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Forget Me Not 第二章

第二章

  Kurt領路上到二樓,掏出鑰匙插入門鎖。他開門,示意Blaine和他寂寞的背包進房,打開電燈。

  「小小的,」Kurt略帶歉意地說。「不過我保證,沙發絕對舒適。」

  「很有你的味道,」Blaine回答,環顧四周。「即便不大。」

  Kurt聳聳肩,將鑰匙扔到一張小餐桌上。「廁所就是你右手邊那唯一的一扇門,如果你想沖個澡請便。我去換件衣服。」

  話剛說完,Kurt就消失在臥房內,將門關了上。他聽見浴室門關上的聲響,當老水龍被Blaine扭開時的出水聲驗證了關於淋浴的推測。他在床舖邊緣重重坐下,將鞋子踢開,併攏在床頭茶几旁放好。不像以前有強迫症那樣的整潔,不過對於收納他還是保有自己的規則。

  他在衣櫃裡逐件翻找,直到發現一件合適的棉褲,拋到床上,然後是一件平板的黒T恤,換上,舒服地準備迎接夜晚。打開門準備走向他那迷你的陽台抽根菸的時候,他聽見Blaine的歌聲從淋浴間傳出。

  他站住腳。

  心猛然晃了一下。

  淋浴時Blaine總是會唱歌的。

  有他在身邊,做那些小事、同樣的動作習慣、同樣完美清晰的語調,讓Kurt的回憶如潮水搬湧回那段單純的時光。回憶全速撞進胸口,他止不住地回想著 Blaine傾身舔去他鼻尖上醺的鮮奶油。他記得、明白地記得薄涼的床單下Blaine貼著他的軀體。他記得在車裡放聲高歌,記得數量不可思議的咖啡約會還有在Dalton Academy走廊上的那些私密、曖昧的微笑。

  忽然Kurt意識到自己正站在Blaine門外,幾乎像個變態偷窺狂那樣聽著他唱歌(如果只是聽而已也算嗎?)太久了,催促自己抬起還穿著襪子的腳,掏出一包菸,滑開通往陽台的玻璃門走出去。

  他點燃一支菸,煙霧填滿肺部後,他嘆了一口氣,白霧濃重地沒入夜晚清冷的空氣中。經過幾口吞吐和幾個挫敗的妄想之後,Blaine加入他身邊。

  「你知道那些對你非常不好吧?」

  「五年都過了,你不能重返我的生命中還像個老媽子一樣。」Kurt嗆他。

  「我沒打算當你媽,」Blaine嚴正聲明,「只是想指出一件明顯的事實。」

  「嗯哼,我做事情不再需要你管。你不是我的男朋友很久了,Blaine。」

  「我也知道,其實。」Blaine回嘴。「雖然我的確很想知道你讓我留在這裡過夜而你想做的只是找藉口跟我吵架存的到底是什麼心。」

  「噢,你覺得我沒有像個婊子般幾幾歪歪抱怨的權利?」

  Blaine扒過溼漉漉的鬈髮,Kurt忍不住好奇它們的氣味是否依舊,他是否還是用相同的洗髮精還是他用了Kurt放在淋浴間裡的那些。他詛咒自己淨想些亂七八糟的念頭。

  「好吧。要攤牌是吧。」Blaine兩手如同投降那般甩向空中,接著落在後臀上,他對情況有所不滿時的習慣動作。

  「說得好像我才是欠你解釋的那個。」Kurt嗤鼻,把菸在他先前放在室外的金屬煙灰缸中攆熄,再走回室內。

  想當然,Blaine跟上。「我不知道你想要我說什麼!」他將門在身後滑上。

  「或許你願意從為啥天殺的你不再聯絡我了開始?」Kurt扭過臉面對前任男友。「還是說是我沒資格擁有那些?」

  Blaine張開嘴卻發不出聲音,Kurt笑得彷彿他贏了第一回合。

  「有意思。」嘲諷般,Kurt低語。

  「你不能就站在那假裝好像你無所不知,Kurt。」

  「嗯哼如果你他媽的願意解釋,也許我會稍微意識到這點。」

  「你也講太多髒話了,」Blaine指出。「我還不知道那對我來說算不算的上是種吸引力。」

  「別換該死的話題!」

  「我想!」Blaine終於大吼。「我想打給你、或寄email給你、或什麼都好,但每一次我輸入你的號碼或每一次我坐在電腦前想給寫點什麼給你,我都不知道該寫些什麼!」

