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Forget Me Not 第六章

第六章
作者筆記:還在酒醉中。我不知道我怎麼還能繼續寫下去跟貼文的。看去吧。

  Kurt早上還有班,所以他只得逼自己不要再一味想著Blaine和Kevin可能會一塊午餐、或者在喝杯咖啡、或者笑成一團、或者做任何在領悟到自己有多麼喜歡對方時每個人都會採取的那些可愛舉動。他氣壞了。吃醋了。絕對絕對的不爽。他一點也不應該來上班因為他搞不好真的有可能會在一個假惺惺顧客要求著這個要脫脂、加三倍這個、加四倍那個的同時把對方的頭給扯下來。

  去妳的,小姐。

  「這裡可以為您服務。」他盡可能地死撐出最多熱忱。

  但他沒有預料到會看見Blaine走向櫃台,沒帶著Kevin,並用他亮眼的微笑向自己打著招呼。

  「哈囉,您好先生!」Blaine開心地問候,「我想來一客中杯摩卡。」

  Kurt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沒注意到對方走進店裡,也不清楚自己怎麼會沒發現對方站在隊伍的最後。他的眉毛挑的老高,充滿著訝異。

  「你……在這裡幹嘛?」終於Kurt擠出一口氣問道。

  「我來探望你啊當然,」Blaine亮晃著笑容,掏出皮夾,「況且,你家裡又沒有咖啡機。這有點稀奇。」

  「我在這裡就可以喝一堆咖啡了,才不需要在家裏也擺上一台。」Kurt說,還是沒有把他要的咖啡輸進機器裡,「把你的皮夾收好。」

  「我──」

  「如果你以為我會讓你掏錢,你就大錯特錯了。」Kurt抓過一個杯子開始調Blaine的飲料。「你沒跟Kevin出去玩?」

  Blaine皺了皺眉,榛子色眼睛染上些許困惑。「沒欸……?為什麼我會去?我們今晚就會跟他見面了啊。」

  「噢對吼。」Kurt假裝他忘了這點微不足道的小事兒。

  「你什麼時候下班啊?」Blaine問他。

  Kurt瞄了收銀機上的小時鐘一眼,一邊為Blaine的咖啡蓋上蓋子。「還有二十分鐘。」他把咖啡交給對方。

  「好耶。」Blaine點點頭,看起來有點興奮過度,「那我去外面等你。」

  「你不一定要等啦。」

  「我知道啊,」Blaine聳聳肩,笑容燦爛,「但是我想。」

  他注視著Blaine飄出門外,而為了某個愚蠢、蠢斃了的理由,他很想乾脆掐死他。

  那頭蓬鬆的鬈髮和那件也太緊了一點的T恤把他的胸膛曲線繃好看過了頭,雙唇太過飽滿讓人想一親芳澤,他看起來太他媽可愛了過頭。

  Kurt低低呻吟出聲,隔壁Caroline開懷大笑。

  「很好笑齁。」Kurt乾癟地說。

  「他來等你下班,」Caroline宣佈,「而且他笑得彷彿看見你就是他這一天中最美好的事情。」

  「他只是友善過頭了,」Kurt反駁她的看法,「Blaine本來就這樣。」

  「嘿哪嘿哪。」

  「想都別想,女人。」Kurt警告她。

  「人家不過就是在陳述事實咩。」

  「去煮拿鐵啦。」

  Caroline繼續大笑然後轉身離開,Kurt壓下也把她一併掐死的衝動。

  二十分鐘後,Kurt把他的圍裙掛好,然後打卡下班。Blaine坐在外面等他,就像之前答應的那樣,啜飲著摩卡,看著人群來來往往,目光沒有焦距。

  「我們今天晚上跟Kevin約幾點?」

  Kurt的話似乎嚇了Blaine一跳因為他幾乎彈了一尺高,看到對方的驚嚇反應,Kurt忍不住笑了出來。

  「老天爺!」Blaine還在喘氣,一隻手按在胸口。「別再這樣偷偷摸摸地嚇我好唄。」

  「才沒有偷偷摸摸咧。」

  「就有偷偷摸摸。你就是在偷偷摸摸。」

  「你是個極度愚蠢的蠢蛋。」

  「你是個偷偷摸摸的小鬼。」

  「噢我的天啊!」Kurt放聲大笑。

  Blaine咧開嘴,把杯子放下,示意Kurt坐到他旁邊的空椅上。Kurt從命,一邊從口袋裡掏出一包香菸。

  「我喜歡逗你笑。」Kurt點燃菸的同時,Blaine開口。

  Kurt縮了一下,有點明顯。「別。」

  Blaine遲疑了,笑容從他嘴角退去。「別什麼?」

  「那樣……做。」

  「做什麼?」

  「就調情什麼的……對我太好太體貼。」

  「可是我、我只是、做我自己而已。在你旁邊的時候。」

  「那就不要。」

  「什麼?做我自己?」

  「你知道我什麼意思。」

  Blaine沉默了,摳著咖啡杯的蓋緣。「我不知道你想要從我這得到什麼。」終於他承認。

  「我也不知道你想要從我這得到什麼。」Kurt回應著。

  「我只是想作朋友。」

  Blaine說得那麼輕讓Kurt誤以為自己聽錯了。

  朋友?他想當朋友?他想把曾經留下的滿地碎片撿起,然後再從新來過?Kurt不知道自己辦不辦得到。因為就連Blaine在他身旁對他而言都足夠煎熬、坐在人行道旁的桌子前他的對面就足夠煎熬了。他怎麼能夠呆坐在這裡,假裝著Blaine Anderson依然是他的心他的靈魂他的每個呼吸

