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Forget Me Not 第一章

標題:Forget Me Not
作者:Beautifulwhatsyourhurry
級數:NC-17 for possible smut later and severe language
配對:Kurt/Blaine (如標示)
警告/劇透:無
作者筆記:This fic will be multichaptered (though I don't know how long, but with shorter chapters than McKlainely) and quite different from others I've written. Less fluff, for sure. I hope you'll read & review anyway. :)
這會是篇多章節的小說(雖然我不知道會有多長,不過會比McKlainely短一點),還有和其他我寫過的小說不太一樣。可以確定的是不會那麼溫馨。希望你們還是願意讀一讀,回回應囉。:)
大綱:Five years down the road, Kurt & Blaine run into each other after a painful breakup and no communication since. Can they start again or is it really too late?
五年已逝,Kurt和Blaine在經歷了痛苦的分手、毫無音訊聯絡後再次重逢。他們還能夠重新開始還是一切已經為時已晚了?
原文

授權:

譯者筆記:我還是沒有beta,而這篇我在看第一次的時候哭了整整四次。會更新很慢。絕對沒有日更,月更不一定,但是保證絕對不坑。


第一章

  這是件不可思議玄妙的事,一顆心能夠破碎的如此輕易。被埋藏的這麼深,深藏在骨骼、肌肉、組織間,在你體內的中心,彷彿是全身上下最珍貴的部份。雖然你知道它並不真的掌管感受,而單純是負責將血液和氧氣運送出去。心集脆弱、可怖和美好於一身,因為氧氣於我們是何等重要,以致心於我們是何等重要即便在我們認知中它不過一群纖維的組成。

  可當它受傷的時候,痛卻是那麼真實。那麼具體,就在那裡,那麼獨立不似你在生命當中會體驗過的其它經歷。

  十七歲,還有著宛若從靈魂深處幻化出的美妙嗓子的漫爛年少,Kurt Hummel心碎了。

  我必須離開,他的情人如是說。我們要搬去德國。他們不讓我留下來。

  Kurt懇求、哀求、哭了又哭但全都無濟於事。

  我不能和你再在一起,他的情人如是說。太遠了,太困難了。我很快會再跟你聯絡。

  他食言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Kurt從高中畢業,上大學,從大學畢業,現在正坐在他位於Los Angeles狹小擁擠的公寓內,套上鞋子,走出家門,到街角的小咖啡店值他的班。這是當他沒在唱歌或是參加試鏡或是做其它他真正想做的事情時他的工作。不過沒差。人們還算友善,城市大的誇張。相較於Ohio的小鎮,LA更願意接受同性戀者。

  大學沒有改變他什麼。他早就知道自己想要做的是什麼,而那和社會學士學位丁點關係也沒有。不過那張證書還是被裱框,突兀且格格不入地掛在老家的起居室牆上。離家時他婉拒了家裡頭的經濟支援;他想按照追尋美國夢那樣的方式來生活。拼死拼活工作,存錢,自給自足。時不時,他會在陳年的咖啡屋裡和一個先前認識、懂得彈吉他卻不太會唱歌的男人搭檔演出。常客們似乎還蠻沉醉於他的歌聲;Kurt頗喜歡那種人們壓根不期待他開口卻被他的音色所驚豔,而他的歌聲會充滿整座餐廳。

  即使他的嗓音因為他從大二開始抽菸而不再似高中時那般純淨。他曉得這個習慣對於歌手來說有害無益,但有時候你就是會需要一根尼古丁讓自己他媽的冷靜下來。

  Kurt也沒有打算過什麼清心寡慾日子,絕對沒有。大學時代,他和幾個人曖昧過,認真交過一個男朋友。他們很相似,有過一年半美好的回憶,共同登台演出,一起享受安靜的晚餐、衝趴,還有其他一般情侶會做的事情。

  但Kurt有天忽然意識到,已經太多個數不清的白天和夜晚,他都渴求著縷縷深黒鬈髮以及那個足以點亮整座西海岸的笑容。

  於是他們分手了。不算太慘烈,只有最低額度的眼淚,而Kurt感覺自己有點混帳。不過他必須這麼做,因為那對他當時的男友並不公平。

  截至目前單身了將近一年,總的來說他過的還算不錯。

  而現在他在此,沿著街道漫步而下,不時啜一口鬆掛在指間的菸。抵達咖啡店門口時,他將菸頭按熄在戶外座上的煙灰缸裡。向幾個熟客點頭致意,他走到櫃台後,套上圍裙,對幾個同事露出燦爛笑容。這裡的每個人都習慣了自在愜意。他們也都聽過他演唱,開玩笑說他應該屬於百老匯而非LA,Kurt總是對這種揶揄用苦澀的微笑一笑置之。

  他完全沒意料到,在這一天,他的生命會轉一個大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結束值班後,外面的已經有了些許涼意。他將挽起的袖子放下,又點燃了一支菸,對著夜晚的冷空氣吹出一圈煙幕,準備轉身沿著街道離開,卻用力撞倒了另一個矮他些許的男人。

  「天——你沒事吧?」Kurte趕緊上前關切,彎下腰幫助那可憐的傢伙站起身來。

  「哇噢,嗯,我還好。」那人回答,感激地握住Kurt的雙手站起來,調整了一下肩上的背包。「不好意思,我剛沒在——」

  他們盯著彼此一會,認斷點燃了他們的雙眼,色彩如同白晝與黑夜。

  「B-Blaine?」Kurt結巴地開口。

  「Kurt?」

  「你在這裡做什麼?」Kurt問道,因為,拜託,搞什麼啊這是?

