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ve Been Looking For You Forever (1/23 新增阿史姑娘的插圖!)

標題:I've Been Looking For You Forever
作者:少言
分級:PG
配對:Blaine/Kurt
概要:Blaine Anderson作了一個夢。
聲明:我不擁有他們,但他們擁有彼此!>////////<(這就是官配的強大之處啊咩哈哈哈哈哈哈!!*叉腰仰天*)
筆記:獻給Bdon,和她美呆的人魚圖!不能再更愛妳的圖了!

謝謝阿史姑娘的插畫!!!<3 超級可愛的!>/////<




謝謝星斗的美圖!!!如果真的變成漫畫什麼的我就……>/////<


  禮物代表著人的心意。

  有些禮物不格外貴重卻意義深遠,例如祖父留下的懷錶;有些禮物簡單卻溫暖感人,例如情人間交換的書信。送禮人精心挑選好禮物,可能精美包裝也可能不,當送交到收禮人手上時,最想看見的,不外乎是收禮人臉上驚喜、興奮的神情。

但Blaine Anderson萬萬沒想到,當他見到所謂「生日禮物」時,會是這副景象。

  一座巨大的水缸佔據了艙底正中央,在其中,一隻人魚孤獨地佇立漂浮在水中,牠身旁沒有任何裝飾,赤裸而蒼白。

  「這是什麼?」他驚愕地開口。

  「您的生日禮物,殿下。是陛下特意懸賞捕捉回來的,說是要作為殿下成年歸國的賀禮。」

  人魚瞪大著雙眼注視著王子,牠的目光中沒有評斷、沒有好奇,只有無盡的害怕。

  Blaine完全沒有辦法移開目光,「……為什麼?」

  「陛下認為殿下對這些畜生有著過份的關心。」Sebastian回答,語氣尊敬但強硬,「他覺得與其讓殿下回國之後成天喬裝偷潛逃出皇宮,到海港或森林裡冒險犯難,不如送您一只放在房內觀賞,也省得王后殿下憂心殿下安危。」

  「不。」王子轉過頭,他的眼中充滿詫異和斥責,緊緊盯著他父王安插在他身邊名義上是照料他生活起居、實際上是監控他一舉一動的眼線,盡可能以最嚴肅的口氣命令:「釋放他。」

  「恕難從命。」Sebastian盯著Blaine,口吻恭敬卻帶著輕蔑,「陛下早有預料到殿下會有此要求,特意吩咐我們無論如何不能放走人魚。違者一律重罰。」隨從的目光同樣轉向水缸,看著其中的生物不安地來回遊蕩。「陛下也交代,一靠港便要立即將此人魚裝箱送入宮中,不得怠慢。」

  這樣的結果一點也不意外。國王本是個說一不二的人,特別是在對長子的教育上,更是絕對掌控、操縱。Blaine被越洋送到Dalton學院三年,也是因為國王本身就曾經是該院的學員。他母后曾經極力挽求(「他不過才十五歲,您真的捨得他到離家萬里以外的地方求學?」),結局是一頓沉默的晚餐及三日不曾見過王后身影。國王要他的子嗣按照指示,走他曾經走過的路。一旦他做出決定,就沒有任何商量餘地。沒有任何人能反駁。

  他將他的世界緊握在手中,似乎絲毫不擔心他會因此窒息。

  Blaine回首,注視著在水中的人魚。他拍打了修長的尾鰭,轉身往角落縮去。整座水缸沒有或是任何遮蔽物可供他躲藏。被困在水池裡,他依舊脆弱而無助。

  這尾人魚不過是他父王用以展現對兒子權力的犧牲品。

  「老天。」王子低喃。

  他究竟答應了什麼。

---

  距離Blaine的十八歲生日還有半個月。這艘船不是為了替他慶生而準備的,而是監牢、是地獄,迎接他從國外回到他父王掌控的囚籠。他在之中忍受著折磨。

  在汪洋大海上他沒有逃走的機會,Sebastian對他的監視自然也鬆懈不如往常緊迫。

  Blaine溜進底艙,小心翼翼地關上門。人魚看見有人進來,嗖地游向水缸的最角落,他的視線緊緊盯著王子,恐懼寫滿了他寶藍色的雙眼,背緊緊貼著玻璃。水流溫柔地撥動他棕色的髮絲,彷彿那是唯一能夠安撫他不至崩潰的熟悉事情。