  「你可以隨便說什麼都好!即使只是一句『Ohio的天氣怎麼樣』我都會很開心,但你連那一句話都沒有!」

  「從什麼時候開始聯絡變成的責任了?」Blaine不得不反問。「你也可以寄email給我那一樣容易!當然,你沒有我的號碼可以打,你也沒有地址可以寫信,但我見鬼的電子信箱可沒有換過!」

  「因為才是離開的那個!」

  「那又不是我願意的而且你也知道這點!我父母親不願意讓我留下來!」

  「你可以住宿,」Kurt爭辯著。「你知道你可以留在Dalton的。」

  「你以為我求他們的那時候會沒想過這點嗎?」

  「你可以更積極一點的。」Kurt堅持。

  「你簡直——嗄!有時候你還真是該死的頑固,我發誓!」

  「嗯哼至少這點可沒有改變。」Kurt諷刺道。

  「你為什麼要這麼冥頑不靈?」

  「因為你惹我不爽。」

  「噢,我惹你不爽,是嗎?」Blaine拋出一聲虛弱挖苦的乾笑。「好吧,我說,這種感覺彼此彼此。我到底在這裡幹嘛?」

  「你才是那個忽然跑到Los Angeles的人。」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我到底在這裡幹麼,站在你的起居室裡面,和你為了已經超過五年的分手爭辯不休?你當初幹嘛要邀我來你這過夜?」

  Kurt的下巴繃緊了,因為為了某個他媽的爛理由,這是個他沒有辦法回答的問題。

  Blaine露出勝利的笑容。他剛贏得了第二回合。

  「要嘛你把我丟出去然後我會去找家旅館,要嘛你給我一個枕頭讓我睡你的沙發。明天開始我可以再次離開你的生命,如果那是你想要的。」Blaine說。

  Kurt氣呼呼的。他拒絕承認他不想要Blaine離開。他拒絕承認他想要Blaine留在他的生命裡,不過他不知道自己的忍耐極限究竟在哪。他不知道Blaine打算在Los Angeles待多久因為他沒想過要問。

  但是當他走回臥室為Blaine從衣櫃裡拉出一件多的毯子,從床上扯下自己的一個枕頭時,他明白自己並不想得知Blaine預計待上多久,因為他不確定自己能夠承受只是幾天的事實。

  他完全不能理解自己此刻所有的感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隔天早上,Kurt縮了一下才從床上下來,還帶著壓力引起的頭疼,滿心慶幸自己直到晚上才有事情要做。就十點鐘來說陽光太該死的明亮了,他對自己喃喃自語,睡眼惺忪地蹣跚走入浴室小便沖個澡。

  當再走回起居室時,他楞在原地。

  噢,對吼。對吼,昨天晚上Blaine不知從哪冒出來又回到他生命裡了,現在正睡在他的沙發上。

  該死的,為什麼他連在睡覺的時候看起來都那麼可愛?為什麼他的捲髮一定要這麼不受控制而且漆黑?為什麼他貼在臉頰上的睫毛看起來那麼柔軟溫順?為什麼他的下巴上的疤痕偏偏這麼完美的不多不少?為什麼他的雙唇看起來這麼飽滿還微微分開還有為什麼Kurt會有衝動想吻到他無法呼吸然後吞下他所有的呻吟還有──

  操。

  他快要瘋掉了。

  Blaine Anderson隨著年紀更成熟動人了,Kurt為這點憎恨他。

  一來他昨天的氣還沒完全消,二來他又生氣自己仍然被睡在沙發上的男孩所吸引,Kurt在廚房裡打開櫥櫃拿碗抓湯匙打算弄點穀片吃的時候肯定製造了不少噪音。

  Blaine立刻被吵醒,Kurt瞪視著對方揉著迷濛的雙眼、沿著自己的沙發伸展著精小結實的身體時有多麼可愛。當他艱難地將目光從Blaine上衣那塊不小心被掀起而露出的腹肌剝離開時重重地吞了口口水。

  他想甩自己一巴掌。Kurt轉身將穀片從冰箱上頭抓了下來。

  「所以……」折完前一夜蓋的毛毯後Blaine開口,「你想要我離開嗎?」

  Kurt嘆了一口氣,把一加侖的牛奶推到一旁。他抬眼注視著Blaine,後者正坐立難安地在兩隻赤裸的腳上交換著重心。

  「你想離開嗎?」Kurt問,努力不讓憂慮從聲音中洩漏出。

  Blaine抬臉對著他,他們四眼膠著幾乎永遠那般,Blaine才用最微小的幅度搖搖頭。

  「不想。」

  Kurt立刻點頭,將牛奶蓋上,把湯匙插入那碗玉米片中。

  「那就留下來。」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