斷增加的歌迷,他了解到似乎音符與和弦不再僅止於一項簡單的謀生工具。

  2006年,簽下他的Copenhagen Records爲他發行了首張專輯【Attention Please】,這時候的Mads Langer是充滿爆發力的。曾有樂評形容他是「冷靜版的Muse和Radiohead」,雖然我並不以為然。Mads的搖滾好聽卻不夠力。你聽見他聲嘶力竭地在嘶吼著洶湧的情緒,腳卻不會隨著節奏打起拍子。但是他的詞──永遠是他的詞,卻是那樣的歷歷深刻。

"She is so FUCKED up."

  第一句的每一個字都如同銳利的石子,一顆一粒畫破空氣。

  她是我最深愛的藝術傑作,卻也是我專屬的私人牢籠。

Could someone please unlock my heart?
Cause I'm caught in a tragic spell
She's my favorite work of art
My own personal hell

 

  曾一度以為他是個不愛笑的男孩。宣傳照中的他總是皺著眉,MV裡投入演出太過用力或是爲了扮酷而苦著臉,演奏時表情又常因為太過專注而有點扭曲。但是當我看見他笑起來的樣子,一下子北歐嚴冬的冰雪都融化了。

 

  Mads其實並不習慣繃著臉;相反地,如果是個人的小型live show,在演出過程中,他常不自覺地停下和觀眾互動,讓幾句歌詞給觀眾("SHE IS SO FUCKED UP." 如果你唱的夠清晰、大聲,就能夠兌換Mads招牌笑容一個),甚至會在台下觀眾逗他時傻傻地笑了出來,或是在失誤(有時是弦鬆掉了,有時是被逗的笑到無法繼續)時露出無奈又羞澀的笑容。不諳丹麥語的我不能理解他在說些什麼,但能肯定的是,他喜歡這種交流的感覺。

  當你站在台上,當我站在台下,那一刻音樂是我們的橋樑,那一刻我們的心靈分享著相同的震動。

  如果可以,我好想好想,聽一場Mads Langer的live gig。

 

  Mads的現場演出總會有別出心裁的驚喜。他喜歡隨性加入一些不同的歌曲片段,或是更改幾個節拍、音調,甚至變奏。能夠親耳、親眼體驗他的音樂,肯定是令人幸福而滿足的。

"And it hurts with every heartbeat."




  (以上請等聽畢audio ver.後再回頭品嚐更別有味道)


  事實上,【Attention Please】裡的Mads比第二張的他具有更多的攻擊性。

Turn off the evening news.
It is nothing but polution.

Reclaim your right to choose and find your own solution .



  22歲的小伙子,年輕氣焰,勇於批判,勇於挑釁。然而沉寂了三年後再出現的Mads Langer,已蛻去了青春躁動的外衣,變成一個更圓融溫和的歌者,帶著他的吉他和些許滄桑,輕輕在聽眾耳旁叩上第一聲門響。

  Flyberry曾說:「發行同名專輯似乎已經成為歌手宣告自己的音樂轉入新境界的定律。」這一點在Mads Langer身上似乎也同樣地印證了。

"I used to write songs on broad topics, like pseudo - political issues. Now I concentrate on more down to earth topics. I've had the need to knock myself off the podium and trash the shades alongside the attitude, and so far I've succeeded"
以前我寫的歌涵蓋主題很廣,例如虛偽、政治等議題。現在我更著重在踏實的東西上,我需要阻止自己不要再為了舞台而寫歌,需要屏棄壟罩在態度上的陰霾;到目前為止,還算成功。


  我常暱稱他是我的「丹麥小王子」,很大一部份的原因是他的微笑,他笑起來的樣子溫暖而富感染力,就是我心中「小王子」的模樣;雖然我想他本人應該更偏向描述自己是個現代版的吟遊詩人。



  我愛他的詞。如詩。

The stars are falling like rain, crashing all around my head tonight.
星子墜落如雨,環繞我耳旁花火四射飛濺,今晚。
And a dark sky is all that remains of you.
黑夜則是你,最後唯一遺留下的殘骸。
Twilight left me blind,
晨光拋留我獨自面對盲目,
And now all that ever shined is gone with you
而全數的光明都隨著你遠去不復再。




  低沉的鼓聲伴隨著如水流起伏的貝斯,Mads吟詠般的獨白。寫詞如寫詩的創作人絕對不在少數,而用字淺顯但動人的作者肯定也非寥寥可數,但Mads Langer卻能夠用清白的取字譜出如詩般優美的歌詞,是最懾服我的一點。

"If I had lived in the faraway past, I would surely have been a wandering troubadour who braved the highways and byways of the realm, telling tales through my songs, about the breezes and storms, and singing heartfelt love songs to the beautiful noble ladies in their unreachable towers. Anyway, I live my life like a modern troubadour. I face the world with an open mind, guided by inspiration telling me whether to go left, right or straight ahead. Where it leads, time will tell. There are countless stories to tell, and I want to tell some of them through my music."
如果活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必定會是個穿梭在不同國境之間、遊走幹道及僻徑演唱的吟遊詩人,用我的歌講述一個個關於溫煦或者激烈的故事,為被深鎖在遙不可及高塔中的美麗貴族小姐們高唱溫暖的情歌。簡而言之,我以現代吟遊詩人的方式度日、以開放的心智面對這個世界,讓靈感告訴我何去何從。這一條路究竟會通往哪,只有時間知道。(世界上有)有太多太多、無數個等待敘說的故事了,而我只是想透過我的音樂,將幾個傳說出去。




There's lipstick in your eyes
妳的睫毛上薰著口紅,
You've got tears on you lips
雙唇上沾了淚水,
Broken flowers in your hair - golden words are in the air; it's oh so hollow
殘破的花朵點綴秀髮,空氣中彌漫著溢美的言詞--噢全都如此虛幻不實



  這個優雅溫柔的Mads Langer便是貫穿第二張同名專輯【Mads Langer】的主軸。事實上,這一個Mads在2006年已漸露輪廓。【Attention Please】中,我最愛的一首'House Of Life'正混合了這兩種特質:說故事一般的溫柔詩章。

While looking in my eyes you sent me into the skies
當注視著我的雙眼,你已將我拋入天空
We'd never met but yet you invited me
我們不曾相會,但你卻邀請了我
For a glass of wine and a conversation about life and time.
共進一杯酒,以及一場與生命和時間的對話。



  他的聲音是適合故事的。孩提時代睡前妳爬上了床,拉好了棉被,但妳小小的心思還不願意歇息。這時候他的聲音翩然來到妳身邊,於是妳閉上眼,聆聽他的歌聲。原本充滿爆裂的能量收斂成一股溫潤的音流,輕觸著妳的臉、髮絲;妳心中的那個小女孩跑了出來,妳任由他哄妳入睡,任由他向妳道晚安,而且妳知道那會是一夜好眠。

'Whisper Goodnight' from 【Attention Please】
(also my own private lullaby)


Go to sleep with peace in your mind
I’ll make sure that you will find
that everything is not as bad as you thought it was



  大二那年,星期一的夜晚,離開育幼院回到校園,揮別社團的夥伴們,獨自走回宿舍的那一小段路,我會把耳機掏出來。

  每一個當我感覺寂寞孤單的時刻,我會把耳機掏出來。

'Last Flower' from【Mads Langer】

It's in the way she fights her fears
是她努力抵抗眼淚的模樣。
It's in the way she hides her tears from me
是她在我面前極力藏起淚水的模樣。
Baby, I know wherever you go
親愛的,我知道無論妳所向何方,
I'll always be with you
我永遠會陪在妳身旁。


  是這一首歌,把我從泥淖中拉起來。是他的聲音、他的詞、他的歌讓我的心再度溫暖起來。我沒有辦法真正描述'Last Flower'的力量或是著迷處。這是很private的一首歌。是屬於我的歌。每個人、每個女孩都一定會有一首私藏曲,歌詞可能不取巧卻道出了妳的心,旋律可能不高妙卻在妳心上擺盪不去。妳不一定會把它到處張揚,妳更偏向將它收著,在獨處或是受了傷渴望自我療癒的時刻輕輕哼出。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心情有不同的感受,卻又都如此恰如其分。

  This is my song. And this is it.



He cures me and saves me from my broken heart, over and over, again and again.


  這幾年出現了一個名詞「治癒系」。Mads的聲音就有種撫平傷口的能力,彷彿再劇烈的顫抖在他的歌聲下就能慢慢平息。在冷漠的冬天,淺淺吸一口清冷的空氣,對著和煦陽光瞇起眼,最後閉上眼享受那淡淡的幸福。大概是這種感覺。

 

Hold your breath as I kiss you softly
Make a wish before you leave this place
Hold me tight as you whisper your last words
Make me smile before I start to cry


  或許因為他總是無法克制的溫柔,當歌詞的意境越煽情或粗暴,對比他的歌聲那種幾乎有點荒繆的反差越是明顯。

'This Is How Love Is Made'


From your toes to your lips with my fingertips
I'll cover every inch of you, every single bit
And all that is you is so beautiful
You just lay back and let my hands lead you all the way
This is how love is made


  若沉醉在他的歌聲中,很容易忽略歌詞的描寫事實上性感露骨的令人害羞。我無法想像男人躺在床上對著深愛的女人輕輕唱起這首歌,一邊解去所有衣衫、愛撫她全身。(好吧或許我可以)情色卻動人而不下流。

  他翻唱Cee Lo Green的'Fuck You'則因為太優雅而失去了原唱那種想跟著比起中指大唱「去你的」的力道。(卻反而因此逗得我不斷發笑)就如同他的第一首主打歌'Poem With No Rhyme'中的那一句"fucked up"。你並不能因為他唱髒話而憎恨他,因為他的聲音是如此毫無惡意與侵犯性。

 

  像Kurt Hummel說的:「我不是盒子,不只有四個面。」(I'm not a box. There are more than four sides to me.)Mads Langer並完全不是一個那麼乖巧的孩子,至少他努力這麼嘗試。幫Mike Sheridan跨刀的電音單曲'Too Close'就是一個生動的例子。魔幻的電子音樂將他的聲音濃縮、旋繞變的詭迷,將你拉近又推遠,極力抗拒彼此間的引力。






  會有一些歌是能夠讓你一放再放,捨不得按下停止鍵,常常因此莫名整晚就讓音響不知不覺耗費在它們上頭。

  我不知道該怎麼講述這首歌,似乎所有的形容詞都不能完整表達我的意思。音樂有它自己表現故事的方式。我可以換無數個版本,但無論哪一種版本,'Fact-Fiction'永遠如此動人。

 

  我從沉睡中甦醒,她卻遁入夢中。拋我入海,眼看我溺窒。

 



 

  看見最新拍攝的'You're Not Alone' MV,不得不說我是失望的。反而更喜歡公路旅行的版本。商業的力量容易使人失去一些東西。我只能暗自希望那一個穿著白襯衫、一身清爽打扮和有著乾淨靦腆笑容的男孩不要被遺忘。


  他透過【Vampire Diary】被介紹給世界,孤寂陷入沉睡,我則在'Last Flower'和'Fact-Fiction'中復甦。而今夜,河水奔流不願歇。

  他是Mads Langer。My own private prince from Skive, Danmark.


2011.1.23 從去年12/5寫到今天,我想大概足夠了。


延伸閱讀:

Mads Langer's FacebookTwitterMy Space官方網站

Video: Arjan chats with Mads Langer(少見的英文訪問)

飛莓的細膩回應

13 feedback:

Sophie

無意中闖進你的部落格,在去年或者再早一些。很喜歡你書寫文字的那一種感覺,用字不重卻很深刻;分享的音樂充滿靈魂(原諒我沒有更好的形容),在當時真的平復我許多來自課業及家庭的壓力。

唐突的留言希望你不要見怪...(blush)

少言。

大家都好害羞。(笑
謝謝妳喜歡我的字。
我都忘記了從何時開始我已經變成耳機成癮重度患者。很多時候,是音樂拯救了我。就像小時候的一個朋友說:「音樂能讓你自由。」

Abbey.