  「嘿……沒事的。」王子抬起雙手,慢慢朝玻璃缸靠近,「我不會傷害你。」他放鬆語氣,用他最輕柔的語調對著人魚說話。

  「我只是想……我只是想有個人聊天。」Blaine眨眨眼,頭低了一點。船上全是父王的眼線,這近乎一個月的航程,除了他的日記,他沒有任何人可以談心;而他不想再用筆墨書寫心情,他不想再瞪著蒼白的草紙,看著墨汁將精細的纖維染成深色,他感覺那種黑開始蔓延到他的心臟。「你可以陪我嗎?」

  人魚瞪視著Blaine,動作沒有任何鬆軟的傾向。「我想你大概也沒有太多選擇。」Blaine對著自己露出一個自嘲的笑容。他抬起眼,人魚依舊蜷縮在角落。Blaine咬咬唇,決心更靠近一點。他往人魚的方向挪動幾步,人魚的肢體明顯變得更加僵硬,最後終於在距離只剩幾呎時,像突然斷裂般,奮力上游,尾鰭劇烈一掀穿透出水面,濺起大片水花。

  Blaine愣在原地,濕了半個身子。「好、好嘛。」他舉起雙手,「我不會再靠近了。冷靜點。」他尷尬地拉了拉滴著水的襯衣,黑色的鬈髮因為水的重量而無生氣地垂落在臉前,「我想……我今天不太可能穿著這件衣服跟你說話了。」他搔搔頭髮,露出一個挫敗的笑容。

  「我明天回來。」他眨著濃密的睫毛,蜂蜜榛子色的眼睛飽含信心。「我們那時候見。」

---

  底艙的厚重木門又被推開了,Blaine抱著他的魯特琴溜了進來。

  他走到水缸旁,輕輕撫摸著玻璃。人魚在角落動了一動,沒有靠近的打算。

  到這裡的途中他經過甲板,聽見一群水手正聚集著聊天:「……而他說:『老天,你們可沒上過有了腳的人魚,真操他媽的銷魂!而且那娘們發出的尖叫聲簡直是──』」其中一人說完表演出一個誇張暈眩的表情,引發一陣粗魯的大笑聲。感覺到一股噁心從胃中湧出,Blaine吞嚥幾下,壓抑下那股感覺。他早就聽說一些漁港有人魚販子,專門捕捉稀罕的人魚,高價販售給有興趣的富豪玩弄,再殘忍地將其殺害。他只是沒想到是真的。

  「我很抱歉。」Blaine對著玻璃缸說道,他的喉嚨很乾,彷彿有砂礫在其中切割,胃液高漲的好像隨時能冒上來淹沒他,「我很抱歉他們那樣對你、對你們。我……我很抱歉我幫不了你。」

  他閉上眼,將額頭貼上冰冷的水缸。

  他聽見一股水流擾動的聲響,張開眼時彷彿瞥見一段尾鰭一閃而逝。Blaine觀察著人魚,人魚依舊縮在角落,他棕色的頭髮在水中飄浮,那一對藍色的眼睛不再全是恐懼,而是懷帶著哀傷。如同海水,如同深洋。

  「我……」他想說,自己是友善的,自己沒有惡意,自己不會傷害他,自己希望得到他的信賴;但是在經歷過這樣的對待之後,一尾人魚又怎麼可能相信人類之中仍然有人依舊懷抱著良知?Blaine沒有辦法說出任何一句話。

  他抱著琴,轉身貼著水缸坐了下來。

  「不管你相不相信,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是一樣的。」Blaine苦澀地笑了,扒過黑色的鬈髮,撥動琴弦彈下第一個音符。

