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Forget Me Not 第三章

第三章

  他們安靜地在小廚房裡吃著穀片,只偶爾目光交會。沉默有些緊繃但並不尷尬,Kurt甚至有點享受。他已經很久沒有和誰好好坐下來一起吃早餐了。當然,曾有一兩個傢伙留下來過夜,不過太陽升起時他們總是會離開,只留下他獨自一人在冰冷、空蕩的床上醒來。

  吃完後,Blaine是那個將空碗收拾到水槽清洗的人。他洗碗的時候Kurt還真不知道該做什麼,於是他只好裝忙,去把毯子和枕頭從從沙發末端抱起來,放回它們原來屬於的臥室。當他再出來時,Blaine在浴室裡換著衣服,Kurt把自己丟到沙發上,拿起遙控器轉開電視,頻道上正播出教人家怎麼烘培出美味蘋果派的節目。Kurt差點對那些步驟簡單的程度嗤之以鼻。他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下廚了,和他前任男友在一起的就沒有了,不是因為他不再享受那個過程,不是的。

  他只是沒有可以烘培的對象。

  Blaine從浴室裡出來,試水溫般地坐在沙發上Kurt旁邊的位置。他們沒有靠太近,但Kurt還是能感覺到Blaine大腿還有Blaine手臂的熱度,以及沾抹在他脖子上淡淡的肉桂夾雜男人味的香氣。Kurt轉了一台。

  「我假設,你已經累到不想吼我了?」Blaine一邊的嘴角勾出一個小小的笑意。

  「暫時。」

  「好消息。」Blaine雙眼盯著電視,Kurt又不停跳換著頻道。「所以你今天要做什麼?」

  「什麼也不做。」Kurt聳肩,終於在「徹底改變之家庭再造」(Extreme Makeover Home Edition)的重播停了下來。「我今天不用上班。」

  Blaine點點頭,他們的視線依舊沒有交集。「你晚一點會想去喝點東西之類的嗎?」

  「噢,呃……不行欸。我晚上要去一個地方唱歌。再晚一點或許可以。不過到那之前我沒有事情要做。」

  「你還有在唱歌?」Blaine問,奇怪的光芒在他眼睛中閃爍著,他轉過頭面對Kurt。

  「有時候啦。」

  Blaine微笑起來,Kurt的心跳停了一下,接著開始加速。「那很棒耶。」Blaine說。

  「你不再唱歌了嗎?」Kurt不解。「除了洗澡的時候以外?」

  Blaine雙頰染上一點色彩。「在車裡也算嗎?」

  「我覺得不算吧。」

  「那大概沒有吧我猜。」

  「但你還是很能唱啊,如果你昨晚的淋浴秀算證明的話。」Kurt評論道。

  Blaine稍稍聳聳肩,又把注意力轉回電視上。「當然。我只是……不唱了。」

  「你還是會彈吉他跟鋼琴吧?」Kurt感覺需要問這一個問題。

  「會啊,」Blaine回答。「我只是沒有帶我的吉他一起來而已。我不知道自己會待在什麼樣的地方,不想它有機會被偷或是發生意外什麼的。」

  Kurt點點頭。他們又再度陷入了沉默。Kurt則在迷失回憶中。他還記得第一次撞見Blaine彈吉他的樣子。Dalton的制服外套被拋在椅子上,領帶拉鬆,襯衫最上頭的幾顆扣子解開,Blaine坐在床上,撥弄著幾個和弦一邊輕聲哼唱。Kurt 沒有敲門就進門,因為他們以前是太過要好的朋友而他們對彼此從來不會先敲門除非那時已經接近宵禁時分。Blaine抬起頭來看著他,有點吃驚,彷彿他在做什麼危險或是違法的事情時被人贓俱獲,但Kurt在Blaine書桌椅上落了座,請求他繼續下去。Blaine照做了。

  他媽的老天,Kurt詛咒著自己。他得停止再回想類似這種事情了,因為這真的逼的他有點快瘋掉同時比十分鐘以前更加沮喪。可他控制不住自己,當他回過頭望著Blaine的側臉,他下巴的弧線更俐落了一點、眼角多了幾枚皺紋。Kurt朦朧地想著那些也曾出現在Blaine十七歲的臉上,那時他笑得那麼燦爛以至於Kurt擔心他的臉會因此而發疼。

  忽然他被痛楚如狂潮般淹沒,累積五年心歲所鐫刻出的痛,這一刻他心知肚明那是Blaine操他Anderson的錯。Kurt知道自己歷經了滄桑,知道生活不再如以前自己眼中那般浪漫。他知道自己會講髒話,知道自己會抽煙,知道自己不再讓任何人太過靠近。他也知道自己不再敢重蹈覆轍全都是因為這個男人,這個曾經屬於自己的男孩,這個曾經將Kurt的肌膚撕開,鑽進他肌理間的男人;要是拒絕承認Blaine早從那時就已經在他操蛋骨髓裡棲息的話,那麼Kurt就是在撒謊。