Hey!!! 謝謝你,我也是因為你而認識mads的人 :)) (但是愛應該是差你一大截 XD)
..所以我也是那個奪走幫你披荊斬棘的小王子的其中一人嗎(哭)!!!!!?(還很壞心的在介紹給其他人..:'))我..我是因為你最先前那篇而認識到的哦!!!!(強調?)

然後我剛剛因為影片裡看不清楚mads王子臉龐(科科)點進youtube裡看,但是犯蠢的沒有close網誌裡的youtube內嵌影片..因為意外的很合(還蠻有情調的)就這樣聽完一首歌!!!! XD

Sophie

感覺耳機成癮是很浪漫的事=)
在兩耳之間,我的世界無限寬廣,雖然只有自己分享卻不孤單,因為知道喜愛的歌會一路相伴。(新年願望是買耳機XDD)

少言。

@Abbey
哦,哦哦哦哦哦哦!!我竟然把Mads真的推廣出去了~~(淚目)
沒關係現在人還沒很多,我們可以瓜分一下小王子的時間,一三五二四六分,星期天讓他休息。(喂
聽說他三(or四or五)月份會發一張新的國際專輯,我們拭目以待好了~
現在到官網註冊電子報可以免費獲得The River Is Running Wild的Mp3哦!>////<(那個檔案真是大的有點誇張)

@Sophie
耳機成癮有時候會害我...被罵!XD("耳機關小聲一點啦妳耳朵會壞掉啦")
有一副好耳機陪著自己聽音樂,一定會很幸福吧~

Abbey.

哈哈哈,謝謝你的大愛 >//////<..
真的嗎!!! 國際專輯的意思是..台灣買的到,會代理!!!? wow~
摁摁,可能因為是320K所以檔案大了些,不過音質非常不錯啊!!!(拇指)
是說, break news youtube上的兩首歌我需要安裝外掛程式(火狐)耶!! 是哪個音樂程式呀?!! 真是不好意思!!! Ora

少言。

本來偷懶不想修語法的,但是既然妳提出來了,我就把它搞定了。XD現在這樣應該看的到了?其實是一首比較抒情變奏版本的Remain Of You live。
國際專輯...台灣不一定有代理,不過Sony是大廠,所以可能會有也不一定。不過比起前兩張由Copenhagen Records發行的,入手度應該會容易很多。網路上說不定也能直接買。
(可惡我暑假去德國時一定要通通拖回來!!)

flyberry

看到自己的話被引用有嚇到,盯著螢幕好久才確定自己沒看錯。知道有人把自己曾說過的話語記在心上,那感動的感覺無與倫比。

比不上你對Mads Langer的深愛,看完你掏心掏沸的這篇文很久,直到最近才動手花了一週時間打完要給你的回應,丟在我家,結束的很草率就是了XD~~

少言。

我其實很不習慣引用名言佳句,以前看見所謂佳文範本上作者引用名人大家的話用的五彩繽紛,我自己寫來就詰屈聱牙格格不入;但相反的,很多時候一些朋友說過的、引起共鳴的話卻反而停留在心上。=)

我昨天臨睡前看見妳的新文,感動的久久不能自己。會回在妳下面,請容我慢慢整理思緒。>////<

Jia-Lin

偶然間聽到Mads Langer的You are not alone覺得很棒 google一下就看到妳的文章了 好細膩 我要把妳貼的Mads Langer連結都聽過一遍(笑)

少言。

每次看見有人因為Mads而找來我家都會很開心~

Mads小王子(雖然他最近在走熟男風=  =)的第一張國際專輯預計在5/9發行,如果喜歡請記得支持他唷!^____^

Sophie

Mads的聲音已經陪我走過了三天的考試期=)

you're not alone已經聽得嫻熟到連坐公車時會不自覺跟著哼。

前天口試跟老師分享想買的東西,就不小心順其自然的稍微介紹了Mads的音樂(我說想去國外買專輯),意外地口試進行的非常流暢,真是太高興了XDDD

少言。

新專輯上市倒數一個星期了。=W=
哇啊~是英文口試嗎?超棒的呀!
考試有他陪伴真的很治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