---

  每個夜晚,Blaine都會溜進底艙裡,倚靠著玻璃缸,彈著他的魯特琴。有時候他會和人魚聊天(單方面的,基本上,人魚只會用那雙警覺的大眼盯著他),有時候就只是彈琴。不知怎麼,Blaine感覺聽著自己彈琴的人魚姿態比較放鬆,臉上的神情不再那麼哀傷,滿滿的都是絕望(那種表情令Blaine想不顧一切跳進水中擁抱他)。

  Blaine和他分享著自己,童年往事、在Dalton的朋友們、母后。他閉口不談父王。

  有幾次,在Blaine不注意的時候,人魚離開了他的角落,稍微靠近了他一點。Blaine認為這是件好事。

---

  他的自由在倒數計時。Sebastian告訴他,他們會在明天早晨抵達港岸。Blaine握著魯特琴的手收緊又放開,他強裝鎮定告訴對方:「我知道了。」

  Blaine靜靜等到天黑。晚餐時間過了之後,水手們的狀態放鬆許多。王子將白天四處搜刮來的工具整理好,用毛毯裹起來。他在椅子上坐下,手指不安地敲打著桌面。

  午夜時,水手們會交班,甲板上有十五分鐘的空檔。他只有一次機會。他們只有一次機會。

  他背起魯特琴,抱著毛毯,用最快的速度衝進底艙。

  門關上的聲響驚嚇到人魚,他在水缸裡不安地泅游了一小會,同時兩眼瞪大研究著來人的行動,Blaine則貼在門邊觀察門外的狀況。他聽見大副叱喝一個偷懶的水手。沒有太大動靜。他放鬆了一點,拉扯著背上的琴朝水缸走去。看見Blaine靠近,人魚往後退縮了一點。

ㄒBlaine將包著工具的毛毯和琴放在地上,慢慢移動到水缸邊。「噓……」他說,「別害怕。我不是來傷害你的。相信我。」

  人魚注視著他,藍色的雙眼迷惑而不解,纖長的睫毛眨動幾下。

  「我知道你會害怕,但我是來幫你的。請你相信我。」Blaine將手放在玻璃上,他不確定對方能不能聽懂自己的話,他只希望自己語氣中的真誠足夠讓人魚理解。「明天船就會到達港口。一上岸他們就會把你送到皇宮裡。皇宮,你懂嗎?」

  人魚拍打著尾鰭,擾動了缸裡的海水。他游動時水波撫過髮絲,棕色的瀏海順著水流飄到臉旁。

  「對於很多人來說,那裡是天堂。但那不會是我的。也不會是你的。」王子深深吸了一口氣。手掌之下玻璃開始變得有些潮濕。「這是我們最後的機會,也是我唯一能幫你的機會。」

  Blaine多麼希望自己能不需要隔著這層玻璃和人魚說話。他希望自己能握著對方的手,毫無阻隔地注視著對方的雙眼,讓對方明白自己的心意。

  「請你相信我。」

  船身忽然猛烈搖晃了一下,Blaine緊張地回過頭去望了門口一眼,再轉回來──人魚已經在他面前,還在水中但距離咫尺。這是Blaine第一次這麼近觀察人魚的模樣。

  人魚的棕髮是褐藻的顏色,夾雜幾綹淡藍。他的皮膚細緻、蒼白的如同泡沫,鼻子精巧秀挺的彷彿星貝,下方是一對粉紅柔嫩的薄唇。最美麗的是他的雙眼──揉合了天空、大海還有水草的色彩,在昏黃的燈光下閃爍著。

  Blaine癡迷地注視著他此生見過最美的生物。他緩緩伸出手,放在隔著玻璃的人魚臉龐位置上。人魚同樣凝望著他,纖細的手指探出,最後擱在Blaine指尖前。那一刻,Blaine感覺自己在那雙湛藍的眼中看見了永恆。