  「你留了一朵花給我。」最後,Kurt氣若游絲地開口。他失去理智般想把那句話收回來,因為撇去前晚的怒氣之外,他完全沒有信心自己已經準備好再度挑起這個話題。

  Blaine低了臉,闔上雙眼,點了點頭。

  「一朵勿忘我。」Blaine低語著回答。

  「很漂亮。」

  「花語,我覺得。花語很美。」

  「你離開幾個星期後就枯萎了。」Kurt告訴他。

  「我沒有期盼它能永恆不朽。」

  那一句話令Kurt想放聲大哭,因為那一句包含了太多意義,有太多種解釋,但他沒有。他已經太久沒有流過一滴眼淚。他也不打算從現在開始。

  「你……我不再是以前那個小男孩了。」

  「我也不是。」Blaine柔聲說。

  「你傷了我的心。」Kurt坦承,同時憎惡著自己的語氣如此該死的蒼白虛弱。

  「我也傷了我自己的。」Blaine告訴他。

  Kurt尖銳地吸了一口氣,沒有發出任何聲響。他不知道是否該選擇相信他因為——他離開了。他就那樣離開了。再也不回來,再也沒有打過電話,再也沒有捎來隻字片語,而自此之後很久一段時間Kurt過的很糟。他變得抑鬱退縮。朋友們試過將他從泥淖中拖出,最終他們成功了,但Kurt的心也同樣變得硬冷,在外頭又加上一層尖銳嘲諷的武裝好保護自己。

  Kurt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原諒Blaine Anderson所造成的一切。

  可他再也沒辦法再坐下去了,沒辦法再待在他旁邊的沙發上,在這間狹小破舊的公寓裡,假裝一切都風平浪靜。就算這對於Blaine而言從來就不如同這對於自己那般重要。他只是嚥下喉間湧上的苦澀,努力平復自己狂飆的心跳,才能夠再次開口。

  「我們去喝杯咖啡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Kurt拖著Blaine到他打工的咖啡店,幾個同事對他擠擠曖昧的微笑,甚至有幾個對他豎起拇指,不禁令Kurt搖了搖頭。他們捧著自己的飲料,坐到外頭去以便Kurt能抽根菸。他頗確定Blaine在他吸第一口的時候扮了個鬼臉,但他選擇性地無視之。

  「所以,你本來計畫在LA想看些什麼?」Kurt覺得有必要問一下,因為他真的摸不清楚Blaine接下來打算做些什麼。

  「不知道欸。」Blaine坦白,啜了一口熱的燙嘴的摩卡。「本來是打算四處晃晃,然後到一些會吸引我的地方逗留一會這樣。」

  「你從來就不是個會事先計畫的人。」

  「我一直都有點隨心所欲,」Blaine同意。「那也是我為什麼會只帶個背包就跳上飛機的原因。」

  「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麼把你所有必須家當都塞進一只背包的。」Kurt嘟囔。「要我會死。」

  Blaine微微笑,聳聳肩。「你從來就不是個能夠俐落收拾行囊的人。」

  因為Kurt無法呆坐在那眼睜睜看著對話淪落到只剩『你從來就不是』的地步,他提議帶Blaine參觀這半部的城市,至少是他熟悉的地方。Blaine同意了,Kurt介紹了他晚上要唱歌的咖啡屋、他最喜歡的小吃。他介紹了自己曾經碰見幾個電影明星的位置、喜歡買東西的地方、偶爾會和朋友出去玩的地方。介紹了他珍愛的老電影院,並指給他看有次自己被突來傾盆大雨淋成落湯雞的街角。

  那些並不算太多。他沒有什麼狂野、刺激的生活,也沒有十七歲仍和Blaine在一起時那樣堆積如山的回憶。不過Blaine似乎還算享受這趟即興的小旅程,他大笑、微笑,讓Kurt感到有些驕傲自己仍然能令對方這樣無拘無束地縱聲大笑。

  他們在旅途中間的一家當地比薩小吃攤用了短暫的午餐,最終還是必須回家,因為Kurt必須準備出發到咖啡廳演唱了。

  「你可以,呃……你想要的話可以待在這裡,」一回到公寓裡Kurt立刻這樣告訴Blaine。「或是你想出去晃晃之類的,我都沒差。可以把備用鑰匙給你。」

  「我可以一起去聽你唱歌嗎?」偏偏滿頭鬈髮,Blaine問道。

  噢。

  出於某些理由,Kurt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選項,他有點驚訝Blaine想跟著一道去。

  「嗯當然可以。」Kurt回答。「如果你想來的話。」

  「我很樂意。」Blaine說。

  當Kurt走進房間準備換衣服時,忽然發現到自己胸口有點緊繃,臉頰氳熱。有點沮喪自己竟然會沒有衣服可穿,即使所有的衣服都是乾淨的,而且他喜歡他的衣櫥。

  他討厭自己想要令Blaine驚豔,他討厭Blaine蜂蜜榛子色的眼睛能夠只用一個微小、珍貴的偏頭就讓他的心再燃起火苗。

---
這是 勿忘我,Forget Me Not,這一篇的名字,也是Blaine留給Kurt的花及花語。



0 feed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