  「我只是……在這裡。」Blaine回答,手扒過後腦的鬈髮,如此熟悉的動座椅至於Kurt的心跳幾乎加速。「我畢業啦,然後就想……見見世面,拜訪我沒看過的地方。我打算從這裡開始,然後,呃一路打工環遊整個國家。」

  噢對吼。Blaine確實可以這麼做,Kurt思索著,他家反正很有錢。

  但此刻Kurt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因為自從十七歲以來他們不曾再交流過隻字片語。沒有魚雁往返,沒有來電,沒有email,什麼都沒有。儘管Blaine在離別時許下諾言,他們還是退出了彼此的生命。Kurt想抓狂,想對著Blaine大吼大叫:「為什麼你不打電話給我,為什麼你不寫信給我」但都已經過了五年,他應該要長大了。

  更別提,帶著鬍渣,雙眼仍舊閃爍著榛色光芒但更像點綴著綠色的蜂蜜色彩,帶著那永恆不變、Kurt還記得十七歲時的自己曾經握滿掌心的鬈髮,Blaine看起來非常、非常俊俏。

  「那在這裡做什麼?」經過一會沉默後,Blaine終於開口問到。

  「我住在這裡。」Kurt這麼說道,吸了一口幾乎被他遺忘的菸。

  看見這個舉動,Blaine挑了挑眉。「而且你現在還會抽菸了?」

  「五年可以改變很多事情,Blaine。」

  「看起來的確如此。」

  「嗯。」Kurt撚熄香煙。「你要去哪?」

  「呃,不知道耶其實。我一整天沒吃飯,不過覺得應該找家旅館登記先。」

  認知所及,Kurt應該瞭解到自己接下來的問題應該不是(也可能是)最明智的問句,但那些話已經從舌尖自己滾出來了。

  「你想和我一起吃晚餐嗎?」

  Blaine顯然被殺的措手不及,因為他雙眼瞬間瞪大,又快速恢復原狀。他聳肩,努力裝作若無其事。

  「當然。」Blaine回答。

  Kurt領著他到幾個街口外一家24小時營業的三明治店,拒絕了Blaine請客的意圖。

  「我付得起自己的三明治,」Kurt表示。「我又不是窮人。」

  Kurt不得不承認,在內心深處仍然有個小小的苦澀種子正在發芽,對Blaine尖酸苛薄似乎才能讓它開花結果。他們在小餐桌的兩側落座的時候,Blaine的眼睛落寞地低了一點。

  「所以整個期間你都在德國?」Kurt好奇地問。

  「大部分時候是。」Blaine說。「不過有個夏天我去英國唸夏日學院。」

  「真好。」Kurt挖苦到。

  基於某個緣故,Blaine沒有回嘴反擊,Kurt有點討厭這樣,因為他現在處於非常想找人吵架的心情。他不需要寒喧。他想要答案。他們曾經這麼親密。他們曾經相愛,是,他們被迫從彼此身邊離開時確實年輕青澀,但Kurt相信那一段感情是那麼、那麼的真實。

  不過,對於Blaine似乎並非如此。

  他們安靜地吃完餐點,將垃圾丟棄,慢步離開。

  「聽著,」Blaine終於開口,「我能了解你在生我的氣,而說真的,你也有權利這麼做。但我跟這座城市真的該死的不熟,所以如果你能好心指引我最近的旅館的方向,我感激不盡。」

  Kurt嘆口氣,捏捏鼻樑,感覺到頭痛即將降臨。

  老天幫助他,這可是Blaine。是那個將他從喪氣的泥淖中拖出來,在他驚恐地以為一切只是自己憑空捏造出來的幻想時帶給他真正的愛情的男孩。是那個第一次(正確地)吻他的、和他分享巴黎夢、陪著他在售罄的票口外放聲高歌的那個男孩。現在當Kurt凝視他,隨著歲月更迭他明顯成熟了一點、疲倦了一點,但Kurt自己不也同樣如此?

  因為是Blaine,他讓苦澀的種子暫時到別的地方生長。他知道自己他媽的瘋了,思緒和感情全都脫離了常軌。上一克他想賞對方一巴掌下一刻卻想將Blaine摔到牆上操到對方連自己的名字都記不清楚。

  「不。」一會之後Kurt才開口。

  「好吧,」Blaine回答,調整了一下肩上的背包,「我會自己找。」

  Blaine轉身要離開,Kurt單手拉住他阻止了對方然後……

  噢。

  噢老天。

  肌膚相觸的那一霎,Kurt深深希望自己不曾這樣衝動,因為那股溫暖不凡的感覺包裹了他的胃,火焰瞬間蔓延過他的血管。

  他鬆開手。

  他驚訝地看見混合了困惑和吃驚的表情閃過Blaine臉上,他也非常肯定Blaine同樣感覺到了。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

  「我的意思是,不,我不會告訴你旅館在哪,因為我打算讓你在我那待著。」Kurt澄清道。

  「你——你不需要這麼做。」Blaine說,「我可以找家旅館就好。」

  「當我有張超級舒適的沙發時沒理由你要浪費錢在旅館上頭。」

  「我不想要,呃,闖入你的生活什麼的。」

  「Blaine。」

  「嗄?」

  「閉嘴跟我走就對了。」

  Kurt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樂意見到Blaine這麼做,但毫無疑問,自己的心絕對又再次動搖了。因為Blaine給了他一個微笑。

  明媚的足以點亮整座西海岸的笑容。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