  鐘響開始敲打起來。Blaine倏然回過神,他彷彿跌回現實般地用力眨著眼。時候到了。

  「相信我。」他說。拾起他的魯特琴,他後退幾步。「請退開一點。」他警告,接著揚起手中的琴,高舉過頭──一把砸在水缸上──玻璃四處飛濺,沒有遮攔的海水漫過地板,浸濕了Blaine的鞋。

  在破碎的殘骸中躺著他的人魚。

  Blaine衝上前去,抱起人魚。在他懷中,原本寂靜無息的人魚猛然抽了一口氣,兩眼瞠大,手指掐緊王子的上臂──「沒事的,沒事的,我抓住你了。」Blaine拉著人魚的手搭過自己肩膀,接著將手穿過人魚下半身,撈起尾巴。「抱緊我,相信我。」他安撫著美麗、神秘的生物,「你會沒事的。」

  Blaine用毛毯裹住人魚,迅速跑上甲板。抱著人魚的他行動無法再如同先前那般敏捷,他只能暗自期望老天眷顧,別讓他們被人先發現。

  人魚摟著Blaine的脖子,濕滑冰冷的肌膚挑撥著他敏感的神經。人魚似乎理解他正在做的事情,在他手下的魚身安分且乖順,任由王子抱著自己在船上奔跑。他盡可能地快速地朝小艇的方向移動,加劇的動作令人魚收緊手,上半身緊貼著Blaine前胸,他身上的水浸濕了Blaine白色的襯衣。人魚帶著熱度的吐息噴在他脖子上,引起一陣陣戰慄。

  就在他抵達小艇旁的同時,一個水手的口哨聲從轉角傳來,Blaine克制著自己別太過急躁,努力溫柔地將人魚放到小艇內,迅速拉過毛毯將他藏起,接著板起臉背過身去。

  「殿下?」那名水手發現他的身影,提著油燈遊蕩過來,一對眼睛懷疑地上下打量著Blaine,「這麼晚了您怎麼還未就寢?」

  「船艙太悶熱了,我睡不著。」Blaine背起手,姿態高傲甚至有些無禮,「需要新鮮空氣。」

  「您需要我──」

  「不必。」Blaine打斷他,「只是對於明天就能抵達國土太過興奮罷了。晚點我自己會回房。你最好快回去崗位,難保一會大副來找人了。」

  水手猶豫了幾秒,最後敗給了對責罵的懼怕,再三確認過王子等會就回寢室休息之後,又踱著步子離開。

  Blaine抓緊機會,趕快鬆開纜繩。人魚掀開了毛毯,好奇地望著Blaine的動作。Blaine解開最後一個結,右手握住絞盤的一邊,他停下手,凝視著人魚。

  月光之下,人魚棕色的髮絲映照著光輝。他無辜的眼睛不斷地眨動,下唇收進了雪白的牙齒間,彷彿正在無聲地請求著什麼。

  「我──」Blaine張開嘴,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最後那兩個字滾落了舌尖,「保重。」

  他放開右手。

  在機械轟隆運作之下,小艇直直降落海面,激起一陣不小的波瀾。水手們紛紛衝上甲板,查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Blaine靠在欄杆邊緣,他看見人魚還在小艇上,仰著頭困惑地看著他。

  「走!走!快走!」Blaine揮著手,示意人魚趕快跳入水中,「你自由了,快走!離這裡越遠越好,否則他們又會抓住你!」

  人魚停駐了幾秒,小船一陣晃動,他投入水中,消失在漆黑汪洋裡。

  人聲開始往他的方向聚集,Blaine回過頭。在人群前端的,正是提著燈火的Sebastian,他身後,是無數船員。如同餓獅、如同饑虎。他看見地獄在他們後方鋪展開來,直抵他故鄉的領土,直達他父王的皇宮。

  他轉過身。注視著深沉的海。他爬上欄杆,他縱身而落。

---

  海底下是一片寧靜,是無盡的黑暗。死亡也不過如此。冰冷、絕望、沉默。Blaine放任自己墮落。

  他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水流溫和地環繞他,一股如絲綢的觸感擦過他赤裸的腳踝。他感覺一雙手溫柔地捧起他的臉。Blaine睜開眼。他面前那一張蒼白的臉上有一朵微小的笑正在迸放。他探手向前,輕輕擁住身前的生物。

  那一雙他渴望已久的唇瓣貼了上來,溫暖而柔軟,彷彿希望和救贖。張開口,他感覺海水灌入喉中,同時他也嚐到了鹽、水藻還有蜜一般醇美的舌尖。

----

  「──Blaine?」

  他睜開雙眼,朦朧之間看見那個帶給他世界光明的人就在他眼前。

  「Kurt,」Blaine開口,嗓音低沉而慵懶,因為睡眠而沙啞,「我剛才夢見你了。」

  一個微笑慢慢地綻放在他面前,如同潮汐、如同浪花、如同沙灘、如同朝陽與落日。

  如同他所知道的一切。


-END

2011.6.28

[NOTE]:
※這裡的國王是個控制狂,其實是來自Blaine說他爸會和他一起拼裝卡車是希望能把他**扳直**。當然我想真正的B爸沒有那麼惡劣啦,只是想到小B曾經因此而受傷就有點難過......
王子B對其他生物(包括人魚)一直有很強烈的好感這點,象徵著Blaine一直因為嚮往同性而屬於Kurt那一邊的「非人類」而不屬於他父親這一邊的「正常人類」,所以國王一直處心積慮要在他身上展示自己權力,希望兒子能聽自己的話,走跟他一樣的「正常路」。
※其實王子的本體是魯特琴(喂(就和DC跟他的吉他一樣那種關係)。所以把魯特琴砸爛了其實也表示他放棄自己原本生活中重視的最後一部份,也把羈絆解除,好還給Kurt自由。所以最後選擇跳海似乎也不太讓人意外?
(其實說穿了一句話總結就是:在Dalton畢業之後,Blaine就逃家和Kurt私奔了=  =+)
※其實我一直很想在人魚Kurt緊貼著B王子的地方寫他對自己嘀咕:「不是現在,拜託。」XDDDD(看來面對無意識的挑逗,某人有強大的自制力)
※Kurt人魚在小艇上看著Blaine其實是想要他跟自己一起走。(就是「親愛的我們私奔好嗎?」的意思XD)
※至於傻瓜Blaine最後竟然說「保重」而不是「再會」是因為”I’ll never say goodbye to you.”這一句話.....(臉紅)
※最後一段請自行腦補小美人魚把王子救上岸邊的那個場景,逆光的人魚跟他甜美的笑容,還有神智有些模糊不清的王子;除了Kurt會講話,還有他們是在自己家的床上。=W=

最後附上人魚姿!CC!可愛死了啦~~~~(blush)








4 feedback:

水餃四顆(Celtic)

最後一張的Kurt感覺好像身上發出了光芒~~

感覺回到皇宮後Blaine真的會很不快樂…
怎麼辦,怎麼辦(沒人讓你擔心這個好嗎!)
不過還好這是一場夢,有點可惜的是Kurt當人魚真是零違和啊~~
突然好奇想問一下,眼線Sebastian是跟小美人魚借來的嗎?!XD

少言。

CC本身就是個會發光的人阿!!>/////<
表擔心,反正他最後都跳海了,有人魚!Kurt陪他,他在水中會生活得很快樂的。(咦

唉呀被發現了!(羞)其實我還蠻喜歡那隻會唱歌的龍蝦的~除了吵了一點,一直叫王子親艾莉兒其實很可愛啦!!
不過這裡借他的名字還把他寫成這麼機車,我應該會被粉絲追打。Q︿Q

one

嗚有點甜有點酸的故事!
突然好在意平行世界~圖配文超棒!!
好久沒來逛,更新了不少好文!
我錯過好多阿,追進度...

少言。

會酸嗎會酸嗎?Klaine在我心中一向是甜到需要打胰島素的啊。XDDDD
那應該不是平行世界,只是個夢而已,平行世界的話也太哀傷了。
(雖然王子Blaine的性命結局成謎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