  「為什麼?」Kurt柔聲問,「為什麼?」

  Blaine嚼著下唇,將目光從他的杯子移到對方臉上。「因為我不希望你繼續恨我。」

  Kurt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答應對方。他只能點點頭。雖然他也不清楚點頭究竟代表著什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們回家,Blaine提議自己幫他們準備午餐。當Blaine在廚房裡忙上忙下的同時,Kurt找了藉口溜回房間內,也記得把門關好了。他背抵著門的內側,深深換一口氣,接著走向衣櫥。伸手四處探尋了一下,直到感覺到指尖最終碰觸到那個陳舊的鞋盒。他把它拉出,拿下來,抱著盒子坐在地板上。

  打開蓋子,把它擱在一旁。

  Blaine若有似無的香氣直接襲上他整張臉,幾乎令眼淚奪眶而出,那股氣味滲入心臟,充滿整個肺。探出手時都在打顫,他伸進盒子內,拉出一件包成球狀的舊灰T恤。他將衣服拿近鼻子,深深吸氣,雙肩顫抖起來,努力壓下快要流出的淚水,再吸一口氣。

  回憶如潮水般湧回,那麼急切那麼洶湧。他想起他們打過的雪仗。想起Blaine生著病還窩在家裏的床上,Kurt為他端來一杯湯。想起他們在初春朝霧裡牽起的手,想起他們在朦朧夏日午後交握的手。他想起他們的第一次,想起雙手是如何地不穩、溫熱的肌膚、笨拙慌亂的吻,在黑夜中,溫淡青澀的嘆息被厚重的牆堵吞沒。

  他收拾好悲傷,再將舊上衣放到一旁,拿出那本筆記本,那本他寫滿了他們到歐洲旅行計畫的冊子。

  他沒有心情讀。擱到旁邊的地上。

  他撥弄著Blaine在他摯愛的Pavarotti過世後送他的金絲雀造型的小吊飾。

  他打開一張破破舊舊、在反覆開折之後變得柔軟的紙片,他唯一留著的字條。

  放學後去喝咖啡?Wes跟David晚上要和他們的女朋友去看電影。我等不及再吻你一次了。

  那就是所有的字。

  Kurt發出一個乾癟的嗚咽,更像是痛楚哽在他喉嚨之間,不上不下。

  他還是不願意就這麼哭出來。

  字條從指間落下,他捉住胸口,他以為心臟所在的地方。拳頭揪著上衣的纖維,咬住下唇,那麼用力,牙齒咬穿了組織,開始流血,一點一點。

  他不想哭、他不想哭、他不想哭。

  可是他好痛。他開始前後搖著自己,感覺心臟彷彿被從胸口揣出,扔在一輛疾速行駛的火車之前。

  為什麼你要離開我,他忍不住在腦海中瘋狂詢問著,我是那麼深愛著你而你卻丟下我一個人離開遠去。

  一聲叩響在門上。

  「Kurt?午餐好了唷。」

  他好想吐。

  「等——等下就出去。」他對著門喊回去。

  「Kurt?」Blaine問,聲音有點悶,「你還好吧?」

  不好,他想著。

  我已經殘破不堪。

  「我很好。」他回答,匆促但仍小心翼翼地將過往收回鞋盒中。

  他將盒子放回衣櫥的架上,再顫抖地深深吸幾口氣,才把門打開,看見Blaine還站在那裡。Blaine的嘴巴張開了又合上。

  「幹嘛?」Kurt不太開心地問著。

  Blaine眼睛忽然覆上了陰影,看起來彷彿快要哭了。

  「你看起來……好哀傷。」Blaine低語,雙眼憂慮地掃視著Kurt的表情。「為什麼你看起來這麼哀傷?」

  Kurt只是聳肩,腦袋依舊低垂著。

  忽然間,沒說一句話,Blaine將他擁入一個熱烈、強力的懷抱中。他沒有問任何問題,只是抱著他。他的雙手是那麼溫暖,包裹著Kurt的後背,Kurt 發出一個嘆息,將自己的臉頰貼著Blaine的髮絲,自己洗髮精的香氣飄了上來接管了呼吸。Kurt的雙臂緩緩移上來,回擁著身前那具矮一點的身軀,他正緊攀著的可能是任何的事甚至是所有的事

  「別放手。」Kurt抽搭地說著。

  他好希望能找個地方蜷縮起來然後死去,自己竟然會讓那種話從他顫抖的雙唇中溜出口。

  但Blaine也沒放手。他只是抱的更緊一點,就這樣至少十分鐘以上……維持著同樣的姿態。沒說話。沒有移動,除了抱著對方的手收的更緊。Kurt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呼吸。

  感覺Blaine溫軟、飽滿的雙唇輕抵著自己脖子時,他的整個世界都崩垮了。

  最後Blaine退開時,他從Kurt不知怎麼在歷經過幾分鐘前的磨難之後還能存在胸口中的心偷去了那麼一角。

  但他什麼也沒說。Blaine只是將Kurt額前落下的一綹棕髮撥開,對他虛弱地笑了笑,帶著他回到他們的小餐桌前,午餐正等待著他們。



0 feedback: